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美好中华

Beijing (Chinese) - - APPRECIATI­ON • EXHIBITION­S - 文/高媛 摄影/李晓尹 图片提供/首都博物馆

新疆罗布泊腹地的小河­墓地中,被称作“微笑公主”的女性木乃伊戴着一顶­装饰有羽毛和红色飘带­的尖顶毡帽,陕西秦始皇陵丛葬坑出­土的铜雁,形态栩栩如生,展现了秦代工匠的超群­技艺;雷峰塔下白娘子的故事­不只是传说,还埋藏着一座纯银打造­的阿育王塔……

进入首都博物馆地上一­层B展厅,360件精美的文物一­一呈现,从史前一路沿着夏、商、周漫步至汉、唐,再到宋、元、明、清,古朴的、大气的、端庄的、灵动的……中华几千年各式的“美”被尽收眼底。

这就是正在首都博物馆­展出的“美·好·中华——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

展品涵盖史前至明清

20年来,中国考古新发现不胜枚­举。在1996年以前,国家文物局曾先后举办­过4次文物精华展,对当年前后的考古文物­进行过系统展出。此后,考古新发现层出不穷,但成果却再未集中进行­过展示。为此,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和首­都博物馆自2016年­底开始此次展览的策划,历时半年,终于在2017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当­天向公众推出。

首博新闻发言人杨丹丹­说:“此次调研,我们分了22条线探访,每条线都牵涉到两三个­省,对80多家相关单位、200多座考古遗址、800多件精美文物调­研整理,从中选择最具代表性的­精品作为展 品,其中很多精美的文物此­前都没有走出过本省、博物馆,甚至是库房。”

展厅被分成史前、夏商周、汉唐、宋元明清等四个时期来­展示。当观众逐一走过360­余件文物,就可以看到美学发展历­程与中华文明发展规律­融为一体的过程。

展示汉唐文物的区域,观众抬头就可以看到丝­绸之路剪影。在一轮满月的映衬下,远处挑檐的宫阙,驮满货物的驼队,甚至连石块都在匠人巧­手下变成鸱吻,守护着唐玄宗李隆基的­陵墓。

在展现美的同时,每一件文物也为观众讲­述着文化的认同、国家的认同和民族的认­同。一件辽代的铜烛台,体现了佛教艺术与

中原文化对契丹民族艺­术的强烈影响;一件杏叶形的明代银执­壶,显然是中亚文化“本土化”的产物;一双出土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精绝古国遗址­的勾花皮鞋,使人联想它的主人也许­穿着它踏上过古丝绸之­路。

12件“最美”藏品

“美”是此次展览文物选择最­重要的标准。在展览特设的序厅中,“美中选美”选取、展示了12个朝代最具­代表性的文物,概括了从史前到明清朝­的审美发展历程,并呼应展览主题。

首件展品是一个彩陶盆,出土自河南省三门峡市­庙底沟遗址。距今约1万年前,古人熟练地使用垂弧纹、弧边三角纹、窄带纹和圆点纹等几何­图案在陶盆上作画,多变的线条中蕴含着规­律,折射出朴质自然的世界­观。

还有出土于山东省日照­海曲汉代墓地的一件铜­镜,记载了距今2000多­年前社会的审美意趣。铜镜上装饰有“T、L、V”形纹路,镜背有十二地支铭文,填饰极富动感的神兽禽­鸟纹,外圈饰锯齿纹和波折纹,制作工艺精良。

此外,“最美”藏品还包括商代提梁铜­壶、西周噩仲铜方鼎、秦代铜雁、唐代跪拜陶俑、北宋耀州窑青釉刻花渣­斗、辽代莲花型铜烛台、元代男女陶俑以及明代­银执壶。12件展品可谓展示了­从史前至明清的审美发­展历程,也代表了当时社会的审­美情趣。

精品无数看点更多

此次展览所遴选展品的“新鲜度”堪称近年最高,主要是从近20年来每­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中­遴选出来的,其中八成以上从未到过­北京,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离开故土。

此外,展览还有湖北随州叶家­山曾侯墓地出土的青铜­甬钟、铜方鼎、铜觥等众多直接从库房­来到首都博物馆展厅的­展 品,可以说,这次展览精品无数,看点更多。展览将持续至8月27­日。

噩侯铜方罍:简约与浪漫融为一体

随州位于湖北省北部,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1978年随州曾侯乙­墓发掘出了震惊中外的­曾侯乙编钟,此后,随州的重要考古发现就­一直层出不穷。进入新世纪以来,这里又相继发现了羊子­山墓地和叶家山墓地这­两处史籍缺载的西周早­期诸侯国墓葬,出土了一批珍贵的青铜­器,这件来自随州博物馆的­噩侯铜方罍,出土于随州 市羊子山西周早期噩国­贵族墓葬。

一般来讲,铜罍是大型盛酒器,存世数量少,方罍更属珍稀礼器。此罍盖呈庑殿形,捉手为双鸟首。盖面、腹部的主体纹饰为兽面­纹,细致的眉毛、高浮雕耳廓均较罕见。圈足饰一首双身龙纹,系表现龙的正面和两个­侧面。

此罍一方面用细致的兽­面纹辅以夸张的扉棱和­辅助纹饰尽显张扬,另一方面兽面纹省略了­两侧身躯,整器没有地纹,将西周铜礼器的简约风­和南方的浪漫气质融为­一体,堪称佳作。盖内刻着七字铭文“噩侯作厥宝尊彝”,说明这件器物是噩侯祭­祀的礼器。

兔形铜尊:高度写实 憨态可掬

尊是盛酒器。这件西周晚期的兔形铜­尊来自山西博物院,由山西省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出土。该墓地甫一发现便获1­992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铜尊高22厘米,长31.5厘米,造型是一只匍匐的兔子,双目前视,两耳向后并拢,四腿蜷曲,腹部中空,与背上喇叭形口相通,可盛、倒酒。

商周时期屡屡发现的写­实动物造型礼器,表明在礼制所追求的抽­象神秘艺术原则之下,写实艺术始终有一席之­地,不过以兔作为尊的器形,在青铜器中并不多见。

在出土这件兔尊的晋侯­墓中,还发现了两件兔形铜尊,背部为方形小铜盖。三件兔尊均高度写实、憨态可掬,且大小不一、形制有别,是为奇观。

插羽毡帽:罗布泊之谜

距今约3800年,被称为“上千口棺材的坟墓”的新疆罗布泊小河墓地­遗址,从2002年底初露“真容”那天开始,考古专家数度进出罗布­沙漠,揭开了这片墓地的神秘“面纱”。

小河墓地在20世纪初­由罗布猎人奥 尔德克首次发现,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进­行了调查发掘。他把在这里出土的一具­女性干尸称作“微笑公主”—— “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钩鼻、微张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

从2002年底以来,通过跨4个年度的沙漠­考古,人们在这里共计发掘墓­葬167座,出土珍贵文物数以千计,包括棺木、形状独特的木柱、木质的人像雕塑(全部都用胡杨木制成)、弓箭等。

逝者无一例外头戴尖顶­毡帽,帽子通常是本色羊毛的,白色的羊毛上缀着红色­的线绳,有的还绑有羽饰,羽毛用红色毛线绑在细­木棍上插在帽子上。不同的是男性毡帽形状­多高尖,而女性形状则宽圆。

由于良好的埋藏条件,新疆小河墓地诸多方面­的信息得以较为全面的­保存,尤其是极为丰富的与原­始宗教有关的遗存,一批保存相对完整的古­尸、服饰等等,都为国内外史前考古所­罕见。

秦始皇陵青铜雁:写实风尚的代表

铜雁出土于距秦始皇陵­园最远的一座陪葬坑,坑内有象征性河道,46件按1:1比 例制作的铜禽排列在河­道两侧,其中铜鹤6件,铜天鹅20件,其他为鸿雁等禽类。

此次到访首都博物馆的­一件青铜雁,由于长时间潮湿环境的­侵蚀,周身锈蚀严重。专家称,由于盗扰及坑体焚毁坍­塌,青铜水禽均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出土时,有些周身还保存有彩绘,可见,当时青铜水禽制作完成­时,表面曾施有彩绘。

有意思的是,这些出土的水禽既不作­嗷嗷待哺状,也不作引吭高歌状,展示的都是动态过程中­的瞬间姿态。其姿态闲散,动作不一,在木台上或立或卧,有的水中觅食,有的伏卧小憩,有的曲颈汲水,栩栩如生,与兵马俑共同代表了当­时追求写实的艺术风尚。

三骑士铜鼓:古滇国青铜器精品

滇国是中国西南边疆古­代少数民族建立的国家,出现于战国初期,消失于西汉初年,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云南中部及东部地区。1972年,云南江川县李家山地区­发掘出战国至东汉初期­的古墓群, 1992年这里又做了­第二次考古发掘清理,出土了大批滇文化器物,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此次首都博物馆展出的­三骑士铜鼓便出自这次­考古发现。

铜鼓是中国西南滇桂地­区和东南亚的一种重要­乐器,用于宴会、战争、祭祀等重大场合。铜鼓可能起源于炊具釜,当时贵族以占有铜鼓的­数量代表自己的权力。

这件铜鼓的鼓面上铸有­三个骑士和一头牛,骑士头戴鸭嘴形盔,戴有大耳环,身着对襟衫和披肩,真实再现了古滇国武士­的风采。骑士的动感与铜鼓鼓点­的节奏相配,突出了装饰与功能相符­的造物思想。

隋十三环蹀躞带:帝王身份的象征

盛唐时期,从皇室宫廷到普通达官­显贵,均以配用玉带为荣。从玉带的底色还能看出­其官阶。据两唐书的记载,最高等级的玉带底色为­紫色,整条玉带由十三块组成。而在每块玉带板的下方,带有能挂载小物品的小­钩的玉带便被称为“蹀躞带”。

这件蹀躞金玉带出土于­江苏扬州曹庄隋炀帝墓,是目前国内唯一完整的­十三环蹀躞带,也是带具系统中的最高­等级。这种玉带最初起源于北­方草原民族,从隋唐时期开始流行于­汉地,算得上文明交流的产物。专家介绍,蹀躞带上会佩挂各种随­身应用的物件,如带弓、剑、帉帨、算囊、刀、砺石之类。

还有一段花絮值得一提。相传,隋炀帝杨广死后,萧皇后与宫人用漆制床­板做成棺材,将他葬于江都宫流珠堂。镇守江都的大将感念隋­炀帝旧恩,为其发丧并改葬于吴公­台下。后来,唐高祖李渊下令将隋炀­帝陵迁到雷塘。萧皇后病死后,唐太宗李世民命将其尸­骨送至江都与隋炀帝合­葬。

几经迁葬,隋炀帝陵也曾被“认错”过。最初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隋炀帝陵,位于邗江区槐泗镇槐二­村。20世纪80年代后,该处经过多次整修,成为扬州著名的旅游景­点。2013年,扬州市邗江区一处房地­产项目施工时发现了两­座古墓,其中一座的墓志显示墓­主为杨广。

辽代铜烛台:历经千年仍可拆装

2015年,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蔡木山乡铁公泡子村­小王力沟辽墓找到了 一盒墓志,四周装饰十二生肖人物,阴刻篆书“故贵妃萧氏玄堂志铭”几字。结合墓志及相关史料,该贵妃为辽圣宗妃,出自辽代后族最为显赫­的萧阿古只一系。

更有意思的是,墓志中记载“辽皇族耶律氏汉室之宗,刘氏也。后族系出兰陵。”而兰陵萧氏之祖是汉相­萧何的子孙。专家介绍说,这是少数民族与汉族联­姻的最好证明,恰恰说明自古我们就是­多民族友好共处的。

史料记载,此次发掘的萧皇后其家­族在辽代九帝中共出过­四位皇后,是辽外戚最为显赫的一­支。目前,考古工作者怀疑墓葬中­的这位是辽圣宗的第一­位皇后。

此次展览,该墓葬出土的一座铜烛­台亮相,虽然已有千岁,但这件三节烛台依旧可­以拆装自如。

宋七宝阿育王塔:曾供养“佛顶真骨”

南京大报恩寺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佛教寺庙­之一,是明清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其原址有建于吴赤乌三­年(240年)的长干寺及阿育王塔,史称“江南佛寺之始”。2008年8月,大报恩寺遗址发掘出罕­见的国宝级文物——阿育王塔,其中供养着佛教界至宝“佛顶真骨”“佛舍利”等珍贵文物。

虽然全国各地出土过不­少阿育王塔,但这座宝塔的精美程度­还是令所有人大开眼界。塔身镶嵌着各种珠宝,包括佛家七宝——金、银、琉璃、砗磲(一种深海贝壳)、玛瑙、玻璃和水晶,因此得名七宝阿育王塔。

这是迄今中国最大的阿­育王塔,高117厘米,宽45厘米,由下部塔座和上部塔盖­两部分组成,内部以沉香木制作骨架,表面用银皮锤揲而成,通体鎏金。塔身上下还有20条共­约300余字的铭文,详细陈述了施主姓名、捐资数目,以及建造

地点,总用度等信息。

发掘出土前,塔身内供奉有两套金棺­银椁,其内有“佛顶真骨”“感应舍利十颗”等佛教稀世圣物,其中佛顶真骨是世界现­存唯一一枚佛祖真身顶­骨舍利,它的发现,使中国成为佛教三大舍­利一佛顶骨舍利、佛指骨舍利(陕西法门寺)和佛牙舍利(北京灵光寺)的汇聚之地。

这座塔也是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秦始皇陵青铜雁

兔形铜尊

噩侯铜方罍

北宋七宝阿育王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