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的婚礼》 微风吹送爱的奏鸣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 文 / 田喃 标题书法 / 夏薇

数百年来,《费加罗的婚礼》以其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变化多端的情节设置、层出不穷的计谋以及大段的对白和经典唱段,成为观众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经典。这部四幕歌剧,作为莫扎特歌剧中的巅峰之作、世界歌剧经典而久演不衰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高墙之内,囹圄之中,安迪借由扩音器向整个监狱播放了一段音乐,悠扬之声感染着在场的所有人,也表达着安迪自己对于自由的渴望。

这是在国际著名的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和中国社区网站豆瓣上,常年以高分稳坐第一把交椅的美国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一段感人至深的情节。“微风 轻轻地吹,希望能够吹起那柔柔的西风,在林中松树的下面。”电影中这段美妙的旋律《微风轻轻吹拂的时光》,正是出自经典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疯狂的一天

这整个故事,都发生在一天里头,也就是费加罗婚礼的前一天。这可真称得上是“疯狂的一天”了。

时空穿越回17世纪中叶西班牙塞维利亚近郊,阿尔玛维瓦伯爵的府邸内。主人公费加罗,是阿玛维瓦伯爵家的一名男仆,正直善良而又聪明能干。眼下,他正要和美丽的准新娘苏珊娜完婚,而苏珊娜正是伯爵夫人罗西娜的侍女。费加罗因为先前曾经帮助伯爵如愿以偿地将罗西娜娶到手,而得到伯爵的赏识。然而他却不知道,生性放荡、喜新厌旧的伯爵,竟然觊觎他的未婚妻苏珊娜,只是一直没有得手。苏珊娜心知肚明,也曾提醒费加罗要当心他的“顶头上司”,这位好色的伯爵。

伯爵的童仆凯鲁比诺,在前一天的晚上与园丁的女儿巴巴丽娜幽会时恰好被伯爵撞见,他正要来找苏珊娜帮忙向伯爵夫人求情,却没成想,目睹了伯爵对苏珊娜的一番求爱。伯爵夫人的音乐教师巴西利奥恰好也来房间里“凑热闹”,楞说凯鲁比诺和伯爵夫人的关系不正常,伯爵听下十分愤慨,正要弄个明白,却恰好发现了一直躲藏起来的凯鲁比诺……

正在这时,费加罗领着几个农民来向伯爵请安,一并感谢他宣布取消“初夜权”。“初夜权”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话题了。要知道,在欧洲中世纪的晚期,庄园领主们可以在奴仆庄严的新婚之夜与新娘共宿一夜,行使“初夜权”。这也是庄园主向他的隶农彰显自己的优越地位和性特权的一种方式。伯爵本想以恢复“初夜权”来占有一直垂涎的苏珊娜,如今当着众人的面,也只好认可,作罢。费加罗见伯爵让凯鲁比诺即刻启程去军营里 当兵,求情之余,也劝慰起了他,唱起了著名的咏叹调《你再不要去做情郎》。

另一边,伯爵夫人正在房中为伯爵的日渐冷淡而伤心,哀叹着旧情不再。费加罗和苏珊娜的到来,倒是成全了一出“好戏”。苏珊娜让凯鲁比诺巧扮成了自己。这时,伯爵刚好来到,质疑道:“为什么要锁门?”还追问起休息室里是否还有什么别的男人。伯爵夫人只回答说是苏珊娜,却不肯交出钥匙。伯爵正要砸开门看个究竟,苏珊娜顶替凯鲁比诺进了休息室,而原先待在休息室里的凯鲁比诺只得跳窗逃走。伯爵砸开门见休息室里面真的是苏珊娜,自觉理亏,只好向夫人道歉。

这其间,还另有一个插曲,也称得上是全剧中的一条暗线了。

伯爵夫人罗西娜的女监护人玛尔切利娜手上有一张借条,在这张早年的借条上写明:如果费加罗无力还钱,便愿意和她结婚。如今费加罗的婚礼在即,玛尔切利娜拉上医生巴尔托洛,想要来讨个说法。这突然插来的一杠子,可是乐坏了伯爵,正中其下怀。费加罗自然是很沮丧,而未婚妻苏珊娜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何去何从,一场审判会却节外生枝地搞清了费加罗的身世。原来巴尔托洛和玛尔切利娜竟然就是费加罗的亲生父母,这令所有人意外的结局,也把伯爵弄得目瞪口呆。千方百计想要抓住费加罗把柄,阻挠其成婚的他,也没了主意。

夜幕低垂,此时的伯爵府邸一片灯火辉煌。伯爵夫人和苏珊娜合计着一起“教训”一下伯爵,借由一封悱恻缠绵的情书,假借苏珊娜约伯爵夜会花园。急不可待的伯爵大喜过望,果然中了圈套。

费加罗听闻苏珊娜竟然约会伯爵,怒不可遏。而换装成伯爵夫人的苏珊娜见到醋意大发的费加罗前来向“伯爵夫人”问罪,心中甚是喜悦。二人一来二去,认出了彼此,倒也将错就错,互诉起衷肠来,言归于好。

与此同时,前来幽会的伯爵正对着乔装打扮成苏珊娜的伯爵夫人大献殷勤。之后,见到“伯爵夫人”与费加罗打得火热,大发雷霆:“大伙都出来看看吧!”随之厉声道:“通奸的家伙,快出来!”灯火通明之时,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从亭子里走出来的竟然是苏珊娜和费加罗!而从另一边的亭子里走出的,才是穿着苏珊娜衣服的伯爵夫人。

被夫人给逮了个正着的伯爵,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事到如今,他羞愧难当,只得低头,还得赔尽不是,正所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费加罗终于抱得美人归,婚礼在欢乐的气氛中拉开了序幕,费加罗与苏珊娜最终喜结良缘。

一部“坏歌剧”

于时光流转中,铸就经典。1786年5月1日,在奥地利维也纳的国家剧院里,一出歌剧正在上演。当或悠扬或欢快的旋律响起,激动的观众大概不会想到,这部歌剧会成为日后的经典,常演不衰。而其中的《再不要去做情郎》《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何处寻觅那美妙的好时光》《微风轻轻吹拂的时光》等唱段,更是脍炙人口,流传甚广。这部歌剧,就是世界歌剧史上的传世之作—《费加罗的婚礼》。

而于这场表演中,在场下指挥的不是别人,正是值而立之年的莫扎特。

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被誉为“音乐神童”。在他仅仅35年的短暂一生中,着实为世人留下了极其丰富而宝贵的音乐遗产。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奏鸣曲、交响曲,他一生创作的作品已逾500部,而凭借着他最为主流的歌剧创作,他与格鲁克、瓦格纳和威尔第,并称为“欧洲歌剧史上的四大巨子”。要知道,莫扎特可是从10岁起就开始创作歌剧,一生共写就了21部不同类型的歌剧。 然而对于这部《费加罗的婚礼》,他可真是没少费功夫。因为,“这是一部坏的歌剧,它挑起了阶级之间的仇恨”。

其时的欧洲,正处于法国大革命的前夕。这部人物错综复杂、情节跌宕起伏的《费加罗的婚礼》虽然是一部喜剧,却充满着对于权贵丑陋人性的无情批评和讽刺,揭露了法国大革命前夕上流社会的腐朽与堕落,不得不说这在当时是个敏感题材。《费加罗的婚礼》用幽默诙谐的笔调对当时贵族制度下荒谬的社会习俗和现象进行了有力的讽刺,也反映了当时法国社会处于“第三等级”的平民百姓地位的上升,歌颂了他们与虚伪的贵族斗争的胜利。当时的评论界认为,莫扎特“轻快旋律下隐藏的阶级仇恨暗流”是这部歌剧的魅力所在,费加罗和伯爵的斗智斗勇,自然也是最为精彩的看点。明快而幽默、曲折又生动,尽管《费加罗的婚礼》具有强 烈且极富张力的喜剧效果,但它依旧有着反对封建制度的严肃主题。

其实早在两年前的1784年4月27日,《费加罗的婚礼》就已经在巴黎的法兰西剧院首演。尽管获得了好评,但当时的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二世却禁止其在维也纳上演。还不是剧中借以讽刺的那愚蠢而又放荡的伯爵惹的祸?当然也少不了最终大获全胜的聪明奴仆的陪衬。

费加罗,这个来自西班牙“塞维利亚的理发师”,最先诞生在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戏剧中。在博马舍创作的“费加罗三部曲”,作为第一部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因着罗西尼的谱曲而广为人知,而莫扎特谱曲的《费加罗的婚礼》则是基于“费加罗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最后一部是《有罪的母亲》。

洛伦佐·达·彭特,是当时的一位宫廷诗人,作为莫扎特特意请来的意大利语脚本作家,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最终能

在维也纳公演,他功不可没。正是因着他的多次出面争取,约瑟夫二世也考虑到国内的一些冲击急需缓和,这才“解禁”,批准几经改编的《费加罗的婚礼》上演。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莫扎特精心谱曲创作,也算得心应手。尽管删改了不少敏感内容,却也保留了原作的基调。

时间重又回到1786年5月1日的那个夜晚,曾经在奥地利禁演这部歌剧的约瑟夫二世,竟也兴致勃勃地看完了长达4个小时的这部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也由此逐渐与《唐璜》和《魔笛》一并成为莫扎特的三大歌剧杰作。

以“爱”的名义

数百年来,《费加罗的婚礼》以其错综复杂的男女人物关系,变化多端的情节设置和层出不穷的如“变装”等计谋以及大段的对白和经典唱段,始终作为观众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经典广为流传。这部四幕歌剧,作为莫扎特歌剧中的巅峰之作、世界歌剧经典中的经典而久演不衰,成为世界各大剧院的常演剧目,至今仍在舞台上频繁上演,大放异彩。

费加罗,这个总是忙碌地唱着“快给大忙人让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时常奔走于各事之间。“对于担任这个角色的演员,要好好地嘱咐他,劝他深入钻研这一角色的精神。如果演员在这个人物身上看见的是别的来西,而不是那又快乐又带刺儿的理智的表现,尤其是如果他的表演稍微有点过火的话,他就会糟蹋了这个角色。”在《费加罗的婚礼》的剧本里,如此清晰地提醒并指引着。“这个角色很可以发挥任何演员的天才,只要他能掌握住他的复杂的感情变化;努力体会他的性格”,这是著名的喜剧演员普累维勒先生对这个角色的看法。

和如此讨喜的角色不同的,是剧中的第二男主角阿尔玛维瓦伯爵。他“要表演得很够贵族的气派,而又潇洒风流,倜傥 不羁。万不要因为他心灵的腐蚀而使他失去华贵的仪态”。 看一看,即便是这个在剧中颇有些让人生厌的角色,一个“不能获得同情的人物”,也该恰如其分地保留着其时更为真实的风貌和神采。那时的贵族们,和女性周旋,也大都采取着开玩笑的姿态。

剧中,和聪明伶俐的苏姗娜不同的,则是更为年长也更为压抑自己内心情感的伯爵夫人。她做事有分寸,又成熟,内心的矛盾却无处安放,不能溢于言表,便与苏珊娜合谋上演了一出出戏中戏。说伯爵夫人是这《费加罗的婚礼》里最难表演的角色之一,倒也不为过。

2013年8月15日,国家大剧院版的《费加罗的婚礼》在北京首演。“这部歌剧包含了非常多的元素”,正如这一版《费加罗的婚礼》的导演、来自西班牙的何塞·路易斯·卡斯特罗所说,“《费加罗的婚礼》勾勒了权力和当时的封建制度,也讴歌了自由和爱情。”何塞导演,如今已经制作过十余个版本的《费加罗的婚礼》了,他对这部剧作有着独到而深刻的理解。在他看来,两百多年后,这部歌剧仍然如此受欢迎,并不是因为其中隐藏的“阶级仇恨”,“与今天的社会联系最紧密的,是这部歌剧中的爱情”。

不同于权力、骗局、阴谋、戏弄、阶级差异等解读,导演何塞选择“爱”这一主题来讲述整个故事。的确,仔细想来,在《费加罗的婚礼》中,有多种爱情元素交替出现,类型各不同。苏珊娜与费加罗之间的爱情,伯爵与伯爵夫人的“多年之痒”……不同类型的情感都在这部歌剧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无论是单纯的、青涩的,还是复杂的、成熟的,甚至是让人忍俊不禁的,都绕不过那个永恒的话题—爱情。“虽然这部歌剧叫《费加罗的婚礼》,但费加罗却并不是唯一的主角。”导演何塞如此解读着,“在爱情面前,所有的人物都处于同一层面,每个人 发挥的作用都是平等的。”

在这部四幕歌剧中,这个发生在西班牙小城的故事,用意大利语在观众面前展开。对于中国观众是否能够理解的问题,何塞导演倒是并不担心:“这部歌剧的主题是爱情,而爱情是超越时间、地域和国界的。”

作为莫扎特的经典之作,莫扎特在《费加罗的婚礼》中,用他那富有魔力的音乐深刻地诠释着每个情节的发展、每个人物的性格和心理。紧凑的剧情、诙谐的场面和剧中每个人物性格的刻画完美结合,使得这部歌剧成为音乐史上最成功的喜歌剧之一。

一首用奏鸣曲形式写成的飞快的序曲,仅有短短的四分钟左右的时间,抑或是在预示着剧情发展变化的急剧。小提琴奏出的第一主题疾走如飞,然后转由木管乐器来咏唱,接下来是全乐队刚劲有力的加入;第二主题带有明显的抒情性、优美如歌。仅有的这两个主题紧凑贯串,为最后在轻快的气氛中结束的剧情做好了情绪上的铺垫。无论是咏叹调,还是宣叙调,莫扎特用或活泼或质朴的旋律,生动地描绘着波澜的剧情。在《费加罗的婚礼》中的多处重唱,也同样对推动剧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音乐之外,对于任何一部歌剧,其舞台风格也都不容小觑。为充分体现原剧的精髓,国家大剧院版本的《费加罗的婚礼》原汁原味地展现了塞维利亚的城市风貌,古典优雅之余又不失诙谐活泼。而舞美设计师朱利亚诺·斯皮内利则一反常规,设计出了一套当着观众换景的舞台,可谓亮点。他希望可以借此解除观众与舞台之间的距离。“观众可以看到所有故事都在一个大空间内进行,空间感、时间感将变得更紧凑。”

当大西洋的暖风轻轻吹起,这个关乎爱与自由的塞维利亚小城故事,还将继续上演,历久弥新。

奥地利萨尔茨堡莫扎特剧院排演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亮相2016年萨尔茨堡艺术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