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爱武 /王爱丹:花甲姐妹的羽毛球人生

Badminton - - CONTENTS 目录 - 文/ 陈书佳

看到王爱武和王爱丹的人,都不相信她们已经60岁了。王爱武说,打羽毛球开启了自己完全不同的一段崭新人生。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和自信,是阻止岁月在身体上留下痕迹的灵丹妙药。

误打误撞打进全运会

全运会群众项目羽毛球预赛每天都会公布当天的对阵,征战C组的辽宁队女双选手王爱武和王爱丹的名字上下排列着, 两个名字只相差一个字,不仔细看,很容易以为是印刷出了错误。待辨认清楚,心中好奇顿生,难道真是姐妹俩吗?

疑问很快得到解答,两人的确是亲姐妹,来自辽宁鞍山,相差4岁,姐姐王爱武64岁,妹妹王爱丹60岁。两人夺得了今年东西南北中长春站C组女双冠军,从而获得了参加全运会群众项目预赛的入场券,也是辽宁省第一对获得群众组比赛资格的业余球员。

这个资格得来纯属意外,当初,报名参赛目的很单纯,妹妹今年年满60,两人终于可以一起组对参加同年龄组比赛。就这样,妹妹被姐姐带到了业余赛场。

长春站的比赛,同年龄组只有她们一对选手,她们不得不降组跟年轻5岁的组别合并,全部6对选手被分为两个小组,她们打了小组第一。正在积极准备打下一阶段淘汰赛的时候,她们被告知不能打了,姐姐王爱武马上就“急眼”了。

主办方告诉她们,因为是降组参加,获得小组赛第一就算获得了原来所报组别的冠军。这个解释可以接受,但两人还是因为只打了两场而有些失落。不过,失落很快被巨大的喜悦代替,她们被告知可以打全运会。王爱武很长时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在朋友圈发文时很谨慎,没有直说自己能打全运会,只是谨慎地说拿到了“入场券”。

之后,各种业余球友的群里逐渐议论起全运会的话题,王爱武和王爱丹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全运会的氛围。拿到背后印有“辽宁”字样的参赛T恤,王爱武很激动,打了很长时间的业余比赛,第一次球衣上自己的名字和所属省份印在一起。她当时就告诉自己:“要打好每一分,不能放弃。就算是输,也要尽量少输一点,不能给辽宁省丢人。”

8 月 4日晚,她们跟随辽宁代表团抵达天津。前三天,姐姐是观众,妹妹参加混双比赛。王爱武说:“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检录处在看台后面,在那里完全看不到球场,从检录处旁边的通道走进球场,有一种登上舞台的感觉。”在这个

舞台上,她们就是主角。

从运动世家继承体育基因

在球友口中,王爱武是“二姐”,因为她是家中六兄妹中的第二个女孩,王爱丹则是排行最小的一个孩子。

她们出生在一个体育世家。小时候,家中院子里有一个乒乓球桌,那是所有孩子的“玩具”,很自然地,每个孩子都成为乒乓好手。要说各自的不同,王爱武爱游泳、打篮球,王爱丹则是田径好手,还拿到过省级比赛名次。之后的工作轨迹,王爱武基本上和体育就是两条平行线,平时的工作要求她庄重严肃,她戴着一个“面具”扮演着事业型女性的形象。

相比而言,王爱丹倒是跟体育很有渊源。也许是从小爱好田径的缘故,她在1987年成为国内极少数的田径国际裁判之一。她的工作是终点计时摄影,那些在肉眼无法判断的几乎同时撞线的瞬间,都需要由她来判断出先后。我们在电视上非常熟悉的灰色剪影的撞线图象,就是她工作的主要内容,她要从百分之一秒甚至千分之一秒的图像中分辨出哪一张成为决出名次的那一张。作为国内最高级别的田径裁判,她执裁过包括奥运会、亚运会、世锦赛在内的几乎所有高级别赛事。那个充满竞争的氛围,就是王爱丹工作的氛围,从来不会让她感到紧张。换个角度看,对于运动员来说,这绝对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她却一直不是什么运动员,就算是打羽毛球,也仅限于到球场健身而已。

年过半百走进球场

51岁那年,姐姐王爱武因为被要求参加单位系统内的羽毛球赛而“被迫”开始打球。从小练体育的底子,让她很快就打得像模像样,这次比赛拿到冠军。从此,王爱武感觉“比赛有种诱惑力”。

因为工作繁忙,直到退休以后,王爱武才开始频繁参加业 余赛事,足迹从辽宁省内逐渐扩大到全国范围。2013年 60 岁的时候,王爱武参加了当年的华人杯女单比赛,以黑马姿态拿下冠军。冲着冠军去的上海选手直接被打哭了,赛后宣布从此不再比赛。这段“把对手打退役”的往事,一直让王爱武感觉“老难受了”。

3年前,妹妹也开始打球,而且还跟姐姐在同一个球馆。因为一个是在一大早,另一个是在下午,打了两年球,彼此竟然不知道对方也在打球。完全没有想到妹妹也打球的王爱武,第一反应是问对方:“你是在混球吗?”姐妹俩,这样的聊天方式当然不会影响感情,王爱武很高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搭档。

今年,王爱武把妹妹带到了业余赛场,然后两人又携手打进了全运会预赛。她们特地调整各自的打球时间,争取合练的机会。球场上,两人会为了一次丢分吵起来,谁也不听谁的。这样的情绪决不会带到生活里,走下球场,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里,不谈羽毛球。

预赛的前一晚,两人在房间里很自然地聊到比赛。说得兴起,王爱丹还在秩序册末尾的空页上画起了战术图,如此认真,也没能改变第二天输球的结果。她们承认,自己实力略逊一筹,小组赛打完3场比赛,妹妹订下的“至少赢一场”的目标没能实现。不过,她们并没有灰心丧气。王爱武说:“平时想跟这些比我们水平高的球员打球,还不好找呢。这次能来参赛,我们就是赚了。”

完成了在全运会赛场的首场比赛,王爱武在朋友圈写道:“不论成绩如何,不论结果怎样,参与就是胜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