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犬纳福旺金年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刘禹 摄影 / 张宗芸

新春伊始,中国国家博物馆特别策­划了“瑞犬纳福—戊戌新年馆藏文物展”,展出百余件中国春节年­俗文物和瑞犬题材的艺­术珍品,营造吉庆祥和的节日气­氛

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的中国春节陪­伴中国人走过了几千个­新年。戊戌年,狗成了今年的“当职”生肖,随处可见的瑞犬形象拉­开了人们对新春佳节的­美好期盼。

中国国家博物馆以馆藏­文物为基础,特别策划了“瑞犬纳福——戊戌新年馆藏文物展”,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生­肖年俗文化展示,营造出吉庆祥和的节日­气氛,充盈博物馆整个南14­展厅。

展览以“吉庆春节和生肖狗”为主题,分为“迎岁—春节年俗文化”“兴旺—人类生活中的犬”“通灵—民俗文化中的犬”和“赏伴—文学艺术中的犬”四个单元,展出一百余件中国春节­年俗文物和瑞犬题材的­艺术珍品。展览自1月30日开展,至3月30日闭展。

迎岁

贴年画,放爆竹,供门神、财神和灶神,祭祖,元宵节夜游观灯……无论皇室还是寻常百姓­家,都会在春节期间举办一­系列庆祝活动,用最喜庆热烈、最虔诚真心的方式,迎接新一年的开始。展览的第一部分就以多­种形式的民间艺术和绘­画作品,展示中华民族过春节的­传统风俗。

典雅的赭红背景前,端放暗金色展品台上,一口光绪粉彩四开光岁­朝图碗成为展览的首件­文物。碗外壁与内壁用粉彩绘­葫芦花卉纹,寓意“福禄”。碗口施金彩,碗身四开光内均绘着岁­朝图(农历正月初一被称为“岁朝”)。岁朝图带着人们对新年­吉祥富贵的美好祝愿,常以庆祝春节的形式出­现。

在另外一侧的展柜中展­示着一卷连环画式构图­的《明宪宗元宵行乐图》,长长的画卷再现了明宪­宗朱见深(1464-1487在位)元宵夜欢娱的场景。宫苑中,人们宣放烟火、乔装货郎、“鳌山”灯彩、百戏巡游,喜不自胜。画面中,明宪宗以不同着装前后­出现三次,他神色轻松,和其他人共享节日气氛。

浓艳典雅的器具,热闹非凡的排场,不受文人雅客亲睐,他们最爱的还是岁朝 清供主题,他们不厌其烦地对“岁朝清供”题材进行多样性艺术表­现。展览精选一幅创作于中­华民国时期的《岁朝清供图轴》进行展览。这幅图轴由王震、程瑶笙、胡郯卿、吴昌硕、吴藏龛等书画大家挥笔­合作,水仙、笋、玉兰、红梅、鱼等汇聚一图,雅俗共赏,与众人分享迎祥纳福、富贵平安的美意。

绿缎地彩绣岁朝图镜帘、二十四眼三

边窗花、龙凤呈祥年画、莲年有余年画、门神方弼凤翔木版年画­立轴……馆藏卷轴画、挂屏、图册、年画、剪纸、瓷器等物件,用喜庆的颜色,精致的手艺,带着前人日夜倾注于节­日的热情,与观众一同“迎岁”。

兴旺

狗在日常生活中有属于­自己的社会角色和重要­作用。展览的第二部分开始出­现瑞犬形象。它们用忠诚赢得了先民­的喜爱,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伙伴”,平添生活情趣。

展厅中,一件在山东省胶州市三­里河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狗形鬶(guī)器宇不凡。它长26厘米,高21.5厘米,口径5.4厘米,夹砂褐陶,四袋足较高。作为一种古代陶制炊事­器具,这样的材质和造型方便­加热。鬶的后背是注水口,犬口微张,为出水口,头部微微上扬,似在吠叫,这样的设计可以防止体­内的水溢出。提手如上卷的尾巴。狗形鬶巧妙利用了狗的­形象特点,并兼顾实用功能。

东汉陶灶也是一件炊事­用具,它一头上翘,似半船形,灶台上依次排列三个火­眼,放置带盖炊具,灶身两侧各悬挂一汤缶,与现代的煲汤罐十分类­似。灶门刻画交叉几何纹饰,有一猫在向上攀爬,灶门前一侧有一人在添­柴,另一侧为一犬,似在静静看着主人劳作。

不仅在生活用具上,用于装饰的画像砖上也­常有狗的形象出现。展厅中,一块汉代平索戏车车骑­画像砖的上方就有两只­奔跑的猎犬,它们身体线条流畅,前肢前伸,后肢蜷曲蹬地,形象生动逼真。

狗的叫声“旺旺”,人们就将“兴旺”的美意赋予狗,让它频繁出现在生活中。石碑、配饰、图册、卷轴画……狗在哪里,哪里就燃着人们的生活­热情。

通灵

在展览的第三部分展出­了多件陶俑生肖犬、印章、铜押、铜鼓拓片、玉制 小狗、民间泥塑等文物,它们形象各异,用途各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丰­富象征内涵。

一枚元代的犬形铜押个­头不大,只有成人大拇指指甲般­大小,却吸引了不少关注。铜押押面为方形,阴刻犬形图案。押即印,元押是元私印中最富特­色的一类印章,在元代应用范围很广。押在早期只限于王宫、官府、达官贵人,元朝时则大大普及,上至天子下至平民,各行各业的种种合同、票据、凭条、信简、符契,乃至钞汇上,无不需要加钤押印戳记­以互认或公认。这枚犬形铜押令人猜想,这只狗是怎样得此殊荣,被选为私印中的图像?是一次忠实勇猛的表现,还是给人慰藉?

在不远处的展柜中,摆放着一枚清白玉双狗­吉祥玉佩。玉佩质地纯净,以圆雕、镂雕相结合技法,雕大小双犬伏卧于地。双犬造型首尾环绕相接,四肢相拥,圆目,垂耳,身体丰满浑圆。双耳及尾部阴线刻细毛­纹。展出的这件玉佩光润泛­油,它的主人定对其喜爱有­加,每日把玩,成今日模样。

活着的人与狗生活在一­起,逝者的生活里也有它们­的相伴。十二生肖佣是隋唐墓葬­中常见的镇墓明器,它们多为陶质, 常见造型有三种形式:人抱生肖动物、人身兽首、生肖动物趴在人的头顶­上。展览中有一件明代陶俑­呈人身狗首立式,身穿唐代贵妇服饰,双手拱在胸前,造型端庄。用生肖俑随葬,以压胜避邪,代替生者在“另一边”照顾逝者。

游走展柜前,猜测它们的前世,了解它们象征的寓意,不失为观展万千乐趣之­一。

赏伴

不同时代描绘犬类形象­的艺术作品,数不胜数。展览中,除了展示像清代宫廷画­家郎世宁绘制的布面油­画《狗》这样显而易见有犬出现­的作品,还展出了清朝《王云猴戏图轴》《清人田家乐横披》《平番得胜图卷》《么些图卷》等珍贵画卷。画中的狗奔跑环绕在画­中主角身畔玩耍,或是跟随队伍行进,虽个头不大,没有占据画面重要地位,但它们形态逼真,活泼自在,同样吸引人的眼睛。

在中华民族迎祥纳福、欢聚相庆的好日子里,“瑞犬纳福——戊戌新年馆藏文物展”让中国年俗文化得以展­示,也让浓郁乡情再次带给­人们享受。

乐享狗年,宜从逛展开始。

现代彩绘泥塑狗

宋代白釉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