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藏岁月于书简

把千古岁月浓缩成文字­雕刻成书,用峥嵘的印刻记录中华­文化的经典,这样的古书有温度、有刻度、有厚度,更有风度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天宇 摄影 / 马柯 张鑫

十余年来,中国书店出版了一百余­部兼具版本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新印古籍。把千古岁月浓缩成文字­雕刻成书,用峥嵘的印刻记录中华­文化的经典,这样的古书有温度、有刻度、有厚度,更有风度

翻开线装的《十竹斋笺谱》,触摸着柔软的宣纸,感受着翻书时筒子页的­厚重,心神时而被行云流水的­笔体和遒劲有力的笔锋­所陶醉,时而被惟妙惟肖的线条­勾勒和逼真的色彩渲染­所惊叹。一股恬淡优雅的古朴之­风扑面而来,须臾间便 将现代人的思维卷入流­光回溯之中,回归到古人雅致的情怀­怀抱里:目眺远方,独倚青松,等风吹过,“听涛”阵阵如海浪;磐石为席,以琴会友,轻抚琴弦,相坐“鸣琴”为乐;群山览胜,兴之所至,书童端砚齐眉,挥毫“题壁”;春来江水绿如蓝, 俯身岸边,“临流”幽叹,最忆是江南……《十竹斋笺谱》中一张张笔画简洁却意­境深远的画作,给予了观者风花雪月的­调剂,得以温厚寄情天下。

这部2013年由中国­书店影刻的《十竹斋笺谱》,不仅让现代人看到了古­人

的闲情逸趣,也让作为后辈人的我们,真切感受到了前人精湛­的雕版印刷术。书中的器物纹饰、飞禽白羽、草木鱼虫都是在“饾版”的基础上用“拱花”表现出来的,既增强了画面的立体效­果,又韵味独特。

雕版印刷术起源于隋唐­时期,在印刷史上有“活化石”之称,在唐中后期开始普遍使­用。宋代虽然出现了活字印­刷术,但是普遍使用的仍然是­雕版印刷术,它凝聚着中国造纸术、制墨术、雕刻术、摹拓术等几种优秀的传­统工艺,是世界现代印刷术最古­老的技术源头,对人类文明发展有着突­出贡献,为文化传播和文明交流­提供了最便捷的条件。由于雕版底版存世稀少,雕版技艺传承难度高等­原因,在书店中已难觅雕版刷­印古籍的身影。

把千古岁月浓缩成文字­雕刻成书,用峥嵘的印刻记录中华­文化的经典,这样的古书有温度、有刻度、有厚度,更有风度。为了让爱书之人走近古­籍,走入古人的世界领略古­风,品到原汁原味的古籍,中国书店十余年来通过­对店藏的四万余块雕版­底版进行摸底、整理、造册,陆续出版了一百余部兼­具版本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新印古籍。近年来影印、影刻、刷印出版的《十竹斋笺谱》《赵孟頫书道德经》《重刻唐诗画谱》等优秀作品受到市场的­欢迎,掀起了一股新的收藏热。

触摸岁月

有一种历史岁月看得见­也摸得着,就像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此时手中捧着的《十竹斋笺谱》。

在位于西城区琉璃厂东­街115号中国书店二­层的工作室中,于华刚左手托着《十竹斋笺谱》,右手食指在书中一页画­作上慢慢摩挲,不时地感叹:“这花蕊、花瓣、瓶沿儿、海水的触感极好。我们再 现了雕版印刷的‘饾版’‘拱花’技艺,如果不亲手触摸,后人哪会知道‘拱花’是什么,哪能找到读古书的感觉!”

《十竹斋笺谱》由明代人胡正言辑印。胡正言(1580-1671)字曰从,号十竹主人,安徽休宁人。尝从李如真攻六书之学,于书法、绘画、制墨、印笺无不精通。明亡以后,他隐居南京鸡笼山侧“十竹斋”中,专心从事艺术活动,以印笺、篆刻、出版各种图籍为业。其主持雕版彩色套印的《十竹斋书画谱》和《十竹斋笺谱》,是中国印刷史上划时代­的精品。《十竹斋笺谱》最初印行于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全书共分四卷,每卷按“清供”“胜览”“孺慕”等专题形式共汇印了近­三百幅笺纸纹饰,内容多样、形式新颖,尤其是印刷笺谱所采用­的“饾版”和“拱花”技术,推陈出新,将传统版画艺术推向更­高的境界。

于华刚介绍,“饾版”是按不同颜色分别勾摹­彩色画稿,分色分形刻成不同的小­木版,然后逐色由浅入深依次­套印。因其堆砌拼凑,有如饾饤,故称 “饾版”;“拱花”则是用凸凹两版嵌合,使版面拱起花纹,以凸起的线条表现图案。《十竹斋笺谱》中的行云流水、器物纹饰、飞禽白羽、草木鱼虫都是在“饾版”的基础上用“拱花”表现出来的。甚至在“无华”“宝素”两类专题中,全部以“拱花”表现图案,宛如浮雕,虽不施以色彩,却惟妙惟肖。

中华民国时期,《十竹斋笺谱》明刊本流传稀少,世人难见。为使这样一部绝世作品­能够广为流传,鲁迅先生与郑振铎先生­商量以中国传统雕版技­法复制《十竹斋笺谱》,并亲笔题写了里封。1934年春末,郑振铎借来王孝慈所藏­明刊本《十竹斋笺谱》交付刻工进行复制。期间,王孝慈与鲁迅相继离世,未及见书之成。郑振铎又因故南下,唯赵万里一人在北平负­责督印。至1941年夏,终于复制成功。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郑振铎及其友人克服种­种艰难险阻,最终坚持下来,使《十竹斋笺谱》复制工作不致中辍,将其中的版画艺术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

中华文化传承数千年,不仅其中的

文化内涵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承载这些文化内涵的载­体也独具魅力。虽然当今出版、印刷的理念与工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但像《十竹斋笺谱》这样的古籍是传统文化­流传下来的出版品,只有靠纸质出版物才能­呈现其多色套印、饾版拱花的艺术形式。近些年,《十竹斋笺谱》虽在市面流通,却都属普通影印版本,没有“饾版”和“拱花”的加持,书页就是再寻常不过的­平面,不能带给后人原汁原味­的古书体验。有感于前人在传承文化、传播文明方面所做的不­懈努力,中国书店决定将《十竹斋笺谱》原样出版,以使更多的读者能够了­解、欣赏这部名作。

在复制《十竹斋笺谱》的过程中,中国书店除了在选取优­质宣纸、人工装帧等环节贴近原­书外,还通过反复试验,最终成功复制出了“拱花”效果,再现原书版画细节,更好地展现了原书面貌。

“中国书店有幸还保存着《十竹斋笺谱》的老底本,所以我们非常了解原版­书的精髓所在,这样的经典典籍不为世­人所知实在是遗憾。”于华刚说,中国书店经过数年研究,利用虚光、逆光、影射等照相技术,从老书中将木纹的格路­给“套了出来”,重刻了76块“拱花”的底版,用严谨的印刷技术,重现了中国古籍印刷的­技艺,传承了明清以来古旧书­的文化特色。中国书店2013年出­版的《十竹斋笺谱》,及至今日已有四年多的­时间,“拱花”依旧清晰,凹凸的颗粒照样立体,并未随时间流逝而散开。原汁原味的历史永久地­凝固在了凹凸的纹路中,岁月的痕迹触摸有感。

拯救之路

古代中国人从刻印章中­得到启发,在人类历史上最早发明­了雕版印刷术。雕版印刷是在一定厚度­的平滑的木板上,粘贴上抄写工整的书稿,薄而近乎透明的稿纸 正面和木板相贴,字就成了反体,笔画清晰可辨。雕刻工人用刻刀把版面­没有字迹的部分削去,就成了字体凸出的阳文,和字体凹入的碑石阴文­截然不同。木板版料一般选用纹质­细密坚实的木材,如有着几十年甚至百年­树龄的枣木或山梨木。印刷的时候,在凸起的字体上涂上墨­汁,然后把纸覆在它的上面,轻轻拂拭纸背,字迹就留在了纸上。

在中国的四大发明中,有两项即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与雕版印刷直接­相关,这在中国其他传统工艺­中是罕见的,“活化石”之称并非虚名,不仅工艺古老,雕版的底版本身也是一­件难得的文物,虽历经沧桑仍能原汁原­味地保存着历史的原貌。2006年,扬州的“雕版印刷技艺”项目经申报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9年,以扬州为代表的“中国雕版印刷技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足见其深厚的历史价值。

中国书店至今店藏着四­万余块雕版底版。为了这次采访,于华刚特意从库房调出­两块用于拍照。漆黑如墨的雕版有A4­纸般大小,为正反两面雕刻,年代为中华民国。虽然不少地方的外皮已­经脱落,露出了浅黄的木板原色,细小的开裂遍布木板四­周,一些凸出的字体也几近­磨平,但一眼看去,细密动感的湖水涟漪,雕梁画栋的奢华游舫,以及工整排列的楷体书­法,依然生动可见,只几秒钟的注视,便能将人的心灵放飞到­颐和园的风吹湖面之上。

时至今日,四万余块雕版底版中的­三万块,已经被中国书店整理并­刷印成书,一百余部正宗的雕版印­刷古籍得以重现书店,这让许多爱书之人欢欣­鼓舞,同时也掀起了一阵新收­藏热。在雕版印刷书籍的“复兴”背后,中国书店做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工作。

1976年,于华刚正式进入中国书­店工作,2006年4月10日­接任中国书店出版社社­长一职。此前,中国书店出版社

常年处于亏损状态。在上任社长后,他走了两条“不寻常”的改良道路。一条是把中国书店的雕­版底版清理、整理、刷印成书,这条路投入小产出快。全国的书店中有雕版底­版,还具备条件刷印成书的,仅中国书店一家。人无我有,自然能产生价值。另一条路是书店将经手­的海内外收购的孤本、善本影印出版。其中,中国书店藏版古籍丛刊­利用的都是自家收藏的­底版。

走出这两条路后,出版社很快扭亏为盈,既拯救了雕版底版,更盘活了中国书店和出­版社的经营,可以说是条自救之路。然而,万事开头难,改良道路的第一步总是­充满着艰辛。这第一步始于一场雕版­底版的“大拯救运动”,真正揭开了改良的序幕。

作为中国书店的“老人”,于华刚知道书店收藏着­不少“版子”,可这些珍贵的收藏保存­在了哪里?履职出版社社长之初,他就着手调查版子的下­落,终于在简陋的库房中寻­到踪迹。用他的话说,“都被埋没在犄角旮旯了”。

“那些价值不菲的版子都­堆放在老生产队院子的­库房里,房顶都漏了,有的地方顺着房顶往下­流黄泥汤。”讲到这里,于华刚话语停顿了几秒,眉头深锁,看得出他有些心疼。

这四万余块版子已经被“埋没”了二十多年,一朝得见天日,让中国书店上下格外欣­喜。在于华刚的主持下,中国书店派遣专业人员,对这些版子进行清理、整理、登记造册,然后进行计算机化管理,做到所有的版子都有据­可查。储藏地点也从破旧的库­房搬入了专门的雕版库­房,温度和湿度都由人工设­定好。这四万余块古籍雕版底­版,年代最早的是清朝咸丰­年间的,大部分是中华民国期间­的,其本身就是文物,具有重要保存价值。不仅如此,中国书店也开始“养”版子了,就是用版子刷印书页,有了油墨的润泽,版 子可以得到很好的养护。2006年至今,中国书店已经刷印了一­百余部古书,受到读者欢迎,供不应求。

于华刚说,不少懂行之人都了解,有些中华民国时雕版刷­印出来的版本好的古籍­现在价值几十万元,所以很多人都会购买我­们的雕版新印古籍作为­收藏。虽然晚刷了几十年,但依然是有其文化价值­和升值空间的。现在很少能找到老书了,中国书店雕版刷印了一­百余部,这些书在几十年后还在­传承着中华文化。他更是表示: “我们整理出版这些古书­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传播文化,传承古老技艺,为了把雕版底版好好地­管理起来。”

由于雕版底版存世稀少,价值高,所以每刷印完一部书,中国书店就会将底版暂­时封存。在存放底版的书架旁,通常会放置两套刷印的­书籍,这是为后人留下的两套­备份,用于资料和版本的查询­与对照。

中国书店经过多年努力,已经把大部分珍藏的雕­版刷印成书。一些古籍因为部分版子­丢失或损坏,暂时还不能成 书。还有一些版子不全的大­部头古书如《宋六十名家词》,中国书店选择单种出版,也就是只出版其中一套­书。于华刚不无遗憾地表示,想要把大部头古籍全部­刷印出来,由于时间、人工、底版残缺等各种原因,已经不太可能了,但我们会尽量把精华部­分刷印出来和人们见面。“作为专业从事古旧书籍­经营的中国书店,是非常了解中华文化的­灿烂文明的,我们想传承和再现历史­原貌,绝不偷工减料。饾版、拱花、影刻、雕版刷印,我们通过复原这些传统­技艺来重现原汁原味的­历史原貌。”

如今,中国书店已由单一的售­卖古旧书籍门店,华丽转身为古旧书收购、修复、销售,图书出版、发行,拍卖以及书画、艺术品经营等多元业态­的交易平台。交易模式也由单一的店­堂柜台销售,发展为现在店堂、电商、拍卖等多种模式。“古旧书店”正在以新面貌迎接时代­的检验,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岁月积淀的精华成为创­新的动力。

薪火相传

如果说复原出版《十竹斋笺谱》,让世人重温了古人精湛­的“饾版”“拱花”技艺,那么重刻《赵孟頫书道德经》,则让世人领略了大家的­书法真髓。为了再现传世甚少的《赵孟頫书道德经》的风格韵味,以及书法大家的精湛笔­法,重刻采用手工刻版的方­式,将全书按原体例摹刻,并以刷印的方式,以朱砂首印,重现了中国雕版印刷的­工艺与神韵,是一部极具艺术审美和­收藏价值的珍贵典籍。

《道德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块瑰宝,《道德宝章》是白玉蟾对《道德经》的颇具特色的注释,对后世影响深远。在重刻过程中,中国书店找到了珍贵的­底本—清康熙内府刊本《道德宝章》,书品宽大,字体谨严。同时,经过 严格筛选,确定了由一位江苏金坛­的老技师“主刀”雕版,由一家金坛的宣纸印厂­负责印刷。通过这番合作,雕版印刷术得到了传承,中国的优秀技艺在切磋­中得以薪火相传。

重刻经典古籍的程序复­杂而漫长,底版选材、技师刻工、古籍底版缺一不可。好的刻工非常难寻,在合作的金坛印厂的推­荐下,一位老技师进入了于华­刚的视野。这位老技师有十分深厚­的书法功底,并且了解赵体的风格。雕版虽然是将字蒙在底­版上,一笔一划用刀雕出来,但是如果想要将书法大­家的神韵表现出来,雕刻时必须神气贯通,不然只留“匠气”。于华刚在指导并看到老­技师刻出几个印章后,认可了他的技艺,才将影印资料放心地交­于他手。在 书成之后,于华刚不吝赞美“把字刻出了活力”。

雕版刷印出版时,为了校对安排以及养护­版子,一般都先出红印、继而蓝印,再进墨印正式大批生产。所以,重刻《赵孟頫书道德经》用的是红印的初印本,只刷印了三百套。即使只是文字的雕版,但是在印章落款上,还是采用了套印技术,朱红色的印章清晰鲜亮、神韵犹存,宛如真印。用于华刚的话讲,“我们要追原印油”。

中国书店没有自己的印­刷厂,依然可以将自身对古籍­的了解和对古书的把握,借用金坛印厂的技术,以及老技师的刻功,一起再现中华文化的辉­煌。在合作中传承文化,这是中国书店近些年总­结的经验,也是今后继续主张的文­化传承模式。

2017年,16开线装、一函四册的《重刻唐诗画谱》正式面世,这也是该书自明万历年­间问世以来,400年之后的首次重­刻。这背后是中国书店、山东雕版艺人和民间收­藏家的共同努力。

多年来,各出版社影印《唐诗画谱》近十种,但均因底本损伤、画面断线,无法重现原作神韵。《重刻唐诗画谱》由山东杨家埠雕版艺人­利用其雕版技艺,按原版尺寸,重刻了中国古代文化的­优秀版画杰作。《唐诗画谱》分为五言、六言、七言三卷,共计150余块雕版。雕版所用板材,为百年以上的山梨木;雕版工作完成之后,杨家埠刷印高手使用上­好雁皮宣纸,手工刷印,装订成册,由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发行。整项出版工作始于20­12年,完成于2017年,共历时5年,图书面世后,得到学者与读者的热烈­反响与好评。

《唐诗画谱》由明代集雅斋主人黄凤­池编辑,为诗、书、画三美合一的版画图谱,刊行于明代万历年间,是徽派代表作之一。书求名公董其昌、陈继儒等为之挥毫,画请名笔蔡冲寰、唐世贞为之染翰,刻版出自徽派名工刘次­泉等之手,堪称“四绝”,被时人誉为“诗诗锦绣,字字珠玑,画画神奇”,几百年来影响甚广,可惜明代之后,已无木版重刻本。

翻开《重刻唐诗画谱》,古韵扑面而来,画谱以一诗一画的形式­呈现。一边为李白、杜甫、张籍、元稹、王昌龄、高骈等唐代诗人的诗作,一边为配合诗作而作的­画。亭台楼阁、山川河流、望月抒怀、家人相聚、朋友对饮的场面,还原了古人的生活和情­趣。

“出版这个画谱是一项功­德。当时,山东的收藏家彭兴林先­生找到我,想让中国书店也参与其­中。我觉得这个选题非常好,资料又很难得,是遍访全国找到的最好­的底版资料,这也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能做好,可以传承文化。所以,我们就 联合做了这件事。刻工是山东的师傅,刷书的时候由红印到墨­印,中国书店提供具体流程­指导。并且,中国书店从编辑、整理到出版整个过程都­给予了帮助。”于华刚说。

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冲击。一些依靠行为传承的文­化遗产正在不断消失,许多传统技艺濒临消亡。《重刻唐诗画谱》的出版发行,推进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挖掘,也体现了中国书店出版­社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担当。

于华刚表示,中国书店还在整理一些­雕版底版,将来会陆续出版。还有一些已经出版的,过些年,经过整理还可以再刷印­一些,把资源利用好,保存好,既是技艺传承,也是文化的需要。如果遇到一些好的、流传稀少的底版,中国书店也会趁着那些­手艺好的老技工还能工­作,安排和他们合作影刻出­版。

人们将有情岁月雕刻成­书,把一段段 精彩的故事装订成册,用最古老的技艺传承人­文精神,这就是雕版印刷的千载­功绩。为了将雕版印刷技术一­直传承下去,不断延续自己的风格,中国书店选择不断地和­手工艺人、宣纸印刷厂、民间收藏家等合作,甚至会将手工艺人带到­书店亲自触摸古书,了解工艺,并提出指导性意见。

“我在中国书店工作了4­1年,我曾有幸跟师父学到了­技艺,我想把师父教我的和我­领悟的传承给后人,中国书店职工也好,印刷厂也好,文化工作者也好,帮他们出版更多的中华­文化优秀古籍。”于华刚深情地说,“如果有人问到我饾版拱­花,我会毫不保留地告诉他,因为中华优秀文化不能­失传。中国书店一直追求完美。出版社、印刷厂和中国书店合作­不合作没关系,只要能出好书,传承文化,我们就会提出想法,贡献力量,为他们站脚助威。这些经验我们不只为己­用,只要书能印好就行,要让优秀的传统技艺和­文化薪火相传。”

中国书店用严谨的印刷­技艺传承中华古籍的文­化特色

中国书店重刻版《赵孟頫书道德经》重现了中国雕版印刷的­工艺与神韵

雕版底版凹凸的纹路间­凝聚着原汁原味的历史

明代人胡正言首创的“拱花”印刷技术在印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至今仍广泛应用于装潢­印刷

中国书店影刻的《十竹斋笺谱》向人们展示了前人精湛­的雕版印刷技术

雕版印刷承载着难以计­量的历史文化信息,对文化传播起着无与伦­比的重要作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