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差诺,一个传奇的开始与延续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摄 / 杨弋非

卡马拉,一位笑容慈祥、体态丰腴的泰国女士,她是一家专门制作泰国特色甜品的工厂老板,小时候家境贫寒,靠自己的努力把家传的手艺发展壮大起来;谢芝华,来自中国湖北,曾在中国羽毛球队当陪练,他陪出来的最出名的队友是李永波/田秉毅;因达农·拉差诺,老家在泰国一个并不富裕的地区,父母从老家到曼谷打工,她是在父母打工的工厂出生的。单看上面的简介,大家会觉得这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三个人。但,这三条看似没有交集的线,却找到了共同的交点——羽毛球。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缘分。

起步,缘于一位泰国羽毛球“迷妹”

卡马拉从小就喜欢羽毛球,时至今日,杨阳、赵剑华、叶钊颖、龚智超等羽坛名宿依然是她心中的偶像,对他们的经典战役依然如数家珍。打羽毛球是卡马拉小时候的梦想,但因为家境贫寒,她的梦想无法实现。

卡马拉的外祖父是从中国来到泰国讨生活的华侨,以手工制作泰国特色甜点为生。现在已发展成一家颇具规模的食品工厂,全靠卡马拉和妈妈一起奋斗,为此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却让兄弟姐妹都上了大学。

家境好起来后,卡马拉便把对羽毛球的喜爱传承给了自己的孩子们。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让他们都学打羽毛球。在卡马拉眼中,中国的羽毛球水平是世界最高的,中国的教练是世界上最好的。如今有了条件,就一定要给自己的孩子们找最好的教练学习羽毛球,弥补自己年幼时的遗憾。多方辗转,卡马拉联系到了泰国羽协,希望羽协能帮自己联系一位中国教

练到泰国来,教自己的孩子打球。

卡马拉或许想不到,自己对于中国羽毛球、对于中国羽毛球教练的崇拜,会为泰国羽毛球创造历史。

1992年,随着一批老队员退役,中国羽毛球队的阵容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当时的谢芝华在男双组担任陪练,主陪的李永波、田秉毅等主力都在那时选择了退役。谢芝华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需要开启人生新道路的一个暗示。他向队伍提交了退役申请,并且向队伍表达了希望有机会出国尝试执教的想法。在那个年代,出国执教是很多退役运动员的选择。对于谢芝华来说,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去到哪里。

一边是希望有中国教练来指导孩子的“资深迷妹”,一边是刚刚结束运动员生涯想在新的舞台展示自我的青年才俊,在中泰两国羽协的“牵线搭桥”下,谢芝华开启了自己的海外执教生涯。或许,他都没有想到泰国这一站,他坚持了26年,而且还将坚持下去。

成长,缘于中泰两位平凡人的共同努力

到了泰国,谢芝华成为卡马拉3个 孩子的教练,这也是他教练生涯的第一批队员。后来,卡马拉的大儿子获得了泰国全国冠军,如今是泰国国家队的一名教练;二儿子继承了母亲的事业,接手经营甜品工厂;小女儿原来也有机会入选国家队,但后来选择到美国读书。

很长一段时间,谢芝华只是卡马拉家的“私人教练”。后来,他看到工厂很多工人的孩子在父母工作时就在厂房里跑来跑去,厂房里有很多正在加热的大锅,孩子们这样跑来跑去,实在太危险。于是谢芝华向卡马拉建议:让这些孩子也来打羽毛球,既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让家长们安心工作,又能让他们锻炼身体。

因为小时候没有条件打羽毛球,卡马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尽可能多的孩子不再留有自己年少时的遗憾,这一想法和谢芝华的建议不谋而合。就这样,一支俱乐部的雏形就诞生了。在此基础上,卡马拉和谢芝华一起慢慢把这个小团体变为一支俱乐部,直到一所羽毛球学校产生,并根据甜品工厂的名字定名为“曼通勇羽毛球学校”。

发展到现在,曼通勇羽毛球学校不得不限制招生人数,因为慕名而来的人太多了,而且已经不仅仅是泰国国内的学生。 然而,学校刚成立的时候,远不是这样的光景。

当时,很多家长和孩子只是单纯把学校当作一个“托儿所”,对于训练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出于对孩子们负责,同时也是内心对于羽毛球事业的执着,谢芝华每天凌晨4点 30分起床,开着工厂里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挨家挨户去接孩子们训练。那时候,学校的条件还很简陋,没有专门的校舍,午休的时候,孩子们就睡在卡马拉家的地板上。晚上训练结束后,谢芝华再开车把孩子们一个个送回家,往往这一趟下来,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

有一段时间,谢芝华的母亲也来到曼谷陪他。谢芝华每天忙到没时间吃饭,母亲就做好饭,用保温饭盒装好,坐在副驾驶座上,陪着谢芝华去送孩子们回家。谢芝华只有在遇到红灯或者孩子们到家下车的短暂时间里,才从母亲手里拿过饭盒,匆忙扒几口饭。

谢芝华说:“那时候年轻,也不知道累,就想好好做点事,整天从早忙到晚,仍然很开心。”1998年,泰国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泰铢贬值严重,很多其他国家的教练都选择离开泰国,但是谢芝华选择了坚持。他说:“有感情了,自己付出

了那么多,现在有一点样子了,舍不得啊。我是真的喜欢羽毛球,这边可以让我很好地做羽毛球的事情,所以我决定留下来。”

谢芝华选择了坚持,当时的他没有想到,这样的坚持会为他换来了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改变,缘于坚持的力量

拉差诺的父母都在甜品工厂上班,谢芝华很早就认识他们,照他的话说,是看着他们如何恋爱、如何成家,直到拉差诺出生。

拉差诺是在卡马拉的工厂里出生的,从5岁开始,她便在厂区的羽毛球场边帮打球的哥哥姐姐们捡球。6岁那年,她正式跟谢芝华开始了羽毛球训练。

刚开始,谢芝华并没有注意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可很快,他发现拉差诺虽然平时不爱说话,有点内向,但打羽毛球的天赋非常高,而且非常能吃苦。在同龄人当中,拉差诺的进步最快,谢芝华渐渐意识到,她是一个难得的羽毛球天才。从那时起,谢芝华便开始重点培养拉差诺。用他的话说:“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她都被我拉到羽毛球场去训练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拉差诺从 14岁开始连续三届获得世青赛女单冠军,2013年世锦赛,她在广州为泰国拿 到了历史上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回国之后,拉差诺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当时的泰国总理英拉接见了她,泰国政府还专门给她发了外交护照,这意味着,她每次出国不仅仅是打比赛,更是作为泰国的国家形象大使,对外宣传泰国文化。而这一切的背后,是卡马拉、谢芝华数年来默默无闻的奉献与支持。

拉差诺的横空出世,在泰国掀起了一股羽毛球浪潮,也为自己的家庭带来了改变。2017年,拉差诺在曼通勇羽毛球学校旁边买了一栋别墅。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一家人在曼谷并没有自己的房子。如今,拉差诺用自己努力让家人过上了更好的日子,羽毛球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命运。

当然,因为培养出了拉差诺,曼通勇羽毛球学校也名声大振。2013年之前,学校最多只有 100 名学生,而在 2013年世锦赛拉差诺夺冠后,报名人数瞬间暴涨为 300人。如今,学校不得不限制报名人数。一到周末,学校的训练会从上午7点开始,不同年龄段在不同的时段内进行训练,一直要持续到晚上10点以后。

为了保证训练质量,学校还聘请了原泰国国家队教练及双打名将苏吉特当教练。拉差诺除了出国比赛时,平时仍然在这里训练。而在她之后,学校又培养出几 个颇具潜力的年轻人,其中就有2017 年世青赛男单冠军昆拉乌特和亚青赛女单亚军帕达拉苏打,他们将是今年青奥会羽毛球男女单打冠军的最有力竞争者。

如今,曼通勇羽毛球学校声名已经远扬至很多国家,来自印度、马来西亚、中国甚至非洲一些国家的孩子都被家长送来这里学球。今年15岁的鲁昀来曼通勇羽毛球学校前,已经是辽宁省队的队员,为了感受不同的训练风格和氛围,在自己的表姑、前羽毛球世界冠军周雷的介绍下,她来到曼通勇学校进行训练。小姑娘说: “这边的训练氛围和国内不太一样,我还挺适应的,不同的训练方法可以帮助我更好的进步。”

从一个家庭式训练小团队,到如今成为享誉国内外的羽毛球学校,卡马拉年幼时的羽毛球梦想,终于在另一个方向走向了辉煌。

在卡马拉看来,曼通勇学校不仅仅是一个羽毛球培训机构,更像是一个家。时至今日,拉差诺还是习惯叫卡马拉“妈妈”,而拉差诺的母亲现在虽然已经衣食无忧,但仍然像过去一样在学校食堂里做饭。卡马拉说:“其实,拉差诺的妈妈已经不需要再这样工作,去拿不算高的薪水。她还是这么做了,因为她对学校很有感情,因为这是我们的家。”

因为曼通勇羽毛球学校骄人的成绩,泰国羽协表示愿意出钱对学校进行一些资助,但是被卡马拉婉拒了,因为她始终坚持这是一所社会培训性质的学校。虽然目前学校可以拉到不少赞助,但是卡马拉每年还是要支出600万人民币左右的费用用于学校运营。在卡马拉心中,她还要继续编织自己的羽毛球梦,今年的青奥会,她希望从自己学校走出去的昆特乌拉和帕达拉苏打能够包揽男女单打冠军。

一个泰国球迷的梦想,一个中国教练的愿望,如今成为了整个泰国羽毛球的腾飞之源;一个来自贫困家庭的小女孩,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整个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纵览整个故事,我们很难看到什么惊心动魄的大事,有的只是这样一批怀揣梦想的人,对于梦想的坚持与执着。或许把他们的成功单纯归于羽毛球稍显片面,但是他们确实用实际行动,向我们展示了坚持的力量。

坚持,真的可以改变世界,对于卡马拉、谢芝华是这样,对于拉差诺亦如此,对于越来越多愿意在羽毛球场上去冲击梦想的孩子们来说,同样是这样。曼通勇羽毛球学校的荣誉柜里摆满的奖杯奖牌,正是对于坚持最好的回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