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模糊控制研究*

Automobile Technology - - 汽车技术 -

赵富强1,2 董竞1 李玉贵1 邓海龙1 王铁2 ( 1.太原科技大学,重型机械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太原 030024;2.太原理工大学,太原 030024) 【摘要】为了解决电动清扫车作业时道路垃圾数量变化情况下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分配困难的问题,在构建道路垃圾数量谱和清扫工况图的基础上,提出了基于模糊控制策略的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控制方法。以道路垃圾数量、SOC及行驶工况为输入量,采用模糊控制算法对驱动电机需求转矩作补偿优化;以车速和加速度为输入量,对作业装置吸尘电机进行反馈式模糊控制。仿真与试验结果表明,该方法能使多电机的输出转矩满足道路保洁的要求和动力性需求。

主题词:电动清扫车 多电机 模糊控制 道路垃圾数量U469 A 10.19620/j.cnki.1000-3703.20180647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DOI: Research on Torque Fuzzy Control of Multi-Motor Power System of Electric Sweeper

Zhao Fuqiang1,2, Dong Jing1, Li Yugui1, Deng Hailong1, Wang Tie2 1. Heavy Machinery Engineering Research Center of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Taiyu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 Technology, Taiyuan 030024; 2.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aiyuan 030024) Abstract In order to overcome the difficulty of torque distribution in multi- motor power system when the road waste【 】quantity changes during the operation of electric sweeper, the torque control method of multi- motor power system of electric sweeper based on fuzzy control strategy was proposed, upon establishing of road waste quantity spectrum and cleaning condition diagram. Fuzzy control algorithm was used to compensate and optimize the required torque of driving motor with the input of road waste quantity, SOC and driving conditions. With the vehicle speed and acceleration as input, feedback fuzzy control was applied to the dust suction motor of the working device. Simulation and test results show that the method can make the output torque of multi-motor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road cleaning and power requirements. Key words: Electric sweeper, Multi-motor, Fuzzy control, Road waste quantity

1 前言

电动清扫车动力系统将驱动电机、扫刷电机、吸尘电机等产生的转矩和转速,经过一系列动力传动装置传递给车轮及作业装置,实现行驶与作业装置运行。在清扫过程中,清扫效率受到扫刷转速、道路清洁度、车速等多个因素共同作用;同时,受道路垃圾量影响,电动清扫车清扫工况频繁加速、制动。为了更好地满足道路保洁要求,避免清扫车动力供给不足、清扫效率低下、能耗损失大等问题,有必要开展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控制研究,实现转矩合理分配,提高能效。

目前,对于电动汽车转矩控制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针对不同控制目标的控制策略。陈龙[1]等采用模糊控制策 略对电动汽车的加速输出转矩进行控制,但未考虑电池

State Of Charge,SOC)

组荷电状态( 对输出转矩的影响。

Tianjun Zhu[

秦大同[2]、 3]、徐凯[4]等提出了基于驾驶意图识别的电动汽车驱动控制策略,该策略可根据驾驶意图提高整车动力性;宋强[5]等提出了以油门踏板开度和电动

Justo J J[机转速确定纯电动汽车基准转矩的方法; 6]等提出了利用电动汽车永磁同步电动机的模糊模型预测转矩的控制策略,该策略具有控制简单、能适应工况变化

Anselma P G[ Runlin He[ B.Lenzo[

的特点。 7]、 8]、 9]等提出了转矩优化策略,改善了电动汽车的经济性和动力性。上述文献主要是针对影响电动汽车单个驱动电机转矩开展的控制研究,而对电动清扫车这类多电机系统的转矩控制还需要考虑道路垃圾数量变化造成的影响。

此外,针对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控制策略的研究主要有:罗亚琴[10]等提出以转矩为控制量,将主电机控制器的输出转矩作为给定转矩,从电机跟随主电机转矩的

Mr. Rajeev Singh[

控制策略; 11]、薛诚[12]等提出基于空间矢

Gmyrek Z[量的转矩控制策略,转矩控制动态响应快; 13]等利用建立的静态模型估计电机的滞后损失;黄启然[14]等提出了快速终端滑模控制算法与直接转矩分配相结合的控制策略。张缓缓[15]等利用横摆角速度作为反馈变量,对直线行驶过程中的驱动电机转矩进行协调控制;佘致廷[16]等提出了一种无离合器两挡变速电动汽车驱动电机控制方案,提升了电机的工作特性。上述文献结合先进控制算法解决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分配问题,这为电动清扫车转矩分配提供了一种思路。

综上,现有文献主要针对电动汽车驱动转矩开展通用技术研究,而对于电动清扫车这类专用车辆,有必要考虑作业过程中道路垃圾数量对多电机转矩分配的影响,从而提高整车动力性和经济性。为此,本文在分析清扫车运行工况和道路垃圾量的基础上,提出一种基于模糊控制的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控制方法。

2 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

吸扫式电动清扫车动力系统包括行驶驱动系统和

1作业装置驱动系统,结构如图 所示。清扫车运行过程包括清扫模式和转场模式。在转场模式下,驱动电机经由离合器、变速器等组成的动力传动系统将动力输出至后车轮,作业装置的动力系统不输出。在清扫模式下,驱动电机输出动力至后车轮,扫刷电机经减速器带动两侧扫刷旋转,吸尘电机为风机吸尘系统提供动力。 行驶驱动系统采用永磁同步电机,驱动电机的需求转矩可由行驶驱动系统动力方程计算:

Tigi0ηt C Au2

= cosα + sinα + du

21.25 + dt 1) r mg mg δm

(式中, T为需求转矩; ig为变速器传动比; i0为主减速器传动比; ηt为传动效率; m为整车质量; g为重力加速度; α为最大爬坡度; CD为空气阻力系数; A为迎风面积; u为 车速;为轮胎滚动半径;为汽车旋转质量换算系数。r δ作业系统中,扫刷电机与吸尘电机均采用串励直流电机。扫刷电机需求转矩为: 式中, Ps为扫刷电机功率; P1为扫刷刷毛与路面的摩擦损耗功率; P2为刷毛的形变损耗功率; P3为扫刷旋转的空气阻力损耗功率; ns为扫刷电机转速。吸尘电机需求转矩为: 式中, Q为风量; P为风压; μf为吸尘电机效率;为力率; ρ nf为吸尘电机转速。

在道路垃圾数量相同、道路保洁等级恒定的条件下:扫刷电机转速恒定时,车速越低,清扫效率越低,相应的吸尘电机转速越低;以同一清扫车速行驶时,扫刷电机转速越高,清扫效率越高,吸尘电机转速越高[17]。

3 清扫作业模式分析 3.1 构建道路垃圾数量谱

QC/T 51—2006 DB11/T 353—本文依据 《扫路车》及

2014《城市道路清扫保洁质量与作业要求》中城乡道路的保洁要求,结合太原市万柏林区城市路段情况,观测范围涉及一级公共交通路线、二级城市次干道和三级居民区路段,不考虑城乡支路。

800 m×3.5 m

观测 的清扫道路可见垃圾数量,每3.5 m×1 m 1 800

作为 个数据点,共采集 个数据点,不计DB11/T 353—2006入碎石和尘土。依据 中路面垃圾保1), 0~800 m

洁等级分布(见表 确定了 范围内清扫道路垃4 2圾数量,构建 次循环的道路垃圾数量谱,如图 所示。

3.2 清扫车清扫工况图

电动清扫车清扫工况依据道路垃圾数量的分布情况,作业时调整油门踏板开度实现加速、减速、匀速运3~8 km/h,行,通常清扫车车速控制在 清扫车转场模式20 km/h

的车速设置在 左右。综合考虑整车在不同车速、道路垃圾数量下输入转矩分配的变化,同时依据太原市清扫车实际作业工况以及驾驶员驾驶经验,设计电动清扫车仿真单次循环工况,时间120 s, 3 [0,10] km/h,为 如图 所示,清扫车速中,低速范围为

(10,15] km/h, (15,20] km/h中速范围为 高速范围为 。 道路垃圾数量谱的单次循环里程与电动清扫车单次循环工况相对应,由于道路垃圾数量与电动清扫车速,

相关,进而影响整车转矩因此,对驱动电机转矩分配时应将道路垃圾数量作为多电机转矩控制的一个因素。

4 电动清扫车多电机转矩控制4.1 多电机转矩模糊控制方法

为使电动清扫车多电机相互耦合作业过程中,合理分配电机转矩以提高清扫效率,本文建立了基于模糊控4制的多电机转矩控制策略,如图 所示。 4图 多电机转矩控制模型

首先构建驱动电机、作业系统电机分层控制模型。在保证SOC值约束条件下,以道路垃圾数量、油门踏板信号和清扫车清扫工况作为输入量,构建了驱动电机转矩补偿控制器和作业装置控制器;并构建了整车驱动力模型,对整车动力性进行设计。同时,构建了作业装置 控制器,对吸尘电机、扫刷电机需求功率进行分配;再依据驱动电机、吸尘电机和扫刷电机的需求功率求解电池组SOC,并反馈到驱动电机转矩补偿控制器。4.2 驱动电机需求转矩控制道路垃圾数量G、车速及油门踏板开度变化等直接影响驱动电机需求转矩,因此,在保证清扫效率的前提下合理匹配驱动电机转矩有助于提高整车动力性。设计驱动电机需求转矩模糊控制模型为: =( AP, nm, SOC, 4) T G) (式中, AP为油门踏板信号; nm为驱动电机转速。为了考虑道路垃圾数量、SOC和油门踏板开度的变ΔT,

化,构造了补偿转矩因子 得到需求转矩为:

Tact=T+ ΔT 5) (此外,考虑电池组SOC最小范围对作业过程的影响,添加SOC的约束: SOC min≤ SOC ≤ SOC 6) ( max

综上,建立驱动电机需求转矩补偿控制模型,如5

图 所示。以驱动电机转速和油门踏板开度对照基准MAP

转矩 图得出基准转矩,以道路垃圾数量、车速和SOC为输入对转矩补偿因子修正驱动电机需求转矩。 图 驱动电机转矩补偿模型 [0.3,0.8],在转矩补偿中:电池组SOC的论域为 模糊{S,M,B}; [0,12],子集取为 道路垃圾数量分布论域为 模糊{S,M,B}; [0,20] km/h,

子集为 车速的论域为 模糊子集取{S,SM,M,MB,B} 6

为 。对应的隶属度函数如图 所示。设定模糊控制转矩补偿规则:以电池组SOC、道路垃圾数量和清扫车速为输入控制转矩补偿因子,当电池0.3~0.8

组SOC在 范围内时,道路垃圾数量和车速提高,补偿转矩因子增大,反之,补偿转矩因子减小。

4.3 作业装置需求转矩控制

作业装置采用模糊控制方法实现对扫刷电机的转7速、转矩以及吸尘电机的转速、转矩的控制,如图 所示。4.3.1

扫刷电机需求转矩首先以车速和加速度为输入量,建立扫刷电机二维1( 7),

模糊控制模型器 见图 其中,扫刷电机需求转矩模糊控制模型为: 图 作业装置模糊控制模型 20 km/h,

输入量中,最高车速设为 车速论域为 [0,20] km/h, {S,SM,M,MB,B}

模糊子集取为 。由于最优清3~8 km/h, Z

扫车速为 车速采用 型隶属度函数,最优清6b扫车速采用三角隶属度函数,见图 。由于整车行驶[- 0.2,0.2] m/s2,加速度变化小,设定加速度论域为 模糊{NB,NS,ZO,PS,PB}, 8

子集取为 如图 所示。 4.3.2

吸尘电机需求转矩清扫过程中,道路垃圾数量增大时,扫刷转速提高,吸尘风机转速也需增大。因此,根据扫刷转速、转矩和车速对吸尘风机转速、转矩进行模糊控制,构建模糊控2( 7),

制器 见图 实现吸尘风机与扫刷合理匹配作业,提高了清扫效率。吸尘电机需求转矩模糊控制模型为: Trf( t) =( t), Trs( t), nrs( t)) 11) V ( nrs(t)

式中, 为扫刷电机需求转速。

[0,20] km/h,设定车速论域为 模糊子集取为{S,SM,M,MB,B};

根据扫刷电机参数,设定扫刷转速论域[0,2 000] r/min, {S,SM,M,MB,B},

为 模糊子集为 扫刷电机[0,10] N·m,

需求转矩的论域为 并设定相应输出量。输入

9

量的隶属度函数如图 所示。起步或转场时,扫刷电机Z

需求转矩、转速和车速采用 型隶属度函数;最优清扫车速作业时,扫刷转速、转矩和车速采用三角隶属度函数。 为了保证吸尘电机与扫刷电机的转速、转矩匹配,即,扫刷电机转速转矩增大,则吸尘电机的转速、转矩相应增大,反之减小。分别制定基于模糊控制对扫刷电2 3机、吸尘电机的转速与转矩控制规则,如表 、表 所示。

门踏板信号、道路垃圾数量信号,从而控制驱动电机、作业电机和电池管理系统工作,实现清扫模式和转场模式。为验证本文提出的基于多电机转矩的控制策略,采MATLAB/Simulink

用 实时仿真系统建立半实物的软件和硬件平台。首先建立电动清扫车系统的仿真模型,并进行离线仿真验证控制策略;再提取控制策略模型,并

dSPACE I/O结合 物理接口实现与清扫车实时测试的 连接,然后生成策略模型代码下载到硬件中,实现驱动电机和作业电机的实时在线调节;同时,依据上述设定的工况和道路环境,采用电动清扫车吸尘测控试验台[18]模拟道路垃圾清扫过程,仿真模型与试验模型验证的主要

4

参数如表 所示。电动清扫车吸尘测控试验台参考电

MN-S2000 10

动清扫车 进行设计,如图 所示。 10图 电动清扫车试验台 3)

以清扫工况(见图 单个循环进行仿真与试验验11

证,结果如图 所示。对比转矩补偿与无补偿的仿真6~20 s

输出结果:在第 低速清扫阶段,道路垃圾数量为1~5 21~100 s个时,驱动电机的转矩补偿小;在第 中速5~10清扫阶段,道路垃圾数量为 个时,驱动电机的转矩101~120 s

补偿大;第 为转场模式,不进行清扫,基本不对驱动电机进行转矩补偿。对比转矩补偿后的曲线与试验验证曲线可知,试验结果与仿真值呈相同的变化规律。12 0~扫刷电机和吸尘电机需求转矩如图 所示。第

5s

为电动清扫车启动阶段,扫刷电机和吸尘电机无转6~100 s 5 km/h,

矩输出;第 时车速小于 吸尘电机转矩随101~120 s扫刷电机转矩变化趋势一致;第 为高速转场模式,扫刷电机和吸尘电机无转矩输出。比较仿真与试验曲线,扫刷电机、吸尘电机的需求转矩变化一致,由于存在较大试验能耗损失,试验结果较仿真结果略大。

电动清扫车行驶驱动系统和作业系统需求转矩受道路垃圾数量和运行工况影响,为解决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的高效分配问题,本文在构建道路垃圾数量谱的基础上,提出了考虑道路垃圾数量和运行工况影响的电动清扫车多电机动力系统转矩模糊控制策略。验证结果表明,该方法能满足道路保洁和动力性需求,有助于提高电动清扫车的清扫效率,同时可保证整车动力性。

参考文献

[1] 陈龙, 程伟, 徐兴, 等.基于模糊控制的纯电动汽车加速输[J]. , 2015(4): 56-61.出转矩优化控制策略 汽车技术[2] , , , .秦大同 陈淑江 胡明辉 等 基于驾驶员意图识别的纯电[J]. , 2015, 37(1):动汽车动力性驱动控制策略 汽车工程26-32+37. [3] Zhu T, Li B, Zong C, et al. Research on Acceleration Compensation Strategy of Electric Vehicle Based on Fuzzy Control Theory[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tomation, Control and Robotics Engineering (CACRE 2017), 2017, Prague, Czech: s.n., 2017: 96-101. [4] , . [J].徐凯 牛志刚 纯电动汽车加速转矩控制优化策略 机, 2016(9): 50-53.械设计与制造[5] , , , .宋强 万海桐 米玉轩 等 纯电动汽车加速过程中的驱动[J]. ( ), 2017,转矩优化控制策略 江苏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38(1): 1-6. [6] Justo J J, Mwasilu F, Kim E K, et al. Fuzzy Model Predictive Direct Torque Control of IPMSMs for Electric Vehicle Applications[J]. IEEE/ASME Transactions on Mechatronics, 2017, 22(4): 1542-1553. [7] Anselma P G, Yi H, Roeleveld J, et al. Rapid Optimal Design of a Multimode Power Split Hybrid Electric Vehicle Transmission[J].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Mechanical Engineers Part D: Journal of Automobile Engineering, 2018. [8] He R, Song Z, Li J, et al. Optimal Torque Distribution Strategy Considering Energy Loss and Tire Adhesion for 4WD Electric Vehicles[C]// IEEE Transportation Electrification Conference and Expo, Asia- Pacific. IEEE, 2017: 1-6. [9] Lenzo B, Filippis G D, Dizqah A M, et al. Torque Distribution Strategies for Energy- Efficient Electric Vehicles with Multiple Drivetrains[J]. Journal of Dynamic Systems Measurement & Control, 2017, 139(12): 121004121017. [10] , , .罗亚琴 孙建忠 刘然 基于转矩跟随主从控制策略的多[J]. , 2011(6): 8-11.电机同步控制 电机技术[11] Singh R, Mishra P, Kumar R, et al. A Novel 4WD Permanent Magnet Synchronous Motor for an Electrical Vehicle Control Strategy Based on Direct Torque Control Space Vector Modulation Technique[J]. Intern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2017, 4 (3): 1890-1895. [12] , , .薛诚 宋文胜 冯晓云 五相永磁同步电机多目标优化直[J]. , 2016, 36(6):接转矩控制算法 中国电机工程学报1695-1704. [13] Gmyrek Z, Boglietti A, Cavagnino A. Estimation of Iron Losses in Induction Motors: Calculation Method, Results, and Analysis[J]. IEEE Transactions on Industrial Electronics, 2009, 57(1): 161-171. [14] , , , .黄启然 郑玲 李以农 等 四轮独立驱动电动汽车轮毂[C]// 2014电机控制策略的研究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 2014.论文集[15] , .张缓缓 王庆年 电动轮驱动电动汽车直线行驶转矩协[J]. , 2010(8): 16-19.调试验研究 汽车技术[16] , , , . PI佘致廷 袁俊波 李英 等 基于模糊 控制策略的电动[J]. , 2012, 34(11):汽车无离合器两挡变速控制 汽车工程976-980. [17] , , .严萍华 张铁山 田乃利 电动清扫车作业电机的转速和[J]. , 2011(7): 73-75.转矩的模糊控制 专用汽车[18] , , .赵富强,黄庆学 马立峰 等 一种吸扫式电动清扫车吸: 201720236546.6[P]. 2017-03-13.扫系统测控试验台 (责任编辑 斛畔) 2018 7 24修改稿收到日期为 年 月 日。

图 多电机动力系统结构示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