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宥萱:梦想在奥运会上当裁判

刘宥萱是台南人,到台北上大学之前一直生活在那里。小时候的她身体不太好,不能用力,小学体育课都是不用上的。到了初中,有同学约她假期一起打羽毛球,在周围老师和同学的影响下,她开始发现羽毛球的乐趣。

Badminton - - CONTENTS -

刘宥萱高中就读于台南女中,在台南市,那是女子第一学府,不过她却并不太享受自己的高中生活。性格活泼的她喜欢过团队生活,大家融在一起打打闹闹。但可能是由于重点高中的升学压力,同学们大都选择各自读书的方式,彼此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疯狂地迷上了打球,并且加入校队。除了每周三次的基础训练,她还会跑去外面的球馆找朋友打球。与外界的接触让她认识了很多球友,他们算是小萱萱的半个教练,她的很多实用的羽球技术都是在和球友们的不断切磋中学会的。

高中三年,刘宥萱有一半的时间都待在球馆。那段日子,她的妈妈给了她很大的支持。每到周六、周日,她一大早 就背着一书包的羽毛球装备跟妈妈说要去图书馆读书,妈妈也不会戳穿,因为她知道羽毛球能给萱萱带来真正的快乐。高考时,刘宥萱的成绩并不算好,妈妈希望她复读一年,重新给自己一次发挥实力的机会,刘宥萱却拒绝了。报考表公立大学的最后一栏,她填下了体育学院的体育推广学系。放榜那天,看到自己被录取,刘宥萱哭了。看到身边的同学都去了更好的学校,她也犹豫过,但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下去。

融入大学生活,尝试执法比赛

体育学院的校园在山上,萱萱对它的第一印象是:荒郊野岭。她入学那年,台北的冬天来的特别早、特别冷,但她觉 得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

大学第一年,刘宥萱并不太适应台北的生活,而学校的体育课程也让她吃不消,原本只是因为喜欢羽毛球而报体育专业的她,不得不面对游泳、田径、体操等等必修课。不过性格倔强的她宁愿选择躲在被子里偷偷掉眼泪,也不肯向妈妈抱怨一句。

到了大二,刘宥萱逐渐融入集体活动,生活也变得丰富起来。台湾的教练和裁判等级由下至上分成C级、B级、A级,想从体育学院毕业,需要三张不同项目的C级裁判证或教练证、一张B级证以及一张急救证。在不断的努力和坚持下, 20岁的刘宥萱拿到了B级羽球裁判证。也因为有了这张裁判证,她和同学们开始

跟着老师去校外的各类比赛执法。

坚定信念,努力进步

刚刚开始执裁生涯,有两个时间点对于刘宥萱来说格外特别。

第一个时间点是她去考B级裁判证的时候,通过了理论部分的笔试,她还要作为实习裁判进行临场执法考试。那是2001年,羽毛球还是15分制度,刘宥萱当时只有19岁。在场上,她又要填比分表,又要盯比赛,又要翻分数牌,格外紧张。也是通过那次考试,她顺利拿到B级裁判证,完成了大学毕业的必须任务。

第二个时间点是考国际裁判之前,当时,刘宥萱虽然已经拿到了台湾最高级别A级裁判证,但执法经验却并不多,因此听到很多的质疑声:“你执法经验那么少,凭什么作为代表去考试?”这让她受到不小的打击。

2015年,刘宥萱执裁海南陵水国际挑战赛。在这次比赛中,亚羽联开设了裁判员课程,用来培训并挑选可以参加国际裁判考试的学员。参加培训之前,刘宥萱利用台湾的一次排名赛来增加经验。6天的比赛,资深国际裁判前辈们每天都在不断修正刘宥萱的执法能力和所有的仪态表现。那几天,萱萱总觉得自己哪里都有问题,怎样做都不对。到了第三天,突然有一位非常资深的国际裁判长老师跟她说了一句:“我发现你有进步哦!”听到这句话,她抑制不住地冲进厕所大哭。老师的话让刘宥萱的压力释放了,她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不断进步。

两个星期后,刘宥萱到了陵水国际挑战赛,遇到了一群好朋友,大家经常聚在一起畅谈,感情如兄弟姐妹一般,大家正能量爆棚,一起为了国际裁判证努力。

到目前为止,刘宥萱执裁过的最高级别比赛是黄金大奖赛,曾经做过新西兰公开赛和中国台北公开赛的主裁,并在新西兰大奖赛执裁决赛。算起来,她执裁过的大大小小比赛足足有几百场了。

说到印象最深的还是一次台湾的排名赛。那次比赛开始之前,刘宥萱没有想到会直播。执裁混双半决赛时,有一位平时就比较随意的球员在场上做出了一个高抛球拍的动作。这位选手第一次做这个动作时,刘宥萱就把他叫过来,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并给出一个警告。当时她心里就在想:“不要再抛了,拜托拜托。”但没过多久,这位选手又抛了一次,于是刘宥萱给出了一张黄牌,那也是她在台湾执裁唯一一次给出黄牌。

其实,在刘宥萱的认知里,裁判应该是隐形的。她知道,在一场直播比赛中给黄牌,会使摄像机对准自己的脸、手,会引来大家的关注。但当时她无暇顾及这些,她告诉自己必须按照规则给出这张牌。比赛结束后,裁判长及运动员过来对她说:辛苦了,她走回休息室后忍不住掉下泪来,选手的认可对她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国际裁判的执裁生活并不轻松,除了高强度的工作之外,还要自己负担一定的费用,但刘宥萱依然很享受。如果说做裁判有哪些时候让她觉得不开心,恐怕就是因为自己的误判而对球员造成伤害。尤其是执裁双打比赛时,双方出球非常快,很多时候瞬间就会产生误判。当球员对她提出异议时,她就会内疚很久,感觉很抱歉。

在刘宥萱看来,能够让选手们舒服地打完比赛,才算一个好裁判。如果说一个好裁判可以打100分,按照这个标准,她给自己打60分。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心愿:那当然就是去奥运会执裁啦。

P10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