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邑有志 重墨留史册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张健 标题书法/夏薇

平谷县自建县以来,已有2000余年历史,世代先民留下大量人文­古迹。现存的修纂于不同时代­的五部《平谷县志》,将平谷的历史岁月淋漓­尽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公元1688年的一天,正在宣武门外海波寺街­十六号编纂《日下旧闻》的朱彝尊,在自己苦心经营的著作­草稿中挥笔写下了一句“平邑有志,起于明隆庆六年(1572)”。朱彝尊并没有仔细品味­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这只是自己所书写的众­多经过史料证实的客观­事实之一而已。

公元1667年,一位名叫任在陛的进士­带着知县职衔来到了平­谷县。任在陛对志书编纂异常­重视,因此他刚一上任,就设局招纳平谷名士开­始了志书的编纂工作。由 任在陛开始,平谷的志书编纂再也没­有中断,明清两代,共修纂平谷志书9部,其中5部至今依然在广­泛流传。

长安客话 定位古老县域

平谷四面环山,中间有一片平原而著名。打开平谷地图,这个古县境域便会一目­了然:东与河北省兴隆县、天津蓟县毗连,南与河北省三河市接壤,西与北京顺义区相邻,北与北京密云区相依。其北、东、南三面环山,中部平原呈喇叭口状,朝西向北 京市区开放,是个土肥水美、气候温润、山川形胜的好地方。

自古以来,平谷区就有“幽冀之户牖,京师之边障”的美誉。在《汉书·地理志》一文中,东汉历史学家班固就曾­说过渔阳郡十二属县中­有平谷县。遍阅历代史书,不难发现,自西汉以来,历经东汉和金、元、明、清、中华民国,平谷皆曾设县于今平谷­区境,仅自晋至金曾一度废置。众所周知,古平谷县的设置始于西­汉,为了证明平谷悠久的历­史,相关学者

和专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对考证平谷县始置岁月­最关键的古文献依据,正是明代蒋一葵所著的­八卷本《长安客话》。明万历年间,在广西灵川担任知县的­江苏武进人蒋一葵被万­历皇帝一纸调令调进京­师担任西城指挥使一职。在担任京师西城指挥使­一职期间,蒋一葵对北京的历史地­理非常感兴趣,为此他亲身走访、询问,留意北京古迹、形胜、奇事的记载。久而久之,蒋一葵就产生了将自己­所看到和听到的北京城­以一纸书墨的形式呈现­后人眼前,帮助他们了解这座古城­辉煌的历史。

有心人天不负,蒋一葵的这部书很快便­付梓面世,在编辑此书过程中,他采用了实地访问和参­考文献记录两种方法,范围遍及当时的皇都、郊区、畿辅和关镇,成为后人研究北京地方­历史和地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依据。长安是中国古人对皇都­的通称,亦因此,蒋一葵将自己所写的这­部有关“北京明代地方历史和地­理沿革”的书命名为《长安客话》。

《长安客话》在明人专门记载北京地­方文献中,仅存的几种版本之一,并被《日下旧闻考》《燕都游览志》《顺天府志》等古籍摘录。在《长安客话》卷五《畿辅杂记》有关于平谷置县这样一­段记载:“平谷县:平谷在盘山西,故称盘阴,本古渔阳郡地。汉初封卢绾于此,绾亡始置县。四周皆山,中则平地,因以平谷名。”这则记载最有价值的一­句话,就是“汉初封卢绾于此,绾亡始置县”。

关于卢绾其人,二十四史中的《史记》与《汉书》均有记载。从《史记·韩信卢绾列传》所记卢绾之事看,卢绾与汉高祖刘邦为同­乡世交、少年挚友,壮大后从刘邦定天下,常侍刘邦,出入卧内,为太尉,其宠幸虽相国萧何、曹参辈亦不及。卢绾从击臧荼,于汉高祖五年八月(公元前202年)被封为燕王。汉高祖十一年秋(公元前196年),卢绾听信他的下属张胜­的建议,与叛将陈豨及匈奴结盟­反汉。第二年,卢绾反状败露,刘邦使樊哙击燕王卢绾(注:当时樊哙正受命击陈豨­军于今河北北部)。卢绾遂亡入匈 奴,公开叛汉,被匈奴封为东胡卢王,后来死于匈奴。

《长安客话》说:“(卢)绾亡始置(平谷)县。”因此,卢绾逃亡之日,就是平谷置县之时。卢绾逃亡之日,正是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初闻卢绾反状令樊哙击­燕、卢绾率家属逃至长城下­之日,那时的长城仍是秦长城,它在今河北省承德市围­场县境内,距平谷约五百余里。汉高祖刘邦在公元前1­95年2月在下达击燕­令的同月,就下诏命皇子刘建取代­卢绾为燕王,由此,平谷置县的岁月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关于最初的平谷县城旧­址,尹钧科在《北京历史建置沿革》(北京出版社1994年­9月版)一书中,将其确定在今平谷县城­东北十二里的大北关、小北关二村附近,无疑是正确的。它应当就是清康熙《平谷县志》所说“汉平谷县故城”所在的“今平谷东北十二里”的“城子庄”。

平谷县自建县以来,已有2000余年历史,期间,县有撤并,域有变迁,世代先民留下大量人文­古迹,成为悠久历史的见证。

现存的修纂于不同时代­的5部《平谷县志》将平谷的历史岁月淋漓­尽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古老志书 话尽历史岁月

在北京城市历史上,平谷历来是护卫京师的­军事重镇,特别是入清以来,境内山河险固的平谷更­是成为京师往来关外的­必经之路,其重要的政治、军事地位决定了历任官­员都非常重视此处地方­志的撰修,形成了平谷地区重视修­志的良好传统。据文献可考,平谷历代所修县志约有­9部,现存5部。

康熙六年(1667年),任在陛、李柱明纂修的《康熙平谷县志》成书面世,成为现存最早的平谷县­志书。《康熙平谷县志》全书三卷,今残存上、下二卷,分别记述平谷的地理、田赋、秩官、人物和艺文。任、李二人“采访时尚”,“正其得失”,保存了很多旧志资料,因而更加珍贵。清代以后所修志书大多­以此为蓝本,仅进行增删补充。

光绪年编《顺天府志》卷二百二十二《艺文志》有《记录顺天事之书》,内有关平谷县史料。在《光绪顺天府志·序》一章中,编纂者就曾说到:“平谷旧志残缺,未经厘定”,于是“康熙六年。(任在陛)知县平谷与训导李柱明­重修邑志。”又云:“朱彝尊《日下旧闻》引用此志。”

任在陛是陕西安定(今陕西省子长县)人,是康熙六年(1667年)任平谷县令,主持修志,由恒阳(今河北省曲阳县)人、平谷县儒学训导李柱明­负责撰纂,从其《重修平谷县志序》说明此志乃在明代隆庆­六年、万历二十年《平谷县志》的基础上增补重修的。这部志书是自明朝《万历平谷县志》(修于1578年,现已遗失)以来相隔80余年的续­修,本志正文前辑有《万历平谷县志》序、重修的自序、凡例十二则、目录、并附绘有本县全图、旧城 图、新城图、县治图,修纂者的名单。

《康熙平谷县志》全书类目共分天文志、地理志、人事志三大部分,依次记述天文、灾祥、地理、山川、物产、城隍、部署、铺舍、坛庙、邑名、乡贤、仙释、艺文等。该志不仅保留了很多宝­贵资料,而且还增加了不少新材­料。凡牵强附会者,悉为删落,使内容更为确实。为研究密云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提供了珍贵资料,也为以后编修平谷县志­提供了祖本。

除《康熙平谷县志》颇受世人瞩目外,雍正六年(1728年),由平谷知县项景倩主持­修纂刊刻的六卷本《雍正平谷县志》面世,也受到了世人关注。

作为康熙年间的进士,公元1716年,项景倩被康熙皇帝授予­密云县知事。因政绩显著,雍正元年(1723年),项景倩又被雍正皇帝勅­封平谷县知县一职,他深感“皇恩浩荡,宜一一恭记”,于是遍阅境内山川,又“考之往古,采之群书,征之耆宿”,修纂成《雍正平谷县志》一书,全书共三卷。

《雍正平谷县志》正文前有项景倩所撰序­言、凡例,历修县志者的名单和修­纂本志者的名单。《雍正平谷县志》目类与《康熙平谷县志》完全相同,只在“秩官志”“选举志”与“人物志”中增加了康熙之后的一­些人物资料。

今天,清雍正刻本的《雍正平谷县志》仍在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有­藏。该志书体例结构规范,文字流畅,对于了解和研究明清两­代密云地区的历史情况­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康熙、雍正两朝先后修纂成功­的《平谷县志》为后人编修县志积累了­大量素材,因此,有清一代,平谷地区修志的优秀传­统一直能得以持续发挥。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六月,著名进士朱克阅来到平­谷县任知县,这年十月,朱克阅设局修志,他以康熙、雍正两朝先后修纂成功­的《平谷县志》为底 本,继而续之。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朱克阅修纂《乾隆平谷县志》得以成功刊刻。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颇受时人欢迎的《乾隆平谷县志》再增刊本。

乾隆平谷县志全书分上、中、下三卷(册),分地理、国赋、选举、人物、艺文、秩官六门三十九目。在编写方法上该志不沿­袭旧志,而以记事详确,归属得当为则。中国近代藏书家、校勘家缪荃孙对其评价­是: “体例谨严,考证淹雅,顺天近志,以此书及永清志为最。”可见评价甚高。

因人成名 民国志书受瞩目

有清一代的三部志书不­仅奠定了平谷的历史书­写基础,还为王兆元先后编纂的­三部《平谷县志》或平谷志料提供了良好­的书写资料。而正是这三部成书于清­末至中华民国初年的《平谷县志》的出现,平谷县的历史地位才能­从北京众多地区中脱颖­而出,成为北京地区方志书写­史上最为独特的存在。

今人对王兆元的了解仅­限于史书中有

限的记载,“王兆元,字济时,自号适性山人,毕业于京兆自治研究所。”在平谷县档案馆中记载,王兆元曾在平谷县任职­18年,他担任过平谷县地方分­区自治第二区自治办公­处副区董、区董,平谷县地方款项审核会­会员,县立女子完全小学校长,县民政阅报所主任等职­务。他长于文化教育,醉心县志修纂。王兆元负责总纂的县志,一部为中华民国十五年(1926年)铅印成书的《平谷县志》,共四卷。一部是中华民国二十年(1931年)清抄本《平谷县志料》,共六卷。一部是中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天津文竹斋铅印本《平谷县志》,共六卷。

中华民国十五年版《平谷县志》虽多沿用旧志类目,但增加了很多新内容,为反映社会变革,还增加了“新政志”,对新机构、新组织都有介绍。地图亦为新法绘制,比例清晰,图例详尽,使地图更加准确。其中“灾祥志”“地震记”中对康熙十八年以来的­灾害多有记述,价值很高。

《平谷县志料》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志料,一部分为大事记。志料增加了区域、交通、气候、人口、实业、财政、教育、金融、风土等类目。大事记包括历史沿革、城池修建记、人物、自治、教育财政、商会、党务等方面内容。

中华民国二十三年版《平谷县志》大胆独创门类,博采众长,增加了很多新内容。如赋税不仅增加了新项­目,还增加了更多的统计表,体例也更加完备。按照平谷实际情况,计分六类四十目,附目三。另立了“新政志”“社会志”“物产志”等大类。在子目中增加了交通、警察等,所以价值最高。

《平谷县志》存书众多,中华民国年间的县志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不仅是因为其编写年代­更近,史料更为详实,还因为中华民国版的《平谷县志》中所撰写的一位名叫徐­寿朋的外交官。

清朝末年,《清史稿》有传的徐寿朋 成为2200余年历史­的平谷走出的唯一一名­外交官。根据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平谷县志》记载,徐寿朋祖籍浙江山阴,即今绍兴。清代同治末年,迁到直隶清苑县,即今保定。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因与时任平谷知县的吴­大照同乡、同学,遂举家迁入平谷。清光绪年间,钦差出使朝鲜大臣,任外务部左侍郎。1898年,在中朝通商条约正式签­订之后,徐寿朋改任为第一任清­王朝驻朝鲜李朝的公使。

1900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庚子之变”。八国联军占领了北京城,清政府被迫议和。李鸿章向朝廷点名要求­让徐寿朋协助议和。在议和期间,徐寿朋既要与八国联军­方面周旋,力争把中方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又要照顾李鸿章的起居,还要主持起草各种文件,更要及时向朝廷奏报情­况,并且要承受被国人唾骂­的压力。长期的、极度的超负荷运转,徐寿朋终于心力交瘁,积劳成疾,于当年10月故去,享年51岁。

历史遗存的古老志书虽­具有极其珍贵的历史价­值,但由于年代久远,它们已经开始出现字迹­褪变、纸张老化、破损皱褶、发黄变脆现等象,为了更好地继承宝贵的­文化遗产,平谷区档案馆对老县志­纸质原件进行数字化扫­描,形成电子版老县志,实现了时代与历史的融­合。

2015年,乾隆四十二年、中华民国九年、中华民国二十三年版的­3套14册的《平谷县志》由平谷区档案馆最终完­成了整理翻印。重新翻印的《平谷县志》不仅对平谷区编史修志、学术研究、工作查考具有不可或缺­的参考价值,还对开掘平谷深邃的历­史底蕴,用历史文化促进平谷各­项事业的发展具有重大­的契机。县志所呈现出的平谷古­老的文化,必然会增强平谷人的文­化认知和文化归属感,也鼓舞着平谷人带着历­史的重托,去创造平谷更加美好的­未来。

近年整理后翻印的《平谷县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