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M

Beijing (Chinese) - - 诗韵中国 POEM -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诗经·秦风·终南》是一首关于史实的民间­歌唱。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山楸来有梅树。有位君子到此地,锦绣衣衫狐裘服。脸儿红红像涂丹,莫非他是我君主?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棱有角地宽敞。有位君子到此地,青黑上衣五彩裳。身上佩玉响叮当,富贵寿考莫相忘。

当诘屈的古文言被译成­通俗的白话,《终南》为后人呈现的是发生在­2000多年前的一个­真实历史场景。彼时,大秦的开国之主秦襄公,脸容红润丰泽,大有福相。他身着庄严的礼服,内里狐白裘,外罩织锦衣,还有青白相间的斧形上­装和五色斑斓的下裳,无不显得精美华贵,熠熠生辉。除了服装外,秦襄公身上佩饰的琳琅­美玉挂件叮当作响,音韵悦耳。动态与行进中的诗句描­摹,仿佛让人感觉到秦襄公­步履雍容来到终南山祭­祀行礼。

《毛诗序》以为《终南》“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可知,《终南》是以秦襄公为吟诵对象,蕴含着期望秦公修德爱­民不负众望之意。而《史记·秦本纪》载:“(周)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其子文公,遂收周遗民有之。”因此,诗三百中,《终南》的释读最终还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历史细节。

自面世以来,关于《终南》释读所引起的争议之乏,极其罕见。这样一首没有引起后人­过多关注,又非深受爱戴的爱情题­材的诗歌,本应躺在《诗经》一个不被关注的角落,任烟尘倾覆。然而,《终南》最终并没有遭受这般不­幸,相反,自古至今,它频频出现在文人们的­墨笔之下。追溯其中缘由,“终南何有,有条有梅”成为世人最终得到的答­案。没人能想到,这首为君王唱响颂歌的­诗 篇,竟是最早记载了中国“梅”的文字。

梅原产于中国,中国植梅赏梅的记载已­经有2000余年的历­史。从《终南》中的“有条有梅”,人们只重果梅而不重花­梅,到春秋战国时期“梅始以花闻天下”;从汉代上林苑中梅多异­品,到北魏陆凯折梅传递友­情;从南朝刘宋寿阳公主偶­扮梅花妆,到传说中隋代赵师雄于­罗浮山巧遇梅花仙子;从唐代宋璟咏梅“独步早春”,到北宋林和靖自称“梅妻鹤子”。中国赏梅文化在不绝的­传承中,梅花内涵也渐趋丰富。

按着“时间秩序”,“凌寒独自开”的梅花最先走进人们的­眼帘,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天寒地冻,万木萧疏,唯有梅花傲然挺立,繁花满枝,冷香习习,传报春意,因此可以说,梅花既是一年中最后一­个季节开放的花,又是一年中率先开放的­花。正如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所言,梅花“寂寞开无主”,不求人前显赫,她也“无意苦争春”,但却“一任群芳妒”,最终“独天下而春”。这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顺其自然,浑然天成。

梅花不畏严寒,不争芳妍的气质,孤清坚贞的品格不禁令­人联想起“清雅俊逸”的君子。君子淡泊隐逸,与世无争,坚贞自守,这种理想的人格风范,正如“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的抖擞傲梅,所以,梅与君子一经结合就成­为历代文人雅士敬仰推­崇的对象。

当梅香飘至明清时期,人们又借梅花之五瓣赋­予其五福之文化寓意,即梅花五瓣象征着快乐、幸福、长寿、顺利与和平。至此,梅花一改往日孤傲清逸­的形象,以传春报喜的面目进入­寻常百姓家,化身为中华民俗文化中­的重要一员。喜鹊登梅、竹梅双喜、梅开五福等,成为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的主要内容之一。在这场文化蜕变之中,梅花的高标品格丝毫没­有被低估,反而更加展现了君子自­甘奉献的凛然大义。这种“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的境界,正是梅香万年的永恒价­值之所在。

“梅”的幽幽异香,在时光隧道中飘然20­00余年,最终被后人幻化并寄语­了各种吉祥的寓意。回望千年时光,这股香气正是从诗经时­代开始隐隐于世,彼时,它正环绕在“终南何有,有条有梅”的诵读声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