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炫:

Badminton - - CONTEST -

虽说已经退出了韩国国家队,但高成炫和李龙大、柳延星等人被破例准许参加比赛。按照韩国羽协的规定,退出国家队的球员必须年满31岁后才能重新回到国际赛场。如此一来,悬念来了:高成炫能如期参加羽超联赛吗?

上赛季,高成炫是青岛仁洲夺冠的功臣之一,从常规赛打到季后赛。季后赛,他和张楠搭档,先后在半决赛战胜浙江组合郑思维/王斯杰,决赛击败广东组合王懿律/刘雨辰,这对跨国组合坐稳俱乐部头号男双的位置。

新赛季,张楠继续为青岛仁洲效力,俱乐部引援时又想到了高成炫。俱乐部征求他的意见:愿意来吗?做出决定时,高成炫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我想到去年挺好的,自己打得也挺好,跟队友们也挺合得来,所以就答应了。”因为事先已经答应了青岛仁洲要效力整个赛季,对于随后发来的印度联赛的邀请,高成炫拒绝了:“现在就是一心一意地在青岛仁洲打球。”

11月29日,高成炫在韩国大师赛首轮告负,比赛结束后,他立即启程赶往青岛。由于韩国大师赛的举办地光州没有直飞青岛的航班,高成炫不得不先乘机飞往首尔,再搭乘当晚的航班从首尔飞往青岛。当他 在青岛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10点30分——此时距离次日的羽超联赛开赛,不到24小时。

第二天早餐时间,高成炫很热情地跟熟悉的人打着招呼。上赛季羽超,初到青岛的时候,他是和老队友李孝贞一起,本赛季虽说是孤身一人前来,却反倒没有上次那样想家。他说:“再回来,感觉很熟悉,队友、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还是那些人。”与一年前相比,高成炫的状态从拘谨变成了舒适,“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青岛仁洲首轮主场迎战安徽和氏,高成炫作为男双选手被列入参赛阵容,成为本赛季首位在联赛露面的外援。他和内援张稳搭档,在第三场男双比赛中登场,毫无悬念地以2比0击败对手,为俱乐部以3比0锁定新赛季的首场胜利。赛后张稳坦言,因为语言问题,他和高成炫在场上几乎没有沟通。

语言问题成为高成炫和队友们沟通的最大障碍,他与同屋的队友朱昭旭基本上没有任何交流,回到房间就是各自埋头玩手机。也许是为了避免无话可说的尴尬,朱昭旭经常要等到睡觉的时间才回到房间。实际上,队友们对这名韩国外援充满各种好奇,从个人情况到韩国队的情况……人 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高成炫和队友间沟通的桥梁是王医,王医是朝鲜族,此前多年担任韩国国家队队医,与高成炫早已熟知。她在俱乐部承担着多重角色——翻译、医生,也是朋友,两人不仅是简单的合作,更像是家人的陪伴。高成炫很认真地说:“虽然这次没有了李孝贞,但是有了王医,我就不闷了。”

没有训练和比赛的时候,高成炫更喜欢安静地待在房间里看书,而不是流连于社交网站或是游戏。高成炫至今没有instagram 账号,在facebook上尽管注册了账号,却是看的多发的少。“我不喜欢拿着手机自拍,因为不太上相。而且,我也不喜欢将自己的隐私放到网上,让所有人都看见。”他说自己还是喜欢打电话,这样的习惯被调侃似乎“活在上个世纪”。

在高成炫如今的生活中,重心依旧是羽毛球。已经退出国家队的他,自认为重返国家队有点困难,因为他和另外几名已经退出韩国队的双打队友一样,都以个人名义签约了品牌,而该品牌与国家队的赞助品牌有冲突。如今,他主要为俱乐部效力,依旧活跃在赛场上。

对于未来的计划,高成炫说就是打球,直到打不动为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