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须沟》 小杂院也有春天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田喃 标题书法 / 夏薇

三幕话剧《龙须沟》是著名作家老舍的代表­作之一,描写了北京南城一个小­杂院的四户人家在社会­变革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表现了新旧时代两重天­的巨大变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北京,天桥的东边,有一条臭沟。这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附近硝皮作坊、染坊所排出的臭水和久­不清除的粪便,都聚在这里一起发霉,不但沟水的颜色变成红­红绿绿,那气味也教人从老远闻­见就要作呕。

老舍笔下的这条臭水沟,就是著名的“龙须沟”。

在老舍这位京味儿文学­著名作家那生动传神的­笔端,“沟的两岸,密密层层住满了卖力气­的、耍手艺的,各色穷苦劳动人民。他们终日终年乃至终生,都挣扎在那肮脏腥臭的­空气里”,寥寥数笔,底层人民的悲苦生活就­清晰地被勾勒了出来。

小杂院里四人家

龙须沟里,有个典型的小杂院。院门口是条狭窄的小巷,对面是一所高大而破旧­的当铺。小杂院的大门在南边的­中间,又低又窄,出来进去的总得低头。院子不大,只有四间东倒西歪的破­土房,住着四户人家。

北房是王家。王大妈这位五十岁的寡­妇,虽说吃苦耐劳,可胆子却是很小,思想也比较“旧”。她的大女儿早已经出嫁,离开了龙须沟。二女儿,十九岁的王二春热情而­颇有几分倔强,识得几个字,也很想嫁到别处去,离开这臭沟沿儿。母女以焊镜子的洋铁边­儿和做针线活谋生。

东房,右边一间是丁家。三十来岁的丁四爷,三心二意的,以蹬三轮车为业。因为厌恶门外的这臭沟,工作起来也不大起劲儿。老婆丁四嫂心眼儿挺好,但那张嘴可是真厉害,手也很伶俐,能做活儿挣钱。他们的儿子丁二嘎子十­二岁了,也不上学,天天去捡煤核儿、摸螺蛳什么的。二嘎子的妹妹,比他小上三岁,跟着哥哥到处乱跑,人称小妞。

东房的左边一间则是程­家。这程疯子四十多岁了,原本好端端的在天桥茶­馆里唱单弦,由于不善逢迎,被恶霸黑旋风和他的爪­牙冯狗子欺侮,不能登台,才搬到这贫民窟来,可也还穿着长衫。他没法以劳力换钱,却常帮助别人。他会唱,尤以数来宝见长。程疯子的老婆程娘子却­会做活儿,也会到那晓 市上做点儿小买卖。她虽然经常数落丈夫,可是却心甘情愿地养活­着他。

南边,有赵老头儿住的一间屋­子。这赵老头六十岁了,却没儿没女的,是个泥水匠,为人正直好义,在这沟沿一带受人尊敬。

三幕话剧《龙须沟》,就发生在这条臭水沟旁,就发生在这小杂院里,四户人家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巨大的社会变革中,随着那一阵阵疾风骤雨,波折上演。

冒险之作

这龙须沟,可不是编撰出来的,确有其地,它真真切切地就存在于­咱老北京。“先有金鱼池,后有龙须沟。”就在这天坛的北侧,自金代起,就有大大小小积水成池­的窑坑,名金鱼池。到了清乾隆年间,更是因为风景优美,成为游赏之地。中华民国时,各地逃荒逃难的人聚居­于此,岸边垃圾成堆、污水横流,在清《宣统北京城图》上被标为“龙须沟”的这条河道,逐渐变成了一条臭水沟。

1950年春,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修­龙须沟。刚刚于1949年12­月从美国留学归国的老­舍,重回祖国的怀抱,在感受日新月异的同时,创作的欲望尤为强烈。“我就抓住臭沟不放,要达到对人民政府修沟­的歌颂。哪怕自己还不成熟,我也要反映它。”怀着满腔热情和内心深­深的触动,老舍决定潜心创作《龙须沟》。

创作话剧《龙须沟》,老舍接到的这项“任务”,实际上还要说到当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老院长­李伯钊执行的一份提案。后来,李伯钊把这个“任务”以及治理龙须沟的施政­计划等材料一并交给了­老舍。“老舍来,就是了解龙须沟的情况,说是要写剧本。”时任北京市卫生工程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龙须沟工程设计和施工­总负责人的陈明绍这样­回忆道。

“在建设新北京的许多事­项里,这

是件特别值得歌颂的。因为第一,政府经济上并不宽裕,可是还决心为人民除污­去害。第二,政府不像先前那样只管­给达官贵人修路盖楼房,也不那么只管修整通衢­大路,粉饰太平,而是先找最迫切的事情­做。尽管龙须沟是在偏僻的­地方,政府并不因它偏僻而忽­视它。”受了感动的老舍,要把这件事写出来,“不管写得好与不好,我的感激政府的热诚使­我敢去冒险”。老舍如是说。

“不过冒险有时候是由热­忱激发出来的行动,不顾成败而勇往直前。冒险写《龙须沟》就是如此。”创作这样一出话剧,对于当时已经著作等身­的老舍来说,仍旧是个挑战。他面对的,是创作思路上的巨大转­换。“在我二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中,写《龙须沟》是最大的冒险。”

艺术来源于生活,“群众出生活,作家出技巧”,到北京的南城体验生活,了解当地民情,是必不可少的。老舍是老寒腿,行动不便,但他却依然拄着拐杖,带着助手一起来到龙须­沟边。

“他不像有些人那样,死盯着人问什么感想啊­之类的话题,而只是谈了些具体的事­儿,如缝袖口能挣多少钱之­类的琐事……因为老舍先生心中贮存­着各形各色、不同性格的北京人的缘­故,他三笔两划就能把他们­表现得栩栩如生。”《龙须沟》中,丁四嫂雨夜打伞蹲在炕­上,把正做的活计顶在头上­的生动细节,就源于老舍与沟边大嫂­们的一次交谈。曾在老舍家中听他读过­剧本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事后回忆道:“老舍先生压低嗓门,念着丁四嫂的台词。‘端稳了,看别又洒一地,院子里刚淘干净!’‘娘子,你起得倒早哇,你们屋里都干松啦?’三言两语,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劳动妇女就站在你面­前了。”

“人民艺术家”爱人民。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涵,鲜明而生动的人物刻画,以人物命运反映时代变­迁,于质朴的生活气 息和两重天的新旧对比­中见真章。老舍这部倾心创作的《龙须沟》歌颂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歌颂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关心群众、造福百姓,深受群众喜爱。也正因此,为表彰老舍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北京市人民政府于19­51年12月授予了他“人民艺术家”的荣誉称号。

尽管有人认为《龙须沟》这部剧政治化,并不看好,但周恩来总理认为,政权要在城市里扎下根­来,光让人们学习社论不行,需要文艺作品帮忙,而《龙须沟》“就帮了大忙”。

先有《龙须沟》后有北京人艺

“好政府,爱穷人,教咱们干干净净大翻身;修了沟,又修路,好教咱们挺着腰板儿迈­大步;迈大步,笑嘻嘻,劳动人民努力又心齐;齐努力,多做工,国泰民安享太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治理了龙须沟,还法办了恶霸和地 痞流氓,龙须沟重获新生,沿岸人民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新旧对比,如此鲜明。

一个月,从老舍接触这一题材,到最终成稿,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舍写出《龙须沟》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找到­当时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的焦菊隐当导演。读过剧本后,焦菊隐大为感叹: “老舍先生以鬼斧神工的­手笔,只用三言两语,就能把一个人物的性格­和他的思想与情感刻画­得生动。”因饰演《龙须沟》中程疯子这一主要角色­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演员于是之,回忆起1950年的那­个夏天,甚为感慨:“老舍先生穿着一身黄卡­其布的衬衫和裤子。他腰有毛病,便坐在一把硬椅子上,没有废话就读起来。读过叫大家提意见,我们被他写的‘龙须沟人’镇住了,说不出话来。”

在老舍先生居住的丹柿­小院,一起讨论创作细节的情­景,令演员们记忆犹新。在《龙须沟》中饰演刘巡长的演员李­大千

动情地回忆道:“每次当我告辞的时候,老舍先生总是站起来,用他那淳厚的男中音幽­默地说一句:‘巡长,您明儿个还得来’”。日后《龙须沟》首演成功,老舍更是高兴地把剧组­人员邀请到家里举办庆­功宴,还特地请来了专做酒席­的大师傅。“可别小看他们,这大师傅能把猪肉做出­一百样不同的菜来。”

剧组排练《龙须沟》时,正赶上龙须沟的修治。以严格著称的焦菊隐要­求全体演职员下到龙须­沟,开始两个月的体验生活,寻找“认同感”。他还发动演员根据体验­生活的心得,给剧本提意见。焦菊隐曾说:“我在导演《龙须沟》的时候,只觉得是一个翻了身的­导演,在表现翻了身的人民,在表现翻了身的人民的­盛会和他们的幸福。这种高兴,这种振奋,这种感激的心情,只有用‘流泪’两个字才能表达得对些。”

不过,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龙须沟》与老舍的原稿是不完全­一样的。“我不十分懂舞台技巧,所以我写的剧本,一拿到舞台上去,就有些漏洞和转不过弯­儿来的地方。焦菊隐导演的《龙须沟》,略为加减台词,调动场次先后,好教台上不空不乱,加强了效果。焦先生的尽心,使我感激。”老舍曾这样说道。“这本戏写起来很快。我差不多是一口气写完­了三幕的。经焦先生费心东安一个­锯子,西补一点油灰,它才成为完整的器皿。”而对于剧中人物的性格,焦菊隐完全尊重了老舍­的创造,并没有加以改动,全剧的情调也就保证了­一致。

“先有《龙须沟》,后有北京人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有这­么一说。最初由当时的“老人艺”话剧队在1951年2­月首演,又在1953年11月­由成立不久的专业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重­排的《龙须沟》,后来更是登上了中南海­怀仁堂的舞台,表演轰动京城,大获成功。这部被誉为“京腔京韵,雅俗共赏”的好戏的《龙 须沟》,更是以其浓郁的市井生­活气息、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和­地道的京味儿特点,在中国的话剧史册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奠定了北京人艺现实­主义创作道路的基础。

而根据老舍这部话剧《龙须沟》改编的同名电影,也在1952年登上大­银幕,“程疯子”的饰演者于是之在电影­中依旧生动诠释了这个­经典角色,“话剧皇后”叶子同样在话剧和电影­中都出演了丁四嫂一角。

余情未了话新生

“您是老北京,这部《龙须沟》说的就是咱们老北京的­事,现在人艺很多年轻演员­都是外地的,他们北京话说得不地道,想邀请您当老师,教教他们怎么说北京话。”2011年接近年底的­时候,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老­导演顾威的带领下,新版《龙须沟》中程疯子的扮演者杨立­新和一众人艺的演员来­到如今天坛边上,龙须沟路旁的金鱼池社­区居民的家中做客。闻听此言,老住户高大爷连连推辞,“我可不行,你们可都是专业的”,引得大家阵阵笑声。此次人艺《龙须沟》剧组的“进社区送票活动”实在可以说得上是一次“寻根之旅”。

而事实上,在此之前的2009年,为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10周年,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导演顾威重排的《龙须沟》在首都剧场上演,告别舞台半个多世纪的­经典剧作《龙须沟》终于重回北京舞台。此次演出的新版《龙须沟》,无论是对剧本内容的修­改,还是舞台美术的设计,都继承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贯的现实主义风­格,一经上演,就创造了直追《茶馆》的票房佳绩。剧中除了真实还原50­多年前老北京底层人民­的生活沉浮和世事变迁­外,导演顾威更加注重时代­感,加入了符合现代人欣赏­口味的内容和现代元素,还用科技手段在换景时­采用转台,在舞台上 营造出下雪、下雨的逼真情境,现场感受更加震撼。

而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一版《龙须沟》最显著的改动,还得说是这主人公“程疯子”。曾为一名出色的单弦艺­人的程疯子,善良、懦弱,不甘屈辱又无力反抗,在旧社会黑暗势力的压­迫下,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其“疯”状,淋漓尽致地折射出人物­内心的痛苦和对黑暗旧­社会的痛恨。程疯子这个《龙须沟》全剧中塑造得最为成功­的艺术形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到底何去何从?2009年新版《龙须沟》在结尾部分,由杨立新饰演的主角“程疯子”从“疯子”又转变为曲艺艺人,重拾自己的老本行,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这样的结局,不同于原著中他转变为­一个看水管的身份,主题得以深化。

而2011年的12月,新版话剧《龙须沟》作为北京人艺60岁的­生日贺礼,在首都剧场再次上演。2009年版《龙须沟》演员的原班人马再次担­纲主演,剧中更是添加了更具人­情味的“感情戏”,赵大爷和王大妈之间,二春和嘎子之间,那种或抑或扬的情感表­达令观众忍俊不禁。接替老版中“程疯子”的饰演者于是之的杨立­新,与北京人艺众多实力派­演员,共同为观众奉献上这出­经典的北京人艺大戏。

《龙须沟》余情未了。2001年,根据1960年和20­0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对金鱼池和龙须沟地区­进行的两次大规模改建­而创作的话剧《金鱼池》,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全­新带来的同时,也描绘着重建带来的希­望。2002年,首批居民回迁金鱼池,绿树成荫的小区里,配套设施一应俱全,街坊邻里和睦相处,俨然现代化的都市生态­家园。由林兆华导演,宋丹丹、濮存昕主演的北京人艺­话剧《万家灯火》也应运而生,有意思的是,回迁居民还被邀请在戏­中扮演了群众演员呢。

2009年,为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10周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重新­排演的话剧《龙须沟》在首都剧场上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