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楠:有梦想加持,寂寞也甘愿

傍晚 18 点 35分,排羽馆双打场地还是一片漆黑,此时距离双打组的晚间训练还有25分钟。随着五层电梯门的打开,张楠背着训练包穿过走廊径直走入场地。像往常一样,今天张楠也是第一个抵达,开灯、换衫、热身,这套流程他习以为常。

Badminton - - 教练谈 - 文 / 闫佳 图 / BDMINTONPHOTO

可能在旁人眼中,他身披奥运双金、坐拥10个世界冠军头衔,如此耀眼的成绩,不那么勤奋也无可厚非。但是,对于一个直言心中有着梦想、希望自己职业生涯可以走得越长越好的张楠来说,为了接近并抵达他所期盼的彼岸,日复一日挥拍流汗,都是理所应当的分内事。

逆境就是转机

2018赛季赛程已经过去了五分之 四,对于张楠来说,在他进入国际赛场的第十个年头,却陷入了自己和搭档刘成的一次“逆风期”。他们至今还没有拿过任何一个比赛的男双冠军,甚至还没能挤进过决赛。最好成绩是印尼大师赛、亚锦赛和世锦赛的4强,其余多是一轮游、两轮过。面对从未有过的低迷现状,张楠着过急,发过火,但是他也明白运动员总有逆风的时候,没人能够一直顺风顺水。

张楠和刘成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 搭档,经过很短时间的磨合,2017年一起拿到了世锦赛男双冠军。在上升时期,他们的整体实力有了极大幅度的提高。但是,随着世界羽联1.15米发球新规则的出台,这对组合在发接发上面的优势不能像从前那样得心应手,包括刘成的腰伤,致使在训练上没有像上升时期时那么有冲劲。

作为双打选手,张楠深知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它不同于单打选手可以一家独

大,它相当于一个集体项目,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齐心协力。逆风初期,两人都隐约察觉出了不太对劲。那时候,张楠还略带乐观地认为,只要自己保持好状态顶一顶,逆风时期就能过去。但从世锦赛的四强之后,连续多场公开赛他和刘成都是一轮游。当逆风触底的困局挡在这对搭档面前时,连天性乐观、想得开的刘成都沉不住气了。

张楠直言,曾经的老搭档也是耐心带着年轻的自己往前走,当时只要做好自己的部分,想一些配合的线路就不会有差池。如今,角色转换了,张楠不仅要管好自己,还要帮着比自己年轻的搭档努力成长。他说:“帮助同伴成长是我要学习的东西,这方面我确实不擅长,但是不擅长才更要试图去做。现在首要的就是和搭档建立统一明确的目标。”

逆境就是转机。张楠说,“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沟通,我们练得比先前有起色。之前两个人的目标没有特别一致,导致了相互配合出现问题。只有逆风带来的刺激,才会让下一次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面对自己的小师弟刘雨辰/李俊慧登顶今年世锦赛的男双冠军,中国公开赛男双小将韩呈恺/周昊东也闯入了决赛。眼看队内95后新秀迅速崛起,张楠觉着这种冲击是一种很好的队内良性 竞争,也能够让他和刘成更多地激励自己前进。“不怕出现问题,重要的是想方法如何去解决和弥补。”

聊起当今男双的格局,张楠说,现在排名前十的选手,场上只要有一些细节处理不好,都会被爆冷,会输球。从去年开始,印尼的苏卡组合一直保持着很强劲的势头,当属最冒尖的一对;今年世锦赛新科冠军刘雨辰/李俊慧现在的发挥也趋于稳定,表现突出亮眼。其他的选手,大家水平基本很接近,谁都有可能再往上突一突。

说到韩国名将李龙大的复出,张楠显得很期待,他脱口而出:“我觉着他复出挺好的,你看他 1988年出生,今年才30岁,复出很正常。他很可能会为男双的未来带来些新的东西,很期待他能一直走下去。”

张楠今年唯一的单项决赛是常州的中国公开赛,他和搭档李茵晖在半决赛中战胜队友王懿律/黄东萍,杀入决赛。张楠说,目前与自己的混双搭档李茵辉都在各自的男女双打组训练,只有比赛期间才配合在一起搭档。不过,因为体力方面没有问题,混双肯定还会继续打下去,尽管已经不像从前会专门进行混双合练。“只要有能力就参加混双比赛,也能够为队友排除其他对手。”

在张楠看来,现在混双的世界格局比较明朗,

他对男双则有着更高的期待和追求。他说,男双处于群雄逐鹿,因为比赛有挑战、有难点,过程才会更有趣。

团队魂,2018汤杯记忆

张楠对比赛的终极定义就是“冠军”,没有打进决赛锁定金牌,在他眼中都不算“完美”。纵观2018 年张楠/刘成两人的战绩,似乎只是单项赛时持续走低,在团体赛中他们两人还算保持着不错的战绩。特别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今年汤杯决赛对阵日本队,他和刘成作为中国队一双,在中国队0比1落后的情况下上场迎战日本组合井上拓斗/金子祐树。

在这届汤杯赛上,日本队的一双一直由嘉村健士/园田启悟担当,但他们在 小组赛对阵德国以及半决赛对阵丹麦时都输球了。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与中国队决赛时日本队在一双的位置派上了井上拓斗/金子祐树。在去年的中国香港公开赛上,这对日本组合曾经战胜过张楠 /刘成,这也可能是日本队变阵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比赛中日本队的“奇兵”显然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张楠说:“那个时候,日本队这样的安排是希望从心理上震慑我们,加上还有发球新规则等诸多状况,但我和刘成能够牢牢掌控局面,扳回一分,说明我们具备着团队战的抗压能力。”

在队友输球后上场,张楠和刘成并未觉得那是一种压力,而更多的是一种责 任。“在团体赛当中,每一个上场队员都是全力以赴去争取胜利的,不管输赢,大家都是共同努力的。就像队友输了,那就需要我们去全力以赴把比分扳成1比1。半决赛,我们输给印尼世界排名第一的那对组合,但是之前对友是先帮队伍拿到一分。这就是团体赛,我们也希望之后的队友能继续给力,帮助队伍拿下比赛。”说到团体赛,张楠的眼神中不经意地道出了他那颗执着的团队魂。

用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在国家队这个地方,天赋异禀的运动员多不胜数,勤奋刻苦更是基本准则。如何尽可能好地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张楠选择“勤奋”。他的勤奋,可能并不是有意而为之,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张楠是教练、队医口中“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运动员”,是队友眼中的榜样。但他却摇头表示,榜样这种事不存在的。“对我来讲,我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希望可以像宝哥、丹哥那样,让自己的羽毛球职业生涯越长越好。宝哥当年打里约奥运会时33岁,丹哥今年35岁了。

像丹哥现在还在打对身体要求很高的男单,他付出了很多才能有现在这样的状态。希望自己也可以打得越久越好,对,打得再久一些!”张楠特别追加了一个肯定词。

接受采访的时候,张楠正在用超声仪器治疗关节炎症。他俨然半个康复师的架势,熟练地拿起一罐药膏涂在肘关节处,将仪器贴合在关节处画圈按摩。“最近关节有点痛感,所以做一下这个仪器,消除劳损带来的炎症。刚擦的透明药膏是隔离辐射用的,就是照B超前涂在身上的那种。已经很久没做这个了,但是遇到休息不过来劳损引起的疼痛时,就会坚持做一下。”

28岁这个年纪放在当今真的不能算是“老运动员”,但是身体长年保持在高强度的对抗之中,总难免有这样那样的疲劳状况。张楠每天结束训练后都要接受1至 1个半小时的治疗,他感叹说:“没什么时间玩啊!以前小时候没什么伤病,只要正常时间来训练就可以了。但现在提前一点到训练场,打一些固定,做一些热身,需要提前启动。”

有梦想在前面,这条路走起来就不觉得寂寞。张楠听到这句话后不假思索地答道:“也寂寞。”

张楠打了近二十年的羽毛球,可以说这颗小小的羽毛球几乎占据了他人生的全部。他说,疲劳到一定程度时也会厌球,毕竟人不是机器。所以,他会在练习中找一些新鲜感来维持训练的热情。当追问他如何找到那种新鲜感时,张楠表示,这就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但是,当不打球的那一天来临时, 张楠说自己一定要放下球拍,认真休息。“整个青春都献给了羽毛球,不打球了,就要加倍陪家人一起,弥补这些年没能做过的那些,过普通简单的生活。”而具体到未来想要做什么,一向严谨的张楠表示,要好好考虑清楚再做打算。

张楠说,即使打了那么久的羽毛球,自己也未曾感到过满足。因为学无止境,打球也是一样的道理,他认为自己远没有达到能够说满足的程度。

约张楠采访,他答应的很干脆:“你什么时间来我都在,下课后都可以。”面对这位对自己训练格外有要求的选手,你完全不必担心他会提前“溜号”,因为张楠的字典里没有“提前下课”、“放放羊” 这样不尽力的词汇。

张楠经常趁下课前抓住队友练上几个多拍,或者和陈其遒指导过上几个回合。明明不愿意下课的张楠,却会一脸认真地讲:“我觉着自己不是球痴,只是喜欢打羽毛球。”

对于这项运动,张楠自幼就极为沉迷,他说因为有趣,喜欢才能坚持这么久。它不像平时玩游戏,可能新鲜劲过了就不再继续,打球不一样,是因为一直都很喜欢,才能坚持到现在。不过,笔者想他所说的喜欢势必有一些只有他才能真正明白的东西在其中。最后,套一句略带俗套的老话作结:“当你准备好自己,幸运会格外眷顾于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