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家朗:羽超初体验 战绩有遗憾

Badminton - - CONTEST -

作为羽超联赛仅有的三名外援之一,伍家朗加入东莞世纪城的过程非常简单。去年天津全运会期间,傅海峰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东莞世纪城打羽超,伍家朗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与其说是被邀请,倒不如说是伍家朗自己的意愿。

“去年,栾劲教练就帮我联系过到羽超打球。他希望我能够在这里打球,因为这里有很多不错的对手,能有很好的锻炼提高机会。”3年前,栾劲教练来到香港执教伍家朗,从技战术、体能以及心理方面,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使其在2016年成为首位夺取香港公开赛男单冠军的本土选手,实现了香港球员在超级系列赛上的历史突破。

羽超联赛这段时间,正好是世界羽联国际赛事的“空窗期”,身在香港的伍家朗不仅没有公开赛可打,甚至连陪练的队友都难以寻觅,因为他们都纷纷加入了亚洲的其他联赛。来到中国大陆参赛,也算是一个以赛代练的不错方法。

跟国羽的选手一样,伍家朗基本上会在周三与东莞世纪城汇合,然后连续参加两轮比赛。周六比赛结束后,他又回到香港。“每次都是回去两三天就来了,会感觉有点辛苦。但是本来就想多打一些比赛,而且东莞本身距离香港也不远,就算是到 站在一堆唧唧喳喳聊个不停的东莞世纪城队员当中,来自中国香港的外援伍家朗并不起眼,很容易忽略他的存在。在本赛季羽超联赛当中,伍家朗是三名外援中世界排名最高的,在2017年终世界排名中高居男单第九位。

其他城市去比赛,也比平时飞去参加公开赛近多了。”他开玩笑说,至少会比去印度参加联赛近。

物理的距离,伍家朗从来没有担心过,他真正担心过的是与队友在心理上的距离。“一开始,我会怕队友们觉得我是外援,让我无法融入到球队当中。本来,除了刘雨辰、李俊慧见得比较多外,其他队友都不认识,而他们之间彼此又比较熟悉,所以我会有一些担心。”

伍家朗本身话就不多,走下赛场的时候,他会戴着眼镜,拎着一个像公文包一样的手提包,球拍装在那种尼龙的拍袋里,然后把拍袋整齐得叠在手提包上,斯斯文文的样子更像是个大学生,而不像职业球员。

“我打的第一场是在长沙打客场,来了之后就感觉队里的氛围很好,大家对我也很好。最开始和队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在旁边听他们聊什么,如果有我了解的话题就加入其中。慢慢地,就跟大家聊到一起了。”一个多月的比赛下来,伍家朗已经完全融入了球队当中。

如果一定要说还有不适应的地方,就是大陆寒冷的冬天。1月香港的温度也有十几二十度的样子,习惯了温暖潮湿气候的伍家朗,在徐州打完客场与江苏安妮儿

的比赛,直呼“这辈子也没有到过这么冷的地方”。虽然此前在欧洲参加比赛也见过下雪什么的,但是球馆内外都那么冷,他还是有点不适应。第13轮到宁波与浙江能源一战,伍家朗特地在比赛T恤里面套上了一件长袖才上场。

东莞世纪城的全部12轮比赛,伍家朗9次出场,成绩是4胜5负。胜率没有过半,他对此自然是“不太满意的”。“感觉没有打出自己应有的实力,回到香港的时候,也有朋友问起我的表现,我告诉他们确实打得不好。”在这些对手中,有些是伍家朗在国际赛场打过的对手,还有一些是年轻选手,他们之间的胜负并不像世界排名所显示的那样差距巨大。他私下甚至有点苦恼地跟傅海峰唠叨:原来在国际赛场没觉得他们有多厉害,怎么在国内他们这么强?后来自己想想,他觉得可能还是有点不习惯跟他们打对抗导致的。

也是因为伍家朗的战绩不佳,男单该拿下的分没有拿到,作为上赛季的亚军,东莞世纪城本赛季未能在第一阶段跻身前四名,因此失去了参加季后赛的资格。不管球队的结果如何,伍家朗对羽超联赛有了初次的体验,也算是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全新经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