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鬼主场”上演的亚运大戏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 / 燕文

羽毛球是印尼的国球,雅加达的依斯特拉体育馆是被称为“魔鬼主场”的传奇赛场,从8 月 19日开始,本届亚运会羽毛球比赛在这里上演了一幕接一幕的精彩大戏,为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球馆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全新印迹。

亚运会团体赛: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8月 19日,亚运会羽毛球比赛率先进行了男女团体争夺,共有13支男队和 11支女队参与。从参赛队伍的实力来看,可以说是两极分化,既有中国、印尼、日本等世界级强队,亦有几乎是马尔代夫、尼泊尔这样几乎是业余水平的弱旅。

有意思的是,团体对阵抽签揭晓后, 男团上下半区的状况天差地别。作为头号种子,中国男队所在的上半区几乎全是弱旅,最强的对手就是中国台北队;而日本、印尼、马来西亚以及韩国这四个传统强队则汇聚在下半区。因此,在进入决赛前,中国男队遇到的真正对手只有半决赛时中国台北队,而日本队和印尼队则分别淘汰了马来西亚和韩国队后,在半决赛中碰撞。中国女队的情形与男队差不多,首战对手是马尔代夫队,轻取对手之后便进入 半决赛,而对手是在今年5月尤杯半决赛战胜自己的泰国队。可以说,亚运会团体赛全面的竞争是从半决赛才开始的。

半决赛,中国男队3 比1战胜中国台北,亦在情理之中。美中不足的是一单石宇奇0比2败给周天成,令人担忧的是,赛后石宇奇坦言连续参赛让自己的精神很疲惫,对比赛失去了兴趣,状态调动不出来,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太好的效果。与中国男队相比,中国女队的半

决赛可以用扬眉吐气来形容。3比0零封泰国队,不仅实现了完美复仇,陈雨菲、何冰娇的两场女单胜利,更是让中国女单自尤杯失利以来背负的重压得以释放。

8月 22日,亚运会团体决战日。下午,中国女队终于迎来与日本队的直接对话。中国队的开篇令人振奋,出任一单的陈雨菲直落两局干净利落地击败山口茜,为中国队赢得开门红,也为中国女单点燃希望之火。但是,接下来的第二场双打,陈清晨/贾一凡脆败给现世界排名第一的福岛由纪/广田彩花;第三场单打,何冰娇又1比2惜败给奥原希望;第四场双打,临时组合黄东萍/郑雨完全被奥运冠军高桥礼华/松友美佐纪打蒙,中国队最终1比3失利。

赛后,一向作风泼辣的黄东萍都流 下了痛苦与不甘的泪水。但是,这就是中国女队与日本女队当下实力的真实写照。正如双打主教练张军所言,我们必须承认与日本女队存在着差距,我们的女双正处在后备人才匮乏的困难阶段,我们必须正视现实,更要不懈努力,向日本队学习成功之处,重振中国女双的辉煌。

当晚的男团决战,中国男队的新老主力联手上演一场九死一生的大戏。四场比赛全部打满3局,凭借着石宇奇、谌龙、张楠/刘成的惊险取胜,中国男队顶住了“魔鬼主场”观众给予东道主印尼队的排山倒海式的加油助威声浪,重新登上了亚运会男团冠军领奖台。

这场决战起伏跌宕,既有石宇奇危机时刻的如梦初醒,亦有印尼小将金廷累到抽筋退赛的惨烈,还有过程很曲折、 场面不精彩、结果很美好的谌龙式赢球方式,更有五届亚运会元老林丹一场未上躺赢的趣谈。如此多的情节注定会让这场亚运成为流传久远的经典。

亚运村的生活挺有意思

跟奥运会一样,亚运会是四年一届的综合性运动会,对于现在中国队这批年轻队员来说,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综合性运动会,住运动员村自然是全新的体验。

谈及住运动员村的体会,高昉洁笑称:“我们真的是进村了。”的确,之前参加比赛,她住的都是酒店或是酒店式公寓,条件肯定比运动员村要好很多。高昉洁说,来之前虽然听很多人介绍过运动员村的条件会比较艰苦等等,也有

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真的住进来后发现,这里的状况还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想。除了住,吃也让高昉洁觉得很一般,用她的话说是“能吃饱。”和高昉洁有同样感受的队员不少,陈清晨说得最有趣:“我是用我的意志品质活下来的。”

相形之下,曾经参加过青奥会的何冰娇算是唯一有过运动员村体验的女队队员,不过,她开玩笑地说“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进村后,何冰娇的感受与高昉洁有所不同,至少觉得条件还在预想范围之内。至于吃,她觉得还不错,东西挺多的,唯一不好的就是人太多,每天都需要排很长的队。

虽然条件差了一些,但运动员村的生活还是让她们感觉新鲜有趣。何冰娇说,那天她看到了中国女排的朱婷,很想过去和朱婷合个影,想了半天,还是没好意思上前。虽然没能与朱婷大神合成影,但自己却成了印尼志愿者争相合影的对象,这让何冰娇有些意外和开心。她说那几位志愿者是羽毛球爱好者,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所以要求合影。其实,今天赛后接受完采访,马上就有一些当地的工作人员找何冰娇合影,看来何冰娇在印尼的人气还是不错的。

和何冰娇有类似经历的还有贾一凡,她透露自己在村里遇到过姚明,找他合影,结果被拒绝了,“他可能不认识我是谁。”

以往,在运动员村,收集、交换纪念徽章也是运动员们喜欢做的事。问及此事,何冰娇似乎才想起来,笑着说: “哦,对呀,我差点忘了。我们发了一些,还没想起去换呢。”高昉洁毕竟是第一次住运动员村,对于换纪念徽章这类事情有点摸不清门路,她说:“这些天在村里看到有很多活动,但我都没有参与,只是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

开幕式印证羽毛球在印尼的国球地位

随着王莲香点燃亚运会主火炬,印尼亚运会正式开幕。在开幕式上,羽毛球是印尼国球的地位再次得到了充分的认证。

在亚奥理事会旗8人护旗队中,有三位是印尼羽球名宿,他们是2000 年 悉尼奥运会男双冠军陈甲亮、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双冠军马基斯和前印尼队总教练纪明发。在大家都在猜测最后的点火者是谁时,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单冠军王莲香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其实,在前两天有相熟的中国记者曾经问过王莲香,会不会成为点火炬的人,王莲香还矢口否认,甚至开玩笑说也许是陶菲克。结果,今晚王莲香成为点燃火炬的人。

对于印尼体育来说,王莲香点燃亚运会火炬实至名归。她是印尼第一位奥运冠军,现在又出任印尼队领队,为重现印尼羽球辉煌而努力。在印尼体育界,羽毛球就是奥运金牌的象征,自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以来,仅 2012年伦敦奥运会因为中国队包揽五金而无金牌入账,其余历届奥运会印

尼都有羽毛球奥运冠军。1992年,王莲香与丈夫魏仁芳分获奥运会男女单打冠军,成为羽坛至今仍在流传的佳话。当年,在他们载誉归来归国后,雅加达万人空巷,欢迎他们。

“魔鬼主场”换新颜

依斯特拉球馆对于羽毛球来说是一座具有特别意义的球馆,这里曾见证了印尼作为羽球王国的辉煌,也曾见证过中国羽毛球队的失落与重新崛起。但凡在印尼举办的羽毛球比赛,几乎都是在这座球馆展开。每一位在这里参加过比赛或是观看过比赛的人,都会充分感受到印尼人对羽毛球的狂热,这里也因此被誉为印尼人的“魔鬼主场”。

这座羽毛球馆历史悠久,数十年来见证了羽坛的风风雨雨。但与其他新兴 的比赛馆尤其国内越建越高大上的比赛馆相比,这里实在是过于狭小简陋。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观众席不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坐席,而是长条凳,最早的时候甚至只是水泥台,没有座位号,后来改良了一下,变成长条凳,再后来加了一个靠背。另外,之前这座体育馆没有空调,观众挤在一起,呐喊声震耳欲聋,整个球馆就像一个大蒸笼,闷热异常,那气味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为了这次亚运会羽毛球比赛,这座比赛馆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再次走进这里,第一感觉竟然是:这还是曾经熟悉的那个“魔鬼主场”吗?灯光换了,场馆不再昏黄,变得非常敞亮;色彩变了,类似伦敦奥运会的紫粉色成为主色调,配上灰色的地毯、绿色的地胶,时尚感扑面而来。当然,最大的变化来自 观众席,长条凳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舒适的坐席,而且每个坐席都有明确的座位号。

然而,过去的印迹依然可以在这座换了新颜的场馆找到,那就是在主席台两侧还保留了一些长条凳,与全新的座椅交相辉映,让人一眼可以看出设计者的独具匠心。新与旧在这里得到完美的融合,代表过往的长条凳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的光荣,而全新的座椅则预示着这座古老的球馆将迎来美好的明天。本届亚运会的羽毛球比赛恰如这座更新却不忘初心的球馆,新人与老将将在这里一起书写羽坛新的格局。

在此篇成文之时,雅加达亚运会依然是现在进行时,在结束了团体争夺后,羽毛球的5个单项赛随即展开。更多的精彩大戏行将上演。

摄 /唐诗

图 /BADMINTONPHOTO

摄 / 唐诗

摄 / 刘医 摄 / 王渝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