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制被否决,BWF主席拉尔森有些失望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 / 麦延

5 月 19日,世界羽联年度会员大会就世界羽联理事会提交的关于改变计分制、固定发球高度等改革议案进行表决。其中,固定发球高度改革被投票通过,而5局 11分制改革则因少于2/3 的赞成票而未能通过,这一次的议案和投票也引起了极热烈的讨论。

十年后再次寻求变革

自羽毛球项目于1992年首次进入奥运会开始,计分制度经历了多次重大改变。正式进入奥运会后的羽毛球比赛使用3局 15分发球得分制,这个计分制持续了多年。进入新世纪后,世界羽联开始探索新的计分制度,并于2001 年6月开始实行5局7分发球得分制。这一次的改革引起较大的争议,一年后被宣布取消,计分制恢复为原有的3局 15分发球得分制。

2003年,考虑到男女运动员的体能差异,世界羽联决定根据性别而区分项目的计分制:男单和男双仍然使用3局15分发球得分制,女单、女双和混双使用3局 11分发球得分制。这次改革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在权衡利弊后,世界羽联决定除了女单外,其他4个项目都维持3局 15分发球得分制不变。

计分制在一个奥运周期内发生了多次重大变化,但依然没有一个制度得到很好的沿用。这样的情况终于在北京奥运周期发生突破性变化。2005年,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后,世界羽联宣布于 2006 年2月1日正式实施3局2 胜、21分每球得分制。这次改革无论是分数还是得分规定都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21分制也一直沿用至今。

近年,世界羽联开始构思对现行的计分制再次进行改变。早在2014年,世界羽联就发布 公告,并开始在部分级别较低的黄金赛和大奖赛中尝试实施5局 11分的新计分制,这个话题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世界羽联正式向各会员国推行试用5局11分制,得分规定依然是每球得分制。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改革的声音时断时续。直到2017 年 12月,世界羽联发文指世界羽联理事会已同意对现有羽毛球21分制进行改革,将现在的3局 21分制改为5局 11 分制,2018年汤尤杯期间这项提案会交由羽联会员大会讨论表决。

2018 年5月 19 日,252名世界羽联年度会员大会与会代表对该议案进行了讨论和正式的举手表决。投票结果显示,129名代表赞成, 123名代表反对,赞成人数没有达到总人数的2/3(168人),该项改革方案没有通过,世界羽联宣布将继续实行3局 21分制。

丹麦羽毛球界的分歧

此次计分制未能通过,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感到失望。事实上,自从拉尔森2013年当选世界羽联主席以来,他就一直在寻求推动计分制改革的方法,这次的投票结果无疑对拉尔森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但他在会后依然保持尊重的态度: “虽然我们的议案是以相当一部分成员国的意愿为出发点,但正如结果显示的,各成员国在投票

中给出了他们的选择,我们尊重结果。”

感到失望的丹麦人不止拉尔森一人,丹麦羽毛球协会负责人詹森在投票结果公布后直言,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他说:“这是好坏并存的一天。一方面,我们协会期待新的计分制实施;另一方面,我们并不希望看到新暂停机制的引入和固定发球高度的通过。”

詹森提到,在计分制投票中,亚洲多个主要协会如日本、韩国、印度、中国台北、马来西亚、印尼等都投出了反对票,欧洲国家的协会则大多支持这个议案。在失望中,他依然看到积极的一面:“结果对于我们来说有点复杂,但我们看到好的方面,即世界羽联理事会正在很努力地去让比赛管理变得更好。”他还预测世界羽联理事会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会重新投入到推动这个议案实现的进程里。

相比管理层对议案的支持,丹麦队的球员们则对该议案显得有点抗拒。世锦赛男单冠军维克多在汤尤杯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这样的改革有点晚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改为11分制,对于备战东京奥运会的选手来说,时间太仓促了,因为距离奥运会只有两年,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新的制度。”

维克多此前也曾表示11分制能让节奏更快,比赛更具观赏性,但他也认为11分制会减少对体能这个核心能力的要求,同时会减少多回合和长时间的拉锯战在比赛中的出现。他以2017年世锦赛女单决赛为例说明:“奥原希望和辛德胡在那场决赛中上演了一场完美的体能大战,那是一场经典战役。但如果以11分取代21分,像这样精彩的长回合和体能拉锯战很可能就会很少出现了。”

丹麦男双名将鲍伊也对世界羽联的改革议案提出了质疑:“羽联需要一些行动在商业上推广壮大羽毛球运动,使其火起来。我觉得不管实行的是7局7分制还是1局 40分制,都不是这项议题的核心,因为你不能指望通过改变计分办法就能获取观众的关注。”

亚洲球员不同的声音

在投票结束后,与会的一位印尼羽协管理层人士对媒体表示,大多数亚洲队伍都倾向于现行的21分制。他这样说: “几乎70%的顶级羽毛球运动员来自亚洲,亚洲大多数国家都反对改变现行的计分制度,我相信羽毛球观众也喜欢现在的21分制。”他还认为21分制对赞助商来说是利好的,因为比赛时间相对较长,能让品牌得到更高的曝光度,而11分制可能会减少比赛时长。

很多亚洲球员在赛场内外都提到过自己对11分改革的观点。在汤尤杯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到11分改革的问题时,谌龙、奥原希望都表示11分制的改变对自己影响不大。女单世界排名第一的戴资颖在亚锦赛期间曾表示自己更喜欢21分制:“之前我打过11分制的比赛,感觉少了拉锯的感觉,速度很快,

如果我失误多,很快就会输了。”中国队男双主力刘雨辰也认为,11分制节奏会更快,如果开局占到主动,比赛可能就会一边倒。

中国香港的伍家朗认为,11分制比较适合有爆发力和打法以进攻为主的选手,像维克多和斯里坎斯。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也同意这个观点:“对打进攻的运动员还好一些,对打拉吊的运动员可能不是很好。对我来说还好,我可以进攻,也能防。”另一方面,李宗伟表示,若实行11分制,他的职业生涯有望得以延长。

谌龙在之前的采访中也提到过11 分制对体能和速度的影响:“如果只有11分,我上场后肯定全力以赴,不管是进攻还是拉吊,都是最快速度。在时间上,如果比赛打满5局,用时或许会比现在的3局 21分长。所以在某种程度上,11分制可能要比21分制对体能和速度的要求更高。” 不管如何,他依然觉得去适应比赛的规则才是非常重要的。

会议投票的延伸

世界羽联以缩短比赛时间、延长运动员寿命、减少身体压力、让羽毛球更具商业价值为出发点推动这项改革,是一次 具有现实意义的尝试,但这同样是一项巨大的工程。1.15米固定高度发球规定在德国、全英等高级别的国际赛事中试行,让大部分的高水平运动员有机会体验这项变化,而11分制到目前为止仅在一些低级别国际赛事中试行过。虽然像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国内联赛也曾实行过5 局 11分制,但这一变化在国际高级别赛事的推广实施仍相对是空白,这也会导致一些运动员缺乏对11分制的直接体验,这一次的讨论和投票也显得有一点仓促。

另一方面,在离奥运会只有两年的这个时间点进行这样大的改革,其对各协会的备战和准备造成怎样的影响同样是值得关注和讨论的。同时,由于11分制被否决,与其相关的申请暂停、减少临场 教练员指导等议题被世界羽联理事会撤回。在原来的议案中,理事会提出减少教练到场内的指导时间,并引入运动员有两次提出暂停时间。

此外,在今年引起较大讨论的发球固定高度的议案获得通过。在222 张有效票中,赞成票达到174票,达到总数的2/3,因此固定高度发球将会成为正式规则。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界羽联理事会提交的议案中,固定高度发球中未提及具体的高度。在今年3月开始试行1.15 米固定发球高度后,世界羽联一直在研究和谈论该高度是否合适。该议案被通过后,世界羽联将有半年时间对发球高度做最后的试验和研究,他们将在2018 年 12月 10日对固定发球高度的数值做最后的确定。

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