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锦赛看奥运会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 / 麦延 摄 / 闫佳

世锦赛已经落幕多时,现在再来发掘比赛的细节可能略显延迟,我们不妨从大一点的角度来看这次比赛的价值和意义。世锦赛依然是单项世界冠军的摇篮,但一年一次的频率和亚运会紧随其后的衔接安排,让本届世锦赛显得有点匆忙,匆忙备战,匆忙总结。虽然世锦赛的总结难以覆盖或运用到亚运会上,但从时间节点来看,南京世锦赛作为新奥运周期的中点,可以窥见这个周期的发展趋势和格局变化。

“双核”点评:有喜有忧,任重道远

赛后,国羽“双核”夏煊泽和张军分别分析了国羽的表现并提到之后的调整。

男单实现了满额参赛,但都分在了上半区,造成了内战的消耗。35岁的林丹和29岁的谌龙都在强敌面前表现不错,但年龄意味着体能等各方面的下降,这是竞技场上的自然规律,帮助他们保持竞技水平是团队的大任务。

夏煊泽认为,石宇奇在技术上不比冠军桃田贤斗差,但应变能力还是欠缺,特别是在比分落后时。每个运动员都有特长和得分手段,石宇奇要保持进攻特色,还要去领会如何在落后局面下一分分咬 住。1/4决赛与周天成的决胜局中,石宇奇做到了这一点,但决赛面对更强大的桃田贤斗,这一点小疏忽就能被放得很大。

周天成在1/4决赛中求胜欲望很高,发挥很亮眼,虽然最后石宇奇赢了,但过程很惊险且艰难。这次男单组未能夺得冠军,发现了不足,未来需要投入更多、更细致的耐心去磨练,细化每一天的训练安排,多模拟、多对抗。

何冰娇在八强战中终止了戴资颖的31连胜,突破了自己。但是,未能闯入女单决赛也说明了队员还不够扎实,队伍厚度不够。领奖台上,西班牙、印度、中国、日本各占一席,胜负就看谁的状态更好,这也意味着参赛队员必须具备高强度的对抗能力。

张楠 /刘成、李俊慧/刘雨辰在男双半决赛会师,在会师前分别顶住了困难和挑战,没有输外战,反映出两对主力组合的成熟。年轻组合韩呈恺/周昊东和谭强 /何济霆都在关键场次因心态问题而被逆转,没有把优势转化为胜势,但获得了对自己实力的认可。现在男双组整个厚度不错,要继续提升主力组合的竞争力,带动几对年轻组合更大的进步。

张军认为,女双要直面这次比赛的失利,发现关键问题。像陈清晨/贾一凡在主动的情况下,两局都拿到局点,却输在了急躁的心态上;几对年轻选手都在关键分或相持球中有不同的毛病。因此,女双要重新沉淀和思考如何去提高。现在,日本女双的整体水平摆在眼前,教练组和

队员们需要群策群力,队伍之后还会邀请老专家、优秀教练、退役运动员一起来讨论女双未来如何发展调整。中国女双现在确实很困难,重新崛起也需要过程,我们要先做到有能力对抗,再在对抗过程中寻找办法战胜对手。

整体来说,混双这次的表现是最出色、最值得肯定的,王懿律/黄东萍在连接、配合上有了一定进步,郑思维/黄雅琼在心态上也逐渐成熟,张楠/李茵晖也能在逆境中寻找机会解决困难。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最强的。接下来,混双组依然要把细节做好,把困难想得更多。

看国羽战绩:2金2银不容易

从决赛成绩来看,中国队与2017 年格拉斯哥世锦赛比较类似——占据决赛 日的4个席位,最后夺得2金。其中,男单、女单和男双的形势与去年基本相同,但女双和混双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去年,林丹闯进男单决赛,不敌丹麦的维克多;女单的陈雨菲获得铜牌;张楠 /刘成力保男双冠军。今年,这三个单项的成绩几乎一致,但主要队员都换了面孔。重临青奥体育公园福地的石宇奇与何冰娇登上领奖台,刘雨辰/李俊慧在最后时刻阻止了日本队捧走3金。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日本队在这三个单项都具备冲金实力,但中国队在被冲击之下依然能守住阵地,成绩没有下滑,这样的持平虽算不上是大突破,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不错的成绩了。

石宇奇在高手如云的上半区脱颖而出,就这个成绩而言已经难能可贵。虽 然有最后屈居亚军的遗憾,但应该看到,经历了大赛考验的他,已经在技战术和心态上又有了提升。面对卫冕冠军维克多,谌龙打了一场漂亮的复仇战,守住了他的那条线。去年,林丹代表国羽男单闯入决赛;今年,在林丹出局的情况下,石宇奇和谌龙担起了各自的责任,这些都是亚军之外的看点。

另一方面,从这三个项目夺牌成员的变换来看,中国队其实依然是有集团优势的。当然,这种优势难言突出,但起码在队友掉队的情况下,依然有能站出来扛大旗的核心人物。

女双从冠军到无缘四强,成绩下滑是现实,也反映出女双组依然处于尝试与调整的阵痛当中。如果说,陈清晨/贾一凡在格拉斯哥的夺冠暂时弥补了这一现

象,那么这次的失利则再次直接暴露了问题。过去一年里,中国女双在世界排名前十中都仅有陈清晨/贾一凡这一对固定组合,这一次也仅有“凡尘”组合闯进八强,一对多的战局难处上风。

混双去年屈居亚军,今年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让三面五星红旗在领奖台上升起。重组后的郑思维/黄雅琼显示出自身的强大实力,王懿律/黄东萍、张楠 /李茵晖和何济霆/杜玥都获得了各自的进步。虽然主要对手依然具有不少威胁,但混双的集团优势可以说已具备雏形。

看日本队崛起:奥运东道主吹起强势号角

这一届比赛,日本派出的媒体人数创了海外世锦赛之最,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日本的冲金点多。事实上,不管排名、战绩还是最后的成绩,日本队都已经成为了中国队最大的竞争对手。

从对阵来看,五个单项都有中国队和日本队的比赛,在合计9场比赛中,中国队取胜了其中5场,刚好过半。最后夺冠的男双贡献了3场,其他两场来源于男单和混双。中国队依然是大部分比赛日中占据席位最多的队伍,但在决赛日,中国和日本分别占据了4个席位。

在最后的成绩比拼中,中国队获得2 金2银4铜,日本队获得2金2银2铜,我们以两块铜牌的微弱优势超越对手,占据了奖牌榜榜首。但要看到的是,日本队在没有进入决赛的女单和混双中都有非常强劲的实力,山口茜和奥原希望依然是日本女单双星,渡边勇大/东野有纱在 1/8决赛把王懿律/黄东萍逼到了最艰难的境况。

在今年已经进行的公开赛奖牌榜上,日本队已经以比较明显的优势占据超级500赛以上的奖牌榜第一。今年的汤尤杯上,中日各取一杯,来到世锦赛上,中日又各取2金。尤其在女双项目中,日本队包揽冠亚军,占据四强中三个席位,这三对组合还不包括奥运会冠军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和并未参赛、但已经在今年收获6个公开赛冠军的高畑祐纪子/樱本绚子。虽然,我们在世锦赛的奖牌榜上以微弱的铜牌优势领先,但可以看到的是,中国队会受到日本队越来越强的冲击,竞争形势会越来越严峻。

看冠军:有“大热”,无“必然”

“大热必死”、“大热倒灶”等词往往出现在大赛中,这正说明了大赛的独特之处,能把任何一个细节放大,并使其足以影响整场比赛。

四分之一决赛中,维克多、戴资颖、苏卡姆约/吉迪恩和陈清晨/贾一凡四位 当时的世界排名第一在同一天被淘汰,虽然不见得他们都是单项中最热门的人选,但世界排名反映的是过去一年的综合成绩积分,可以说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的状态。可见即使是排名最高的人,甚至是戴资颖和苏卡姆约/吉迪恩这样的“公开赛冠军收割机”,可以被称为大热,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大概没有很多人会预料到第一次参赛的松本麻佑/永原和可那能一举夺冠,无法预料王懿律/黄东萍和邓俊文/ 谢影雪那场半决赛能打出这样的分数,更没想到山口茜在对阵辛德胡时那个离谱的发球错区。往往我们说的“冷门”会产生在比赛前几轮,但上面说的各种情况,都真切地发生在了最后两天的比赛中。戴资颖和苏卡姆约/吉迪恩没有进决赛,而郑思维/黄雅琼和桃田贤斗都在期望中夺冠,所谓大热论,从来不是必然。

看格局:瞬息万变,再无均势

两年后的同一时间,奥运会将在日本东京拉开大幕,南京世锦赛也恰好是新奥运周期的中点,每个单项的格局在这两年中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从 2006年马德里世锦赛起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男单垄断这11年间的大赛冠军。而这两年来,虽然中国男单依然闯进世锦赛决赛,但冠军已经易主,

先后来到了丹麦队和日本队手上。可能就在不久前,我们还习惯用“林李大战”、“林李谌”这些词汇去概括世界男单局面。到了现在,我们开始不得不多添加一些名字上去,桃田贤斗、维克多、石宇奇、斯里坎斯等90后男单迅速上位,打破了维持了近十年的“均衡”局面。现在,他们正是当打之年,两年后,更成熟的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大赛的主角。

进入 2017年,戴资颖以近乎无敌的战绩稳稳地占据着女单世界第一。缺席了格拉斯哥世锦赛后,她带着大家满满的期待来到南京,却被何冰娇拒在四强门外。可见女单赛场也并非就这样一家独大,剩下的一线球员中也总有一种“轮流坐庄”的意味。奥原希望拿到了格拉斯哥世锦赛冠军,但在很多公开赛难觅冠军;马琳在里约奥运会夺冠后经历低潮,却在南京及 时复苏,完成三夺世锦赛金牌的历史佳绩;辛德胡已经连续三年屈居亚军,稳定但无法更进一步的成绩显得有点尴尬。此外,山口茜、拉差诺、何冰娇、陈雨菲等都有稳定的发挥,也有爆发点,“强势而不均衡”可以略为形容女单的境况。

至于三个双打,里约奥运会后的大规模新老交替则显得更为明显。参加2017 年和 2018年世锦赛双打决赛的运动员共有24人次,其中有20人次是在2016年后才晋升一流行列的,仅有张楠、阿山、阿玛德和纳西尔四位球员参加过里约奥运会。

印尼男双苏卡姆约/吉迪恩世界排名积分突破了10万,但两届世锦赛都未能登上领奖台;中国男双两对主力虽然在这两年的公开赛上久不见金,但稳扎稳打的他们帮助国羽两次锁定世锦赛冠军;还有 日本、丹麦、马来西亚等多对组合环视,可见以速度和激烈著称的男双依然是短兵相接的争抢要地。

女双和混双在近期都呈现了一定的包围趋势,有日本女双的包揽,也有中国混双的会师。但展望奥运会,每个协会在每个单项最多只有两个名额参赛,这样的集团优势或许能在奥运资格上为己方助推一把,但并不能在奥运会赛场上起到大作用,真正地提升和巩固每对组合的综合实力才是夺冠的不二法门。

从 2001年塞尔维亚世锦赛到今年南京世锦赛,中国队连续13届位列奖牌榜首位,但毋庸置疑的是,近几年竞争越来越激烈,冲击越来越大。在东京奥运会的中点,我们看到了肯定,也发现了隐患。两年光景足以改变一切,每个协会都有可能实现终点超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