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开启新的征程

——记国家队的几位新教练

Badminton - - 第一頁 - 文、摄/ 杨弋非

自 2017 年4月国家队调整以来,一批新的教练员加入到国家队教练队伍中。他们中有资深教练,有前世界冠军,有从优秀运动员转型的。对于目前这样一支年轻的中国队,新鲜血液不仅仅在运动员中需要,新的教练员同样可以为队伍带来新的活力。

如今,新的教练员已经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步入正轨。在他们心中,为自己深爱的中国羽毛球队奉献自己的力量,就是最快乐的事。

文凯:帮助队员变得更好

每堂训练课,文凯手里都拿着不止一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负责的每一个运动员的训练计划。翻着这些笔记本,文凯说:“这个队员上肢力量很好,但是腿部力量差了点,所以力量训练时,她腿部力量的练习会比其他人多;这个队 员其他技术很好,但是肩关节发力的时候有点僵硬,训练的时候,我会特别强调她注意肩的动作。”

细致、针对性强,是女单组新教练文凯给队员们留下的第一印象,这也是他希望能够带给年轻队员的东西。

2012年,文凯从国家队退役,然后到了东莞李永波羽毛球学校,跟着名帅汤仙虎,成为了学校的一名教练员,开始了自己一直以来计划的退役后的教练生涯。在那里,文凯既要负责年轻专业队员的训练与提高,还要负责业余小球员的启蒙与 指导。和所有从运动员转型为教练员的同伴一样,文凯经历了转型之初的迷茫与慌乱,渐渐地熟悉了自己的新岗位。他说:“有了带年轻队员的经历,让我懂得了需要更全面地看问题,也教会了我要有耐心。”

实践让文凯在教练员的路上顺利地前进,而功勋教练汤仙虎的言传身教,更是让他的成长速度大大加快。那段时间,年逾古稀的汤仙虎教练依然奋战在指导训练的第一线,对于每一个队员每一次训练课的问题,他都会在训练结束后非常细致地告诉他们。最让文凯印象深刻的是汤

导在赛后指导队员的时候,会先让运动员自己总结刚才的表现,自己去发现问题,然后再针对运动员自己的总结去评价、总结。同样,对于身为教练的文凯,每次指导队员结束后,汤导同样会让他做一下临场总结。这样的模式,让文凯深受启发:“比赛毕竟是运动员去打,教练员要做的不单单是告诉运动员应该怎么打,而是要启发运动员,让他们养成自己动脑的习惯,去发现问题,总结自己。这样,他才会对自己有更清楚的了解,对于提高自己的训 练自觉性和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很大的帮助。”

在羽毛球学校期间,文凯的队员徐涯、胡羽翔入选了国家青年集训队。那是文凯第一次将队员送到国字号队伍里,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名教练的成就感:“做运动员的时候,自己取得成绩的时候最有成就感,现在当教练了,才知道把自己的队员输送到更高的平台上,帮助他们获得成绩,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2017年上旬,国家队联系到文凯, 询问他是否有到国家队担任教练的意向,文凯当即表示愿意,并得到了学校领导的支持。在他的规划中,国家队教练一直是自己的一个目标,他希望来到这个更高的平台学习和展示自己。

7月,以见习教练的身份来到国家队,文凯的认真和细致得到了队伍的肯定。“试用期”结束后,他成为了国家队女单组的一名教练。这本身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可对于文凯来说,更大的挑战正在等着他。

为了加强队内的竞争机制,充分调动教练员和运动员的积极性,国家队以女单为试点,将队员分为两个小组,主管教练张宁和文凯各带一个组。在总的训练方针前提下,一方面希望形成队内良性竞争的关系,让年轻队员看到更多的机会,同时让每一个教练员能够更细致地负责每一个运动员的训练。目前,文凯的组里有孙瑜、何冰娇、蔡炎炎、韩悦、吉淑婷,他想用自己的方法,努力让队员们变得更好:“现在的队员都很聪明,我计划要培养她们自己动脑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习惯和能力,而不是单纯听教练的,也要理解问题的根本。我很喜欢和她们沟通,我觉得只有当教练和队员能像朋友一样谈出彼此的真实想法,才能让双方配合得更好,训练的效率也会更高。”

“新的岗位是个挑战,我愿意承担这样的挑战,让女单能走出低谷。”经过

一段时间的磨合,文凯在新的工作岗位上逐步适应,也得到了其他教练的帮助。对于他来说,作为教练的目标很简单:“要不断学习,用我自己的努力帮助年轻队员进步和提高,让她们变得更好!”

杨明:用积累迎接挑战

当今羽坛正发生着变化,随着各队水平日益接近,争夺更加激烈,已经有很多队伍专门成立了混双组来应对新的挑战。2016年奥运会后,国家羽毛球队没有设立专门的混双组,但随着羽坛格局的变化,这样的模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于是,2017年下旬,国家羽毛球队开始着手重新成立混双组。

杨明是老一批国家队男双组成员,和张军是同一批,2000年从国家队退役。退役后,他先是回到母队广西羽毛球队担任教练,早期还在国家青年队担任过女队主教练。无论是作为运动员还是教练员,认真负责、刻苦钻研一直是杨明的标签,这也是为什么在国家队决定重组混双组时会很快想到他。

2017 年 11 月,杨明回到了阔别17年的国家队,经过两个月的考核期, 2018 年1月,国家队正式成立混双组,杨明出任混双组主教练。毫无疑问,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首先,世界羽坛的发展日新月异,杨明毕竟已经很久没在国家队一线执教, 对于主力队员、国外主要对手的情况不是特别了解,他需要在这方面花更多的时间思考,然后才能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其次,国家队从2017年下旬决定原则上不让运动员兼项,目的也是为了让运动员能够有更充沛的体能投入比赛,同时也在尝试新配,寻找最合适的配对且固定下来。2018年世锦赛、亚运会等大赛任务,给杨明的时间并不宽裕。在他看来,混双一直是中国队的优势项目,这样的辉煌必须延续下去,即便时间并不宽裕。

杨明说:“我对现在主力队员和主要对手的了解还不够,还需要通过外出去比赛的时候多看技术录像来研究对手的打法特点,同时也请教比较了解情况的教 练员,多向他们学习。在训练方面,现在混双组单独成立,目前有5名男队员和4名女队员,应该是近些年来国家队混双组人数最多的一次。因为现在主力队员不再兼项,我可以混双组的队员更好地按照混双的要求去完成训练。就目前情况而言,从1月8日混双组正式成立到现在,郑思维 /黄雅琼、王懿律/黄东萍、何济庭/杜玥这三对组合具有很强实力,目前的世界排名都很靠前,其他的配对还在磨合阶段。今后的训练主要是进一步完善队员的技术细节,包括技术特点的巩固和专项体能训练的针对性,我们现在的科研力量和后勤服务都是最好的。”

在杨明看来,自己的优势在于阅历。

作为一名在各个层次专业队都工作过的教练员,他对羽毛球的理解、他的执教经验都有自己独到的地方,他也希望用自己的经验去迎接新的挑战。他说:“不仅仅是我,任何一个人在教练这个位置,肯定都会竭尽全力让队员变得更好,这是我们的职责。我希望我能把混双的辉煌延续下去,把双打组的优良传统和好成绩一直传递下去。”

陶嘉明:努力让女双再现辉煌

当运动员时,陶嘉明以技术细腻著称,他和田卿搭档的混双,世界排名一度稳居前二。退役后,陶嘉明回到江苏队担任教练,主要负责男双。

2017年上旬,国家羽毛球队进行了调整,教练队伍也遇到人手短缺的情况。此时,国家队联系到了陶嘉明,询问他是否有到国家队执教的意愿。对于他来说,在退役之后选择走上教练的道路,就是为了能继续为羽毛球做贡献,能够到国家队这个最高平台担任教练,自然是他继续自己羽毛球之路的极佳选择。没有犹豫,他答应了。

去年苏迪曼杯之后,陶嘉明先以“帮忙”的形式到女双组帮助训练,之后和其他新的教练员一样,经过了两个月左右的“试用期”,正式成为女双组助理教练。对于他来说,从省队来到国家队,从男队 到女队,这都是全新的课题。

陶嘉明2012年从国家队退役,当时中国队的女双阵容是于洋、王晓理、田卿、赵芸蕾等“大腕”,这也是陶嘉明重回国家队之初对于女双的认识。但是,目前的女双与当时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他说: “现在的队员,能力上比起我退役时候的那批女双队员确实有一些欠缺,比赛经验也不够。但是,她们有她们的优势,就是年轻、冲劲足,敢去发挥自己的东西。年轻队员很乐于和人交流,虽然她们当中一部分人对我不熟悉,但是她们经常会就训练、比赛的问题主动和我沟通,说出自己的看法,这是年轻队员很好的一面。”

回想被国家队选中当教练,陶嘉明半开玩笑地说,那可能是因为队里觉得我脾气好,和女队员交流起来比较顺畅。在江苏队,他完成了从运动员到教练员的过渡,习惯了从过去只用做好自己到需要兼顾所有的队员;到了国家队双打组,在此基础上,他还要尽快熟悉女队员和男队员之间的区别,包括心理变化、训练模式、沟通方式等。女队员心思细腻,想法比男队员多,这就需要陶嘉明更加耐心和细致;女队员的能力和条件与男队员不同,在训练计划安排、训练内容的针对性上也要有所区别。面对新的挑战,陶嘉明在不断努力去面对。

队里和陶嘉明沟通过,希望他带给 女双的,是他的技术以及比赛中的意识,这既是对他能力的肯定,同时也是一分责任。对于未来,陶嘉明的目标很明确:“做好自己的工作,和大家一起努力,让中国女双重新回到当初的辉煌!”

何汉斌:要教会队员如何取胜

从国家队退役后,何汉斌回到八一队担任男双教练员,4年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从运动员到教练员的转变,带领自己的弟子在国内各级别比赛中参赛,这位北京奥运会混双季军得主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同样可以做一名好教练。

2017 年6月,调整后的国家队联系到何汉斌,希望他能前来担任教练。队里的目标也很明确:希望何汉斌可以帮助年轻队员更好地进步,让国家队的梯队建设更完善,后备力量更充实。

经过“见习期”,何汉斌于全运会后正式成为国家队男双组助理教练。他说:“我很喜欢带男双的感觉,速度快,对抗激烈,我希望把我过去对比赛的理解和激情,更好地教给现在的年轻队员。”

来国家队担任教练,何汉斌最大的感觉就是忙。虽然现在混双组已经单独成立,但是整个双打组之间依然保持着过去互有交叉的局面。在何汉斌负责的男双年轻队员中,有不少人目前还需要兼打混双,所以何汉斌虽然是男双组的教练,

杨明 陶嘉明

何汉斌 文凯

文凯在训练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