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川将雄心在

虽然四川金强队老的老、小的小,但无论是老将刘炜,还是小将左朕年都没有丧失斗志。只要心中的信念犹在,川军就有希望。

Basketball - - 人物 PEOPLE - 文曾伟

1月21日,四川队在主场遭遇20分的大逆转,以111:120负于南京同曦队,就此彻底无缘季后赛。大换血后的四川队中生代缺失,球队老的老,小的小,本赛季志在用老将的经验带动年轻球员成长。那么他们对球队的成绩和个人表现是否满意,对未来又有哪些规划?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老将刘炜和新生代左朕年,倾听这两位代表性人物内心深处的声音。

老同志不容易

时隔一年,刘炜这位38岁的功勋老将脸上已不再有上赛季的春风满面,而是阴雨沉沉,原因是之前他在与江苏队比赛的第三节拉伤了大腿,具体伤情如何还需要医生确诊。所以和我一见面,他就连连解释道:“从刚开始的前两节,感觉自己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只是在第三节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大腿拉伤了,所以最后只能在场上休息。然后20号的下午和晚上还得去医院进行检查,最后等待检查的结果。”

这已经不是刘炜本赛季第一次受伤了,接二连三的伤病影响了他的状态,场均仅有11.1分、4.1个篮板和2.5次助攻,与上赛季的15.9分、4.7个篮板和3.5次助攻相比,都有所下降。

但哪怕在与江苏队比赛后因伤一宿没有睡好,他也忍着困意接受了我的采访,令人肃然起敬。“其实整个赛季总体来说状态还是不错的,只是很多时候你知道一些伤痛你是没有办法避免。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来说,其实伤病就是最大的敌人,也希望能够克服伤病。”刘炜说。

战胜伤病,现在已成为刘炜最大的心愿。“目前,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医院检查后不会有大的问题,但昨天(1月19日)因为疼痛确实一夜没有睡好。希望自己能远离伤痛,也希望其他的球员能远离伤病吧。”

去年休赛期,四川男篮放走了多名夺冠功臣,如徐韬、蔡晨、张春军、王汝恒等,球队的实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曾经一度遭遇12连败。刘炜也坦承,太多轮换球员的离开影响到了球队的实力,“现在球队慢慢地在往一个好的方向走。应该说是从赛季初开始,主要是因为来了新外援再加上球队差不多走了一半的球员,所以在球队磨合以及化学反应方面还没有达到最好。”刘炜说, “但是随着比赛进程的深入,球队慢慢开始找到了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和机会不是很多了。希望能把握好接下来的比赛,全队能打得更团结,化学反应能起得更好一点。”

即使成绩不佳,刘炜仍然称赞了队伍的包容性。去年他曾说过,四川队的包容帮助自己找到了第二春,而现在球队成绩不佳,刘炜也想力所能及地帮助队友们渡过难关。“整个赛季来说,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感觉,这个队伍其实特别有包容性。去年我第一次来到四川队,在他们本土球员不是很多的情况下,我觉得从沟通和包

容来说都会好一点。”刘炜说,“球队之前虽然碰到了挺多的困难,整个队伍还是非常团结,也看出不少年轻球员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所以我觉得在球队遇到困难的时候,更多的交流与沟通是对这个球队最大的帮助。”

四川队的三条线都有老将坐镇,刘炜则主要帮助年轻后卫成长。当被问及哪名年轻球员给自己印象最为深刻时,他毫不犹豫地说出了“黄荣奇”,“从位置方面,我和黄荣奇交流的会相对更多一点,而且各方面的训练来说我们还能对上口。他其实非常有天赋,也很年轻,他需要的只是更加刻苦的训练,而且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成长。”

虽然黄荣奇有天赋,但发挥并不稳定,有时候得分能接近20分,有时候又会挂零,对此,刘炜认为应该多给年轻球员一些包容。“这对黄荣奇来说还是第一个赛季,或许暂时还没有很出彩的表现。希望他能通过这样一个赛季的时间,交出一定的学费,能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更加善于总结。也是给自己提要求吧,希望自己能够更多地与他 们沟通交流,把自己的经验与他们分享,尽快地去帮到他们。”话语中,刘炜尽显一个老大哥对后辈的期望。

由于下午还要去医院检查伤势,加上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记者并没有与刘炜聊太多。我最后问刘炜,下赛季是否会回到上海队,再大打一年后就退役。刘炜态度诚恳地回答:“现在来说真的是还不知道,目前自己更多的想法是怎样把这个赛季先打好。其实今年整个赛季强度还是非常大的,一周差不多有三赛,除了周一几乎六天都有比赛,所以现在还是想先全力以赴地去打好这个赛季。”

刘炜刚离开不久,孟达一撅一拐地朝餐厅方向走去。两位同住一屋的老同志哪怕球队成绩不佳也依然拼尽全力,即使受伤也在所不惜。这样的精神自然也影响到了队中的年轻球员,左朕年便是其中之一。 生于1996年的左朕年是典型的阳光大男孩,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老实。

当记者问他知道《篮球》杂志吗,他非常爽快地说:“当然知道,以前上学的时候,在班上一本《篮球》杂志会被传来传去地看。”这一回答让记者有些惊讶。

此前有听说过,左朕年的父母都是打篮球出身,当记者向他求证时,他直言父母确实会打篮球,但只是作为一个特长,对参加工作有帮助而已。而他对篮球产生兴兴趣全因跟着体校的大哥哥和教练一起玩玩,“小时候在上体校,放学后就会打两个个小时。在四五年级的时候就抱个球跟着体体校的教练,自己就在后面跟着玩。”左朕朕年说。

见儿子对篮球感兴趣,并展现出了一定定的天赋,在经过家庭会议后,左朕年的母母亲找到体校教练,小左也随即正式开始专专业篮球训练。“初一后我就来到成都试训训,当时初二刚上了一个月就离开达州,开开始在成都训练了。”左朕年回忆道, ““当时我也给我妈说了我读书有点读不进去去,当时也比较叛逆,就喜欢出去打会儿‘ ‘坝坝球’,读书也读不出来还不如在成都都训练,后来我妈也同意了我的这个想法法。”

左朕年刚出道的时候便得到了当时四川川队小外援慈世平的好评,“左朕年的表现现很不错,我认为他在未来会成为一名巨星星。”慈世平评价道,这位悍将甚至还专门给门给小左开小灶。

截止到本赛季常规赛第31轮,左朕年场场均上场25.6分钟,贡献9.1分和2.5个篮板板,各项数据比之前两个赛季有了大幅度提提高。在被问及本赛季的表现能否让自己满满意时,左朕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在在赛季开始前就想过自己这个赛季要打成什什么样子,所以我现在打出来的样子还是能接能接受的。”

左连年在本赛季常常出任大前锋,但但身高仅两米出头的他别说与外援,就连和和本土大前锋对位都很难占到便宜,而内线线也被视为四川队的最大软肋。金强俱乐部部老板周仕强曾表示,因为夏天未能引进常常林,再加上在NBL打球的闵庆飞无法注注册,所以只能将他推到大前锋位置上。““今年夏天我准备转到小前锋。”左朕年说说,“我投篮的稳定性和突破还需要增强强,其实我在联赛开始之前脚受伤了,身体体没有达到最好的状态。”

“每一场下来教练都会对我做一些对 应的指导。之前第一次对位CBA顶级外援,我肯定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在身体方面确实也差距太大。后来慢慢学会了让哈达迪帮助我,我现在与他也打得越来越有默契。”左朕年补充道,“从四号位转到三号位比较成功的是朱芳雨,他也是我的偶像。其实之前我也一直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四号位来看待,包括在防守脚步上都还跟得上。”

左朕年在去年全运会预赛时一鸣惊人,场均贡献20.5分和6.3个篮板,尤其得分力压CBA本土MVP丁彦雨航,成为预赛所在中宁赛区的得分王。对阵江苏队一役,他更是狂砍30分和9个篮板,让联赛队友孟达黯然失色。

“当时确实没有想到自己能打到那个程度,包括第一场的时候也是,后来慢慢的信心越来越好了。当时我心里想的就是出线,没有想到自己能拿到得分王。但是后来输了新疆两分,确实还是挺可惜的。刚好结束之后就是国家队选拔,我当时想的是或许可以进去见下世面,结果还是很可惜(没入选)。”左朕年的话语中透着些许遗憾。

不过落选国家队没有让左朕年气馁,他在随后的全国青年锦标赛上率领四川青年队一路高歌,期间更是以20分的巨大优势击败深圳队,闯进决赛,取得历史最佳的第二名。

可是正如左朕年所说,伤病随后找上门来,他的好状态戛然而止,不但如此,刚在联赛中找到一些感觉时就又伤 了。“我骨头还没有完全长合就上场打比赛了。”他似乎没有把伤病当成一回事, “万一再受伤的话,就直接做手术了。”

随着联赛的进行,四川队的战绩一路下滑,球队也进行了人员上的调整,用迪奥古替换了小外援富兰克林。如此一来,左朕年的上场时间开始减少,不过他一如既往地想得开,“迪奥古来了之后我的上场时间确实不如之前多,但是他能够帮助球队提升,而我们也的确赢了好几场球。”

外援中左朕年真正接触最多的还是哈达迪,一来迪奥古性格比较闷,不太爱说话,二来毕竟和哈达迪这几个赛季都是队友,很熟悉了。“我平时挺喜欢和哈达迪开玩笑的,可在场上如果我犯了错他也会很严厉地吼我。”左朕年笑着说,“哈达迪主要是防守方面帮我比较多,比如他在场的时候和不在场的时候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去防守。”

打了较长时间的大前锋,左朕年与很多优秀外援对位过,他认为最难防的外援是深圳队的萨林杰和山东队的莫泰尤纳斯,“萨林杰能投三分,还能突破,身体素质也好。他身高也就比我高一点点,但是身体条件特别好,手很长。而莫泰手很好用,就是左右手都能勾的那种,很神奇,可能对我来说勾五个进一个,但是他东钻西钻,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怎么勾怎么有。”说到激动处,左朕年甚至在记者面前比划了起来。

本土球员中,左朕年认为最难对付的是丁彦雨航,“之前和丁彦雨航对位过,他的投篮和突破都很有杀伤力,而且他非常自信,这是我需要学习的地方。”

虽然没有入选国家队,但是左朕年一直关注着国家队的情况,尤其是世预赛中国男篮红队客场战胜韩国一役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觉得红队打得非常有血性,如果能进国家队的话,我希望去红队,因为李楠指导手下的球员差不多都是和我一批出来的。”左朕年直言不讳地表示。

我问:“你有信心进国家队吗?”他回答:“信心肯定是有的,但是结果还不知道。” 我最后问:“那有没有想过将来到NBA夏季联赛锻炼下呢?”“当然想过了,哈哈哈。”左朕年再次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