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Badminton - - CONTENTS -

今年世界羽联最后一站超级1000赛之中国公开赛在常州开战,林丹又倒在了第一轮,战胜他的是在亚运会上大放异彩的印尼“神奇小子”金廷。

今年以来,林丹拿到了两个有份量的冠军,但都是团体赛,而且都是“躺赢”的。当然,这个词是林丹自己说出来的,颇有些自嘲的意味。

5月的汤杯赛,中国队最终夺冠,但决赛时林丹作为第三单打被列入阵容,结果中国队在前四场便锁定胜局,一直在热身场准备的他只得收拾好球包,跑进场地汇入全队欢庆的阵容中。这是林丹职业生涯的第20个世界冠军,是他此前非常渴望的,没想到竟然来得如此轻松,以至于他一时有些不太适应,笑称是“躺赢”。

无独有偶,到了8月在雅加达举行的亚运会,林丹只有团体赛任务,每场依然被列在出场名单中,排在第三单打的位置。但这一次,队友们太争气了,早早就拿下胜利,没给林丹一次出场亮相的机会。和队友们一起从冠军领奖台上走下来后,林丹的神情有些落寞,突然对相熟的记者来了一句“我是不是应该躺着拍张照片。”对于林丹来说,这或许应该是他的最后一届亚运会,能够收获团体冠军亦是一种幸福,但多年来早已习惯于在团体大战中扮演关键先生角色,这一次的彻底轻松或许也在幸福之中添了一丝苦涩。

从当年当仁不让的团体赛一单,到如今的团体赛固定三单,位置的变迁记录的是林丹流逝的青春,更是他当下有些尴尬的现状。世界羽坛的团体比赛,出场顺序要严格按照选手的排名高低而定,从一单到三单,说明林丹已经不再是中国队中曾经独步天下的第一,现如今排在他前面的还有石宇奇、谌龙。即使他目前所处的位置,也并不那么稳固,时时受到比他 小了将近10岁甚至更多的年轻人的冲击。

“丹哥老了”,每每传来林丹输球的信息,热爱他的球迷们总会发出这样的感叹。的确, 35岁的年纪仍然征战四方,且保持着相对较高的竞技水准,放眼当今羽坛,除了林丹,所剩无几。之前还有李宗伟相伴,但今年印尼公开赛后,李宗伟突然放弃了所有赛事,绝迹赛场。马来西亚方面给出的理由是李宗伟因身体原因需要休息,之后再难听到他的任何讯息,李宗伟就这样像谜一般没了踪影。如果再找一个,那便是韩国37岁的老将李炫一。然而,自四年前在仁川亚运会上助韩国队夺走男团冠军后,李炫一便彻底告别韩国国家队,一直以个人身份浪迹于各个较低级别的赛事,没有过高的奢求,仅把打球当作养家的工作,颇有一种随遇而安的闲适。

然而,林丹不是,他还要再战东京。尽管他早已荣誉等身,早已前无古人,且后难有来者,但他依然还想对自己提出更大的挑战。正是因为这份执念,林丹还在孜孜以求,想尽各种办法与岁月抗争。对于林丹而言,去向东京的路越来越难走,前景甚至有些堪忧。对于奥运会而言,少了林丹,似乎亦缺少了一个最具象征意义的符号。如果想求得两全,最好的方式就是请给林丹一张外卡。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个美好想象,但这样的想象也基于充分的理由,最主要的便是林丹绝无仅有。他是这个世界上迄今最伟大的羽毛球选手,成绩无人项背,对于羽毛球运动的执着与投入堪称楷模。他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种精神,值得被传承。

如果林丹能够得尝心愿,出现在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上,那将是他的第五届奥运会,这又将是一个后人难以改写的传奇。两年后,我们期待在东京可以见证这一传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