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告别,诠释不一样人生

全国团体锦标赛上,有几位已经离开国家队的面孔又出现了。田厚威、孙瑜和林贵埔这三位都曾是国字号队伍的核心球员,他们由于各自的原因而离开,以新的身份延续球员生涯。关于暂别,他们有不同的原因,关于现在,他们有不同的理解和诠释。

Badminton - - CONTEST - 文、摄 / 麦延

田厚威:奶爸新上岗

很多球迷认识田厚威可能是在2013年的澳大利亚黄金赛上,当时初出茅庐的田厚威以极具特色的打法在遭遇战中战胜了李宗伟,一战成名。在那之后,田厚威拾级而上,逐渐在中国队男单组占据了一席之地。之后几年,他也经历了从新鲜血液到中坚力量的地位转变,随中国队两次出征汤姆斯杯,在2016年首次打进了全英公开赛决赛,但在决赛中不敌林丹, 获得亚军。虽然无缘里约奥运会,但田厚威依然继续走在职业生涯的道路上。他在2017 年4月夺得中国大师赛男单冠军,并在当年的世锦赛上闯进八强。

今年年初,在经历了对未来的思考和探索后,田厚威正式离开国家队,回到了福建队,继续着他职业运动员的身份。有所不同的是,省队的训练量和比赛节奏让田厚威有了更多时间与家庭相处。一方面,训练是事业,他依然渴望能走得更远;另一方面,家庭是一个终 生相伴的命题,他希望能尽力兼顾好两者,用他的原话形容就是“希望生活不要太单一”。所以,他认真训练,以老队员的身份在队内扮演好传帮带的角色,有时还参与一些特别的活动,然后把绝大部分业余时间留给了家庭。

现在,田厚威不但是一名丈夫,还是一名父亲。田厚威的孩子还不足半岁,家里的生活几乎都是围绕着孩子进行。这名新手奶爸在家里也是束手无策,只能打下手,换尿布,哄一哄孩子。一开始学着给孩子换尿布时,田厚威还很局促,完成任务非常艰难,但熟能生巧,慢慢就找到窍门了。现在,见到曾经的国家队队友,曾经的大男孩间的话题已经变成了育儿经。像这一次在合肥,同是奶爸的柴飚也来参赛,还带着女儿来了,田厚威见到他的时候,便非常自然地请教起怎么带孩子。

虽说在省队的训练任务不如国家队重,回家也方便,但职业运动员依然不能如常人那般多时间陪伴家人。6月的全国

冠军赛、8月的全国单项锦标赛,还有这次的团体锦标赛,每次外出比赛动辄十天。这次中秋是田厚威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个正式节日,在合肥比赛的田厚威无法陪家人度过,心里是有愧疚的,但工作和生活有时就是需要这样互相迁就。

田厚威的这段话特别能反映一个男人当父亲后的转变:“以前是一个人,到后来两个人,现在是三个人了,懂得了当父母的不容易,特别是真正体会到‘父母永远不会嫌弃孩子的便便’这句话。所以,现在会考虑得更多、更长远。”这样的成熟心态在球场上同样有所体现,在这次 团体锦标赛男团决赛的第二单打位置上,田厚威在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以成熟而稳定的心态成功翻盘,为队伍夺冠拿下关键分。他的这一分也是福建队所夺三分中最险的,如果当时田厚威这一分失守,福建男队很有可能就会与冠军失之交臂。

今年年初,田厚威参加了印度羽毛球联赛,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商业化联赛氛围和赛制。他认为,印度的优秀项目不算多,这一定程度上使羽毛球的受关注度和得到的投入会更高和集中。相比之下,中国体育多面开花,羽毛球联赛还需要更多的支持来成长。今年,田厚威很可能会 再次前往印度参加联赛,他也希望能把在恒河古国羽超联赛中的体验分享给大家。

孙瑜:千言难表不舍意

今年4月,我们收到孙瑜重回国家队训练的好消息,但到了8月,她以一条微博正式宣布离开国家队。这四个月,她经历了反复的挣扎和思量,直到现在,她依然是经常说着那句“很不舍得”。

2017年中,接连经历了苏迪曼杯、世锦赛和全运会几个大赛后,孙瑜的膝盖几乎已经到了极度透支的极点,于是她选择暂别国家队,回到广东队进行康复和治

疗。回到广州,她在医生的建议下放弃手术治疗,选择保守治疗,在广州和香港两地接受康复治疗。经过近半年的努力,孙瑜的膝伤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她坦言其实当时挺有信心的,也正因为有信心,她在今年4月重新回到北京,开始恢复训练。

重回国家队训练的初期,抱着“再努力冲一冲,试试看”心态,孙瑜还是能跟上训练强度的。但随着持续周数的上升,问题还是出来了。虽然膝盖的疼痛感比以前明显减弱,但上量后膝盖反应很大,孙瑜意识到,自己需要在情况没有恶化到 2017年那样之前做一个决定。

这个决定固然是艰难的,但客观现实摆在眼前:重回赛场必然是冲着最高位置去的,而现在世界上女单高手特别多,夺冠需要具备打五场球的能力,每场起码得有70 到 80分钟的作战能力,所以高强度训练是必需的。孙瑜心里很清楚,尽管自己的膝盖较以往好转,但总体上依然处在下坡阶段,坚持的这段时间多少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为了身体着想,在与国家队和省队教练、领导多次研究后,孙瑜还是做出了回省队的决定。

8月16日,国家队出征亚运会前夕,孙瑜以一条感慨万千的微博对外宣布了这一消息。除了球迷感叹,她自己也无比不舍。她活跃在国家队期间,参加了2014 年和 2016年两届尤伯杯,和队友们共同卫冕尤杯,在单项赛事上也屡有斩 获,收获多个公开赛冠军。如今因为伤病离开国家队,遗憾是很大的,孙瑜自己以“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去形容那种心情。

当然,这不是一个不称心或不佳的决定,孙瑜清醒地意识到,做决定需要以保证膝伤不恶化为前提。回到广东队后,恢复治疗、力量训练强度等都更适合自己,她也有了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比如说,有钢琴基础的她现在重新有时间去发展自己的音乐特长,她也希望在以后能进大学充实自己,多学习英语。家庭生活中,孙瑜和家人有了更多的团聚,这也是以前难以实现的。

虽然离开国家队,但并不意味着放弃羽毛球。孙瑜在广东队已经是年龄最大的队员,和队员们的关系很好。这一次团体锦标赛,孙瑜以大师姐的身份和师妹们层层闯关,最后夺得女团冠军。在夺冠过程中,孙瑜可谓功不可没,每场都出战的她拿下了百分百的胜率,还给师妹们各种支持和指导。半决赛,广东队已经大比分2比0领先,担任第二单打的孙瑜打得气势如虹,先胜一局的她在第二局局末领先十几分,以20 比7拿到赛点。按理说,在这样的比分下,领先一方胜利几无悬念,有的运动员心情会不如比分胶着时激动。但孙瑜在最后几分依然打得非常兴奋,屡屡以标志性的呐喊来庆祝得分。由此可以说明一名老将的敬业,也说明了她对球场一如既往的热爱。

离开一线的孙瑜是不舍的,但她依然充满激情。她说:“人一辈子,你必须放弃一些东西,你也会因此得到另外的。日子还长着呢,在这里没得到的,或许我能在别处寻觅到呢。”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爱笑的孙大白做到了她的签名那般:做勇敢的自己。

敢于挑战自己,敢于放下,敢于暂别,生活总会在别处展露更美的一面。

林贵埔:伤病不阻归来热情

林贵埔,一个曾经叱咤国际男单青年赛场的名字,曾与石宇奇并称为中国男单新一代双子星。2014年南京青奥会,他们俩会师男单决赛,林贵埔遗憾摘银,但他在同年的世青赛摘得桂冠。进入成年赛场的林贵埔依旧强势,2016年,他在陵水夺得中国羽毛球国际挑战赛冠军,随后在常州举行的中国大师赛中闯入四强,只是在半决赛中不敌大师兄林丹。对于一位新星而言,这样的成绩足够优秀,但就在前景一片光明的时刻,所有运动员都最惧怕的一件事无情地袭来了:伤病。

不少人发现这两年多羽毛球赛场上全然没了林贵埔的消息,他也甚少对外透露自己的伤情,其实,这段时间里他共伤了四次,其中有两次还是需要动手术的伤。与其他运动员反复在旧患位置受伤不同,林贵埔先是右小趾的骨折,到脚趾头

的神经瘤,还有两次发生炎症,几乎每次的伤病位置都不一样。更加伤士气的是,每次他感觉快要好,跟着队伍上训练量时,新的问题就来了。

2016年年底羽超联赛受伤后,他为了争取赶上2017年的全运会时急了点,造成了又一次受伤。回想那段一而再、再而三受伤的日子,林贵埔心有余悸:“其实第一次骨折康复挺简单的,但后来自己着急想复出,一急就出问题了。每次都是感觉快要出来打球啦,然后就‘啪’的一声又伤了,而且还是大伤,要动手术,所以那一年半心情特别糟糕。”有了这样的教训,林贵埔懂得了循序渐进。最近一次伤后,他在北京做了彻底的康复治疗,从最基本的走路做起,慢慢升级成跑步,到专项训练,一步步地走踏实。期间,很多人问他什么时候复出,他也会尽量避开,以一句“先以恢复好为主”简单回应。

上一次在正式比赛中看见林贵埔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中国大师赛了,时隔了近 900天后,林贵埔在9月底的全国团体锦标赛上重新亮相。这次比赛前,他在浙江队中练了一个月,各种量大的训练课都跟上了。秉着好久没出来比赛,想重新找找感觉的心态,他和队伍来到了合肥,和队伍一起打到了决赛,拿到一个宝贵的男团亚军。

浙江队几乎每场比赛都派出了林贵埔,小组赛中他担任二单或三单并保持全胜,几场比赛下来,他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状态比想象中好,对抗意识还不错。淘汰赛中,林贵埔被安排了在一单的位置,但两场比赛都遗憾没能胜出。没能帮助队伍取得开门红,林贵埔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问题:脚上的专项能力还不行。几次受伤后,特别是经过两次手术后,他脚部的肌肉已经有了明显的萎缩,肌肉层很薄, 加上刚恢复训练不久,脚上的能力远远不如从前。从场上就能直接窥见这一明显变化,刚出道的林贵埔擅长下压强攻,连贯到网前时利用推扑压给对方压力,而现在脚上的能力让他只能维持在拉吊突击的层面。

在上升期连续遭遇伤病,林贵埔坦言当中的压抑和沮丧难以言表,他有过无法前进的不服,但现在更多的是重新出发的坦言。他这样说其中的转变:“前两次受伤时会特别难受,但后面心态不一样了,毕竟很少运动员在伤这么多次后还能、还想去尝试。对,我不服输,但事实上我的确有所落后了,所以我得以学习的心态去对待。我现在也还没到打不过别人的地步,我也还年轻,有资本去练,说不定这是我又一次机会。”

重新出发,更多期待。林贵埔,欢迎回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