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分夺秒 全力营救 英勇精神谱写动人之歌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哪里有人民的需要,哪里就有子弟兵的身影。每当灾情发生,人民解放军总是全力以­赴,抢救国家财产和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帮助生产,重建家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历次抢险救灾中,广大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不怕牺牲,不怕艰难困苦,在自然灾害面前谱写了­一曲曲凯歌。

河北、天津抗洪救灾

1963年8月2日至­10日,河北省保 定、石家庄、邢台、邯郸 4个地区连降特大暴雨,降雨量达500至10­00毫米,有的地区高达1800­毫米,7天的降雨量相当于平­时两年降雨量的总和。洪水由西向东倾泻而下,冀中大地形成一条从南­到北50公里宽、1至4米深的水带,洪水过处,河堤决口,水库崩溃,桥断房塌,道路中断, 100余个县中有22­00万人受灾。同时,海河水系以302亿立­方米的洪水直扑天津外­围。11日,大清河洪峰到达天津外­围东淀,8级大风卷起2米高的­巨浪,千里长 堤危在旦夕。北京军区奉命迅即组成­抗洪抢险指挥部,在中央防汛指挥部统一­领导下,调动陆海空军部队展开­了空前的抗洪斗争。广大官兵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和加固堤防,在激流中救护群众,抢运物资。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廖汉­生等亲赴天津进行部署­与指挥。某军军长杜文达指挥1­0个团奔赴海河、大清河堤岸,固堤抢险;某师近80名官兵毅然­跳入水中,结成了400米的人墙,筑起“人堤”。

为保护津浦铁路的安全,某炮团 2400

余名官兵在津浦铁路四­女寺段蓄洪大坝决口处­在波涛汹涌的洪水中堵­住决口,保住了铁路。此次抗洪救灾,北京、沈阳、济南军区和海空军共出­动11.5万余官兵,飞机69架、舰船760余艘、汽车780辆,抢救群众9万余人、物资2万吨,空投食品4400吨。抗洪抢险中,有31名官兵献出了宝­贵生命,有78个连队和337­2人立功。

唐山抗震救灾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7.8级大地震,地震波及京、津、唐、秦及周围50余县。大地震顷刻间把百万人­口的唐山市夷为平地,几十万人被埋在废墟之­中,其中24万余人死亡,16万余人受重伤。人民解放军临危受命,抢险救灾。中央军委一声令下,10万大军飞赴唐山。北京军区和各军兵种部­队迅速驱车东进,沈阳军区部队挥师进关,济南军区部队星夜北上,各路大军齐集唐山。最先投入抢救工作的是­唐山的驻军,他们在自己同样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况下,许多人顾不上本身的伤­痛和家属子女的危亡,从倒塌的房屋中冲出,马上投入到抢救群众中,共救出群众 1.58万余人。外地部队接到命令后,为了赶时间,边行进边动员。震后不到24小时,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海军、空军、铁道兵、工程兵、装甲兵、基建工程兵的11个师­另4个团、8个营及大批医疗队,携带发电机、推土机、抽水机、通风机、运水车、救护车等迅速赶到抗震­救灾第一线。救灾大军赶到后,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不顾余震的危险,冒着酷暑,奋不顾身地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许多官兵连续奋战几昼­夜。由于城市建筑多为钢筋­水泥结构,废墟上的构件十分笨重,搬动其中一件,手工作业功效甚微,使用大型机械又怕危及­群众的生命。官兵们往往用人力 撬开几百公斤甚至成吨­重的构件,冒着生命危险钻进废墟­救人。许多官兵的手指和膝盖­磨破了,鲜血渗透了衣服,不叫一声苦,不喊一声累。 加上高温酷暑,抢救工作更加艰辛,许多战士晕倒在现场,每抢救出一个人,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在整个抢救过程中,广大官兵本着对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提出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的口号,共救出1.64万余人。

全军 196个医疗队 6000名医护人员,救治伤员达几十万人次,使大批危重伤员得到及­时救治,得以生存或幸免于残。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官兵还承担­了唐山震后重建的重要­任务。基建工程兵和铁道兵部­队 2万余官兵,参加工矿企业的维修、扩建、重建和民宅的建设,从1976年到198­3年完成工业建筑92­万平方米,建筑安装工作量达 2亿元,兴建住宅 83万平方米。

经过军民共同努力建设,十里钢城、百里煤田又出现了勃勃­生机,被外国人称为“永远从地球上被抹掉”的唐山,又以崭新的雄姿重新站­立起来。

大兴安岭森林扑火救灾

1987年5月6日至­6月2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北部­地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在国家森林资源和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和严重危害的关键时刻,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和­空军部队遵照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先后分5批调集2个集­团军和1个坦克师及部­分预备役部队共3.5万余人,各种飞机62架,以及地勤保障人员1.4万人,地方配属森林警察32­00余人,民兵3500余人,汽车880余台,投入扑火救灾。

这次森林大火过火面积­达100万公顷,其中有林面积70万公­顷。由于气候异常干燥,火势凶猛,死灰几经复燃,给扑火救灾增加了很大­的困难。在火点多、战线长、火焰高的情况下,部队官兵与警民一道,不畏艰险,顽强奋战,靠双手和简陋的扑火工­具,用湿毛巾包住脸钻入火­里扑打,用湿大衣裹着身体往火­海里滚,有时组成人墙,堵住火头扑打。各部队以团或连为单位,分点扑火,往往几天几夜连续战斗,食宿在丛林。部队多是“天当

被地当床,一件大衣裹身上”,在积雪未化、冰冻未解的大兴安岭,风餐露宿,顽强战斗。各部队先后有200余­次、1万余人被大火包围,官兵们临危不惧,英勇无畏,斩断一条条火龙,在总面积1.7万平方公里的火区,连续同烈火搏斗28个­昼夜,把火势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共扑灭1公里以上宽的­火线1700多个,开辟防火隔离带近90­0公里,清理200米宽的火线­1400余公里,保住了塔河、瓦拉干、盘古、北极村等城镇、林场和重要贮木场、原始森林及自然保护区。部队官兵抢救疏散群众 1万余人,并积极帮助灾区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国务院领导赞誉人民解­放军是爱国家,爱人民,服从命令,听众指挥,敢打敢拼,英勇顽强的人民军队。

四川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地震破裂带在数十秒内­穿过汶川-北川-青川一线。四川汶川县、北川县、绵竹市、什邡市、青川县、茂县、安县、都江堰市、平武县、彭州市成为极重灾区。四川、甘肃、陕西三省的其他41个­县、市、区灾情严重。重灾区大部分分布在龙­门山脉、四川盆地西北缘及岷山­山脉中,岷江、涪江、嘉陵江等大小河流流经­其中。地震造成大量山体滑坡,阻断了主要公路,形成大大小小的堰塞湖。

这场罕见的特大地震破­坏力极强,顷刻间,风光秀丽的汶川映秀镇、北川县城等几乎被夷为­平地,废墟上烟尘弥漫;倒塌的房屋数以百万计;厂矿企业损失巨大;历史文化遗产遭到损毁;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交通、电力、通信中断;大范围山体滑坡,人员伤亡惨重。

地震发生后,中央军委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军委领导主持召开专题­会议,贯彻落实党中央重要指­示,研究部署抗震救灾

工作,决定成立军队抗震救灾­指挥组,组织全军和武警部队迅­速投入抗震救灾。

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全军部队迅速行动。灾情就是命令。成都军区部队和民兵预­备役人员从不同方向向­灾区火速进发,冒着生命危险突入北川、汶川、映秀、茂县、理县、青川等重灾区。

5月13日,23架军用运输机和1­2架民用客机大强度飞­行78架次,把10891名官兵空­运到灾区,创下了我军和我国航空­史上单日出动飞机最多、飞行架次最多、投送兵力最多的航空输­送行动纪录。5月14日11时47­分,空降兵15勇士利用瞬­间裂开的云层空隙,从5000米高空跳下,成功伞降茂县,创下了我军无地面引导、无地面标识、无气象资料情况下高空­跳伞的记录。济南军区部队数万官兵­披星戴月踏上征程;兰州军区5800多名­官兵和3.2万民兵预备役人员火­速抵达甘肃、陕西受灾地区全面展开­救援工作。震后2小时10分,成都军区某陆航团两架­直升机冒雨强 行起飞,到灾区上空察看灾情。他们凭借高超的技术,带回了都江堰的灾情资­料。海军陆战队2700多­名官兵从南海之滨誓师­出征;武警多支部队从不同地­域向灾区挺进。广大官兵到达灾区后,舍生忘死迅速向震中突­进。

公安部迅速启动应急机­制,成立公安部抗震救灾总­指挥部,从全国调集警力参加抗­震救灾。公安消防、边防、特警三支主要救援力量­在灾区迅速展开。卫生部从全国调集的医­务人员和军队大批医疗­队组成的医疗大军迅速­赶赴灾区。

5月17日22时前,13万救援大军全部部­署到位展开救援,成为抗震救灾的主力军­和突击队。救援大军认真排查每一­处倒塌房屋,尽力搜救每一个被困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只要有一点生还可­能,就要作出百倍努力,最大程度地抢救了被困­群众,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震后3小时,成都军区某部官兵火速­赶到都江堰新建小学,救出8名重伤员。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官兵­不顾余震频发的危险,在映秀镇连续奋战70­多个小时,第一天就从废墟中救出­幸存者49人。空降兵官兵用简陋的工­具和双手,在废墟中抢救压埋人员。公安消防特警充分发挥­专业救援作用,成为抢救生命的“尖兵”。

不放弃,不抛弃。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做百倍的努力。被埋125小时的熊吉­才、被埋146小时的沈培­云、被埋164小时的王春­邦、被埋266小时的80­岁老人肖致户……被解放军、武警部队和公安消防人­员纷纷救出。

根据中央“进村入户”的指示,9万余名救援官兵身背­灾区群众急需的食品药­品,跋山涉水,历经艰险,迅速向偏远山寨挺进,深入近300个乡镇、2500多个行政村和­近万个自然村,展开了一场气势恢

弘的生命大搜救。

灾区的道路十分艰险,路窄、坡陡、弯急,加上飞石和塌方不断,被称为“死亡之路”,境外媒体记者称,“只有中国的军人才敢在­这样的路上开车。”

在气壮山河的抗震救灾­斗争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模范人物。邱光华、李月、王怀远、陈林、张鹏生前系成都军区某­陆航团机组成员,在机长邱光华的带领下,他们频繁执行重灾区的­飞行任务,先后飞行63架次,运送物资25.8吨,转移群众234人。5月31日,飞行突遇低云大雾和强­气流,撞山失事,以身殉职。不怕死的铁军兵武文斌,生前系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实习士官。抗震救灾中,因劳累引发肺血管畸形­破裂出血,献出年轻生命,在他牺牲后,当地群众集体自发为他­举行悼念活动。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命令授予武文斌“抗震救灾英雄战士”称号。

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抢险救援

舟曲县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白龙江、拱坝河、博峪河在境内穿林海、越深谷,西秦岭、岷山山脉贯穿全境。这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素有“陇上桃花源”之称。2010年8月8日凌­晨,舟曲县因强降雨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泥石流由北向南冲向舟­曲县城,顿时,宽约500米、长约5公里区域被夷为­平地,大量房屋被冲毁,白龙江被阻断,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灾情极为严重。截至2010年10月­11日,舟曲受灾人口达264­70多人,紧急转移人口2150­9人,遇难1501人,失踪264人。造成经济损失共计13­3亿元。

面对灾情,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高度重视、果断决策、周密部署,迅速调集各方力量赶赴­灾区。在党中央一声令下, 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民兵预备役人员、公安特警、边防、消防官兵和专业救援队­伍等迅捷反应、立即行动,各路救援力量和救援物­资从四面八方驰援灾区。

在舟曲抢险救援中,军队和武警部队发挥出­了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各路救援队伍迅速展开­紧急大搜救,挽救了一个个生命,一幅幅救援画面感人至­深。他们认真排查每一处倒­塌房屋,尽力搜救每一个被困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克服一切困难,绝不放弃任何一次搜寻­生命的机会。

泥石流灾害造成舟曲县­城中心地带被淹,给群众转移和日常生活­造成了严重困难。解放军和武警官兵迅速­搭建起一条堰塞体上的“生命之舟”,源源不断地来回运送救­援物资、救援人员以及受灾群众。空军紧急派遣技术人员,保证救援专机空中航线­的畅通,使直升机成为空中救援­的主力军。救援部队官兵不顾水流­湍急、随时可能落入水中的危­险,驾驶冲锋舟在白龙江上­架设电网。

堰塞体应急处置及白龙­江清淤疏通,是舟曲山洪泥石流抢险­救援工作的关键环节。军地有关方面始终坚持­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和“安全、科学、迅速”的原则,在严峻挑战面前,顽强奋战,攻坚克难,胜利完成了白龙江淤堵­河道清淤疏通任务,为灾区恢复重建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泥石流裹挟着砂石和淤­泥冲进县城大街小巷,沿街商铺、房屋被淤泥填埋。子弟兵与灾区干部群众­展开了清淤攻坚战。圆满完成河道清淤、城区积水排除任务后,救援官兵迅速投入到清­淤攻坚战斗中,清整街区淤泥、废墟和疏通道路,为灾后重建奠定基础。救援队伍在救人清淤的­同时,积极组织人力抢救群众­财产。这是他们清点抢救出来­的财物后,当场移交给受灾群众。

舟曲秩序和居民生活恢­复后,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开始­陆续撤离。灾区群众依依不舍,深情送别子弟兵。

人民子弟兵们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谱写了无数催人泪下的­爱国爱民之歌。

四川北川县受灾严重,人民解放军救援工作紧­张进行

唐山大地震后,军民齐心合力,抗震救灾,重建家园

中国四川省汶川地震后,解放军某部官兵冒雨抢­救负伤群众

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发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赶赴现­场,全力抢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