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残会七金很满意目标是东京

——访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董炯

Badminton - - CONTEST - 文 / 麦延

10 月 13日,在印尼举行的第三届亚洲残疾人运动会羽毛球项目全部结束,中国代表队在参加的羽毛球17个单项中夺得7 金 4 银 5铜的优异成绩,稳居羽毛球项目奖牌榜首位。2020年,羽毛球首次进入残奥会大家庭,作为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的董炯,和他的球队有了和健全人专业队一样的目标:瞄准东京。回首过去十年,董炯感慨万千,展望未来,他坚定自己走下去的信念。

年轻人扛起大旗

本届亚残会羽毛球项目共19 个单项,中国队参加了其中17项,最后夺得7金4银5铜。中国队的优势主要来自轮椅项目和女子项目,7块金牌都来自轮椅项目,其中有5.5块(其中一个冠军为混双)由女子球员获得。在5个女子轮椅单打项目中,中国队获得了其中4个项目的金牌,显示出比较明显的优势,刘禹彤、李红燕和屈子墨这三位成员都获得了两个项目的金牌。

四年前的仁川亚残会,中国队仅有5名球员参赛,轮椅项目的最好成绩只是铜牌。四年后,我们的参赛球员达到14名,轮椅项目更是成为了优势项目。变化的最直接原因就是年轻球员的加入,收获两金的屈子墨和刘禹彤都是未成年人,前者 17岁,后者14岁。现在,队伍人员

基本齐全了,中国队有了足够的力量与其他球队抗衡,平均年龄比很多强队要小,更具潜力。

作为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董炯赛后感慨万千,在朋友圈中写下了一段非常感人的话。对于这样的成绩,他是既激动也冷静。一方面,7枚金牌稍微超出了赛前设想,但仍然属于正常发挥。另一方面,我们的双打组合缺乏合练,配合不太好,单打也只是正常发挥,延续了在去年世锦赛上已经体现出了的优势。再者,董炯还担心这些未成年人过早取得好成绩会浮躁,对未来的备战有影响。

备战东京困难重重

一般我们习惯用奥运周期中点的亚运会来展望奥运会,但董炯却对东京残奥会的前景并不乐观,这份担心来源于奥运规则和自身训练。羽毛球进残奥让国际残奥会进一步规范和丰富相关细则,明年有可能对残疾人分级进行调整,对于队伍而言,这可能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变。

东京残奥会中国代表团的每个项目大概只有6至8个名额,这意味着只有 最多8名球员能入选代表团。而残奥会羽毛球项目里每个单项也有限制,那就是各单打项目每个协会最多2人,双打项目1对组合。名额限制下,队伍需要通过明年开始的残奥积分赛争取残奥资格,达到一定的积分赛排名才能获得资格。

董炯坦言,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备战。 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的队员都不是职业运动员,他们都有各自的工作或学业,平时在各自省份生活和打球,训练量很小。每次大赛前,队员到北京集合,来到董炯的羽毛球基地进行一到两个月的集训,然后出发比赛。如此短周期性的训练造成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队员的基本功参差不

齐,需要纠正的地方很多;二是队伍无法及时总结和解决问题。每次比赛完,回国后球队就暂时解散,董炯想给大家集中提出和讨论问题,只能等到下次大赛前的集训,但这往往相隔了好一段时间,记忆已经模糊。

这样的情况在明年将得到改善,因为残疾人羽毛球队起码会参加六站国际比赛,集训时间相对有了保障。尽管这样,董炯依然有点担心,他这样说:“说是还有一年半,但真正训练时间肯定没那么长。周期性的任务与平时的大赛不同,我们需要在队伍管理、生活后勤、食品卫生等多 方面着手。第一次备战残奥,一切都是新的,其中肯定会有不顺利的地方。”

十年耕耘艰辛却满足着

从 2009年带队至今,十年过去了,董炯带领着残运和特运羽毛球队在各大世界级比赛中披荆斩棘,斩获近30枚大赛金牌。这一切起源于一位从广东慕名而来学球的残疾女孩,董炯深受感触,主动承担起这份职责。走到今天,从奥运会亚军到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董炯深深体会到这当中的不易,而且是比当初设想 的困难要多得多。

在受关注度上,残运队、特运队和正常的羽毛球国家队有着很大的差距,在资金支持上亦如是。作为总教练,董炯甚至亲自张罗,亲自为球队招商,让球队用上更好的专业装备。从前,队伍没有赞助商,队员用的都是自己带来的拍子和衣服,参差不齐,更不用说衣服背后印字等。威克多公司从2010年广州亚残运起开始给队伍提供装备支持,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

队伍的教练团队都是董炯亲自组建的,包括他的俱乐部团队、过去在国家队

的队友,还有一些地方上的教练。队伍集训在北京羽丰军健球馆,馆里还为他们配备了宿舍,支持他们的生活和学习。像这一次在亚残运上夺得铜牌的一名17岁男孩,他从9岁起便接受董炯的团队培养,至今已经八年。

在这期间,董炯可谓是“当爹也当妈”,在经济、人力、精力上都付出很多。但看着队员们比赛取得成绩和进步,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董炯觉得自己的初衷达到了,所以不管其中有多大的问题需要他去努力都值得。有人会问董炯:“这些值得吗?” 董炯会以一句“这也是一种事业”来回答。的确,他有很多看起来更容易和轻松的选择,但他深感特殊人群的不容易。

董炯说:“我自己做过专业运动员,知道当中的不容易,但他们更不容易。有人看到我们拿金牌多,觉得很容易。但多不代表容易,它代表的是我们的付出。他们的付出超越健全人运动员数倍,因为他们本身困难就大。”

不同于专业羽毛球的健全体系,在残疾人运动中,每当有运动员退役,很可能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董炯在残疾人羽毛 球上踏出了自己的一步,他希望这一步能逐渐影响到更多的残疾人运动项目,甚至让健全人运动员参与到这项事业当中。小至与特殊人群合影、互动,大至投身到这个领域,每一个行动都是对特殊人群的鼓舞。从运动中,他们收获内心的自信,进一步改变社会对他们的看法,这些都是大于成绩的。

2017年聋奥会、2018年亚残会、2019 年特奥会、2020年残奥会,大赛一个接着一个,董炯和团队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任重而道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