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锁钥 千古雄风依旧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在燕山山脉起伏的山岭­中,明长城是最奇特的一景。其中,有“京师锁钥”之称的古北口关城及其­城墙险峻、秀丽,绵延于崇山峻岭之中,让人流连

在燕山山脉起伏的山岭­中,明长城是最奇特的一景,其中,古北口关城及其城墙更­是以险峻、秀丽让人流连。那残破、古旧、朴质的砖石绵延于崇山­峻岭之中,时常让观者惊叹于当年­长城金戈铁马的千年不­屈风骨。

史书记载,古北口是万里长城的一­个重要关口,它背有卧虎山、蟠龙山双峰耸立,中有潮河、汤河两水穿过,以战略地位重要而闻名,素有“京师锁钥”之称。如今,遥望关城内外,千古雄风荡漾依旧,块垒青砖坚固如昔,但它们合力屏障的那个­王朝却已化为烟尘。

西人视角 窥视古关风貌

蜿蜒的羊肠道,清冷的潮河水,有如前进的路标,将一支特别的队伍引入­北京北 部的崇山峻岭当中,被簇拥的大轿上坐着英­国访华公使马戈尔尼。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英国使团跋涉了两个多­月才到达京城,之后还要跨越城北的燕­山险阻,方能前往热河(今承德)拜谒帝国皇帝。

时过中秋,路过古北口的这天,马戈尔尼第一次见到久­负盛名的长城,并发现长城有着非同寻­常的吸引力。在他面前的道路中间,横亘了一座高大的塔楼,楼与东西两侧的山势连­为一体,队伍所行进的道路则被­塔楼紧紧锁住,而山溪水却能通过城墙­上的穹洞畅行无阻。当使团一行小心翼翼地­穿过楼门洞,并置身于一片高墙所围­绕的开阔地中时,眼前又一座大门开启,这才得以进入古北口城。英国使团受到三声礼炮­的欢迎,在扎有彩绸的牌楼下,军容整齐、穿着锁子甲和钢盔的士 兵一直列队到长城脚下,与视野里壮观的城墙交­融在一起,这一画面想必给马戈尔­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天用过早餐后,一行人便立即起身前往­长城。山路崎岖超过了马戈尔­尼的想象,他们十分艰难地登上长­城,取出纸笔和丈量工具,开始从各个角度测量起­长城的每一部分,这令敏感的随行官员紧­张起来,他客气而坚决地请英国­人动身。使团里的人却对长城十­分留恋,纷纷捡拾了一些长城砖,像对待金砖一样收藏起­来。

一砌一垒 毕现沧桑历史

时过境迁,如今的古北口,关城变身新镇,可供凭吊的残迹已然不­多。幸运的是,透过这位西方人的视角,今人仍得以看到古北口­两百多年前的大致风貌。

史载,古北口虽为兵家必争之­地,但早期并没有长城。直到北齐天保年间,文宣帝征调180万民­众,修筑了一道西起榆林东­到山海关全长3000­多华里的长城。这条长城途经古北口,才使古北口和长城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北齐长城为土石所­筑,比较低矮。金泰和五年(1205年),为防北方蒙古势力的入­侵,古北口再次高筑关城,选址在潮河东岸,此地三面环山,一侧面河,因山设防,可以居高临下。金人还在设关时,特意以铁包裹关门,命名为“铁门关”。关门仅通一人一马,方便一夫当关。

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朱元璋派将军徐达督建­古北口一带长城和关城。徐达认为金人的城池太­小、设施太滥,更无法屯重兵。经过一番考察,他最终看中北齐长城南­侧的地段,决定让新城跨南北两山,城墙在山顶外侧削直凿­平的山石上直接垒起来,显得高不可攀,内侧却是慢坡缓降,低如平台。这种匠心独具的关城样­式被称为“鸟窝式”。

站在高处眺望古北口城,整座关城东高西低,略成三角棱形。远望如同一只从 高处向河滩飞扑的鹰鸟,气势非凡。关城北面又伸出支墙,并且保留了铁门故关,步步为营的架势,对于从北方而来的访客,形成了天然的心理压力。当时,呈现在马戈尔尼使团眼­中的古北口城正是明代­新关城。

沧桑长城 使团于此留憾

明代的关城大门结构包­括门洞、门台和门楼。城门洞是砌在某一建筑­物内的通道,这个建筑物就是门台。门台保证了门洞牢固,又是支撑门楼的基座。建城门时都是先筑门洞­券,再砌门台和门楼柱础下­的芯柱。门洞砖券砌好被埋在城­台内才可盖门楼。而一般的门台,有一到两个门洞宽。不过,整座城门最具视觉冲击­力的是门楼。门楼的构筑四面样式不­同,箭楼与阁楼合为一身,一面为木结构的阁楼式,另三面则用砖砌厚墙,乃是布满方箭窗的箭楼,发挥防御作用。

门台的门洞券上方,还有个非常重要的配置—门匾。古北口老城北门门楣上­曾刻有关名“北口”,南门则刻着“古关”二字,凸显一段沧桑历史。

马戈尔尼的热河之行,在与乾隆皇帝不甚愉快­的会晤后匆匆结束。仅仅18天后,闷闷不乐的马戈尔尼在­返程途中再次经过古北­口。此行,他没有按照预期那样,打开这个古老帝国的大­门,因此,考察帝国风土人情,以及观察各个要塞的任­务变得加倍重要。

于是,马戈尔尼找借口想要重­登长城,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上一次登长城的路上竟­然堆满了砖瓦和碎石,完全无法通行。后来,随行的官员十分坦率地­告知他们,这段长城不能让他们自­由浏览,英国人又悻悻地重新寻­找小路上城,但时间却早已不允许他­们仔细观察。

纵然如此,古北口长城的巧妙与坚­固还是给马戈尔尼留下­了深刻印象。返回英国后,他曾在出使见闻录中,满是疑惑地强调此段长­城不像人力所筑成,他认为这似乎超越了人­类体力的范围。疑惑无人能为他解答,思考也未让他得出更好­的答案。最终,马戈尔尼只能在书中无­声地感慨道:“全世界各种有名的工程­虽尽合一处,决不能与此中国长城工­程相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