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善心“狠”的熊艳

熊艳,江苏女篮的功臣。打球,她帮助球队拿下全运会第一个亚军;带队,她为中国女篮输送了卞兰、陈晓佳、许诺等多位国手。

Basketball - - CONTENTS - 孙桦

生于1960年代的熊艳是江苏女篮史上绕不过的功勋级人物。江苏女篮成立于1953年11月,该队在全运会上取得的前两个亚军都与熊艳密不可分:1983年上海五运会,二十出头的熊艳随队拿到队史上最辉煌的成绩;2005年,时隔22年,在家乡,她坐镇中枢、指挥若定,率队再夺亚军。熊指导带队期间,江苏女篮涌现出卞兰、陈晓佳、许诺等多名国手,并且在2005年荣获WCBA联赛第三名。

是走,还是留?

2001年九运会后,江苏女篮跌入历史低谷——在当年的WCBA联赛中,江苏女篮仅名列第11位,最终降级。队伍成绩惨不忍睹,队员配置青黄不接,谁来接这“烫手的山芋”?当时,国家篮管中心已经决定任命熊艳为中国青年女篮主教练,是进京迎接更大的挑战,还是留下来一点一滴整理烂摊子?熊艳必须作出选择。去北京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爱人过鹰身为国家男子花剑队主教练,常年带队在北京训练,接手国青队就意味着夫妻团圆。但左思右想、反复掂量,她还是割舍不了与母队的血脉深情,最终在过教练的全力支持下,熊艳决定留在江苏,留下来与队伍共克时艰。

不计较个人得失是熊艳带队江苏女篮时一直奉行的原则。2002-2003赛季拿到第五名后,接下来的赛季江苏女篮一度掉到了保级的边缘。戏剧化的逆转是,江苏女篮最后竟然冲进了四强,获得了参加WCBA联赛的历史最好成绩。在起伏变化过程中,熊艳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其中就包括“下课”的呼声。对此熊艳淡然处之,表示和队员们朝夕相处,已经产生了感情,不管最后的成绩怎样,她都会把女篮当成事业而不是目的。

严师的人情味儿

短短的4年时间里,江苏女篮在熊艳的调教下实现了一个让人惊叹的“四级跳”:2002-2003赛季WCBA联赛第五名; 2003-2004赛季第四名;2004-2005赛季第三名;2005年全运会第二名。期间,江苏队还获得了长沙城运会的女篮冠军。

熠熠生辉的成绩背后是带队的艰难,熊艳刚接手的时候,江苏女篮人员结构极不合理。面对一批小队员,熊艳把重点放在训练上,狠下功夫,严抓细节。当时女篮一天训练时间能达到八小时,随着系统的训练、长时间的配合,球队竞技水平有了显著提高。不过,很多外人都被所谓的“8小时”训练给吓着了,以为熊艳是个不近人情的人。

事实上,熊指导平时在生活上却对队员非常关心。球队核心人物卞兰回忆说:“有一次熊指导和省里的领导们要乘下午一点多钟的飞机到北京来看望在国家队训练的我和杨波,因为我俩都喜欢吃鸭头,上午带队训练结束后,熊指导午饭也来不及吃,就专门赶到一家队员常去的卤菜店买鸭头,这让我们都

很感动。”

“江苏女篮训练严格是出了名的,我是熊指从小带的球员。”后卫杨波说,“当初她刚接手球队的时候狠抓球队的失误,规定在训练上出现一次失误,就要在球场上跑五个计时折返跑。结果有一天我一下子出现了11次失误,被罚了整整55趟折返跑。”在杨波的记忆中,没有几个来回,她就累得哭了,还哭得泣不成声。“没想到熊指导当即表示,哭可以到场外哭,但是回来后必须全部跑完,于是我边哭边练,哭完再练。”

像杨波这样的回忆,那一代的江苏女篮球员谁都拥有几段,都习以为常,她们说:“没有这么严格的训练哪能出得了成绩。”

管好大腕和外援

女篮进入职业联赛后,外援与球星在球队内的作用大大增强,也成了每位主教练必须处理的问题。处好了,一切OK;管不到位,那可能就要成绩下滑或是负面新闻漫天飞。

有一年,本来江苏女篮特别需要一个能在篮下主宰并且能“扛活”的队员,但从美国来的外援安·斯卓却更擅长打三号位,与国手卞兰有所重合。决定换人后,与斯卓解约是场很尴尬的谈话。所幸,作为南方人和一位母亲,熊艳的心比较细,用很人性化的方法化解了难题。告诉斯卓队中的情况及要请新外援的想法后,熊艳和江苏队得到了斯卓的理解和支持,从而没有出现新外援没到,老外援撂挑子不干的情况。让安·斯卓感动的是,在离开中国前,熊指导还很贴心地帮她了却了在北京玩一玩的心愿,就连如何省时多看的游览路线都是熊指亲自设计的。

别看熊指是这样一个慈眉心善的女性,却也不缺强硬的一面,在管理队伍时不手软,尤其是对大腕球员更是敢下手。有一回在北京队的主场,客战的江苏女篮由于主力球员卞兰的松懈,以五分之差输给了主队。在人手没有很大腾挪空间的情况下,熊艳还是大胆地让卞兰下场调整自省,而且开诚布公地批评。而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卞兰拿下了42分,助江苏以104:89大比分赢下一直占据联赛头名的辽宁队。熊艳又对卞兰进行了表扬,并坦诚地指出:“担纲主力就要有领袖的作用,赢球有你的贡献,输球也绝对是你的责任。如果场上没发挥好,不要找别人的问题,自己必须学会承担责任。”不但让卞兰心服口服,而且也借机引导队中的其他主力要学会担当责任。

军功章有过鹰一半

2005年9月26日晚,解放军女篮以113:68的巨大优势横扫东道主江苏女篮顺利全运会卫冕。这是江苏女篮继五运会后再度挺进全运会女篮决赛。面对一边倒的战局,场边的江苏主帅熊艳也一脸无奈。坐在一旁的丈夫、原国家男子花剑队主帅过鹰,抚慰着妻子,使她那既痛苦又有些茫然的心情释怀了许多。

熊艳的丈夫过鹰从1995年起任国家队男花副教练,2001年开始担任主教练。他在中国男花工作的十年,也是男花最辉煌的十年,几乎囊括了中国击剑在世界大赛中的最好成绩。

供职国家队的这些年,过鹰一边要习惯与家人聚少离多的日子,一边还对妻子熊艳的女篮主教练工作给予了绝对支持。熊指导在重回暌违多年的全运会决赛后坦言,这块银牌有过鹰一半的功劳。当然,对过指导最熟悉的也非熊艳莫属:“在外十多年,为了中国男花就没怎么回过家。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累。”

由于女儿在金陵中学读书,距离南京体院较远,因此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过指导重回江苏工作后决定每天早上开车去接女儿送她上学。“他过去一直太忙了,闲下来,这种苦力活他不做谁做?”熊艳提起接送上学的往事又禁不住笑出声来,“这是对他的‘惩罚’,谁让他连女儿是高一,几班都不知道呢?”不过,话语间,仍是对老公很深的感激之情。

与队员们在一起

与八一队主帅武心慈

和裁判讨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