张嫣格 离经不叛道——云门张岩的生命记忆

Arts Circle - - 主管、主办:广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当水墨画坛喋喋不休地谈论“笔墨”“非笔墨”之时,云门张岩作为当代水墨的中坚力量,根植传统水墨的笔墨精神,以“古”入“今”,以“变”求“不变”,大胆机智地诉求于“传统”,建构了一种开放而宽泛的美学视域,从而突破当代水墨的新维度。毋庸置疑,他在保持了传统的书写性的前提下,关注当下大众的生存状态,以及对当代社会现状的思考,对生态自然的强烈呼唤。在其内在结构、文化逻辑和视觉机制上均与传统一脉相承,不同的只是在精神世界的重建,这一重建进程也是对传统文化再认识的过程。云门张岩自幼习画,作品中既有中国传统艺术功底,又对西方哲学、艺术、美学有深广的涉猎,其人生学养、视野宽度和思维深度皆具大家风范。在当代水墨面对深厚的传统文化与浮躁的当下文化的对峙下,艺术家必须有明智的自我抉择力,他从自然—社会图景、地域—文化视野、观念—笔墨语言等多个角度来呈现水墨在当代的真实生存状态,揭示当代中国的文化精神景观。既追溯传统笔墨渊源,按得住传统语言的命脉,又立新生思想,重新建构起与画家生命相连的当代性,在不断地矛盾冲突与探索张力中呈现出崭新的艺术表达。当然,“离经不叛道”,在自然与社会的交往中,他既是整体,又是整体中一座孤立的桥,在时间与现实之间,创造出状态下的美,是一个有生命记忆的艺术家。云门张岩的画中充满了诗意的神秘、图像的隐匿性以及视觉的张力,他钟情于画面构思和装饰性的玩味,古典文人画意象与当代视觉意象并置,运用符号化的语言形式,隐现出一个真实存在却未现的理想之境,试图寻找古今往来的对话,在画面中探寻当代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契合点。在其作品中,艺术家本人是缺席的,而那些斑驳婆娑的光线则赋予作品浓郁的诗境,当我们注视着这些场景时,感受到的是一种视觉的距离,这种距离既属于艺术家本人,也属于每一个有生存体验的人。这种视觉距离延伸为心理距离,缺席内化成在场,即通过场景来承载艺术家的创作理念。他在艺术道路上隐含着一种开放的心灵状态,发根于中国的文化脉络,将艺术与个性精炼的表达,始终彰显主体价值的重要性,透过自然的社会化,去探讨通过“风景”来表达当代的文化症候以及个人的文化诉求。在当代水墨先后遭遇“文化的焦虑”“身份的焦虑”以及“语言的焦虑”之时,立足传统艺术这一主线,寻找风格与形式转化的契机,才能最终确立艺术家文化身份的归宿。难能可贵的是,云门张岩在不断地践行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