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汽车串联式制动系统控制研究

裴晓飞 陈祯福 武冬梅 吴学杰 褚端峰

Automobile Technology - - Qiche Jishu - (责任编辑 斛畔) 2017 9 18修改稿收到日期为 年 月 日。

【摘要】提出了一种面向无人驾驶汽车的EHB与 ESP协调制动系统,设计了“一主一辅”的工作方式及串联式制动结构,保证硬件冗余的同时,实现两个系统的分时独立工作。系统软件协调控制层提出了EHB的3种故障的监测方法,并能及时发出ESP切换指令;压力跟随层采用改进的增量式PID方法实现主动压力控制。通过EHB性能及双系统的协调制动台架试验,验证了串联式制动系统的有效性,结合整车仿真结果表明该系统有利于提高无人驾驶汽车制动的安全性。主题词:无人驾驶汽车 串联式制动 电液制动系统 压力跟随 台架试验U461.3 A 10.19620/j.cnki.1000-3703.20172150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DOI: Research on Series Braking System and Control for Unmanned Car Pei Xiaofei1, Chen Zhenfu1, Wu Dongmei1, Wu Xuejie1, Chu Duanfeng2 1. School of Automotive Engineering, 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Wuhan 430070; 2. ITS Center, Wuhan University ( of Technology, Wuhan 430070) Abstract This paper presented a coordinated braking system for unmanned car based on the Electro- Hydraulic【 】Brake System (EHB) and Electronic Stability Program (ESP), the primary plus secondary braking modes and the serial structure of braking system were designed. This serial scheme could ensure the redundancy of the hardware, and realize the time- sharing operation for the two systems independently. Three fault detection methods were proposed in the coordination control layer and ESP switching order could be issued timely. In the pressure following layer, an improved incremental PID method was adopted to realize the active pressure control. Finally,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system was verified by the EHB system and the coordinated braking experiment through bench tests. In addition, vehicle simulation results show that the proposed system is helpful to improve the safety for unmanned car. Key words: Unmanned car, Series braking, EHB system, Pressure following, Platform test

1 前言

无人驾驶是当前汽车研究的一个热点方向,而制动性能直接影响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性[1]。无人驾驶汽车的制动系统需要具有主动制动能力和硬件冗余结构[2]。

2 2其中,硬件冗余是指包含 套独立的制动压力源和 套独立供电的控制器,一旦主制动系统发生故障,备用制动系统需立即接管整车制动控制权,这与传统汽车可由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来实施备用制动不同。带有硬件冗余的制动系统将大幅提高无人驾驶汽车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在无人驾驶汽车发展的初期,主动制动的实现一般是在原车制动系统的基础上加装机械装置进行控制。 Ⅱ

西安交通大学的夸父 号无人驾驶汽车在原车制动踏板

500 N处加装电机,能够在踏板上施加不低于 的载荷[3]。中科院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的“智能先锋”无人车采用直流伺服电机直接驱动滚珠丝杠踩下制动踏板的方式

AUTOPIA

实现主动制动[4]。西班牙 自动驾驶项目通过

2

安装的 个梭阀实现电液制动与人工制动的切换,两套

1 3制动系统互不干扰[5]:电液制动系统主要由 个油泵和个电磁阀组成,其中电液比例阀实际上真正控制油液压

2 ABS ABS

力;个梭阀都与 连接在一起,并由 实现制动力的分配。但是上述无人车用制动系统并没有考虑到硬件冗余的问题。

ESP

汽车 系统依靠差动制动实现车身稳定性控制,

Hydraulic Control Unit,HCU)

其液压控制单元( 具有一

定的主动制动能力,压力源是电机和柱塞泵[6- 9]。而汽

EHB)

车电控液压制动( 系统基于线控技术发展而来,具有更强大的主动制动功能,非常适用于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10- 12]。目前,知名汽车零部件厂商相继推出了

EHB i-Booster

自己的 系统。其中,博世公司主要以 为主

2016 MK- C1

打产品,大陆公司也在 年将 小批量装车在阿尔法罗密欧上。在国内,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吉林大

EHB

学等都对 系统自身的制动特性展开了研究[13-16]。例

EHB 4

如,清华大学的分布式 系统在 个车轮的轮缸处安装了电机和滚珠丝杠机构,通过活塞的往复运动实现轮

EHB

缸的快速增、减压。但是,目前将 系统应用于无人驾驶汽车的研究并不多见。

ESP EHB

本文根据 和 系统的特点,提出了串联式硬件结构方案。在控制软件部分,分析了不同故障发生

EHB ESP

时由 系统向 系统切换的工作原理,并给出了主动制动系统的压力跟随控制策略。通过台架试验重点分析了两种模式切换对整车制动性能的影响,并结合整车性能仿真对所搭建的串联制动系统控制效果进行了评价。

2 串联式制动系统结构方案

为了构建硬件冗余的制动系统,结合现有的可实现

ESP

主动制动功能的解决方案,本文选择将典型的 制动

Prius EHB

器与第二代丰田 上的 制动器在结构上进行串

1

联,符合双回路液压制动系统的要求,如图 所示。 1 EHB

图 所示的串联式制动方案采取以 为主,以

ESP 1

为辅的形式,每次只有 个系统参与实际工作。这

ESP 4

是因为 系统本身并非为 轮制动设计,电机泵的排 4

量无法满足实时性需求,对于 个轮缸的首次建压约有

700 ms

滞后。此外,柱塞泵的工作原理也导致离散的压

Prius EHB

力脉动存在。而 的 系统采用高压蓄能器作为静态压力源,压力调节更加平稳,同时,其设计容量满足

4 0~9 MPa

轮建压的需要,经测试, 的建压时间不超过

70 ms EHB

。考虑到 建压稳定、延时短的特点,将其作为常规制动时的主控制器。组成串联结构的两套制动系统工作时应以不相互

ab

干扰为前提,核心部件是模式切换电磁阀 、。具体工作过程如下:

EHB

正常情况下只启动 系统,此时将常开的模式

ab EHB

切换阀 、关闭。当无人驾驶汽车需要制动时, 系

1a~4a 1a~4a

统内的增压阀 打开,减压阀 关闭,制动液由高压蓄能器直接流入轮缸增压。当需要减压时,增压阀

1a~4a 1a~4a

关闭,减压阀 打开,高压制动液从轮缸经过

1a~4a

减压阀流回储油杯。制动系统保压时,增压阀 和

1a~4a

减压阀 同时关闭。

EHB ESP

检测到 系统出现故障时,应立即切换到

ab ESP

备用制动模式。此时模式切换阀 、打开,启动 电

1b~4b

机泵将储油杯中的制动液经增压阀 直接泵入各

1b~4b

轮缸内。减压时制动液从轮缸经过减压阀 直接

ESP

流回储油杯。在保压阶段,将 系统的轮缸电磁阀

1b~4b

同时关闭即可。

4

上述方案可以从结构上保证 轮轮缸压力在两种制动模式下,均能实现独立调节。由于是在现有的

EHB ESP HCU

和的 基础上进行改造,因此,系统中的轮缸电磁阀存在冗余。

3 串联式制动控制策略 3.1 协调控制层

ESP EHB

在协调控制层中,需要在 和 两种控制模

EHB

式间合理决策。正常制动中默认使用 控制器,并

ESP

对其自身潜在的故障点进行实时监测; 控制器也接收来自上层控制器的期望压力信号,但正常制动时不动

EHB

作。接收到来自 控制器的模式切换指令,判断出

EHB ESP

系统故障无法工作时, 控制器接管对期望压力

EHB

的响应。切换指令在每个 控制周期的末尾处发

EHB

出,高电平代表 工作正常,低电平为故障。因此,

ESP

控制器将此开关量作为模式切换的判据,决定是否

2

向其执行器发出有效动作指令。协调控制策略如图所示。

EHB

准确而快速地判断出 系统的故障,是制动模

EHB 3

式切换的前提。 系统的故障主要集中于 个部分。

2图 协调制动总体策略

一是压力源部分故障,包括电机、油泵、蓄能器等故障,可基于蓄能器内部压力传感器判断。如果由于密封原因或不能正常补油,导致蓄能器无法达到或保持设定的压力阈值,应立即发出切换指令。如因电机泵致使蓄能器内压力过高,考虑到蓄能器作为压力源能维持一定

ESP

的制动次数,因此在非制动工况下完成对 控制器的过渡,避免引起制动时减速度的波动。

EHB

二是 轮缸电磁阀以及连接电磁阀出口的制动管路出现的故障,由于此时无法实现压力跟随,应立即

ESP

切换到 控制。该部分故障可以基于轮缸压力传感

/

器的监测值来判断,即通过监测增减压电磁阀开闭标

1志与轮缸压力变化率的匹配程度判断[17]。表 给出了轮缸压力变化率与电磁阀开关标志匹配的故障诊断“+” ECU “-”策略。其中, 代表 发送电磁阀打开指令, 代

ECU dPc

表 发送电磁阀关闭指令, 为轮缸压力变化率,

dPincrease dPdecrease

为增压变化率阈值, 为减压变化率阈值。

dPincrease dPdecrease

切换阈值 和 由正常工况下的增、减压试验标定。表1 轮缸压力变化率与电磁阀开关标志匹配故障检测方法 1 EHB

三是车载电源 故障导致的 控制器供电问ESP

题。此时模式切换指令由高电平变为低电平,因此控制器判断其应立即接管制动控制。

3.2 压力跟随层

EHB ESP

对于 和 控制器的压力闭环控制策略而

HCU 8

言,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核心部分均是通过 中

Pulse Width Modula⁃

个轮缸电磁阀的脉冲宽度调制(

tion,PWM)

控制实现制动压力的精细调节。采用增量

PID PWM

式 算法改变 占空比,通过调节高速开关电磁阀的开度实现对轮缸增、减压速率的控制。为了改善

PID

的控制品质,特别是液压系统的响应滞后与超调,

PID

对 算法进行如下改进: a. 1 MPa

积分分离:当压力误差大于 时,采用纯比

1 MPa

例控制迅速减小控制偏差;当压力误差不大于

PI

时,采用 控制中的积分作用对稳态误差进行修正。

b. PID

积分饱和:为了防止 算法中的积分作用一直累积,导致电磁阀控制的振荡或超调,引入了积分饱和控制。当控制变量进入饱和区后,限制积分项的继续累加。

c.

死区控制:电磁阀存在控制死区,只有在有效占空比范围内,阀的开度才随占空比变化,否则电磁阀会完全开启或闭合。考虑到液压传递的滞后性,将占空比设计为提前进入死区范围,防止超调。

d. HCU / /

控制量复位:当 电磁阀在增压减压保压

PWM

状态之间切换时,需要对 控制变量清零,避免在不同的状态下控制量相互影响。

4 台架试验研究4.1 试验平台搭建

串联制动台架主要由液压执行机构和压力控制单

3 ESP

元构成,如图所示。液压执行机构主要有: 和

EHB HCU

系统的 模块、制动主缸、双储油杯、液压管路、

ESP EHB ECU

盘式制动器等。压力控制单元包括: 和 的

CAN LabVIEW

模块、压力传感器、双通道稳压电源、 卡、

ECU

数据采集界面等。其中, 模块基于飞思卡尔

XEP100

单片机开发,集采集、控制、驱动为一体,控制周

10 ms

期为 。作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底层控制器之一,除前文所述两个系统对应的协调控制和压力跟随程序外,

CAN

还应具备与上层控制器的实时通讯能力( 通讯)、信号处理能力(压力信号滤波)及在线调试能力

LabVIEW

( 上位机)。

4.2 EHB性能试验

4 EHB

图给出了正常制动情况下,仅依靠 工作对

0~4 MPa

之间变阶跃和斜坡信号的压力跟随结果。试

9 MPa,

验中将蓄能器压力设置为 并且不通过电机泵对

EHB

其补油。试验结果表明, 制动时对于不同期望压力都能实现快速、平稳的跟随效果,压力跟随误差基本

0.1 MPa 50 ms

保持在 内,系统响应时间约为 。因此,

EHB ECU ECU,

的 作为底层执行器 能有效响应上层

ECU

的控制指令。另外,还可观察到,蓄能器中的制

3

动液容量能够满足电机故障时不少于 次的连续制动需要。

4.3 协调制动试验

5 EHB ESP

图 给出了 与 串联式制动系统对变阶跃和斜坡信号的压力跟随试验结果。结果表明,对于变阶

EHB 2s

跃压力工况, 系统在第 时发生故障而自动切换

ESP 710 ms,4 MPa

到 控制,过渡时间为 时的超调量接

20%, ESP

近 这是因为管路中的制动液回流效应对 压力

ESP

控制的干扰较大。而在斜坡压力工况中, 接管后压

740 ms

力没有明显超调,过渡时间为 。同时在两种工况

EHB ESP

中, 跟随控制效果相较于 的制动压力波动更小,这是由于两者压力源建压方式的差异造成的,并且

EHB

的压力控制更容易实现。

4.4 整车性能对比

CarSim

将上述两组带模式切换的制动压力输入到

4

中汽车的 路轮缸,比较不同制动工况下的汽车制动性

SUV

能。以软件自带的某 型汽车为研究对象,将阶跃压

150 km/h

力和斜坡压力对应工况的初始速度分别设为

80 km/h,

和 比较了理想制动、人工制动、带制动切换和有故障条件下的制动时间和制动距离。其中有故障制

2s

动是指采用单一制动系统在第 时发生故障后,无人驾驶汽车由于丧失制动能力只能怠速滑行;人工制动指

1s

在理想制动的基础上考虑 的驾驶员反应时间;而带切换制动则能充分利用硬件冗余和主动制动带来的优 点,保证故障发生后汽车制动性能不受较大影响。仿真

6 7

结果如图 和图 所示。

b) ( 制动距离7图 斜坡压力下制动性能对比

6 7

图 、图 结果表明,由于故障发生时模式切换时间的存在,带有模式切换的制动时间和距离相比于无故障的理想制动工况均略有增加,但要好于无故障的人工制

6

动工况。图 中,带有模式切换的制动时间较正常制动

0.6 s, 0.4 s; 7

工况长 较人工制动短 如图 所示,带有模式

7 m,

切换的制动距离较正常制动条件下增加 但比人工

15 m 6a 7a

制动条件下缩短 。从图 、图 可知,制动模式切换时车辆减速度没有明显抖动,不会影响驾驶员瞬时的舒适性。此外,可以认为不具有硬件冗余结构的制动系统在故障发生后无法保证无人驾驶汽车的制动安全性。

5 结束语

EHB ESP

本文设计了一种以 系统为主, 系统作为备

EHB

用的串联式制动系统。台架试验表明,该系统在主模式下具有较好的压力跟随效果,即使电机无法正常

3

补油,依靠高压蓄能器也能维持不少于次的连续制动。同时,在制动模式切换时压力平稳变化,过渡时间未造成制动距离明显增加,车辆减速过程也较为平滑。因此,所提出的系统能够适应无人驾驶汽车对于制动系统提出的新需求。下一阶段将对其开展实车验证。

参考文献

[1]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 中国汽车技术发展报告2016[M]. 北: , 2016.京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 , , , .王建强 杨波 张德兆 等 基于双模式执行器的商用车自[J]. , 2011, 24(3): 104适应巡航控制系统 中国公路学报112+120. [3] XU L, WANG Y, SUN H, et al.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Driving Control System for Autonomous Vehicle[C]// Proceedings of the 17th International IEEE Conference on 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s (ITSC), 2014: 22-28. [4] .张卫忠 基于仿人智能控制的无人地面车辆自动驾驶系 统研究[D]. 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2014. [5] Milan S V, GoNZ Lez C, Naranjo J E, et al. Electrohydraulic Braking System for Autonomous Vehicl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tomotive Technology, 2010, 11 (1): 89-95. [6] 王燕文, 谢泽金, 陈益.无人驾驶汽车电子稳定控制系统[J]. , 2016(8): 15-19.的应用研究 上海汽车[7] , , , .马国成 刘昭度 裴晓飞 等 汽车自适应巡航控制主动制[J]. , 2012, 32(2): 120-124.动实现方法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8] , , .王会义 于良耀 宋健 汽车主动安全控制液压执行器的[J]. , 2007(9): 21-27.性能与原理 机械工程学报[9] Velardocchia M. A Methodology to Investigate the Dynamic Characteristics of ESP and EHB Hydraulic Units[J]. SAE Technical Paper, 2006-04-03. [10] Zhou Zhiguang, Mi C, Zhang Guixiang. Integrated Control of Electromechanical Braking and Regenerative Braking in Plug- in Hybrid Electric Vehicl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ehicle Design, 2012, 58(2-4): 223-239. [11] Reuter F., Lloyd W., Zehnder W., et al. Hydraulic Design Considerations for EHB Systems[J]. SAE Technical Paper: 2003-01-0324. [12] Park S, Bae S, Lee J. Numerical Evaluation of Braking Feel to Design Optimal Brake- by- Wire System[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ehicle Design, 2005, 37(1): 1-23. [13] .谢志伟 电子液压制动精确建模及精细压力控制研究[D]. : , 2015.吉林 吉林大学[14] .黄伟中,郭立书,施正堂,等 基于电控液压制动的电动[J]. ( ), 2012(SI):汽车制动动态响应 吉林大学学报 工学版13-16. [15] Wu Dongmei, Ding Haitao, Guo Konghui. Experimental Research on the Pressure Following Control of ElectroHydraulic Braking System[J]. SAE Technical Paper: 201401-0848. [16] Pan Ning, Yu Liangyao, Wang Zhizhong, et al. Design, Modeling and Simulation of a New Compact ElectroHydraulic Brake System[J]. SAE Technical Paper: 201401-2535. [17] Huh K., Han K., Hong K., et al. A Model- Based Fault Diagnosis System for Electro- Hydraulic Brake[J]. SAE Technical Paper: 2008-04-14.

图 串联式制动结构示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