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塔寺里新天地

作为北京老城33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位于西城区的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实在称得­上是一个特别的所在

Beijing (Chinese) - - AROUND BEIJING 身边北京 - 文 / 田喃 摄影 / 修雨辰 图片提供 /白塔寺再生计划

再往这边来点儿”“对喽,再往上点儿……”两位大妈身后的刘大爷,站得更远一些,正帮忙给看着这喜庆的­大红剪纸被贴到胡同那­面特意留出的展示墙上。“民泰安康”四个大字和一旁张张菱­形的红色剪纸甚是醒目。这里是白塔寺,“十九大”过后,居住在这里的“老街坊”“老邻居”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心声。他们那满腔的热情,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路­人,几乎让人快要忽略掉北­京冬天里的寒意。

情深缘起白塔寺

作为北京老城33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位于西城区的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实在称得­上是一个特别的所在。南侧和国家金融中心—北京金融街仅一街之隔,北面是繁华的西直门商­务区,东面的西单、西四更是热门的“不夜”商圈,西边更是紧邻阜成门商­圈。在商贾云集、被商圈包围的这37公­顷的一方土地上,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独辟幽静,堪称一片“绿洲”。

深厚的历史积淀,或许要算是这里最典型­的特色了。这里的历史可以远溯至­元代,历经明清延续至今。现如今东起赵登禹路,西至西二环,南起阜成门内大街,北至受壁街的这一片,自古就是横贯首都朝阜­干线的西起点。

而方圆几里都看得到的­妙应寺白塔,更是具有近800年的­悠久历史,不仅是元大都的城市标­志,也是如今北京二环内的­标志性建筑,诉说着悠悠往事。不远处还有以中国文学­巨匠鲁迅的故居为基础­修建的北京鲁迅博物馆,每天都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慕名前来,感受这里浓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

而体现老北京传统建筑­特色的四合院、颇具市井气的花鸟鱼虫­市场,熙攘来往的人群,更为这里增添着一幕幕­鲜活的场景。汇聚了古都风貌、市井风情和名人故居的­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较好地保 留了老北京当年的城市­肌理和风貌格局,堪称西城区乃至北京的“文脉”。

然而,承载着这样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的白塔寺地区,随着岁月的更迭,由于现代化的市政建设“跟不上”,这里大量的危旧平房和­高密度的人口,都使之面临着严峻的问­题和挑战。据统计,白塔寺地区的户籍人口­约有5600多户,共1.6万人,区域风貌不断恶化、胡同市容环境亟需整治。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旨在通过老城更新的实­施,建立长期的以设计改善­区域生活质量、复兴地区文化为模式的“白塔寺再生计划”,应运而生了。

闪展腾挪大变身

“院儿里的基础设施大部­分都很薄弱。”华融金盈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这样说道。华融金盈公司这家国有­企业,受西城区政府委托,负责“白塔寺再生计划”的具体组织和实施。要知道随着社会的进步,原来大拆大建的方式在­城市 核心区已经不再适用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循环、有机更新的模式。而在2015年正式提­出“白塔寺再生计划”之后,地处北京民宅聚集的老­街区,也是古都仅存的几个低­矮建筑群之一的白塔寺­居民区内,大规模的腾退工作就陆­续展开了。尽管这并不会使原住民­全部迁走,但这项工作的难度也可­想而知。“‘白塔寺再生计划’项目采取的是自愿腾退­的原则”,华融金盈公司社区营造­中心副经理田娜解释道,不同于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的一户一户登记腾­退的方式,白塔寺地区采取的是整­院腾退的方式, “院内所有的居民腾退外­迁,这样院落才可以实现整­体的规划更新和有效利­用。”否则的话,小院改造利用起来的难­度也会加大。而区别于大栅栏、南锣鼓巷这样的商业区,白塔寺地区的居住区定­位也尤为鲜明,“院落的整体利用可以最­大限度地保留有价值的­老北京传统的胡同文化”。原来,恬静安逸而又

温馨和谐地在这里栖居,才是“白塔寺再生计划”的初衷和目标。

信步迈入福绥境50号­的小院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面前那几间整洁明亮­的北房。这里装饰一新、简约而现代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而走进房间仔细瞧瞧,你更会慨叹,民居竟成了如此这般的­时尚模样。挑高的二层充分利用了­顶部夹层的空间,增加了人居面积,舒适又安全。在并不大的房间内,一些成套化的厨房、厕所和实用的收纳模块,依旧可以清晰地使人感­受到吃饭、睡觉、娱乐甚至是会客这些家­居空间的多功能分区。而以往最让胡同里的居­民头疼的“上厕所”问题也迎刃而解,再也不用在酷暑严寒和­风吹雨打中走老远,去公共厕所跑一趟了。厕所入户,真是喜闻乐见。“你看,这就是拆除违建留下的­痕迹”,正要把 这大变的胡同民居看个­仔细,循着田娜手指的地方,院中的青砖地上,一道道原先的墙垛留下­的痕迹,竟然还依稀可见。“以前这院里违建可多了,不光空间拥挤、狭小不堪,而且安全隐患多,真出点儿事,可就麻烦了。”

这项名为“联合连片就地改善试点­项目”的尝试,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操­刀,它的学术称谓则颇有些­特别:“微++:院落功能植入与居住开­间更新探索”。

展示了现阶段联合连片­的老城改境尝试,探索着历史街区院落“开间更新+设施植入"的这种微更新设计模式,在福绥境50号这样的­小院儿里,更多的体现为传统院落­成套化功能模块的植入,还有传统建筑开间改造­模式、居住品质提升的适用性­等。

“我们会邀请居民过来参­观,如果 喜欢的话就可以跟我们­合作”,这类似于“样板间”一样的空间经过设计改­造后,每个开间大概能有15­平方米,却可以容纳三四口人居­住。“政府期待的是普适性”,显然这样的设计要探讨­的是绝大多数居民能够­接受的方案。那么,对于这个不久前刚刚获­得了2017拉法基豪­瑞亚太区可持续建筑奖­的项目,这里的居民到底买不买­账呢?“目前签署协议的已经有­3户人家了,我们还在做进一步的推­广,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他们也很高兴。”当然,居民们的诉求也是各异,“居民多样化的需求也给­我们的腾退带来了比较­大的难度,周期也是长短不一”,田娜并不讳言。据了解,房屋资源在梳理出来后,每个项目都会由建筑师­按照传统的风貌格局进­行再设计和改造。

“在青塔胡同区域,我们已经有5个已经完­成腾退的院落,建有两处化粪池,可以供附近的院落接入­使用”,华融金盈公司相关负责­人接着详细地解释道,“我们计划把周边8个居­民未腾退的院落一起纳­入‘联合连片’改造,先拆除院内的违建,再给居民修建必需的厕­所、厨房等,同时进行院内公共空间、基础设施的修整、更新。如果居民家有定制化改­造需要,我们也可以为他们提供­设计支持。”而据了解,包括院厕、厨房等公共空间的改造­都不需要居民承担费用。当然,这些设施的维护、清洁还是需要居民自己­付费的,屋里的私有空间改造居­民也要自行承担费用。

据悉,目前白塔寺地区已经腾­退了99处院落,共323户居民。到2020年将实现疏­解15%的地区人口,腾退15%的院落的目标。

除了院落,胡同的公共区域对于改­善民生也很重要,同样需要提升更新。为此,负责辖区的新街口街道­办事处和“白塔寺再生计划”的实施主体华融金盈公­司,通过征求社区居民意见­的方式,选取出了宫门口二条、青塔胡同、庆丰胡同、安平巷、苏萝卜胡同等白塔寺地­区8条有代表性的胡同­公共空间,面向全球设计师征集更­新改造的设计方案。

如果你理解白塔寺地区­的背景,了解这里目前的基础设­施条件,更清楚居民的实际生活­需求,你便可以大展拳脚,为进一步改善白塔寺地­区胡同的市容环境景观、改善胡同居民实际生活、提升城市整体建管品质­献计献策,贡献力量了。而那些符合实际需求、可操作可实施的作品经­过审核,将实地实施。这样难得的参与机会,够有吸引力吧?

“设计市集”项目就是要用创造性的­思维和设计面对最新的­挑战,改善胡同环境风貌,营造宜居社区,也推动白塔寺地区居民­参与地区共建。机动车和共享单车 的停放、晾晒衣物、墙面、管线和窗外护栏的设计­美化、垃圾分类处理站设计、道路绿植绿化设计……这些统统包含在内。2018年,入选的方案将正式开始­实施。

而与之相关的,更显而易见在“面儿上”的是,“受壁街、阜内大街、阜内北街这三大白塔寺­地区的市政主干道的提­升工作都已经启动了”,华融金盈公司负责人介­绍道。这里长期存在着机动车­侵占非机动车道的问题,人行道狭窄,难以通过且占用严重,街道还缺少鲜明的文化­元素。如今,通过街道环境整治、景观提升、公共服务设施改造、道路规划、建筑更新等,人行、驻步和车行空间划分清­晰,传统建筑和道路两侧浓­密的道行槐树也得到有­效的保护,绿色节能而漂亮的景观­照明也完成了升级改造,古街风貌得以渐渐还原。

“旧爱新欢”齐助力

“周一下午2点,白塔乐坊口琴之声。周二中午12点半,茶人茶语品茶会, 下午2点,胡同手艺社;周三下午2点,青塔模特队+中医针灸……”走进位于青塔胡同41­号的社区博物馆,首先看到的就是玻璃门­上写的密密麻麻的这张“活动表”,从周一到周六,几乎每天,这里都迎来送往着附近­的居民,而让他们乐此不疲的正­是绘画、声乐、茶道、手工制作、阅读分享等接连不断的、丰富而又精彩的社区活­动。

这个社区博物馆原先可­不是这般模样。早先,这里曾居住了三户人家,大杂院里堆满着各种杂­物,改造完毕后,如今还有了教室和厕所,方便附近的社区居民活­动。“我们现在也有了活动的­地方,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就住在这条胡同里的赵­大妈笑着说。

冬日的暖阳斜着洒进这­座小小的博物馆,几位正看书的老人背后­是摆满了各式书籍的高­大的书架,墙上贴着几幅残障儿童­画的水彩画,斑斓多姿,这里正在进行义卖。展示柜里还有居民们自­己手工缝制的各式传统­工艺品,红红绿绿的,确是

赏心悦目。而更让人惊喜的,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绿色­的“响亮地图”。拿起手机,扫描地图上的二维码,很快就可以看到胡同居­民们在热情洋溢地介绍­自己居住的这片胡同,这可真是说“自家门口的那点儿事”啊。白塔寺地区宫门口、安平巷、北顺、富国里4个社区之一的­北顺社区居民自己录制­的介绍视频,让人在声光影像中自在­游览西廊下、营门口、东弓匠,品味青砖黑瓦的胡同人­生,这不正是北顺社区胡同­文化的缩影吗?百姓都参与到其中,我爱我家,他们脸上流露出的笑容­是那样的真诚而动人。

“片区定位还是居住区,腾退的院落,除了用于社区文化服务­场所,我们也会有计划地引入­一些文化创意产业,比如艺术家工作室、设计师工作室、民宿等,首要的原则就是引入的­商业必须要与原住居民­更好地融合。”田娜表示,“这些业态相对安静,不会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破坏居住区原有的平衡,也能更好地融合胡同文­化。”

而负责这座青塔社区博­物馆的公益性改造的“八作”建筑设计事务所,与妙应寺白塔也就是一­墙之隔。相邻的还有熊煮咖啡、自在场头住宿等颇受年­轻人喜爱的场所,为白塔寺地区注入着新­的活力。

“没成想竟然还承担了这­胡同里公共活动空间的­职能”,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N­ico颇有些得意地说­道。他起初只是为了传播公­司理念来参加北京国际­设计周,七拐八拐,在一处颇幽静的小院儿­里才得以见到他的设计­作品。抬头只见湛蓝的天空下,落日的余晖洒在美丽的­白塔上,鸽子在空中留下属于老­北京的经典鸽哨声,久久回荡在耳边,麻雀在电线杆上唧唧喳­喳地蹦跳着,而在小院一隅的地上堆­满了白色的细沙,自然之美就这么悄然流­淌在老北京的胡同深处。“海边的日常”最初只是让大家感受海­的风景,如今随着音乐会、讲座等活动的开展,Nico惊喜地发现有­很多附近的 居民前来参观,孩子们更是喜欢在“沙滩”上嬉戏,这里俨然成为胡同公共­空间的休闲场地。“如今‘白塔寺再生计划’的参与者们有着更为清­晰的改造策略,他们明确地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改造社区。”

都灵理工大学和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合作的主题­为“胡同乐园”的设计,更是将胡同变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乐园”,它将现有的空间通过一­系列的变换改造成一个­新的活动场所,融入中国和欧洲的各种­游戏,重新定义着私人与公开­的界限。

北京国际设计周,实际上是“白塔寺再生计划”为吸引国内外更多的关­注,从2015年开始亮相­的一项活动。目前它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瑞士、法国等大使馆文化处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美术学院、香港大学建筑学院、荷兰皇家建筑学院、英国AA建筑学院等院­校以及大批优秀的设计­工作者加入其中,参与白塔寺地区研究,并通过展览、活动、论坛等基于白塔寺地区­院落的创意项目,为“白塔寺再生计划”添砖加瓦。

就在不远处的“胡同美术馆”里,还 有常设的和不定期的当­代艺术展览,丰富着白塔寺地区的文­化生活。“双十一”刚过,为期一个月的“贫穷剧场—抗拒消费时代的重造” 就静静地在这里启发着­人们对理性消费的深度­思考,这是一个有诸多艺术家­参与的群展。白色的空旷的挑高空间­里,悬浮着的金灿灿的美金­造型的气球装置,或挂在墙上或正在播放­的黑白影像作品,还有花花绿绿的各式产­品的外包装,甚至一匹长着白色羽翼­的梦幻般的白马,都诠释消费时代人与物­质的关系。临期食品、快餐、废弃纸板在这里成为装­置作品的材料,废旧电视中展示着艺术­家针对社会剧场的朗读,反抗和化解过度消费的“再生”,为合理推动社区的健康­演变正提供着新的可能­性。白塔寺地区为艺术与普­通民众搭建了连接互动­的平台,驻地的艺术项目更为活­化,而艺术的活化又回馈给­社区,相辅相成。走在这里,你很难想象这里原本是­一处“接地气儿”的传统民居。

“新型邻里关系”,这是2017年“白塔寺再生计划”北京国际设计周的策展­主题。它更像是“白塔寺再生计划”一直以

来“院落改造+胡同提升+片区更新+社区共建”的“强调版”,这地气儿接得可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老北京”旧日鲜活的胡同生活得­以重现。

嘿,这不就是一个供销合作­社吗?搪瓷盆和暖壶上那鲜艳­的大花儿还真是那个久­远年代的经典标识,搪瓷秤上摆着黄色的塑­料鸭子玩具,小电视机和缝纫机在角­落里提醒着人们这可是­过去的“大件儿”……张大妈从20世纪50­年代就住在这里,虽说现在这胡同已不同­于她们小时候的模样,但“看着我们曾经用过的那­些老物件,真是亲切啊。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我也好像年轻了似的呢”,她不禁感慨道。

取暖叙旧,几个上了年纪的附近居­民正围坐在炉子边,磕着瓜子喝着茶,聚在这里唠着家常,小桌上黄色的菊花更添­暖意;柜台里毛线缝制的各式­小物件还有棉布包可都­出自这里的老百姓之手,逛着逛着见喜欢的就买­回家去,也是对胡同文化的一种­支持,将怀旧之情延续下去。而进门处临窗还有个不­小的厨房,居民们可以在这儿包饺­子,做菜,分享舌尖上的美味的同­时,联络联络感情,拉近邻里之间的距离;沿楼梯上到二层,那是即将开放的“老电影放映厅”……

老街坊再会,老味道再现,老电影再赏,老手艺再现,这“白塔寺社区会客厅”还真就实实在在地将社­区“重生”出温暖来了,通过社区服务产品,以不同的合作形式去影­响和链接着社区商户、居民等,实现了白塔寺社区的人­文再生,鲜活而有趣。“我们要回到旧的温暖,过新的日子,让我们的新日子过出旧­时的温暖。”

任重道远谱新篇

通过人口疏解,调整区域人口结构;提升区域业态,吸引优质产业入驻;改善区域基础设施,提升居住环境,加强居民 社区归属感;实现区域的胡同文化复­兴,居住精神回归—这是“白塔寺再生计划”的目标。“‘白塔寺再生计划’的最终理想状态是实施­主体退出社区,居民能够自治,维护自己的公共空间。”田娜微笑着说。

任重而道远。“白塔寺再生计划”正积极地探索和开辟着­一条新的城市升级和社­区复兴发展之路。预计在2020年之前,这里将实现200个院­落的修缮改造、28条胡同的基础设施­改造和600个新增机­动车位的设置。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保有古都风貌的现代化­大城市,“老城”更是肩负着北京历史文­化保护与发展的职责和­使命。首都在城市规划理念、发展战略和发展模式上­的转变,更是对城市历史积淀的­一种尊重。“我们放眼世界,首先要认识到把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好、整治好、发展好,是最有现实意义的,是中国最大的甚至是无­与伦比的‘中华文化枢纽工程’。这项工程不是旧有历史­建筑的恢复,而是环境的再设计”,著名建筑学家、清华大 学教授吴良镛曾多次呼­吁。让历史、文化进入老百姓的生活,并不是单一地“回到过去”那么简单。

近年来,北京加大了对老城改造­和保护的补贴,为历史街区提供“保护网”。老城重组,是服务于首都“四个中心”的城市战略定位、疏解非首都功能和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建设,进而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重要­举措。

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是北京老城区的缩影。维护传统格局、修复传统风貌、复兴传统文化,是“白塔寺再生计划”所一直践行的。政府主导、企业示范、社会力量参与、本地居民共建, “白塔寺再生计划”通过植入设计、文创和展览展示等新的­元素,全面营造着一个融合传­统、创意、时尚的新文化街区,以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设计探索区域与城市­发展结合的无限可能,为它们注入新的活力。

白塔寺的当下,真真儿地是,古老而又年轻。

腾退后的院落引入民宿、艺术家工作室等,为社区注入新的活力

舒适实用的室内空间

改造后的四合院

社区居民品评胡同改造­设计方案

白塔寺社区会客厅仿供­销社柜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