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一种生活

人文隽永 复兴生枝

Beijing (Chinese) - - 特别策划 - 文 / 刘禹 摄影 / 马柯 图片提供 / 首都博物馆

这是怎样一场石破天惊的个性解放?发端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首次提出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肯定了人的价值与尊严。欧洲的文 化、艺术发生了猛烈且隽永的变化,意大利的社会风貌也随之发生改变。

在北京春夏之际,提香、波提切利、佩鲁吉诺、丁托列托和老帕尔马等艺术大家 的绘画作品,还有像章、服装、日常生活用品、建筑构件和模型,以及古罗马时期的雕塑和拜占庭风格的绘画等,百余件来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走出乌菲齐美术馆、巴杰罗国家博物馆、翁布里亚国家美术馆等意大利17家博物馆和机构,不远万里来到北京,走进首都博物馆,用跨越多个时代的魅力面庞,以艺术品与生活用品结合的方式,分“传统与创新”“人是宇宙的中心”“艺术与信仰”三个单元,揭开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艺术、文化和生活的一角。

传统与创新

人们所说的“文艺复兴”,发端于佛罗伦萨,随后迅速扩展到意大利和欧洲其他国家。它开始于15世纪早期,一直延续到16世纪末,这期间,艺术领域产生了重大的创新和发展。展览中的展品件件都在展现这种变化。

中世纪,受拜占庭绘画的影响,意大利艺术家也开始使用黄金装饰画面,以便凸显神圣与华贵的风味。展览中展示了一幅《圣格列高利一世》画作,由1337年至1378年活跃于锡耶纳的巴尔托罗梅奥·布尔加里尼创作。这幅黄金色背景作品正是那一时期的典型作品。画作中的人物就是圣格列高利一世,公元590年至604年任教皇。这位教皇很有突破性,他

重新制定了罗马的礼拜仪式,推广了以其名字命名的拉丁赞美诗。他当然还是一位重要的神学家,有很多著作传世。

巴尔托罗梅奥·布尔加里尼创作的这幅画为祭坛屏组画的其中一幅,其他画作均保存在佛罗伦萨市乌菲齐美术馆。

“金质衬底”一直是锡耶纳绘画的重要传统,直到15世纪末才被最终舍弃。展览中,拜占庭风格画作被当做对照组进行展览,艺术上的革新,清楚可见。透过展览中的画作,人们也能发现这一时期的建筑风格也相应发生变化。这不仅是风味的改变,不是形态的单调变化。

最早一批绘制表现玛利亚怀抱小耶稣主题的画作,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和3世纪。在中世纪,重要的拜占庭圣像传至意大利,主要在仪式中使用。13、14世纪时,锡耶纳画家杜乔·迪·博尼塞尼亚融合了这种古老的影响和新出现的法国哥特式风格。他描绘的玛利亚和小耶稣,线条柔和温柔,体态优雅自然。

展览中一幅作者不明的《圣母子》画作引人注意。它有着金色衬底,用冲压器压制着精致光轮,光轮下照耀着的玛利亚和小耶稣让人联想到拜占庭风格的圣母形象。画作上方的两位先知注视着玛利亚并展示着他们的著作。画作构图非常接近杜乔作品。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玛利亚和小耶稣依旧是重要主题。这类画作大部分尺幅较小,主要供私下观瞻。画家们非常注意刻画他们人性的一面。逐渐增添的新元素让这一主题画作变得丰富起来,如圣徒,尤其是常出现的小圣约翰,演奏音乐中的天使,有时还包括赞助人的画像。展览展出一幅由詹弗兰切斯科·佐蒂(1450~1511年)在1490年至1510年间创作的《圣母子和音乐天使》木板油画。这幅哥特风格作品融合了法国和威尼托大区的艺术特征,展示出画家对文艺复兴的个人诠释,背景中的装饰图大多富有象征意义。仔细看,左下角还签写着画家名字。

在14世纪,画家们已经开始改用建筑或自然风景图案的衬底,创作出的画作有更令人信服的空间,人物看上去似乎真实地生活在画中空间里。沿着这条发展路线,15世纪早期的佛罗伦萨最终完成画风转变。在那个黄金般闪闪发光的时期,艺术家对真实世界有了高度的关注,开始运用数学方法在二维平面上展现空间关系,再现人们的所见,这成为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重要特点。

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1377~1446年),中世纪欧洲著名的艺术家和工程师,他直接指出,利用数学法则,就能在二维平面上创造出立体感和景深的视觉错觉。通过线透视和灭点,画家就能营造出一种“打开窗户”的观光效果。后来这位天才不仅为中世纪时期的佛罗伦萨主教堂建造了巨型穹顶,还发明了全新的线性透视法。

佛罗伦萨是当时欧洲最富有和最有文化修养的城市之一,它的政府由一个强大的资产阶级寡头阶层支配。在他们 的资助下,艺术家们有想法,有能力,创作出了一批重要的作品。在一种宽松的艺术发展环境下,意大利的很多城市在艺术、建筑、文化生活等方面都表现出强劲的创造力,近代意义的城市规划理论产生了。

矗立在展厅中的四根壁柱让参观者有了管中窥豹的乐趣。这些突出墙面的壁柱显示出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古老装饰的关注,奇异风格将动植物和人物融合一体。1500年左右,在发掘古罗马时代的宅邸,如尼禄的金宫时,这种装饰风格被重新发现,并以新的方式得到利用。如今它们又惊艳了前来参观的人们的眼睛。

走进宇宙中心

“我已经将你置于世界的中心,在那里你更容易凝视世间万物;我使你既不属天也不属地,既非可朽亦非不朽;这样一来,你就是自己尊贵而自由的形塑者,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任何你偏爱的形式。”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思想家皮科·德拉·米兰多拉的名言,被人们视为文艺复兴的宣言。它反映出15、16世纪集体思维的深刻转变,当时人类及其活动被赋予更大的意义。

诠释这个时代的特征之一,就是强调人的价值。莱奥纳多·达·芬奇的素描《维特鲁威人》是这一思想最直观的表达。展览依照原稿专门制作了一个装置,供观众拍照比对,来加深理解。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对世俗题材的关注日益增加,包括对当时事件的描述,尤其是肖像画,由于当时人们的需求增加,肖像画真正成为一种艺术题材。除了表现国王、领主的宫廷肖像画,商人、新娘和艺术家的个人肖像也大量涌现,突显出那个时代出现的强烈的自我意识。文艺复兴时期,一系列描绘古代和当代有名望人物的肖像画涌现。提香及其工作室绘制唯一 存世的一幅《戎装的查理五世》,展出前刚刚完成修复。

15、16世纪期间,富有和有权势的个体不仅希望在自己所处时代里保存自己的容貌,还希望留传给后世。虽然15世纪的钱币仍采用传统样式的侧面像,但这一时期的绘画已经打破了侧面肖像的传统,头部通常呈四分之三侧面的特写,像是与观者进行交流。这些肖像画除了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容貌印象,还展现出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生活态度和生活观念。

展览中的木板油画《但丁肖像》由托斯卡纳大区工作室的不知名艺术家创作。画幅不大,如纪念章一样进行构图,观者看到的只是诗人的侧面,头上佩戴月桂树枝条编制的桂冠,象征但丁在诗歌创作上的成就。

安东尼奥·巴蒂莱绘制的布面油画《阿万齐修士肖像》,画中的多明我会修士是画家的好友。有趣的是,这位年轻的修士要求画家为这幅画添加了一些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设书和胸口处的太阳。这些符号通常与多明我会的托马斯·阿奎 那联系在一起。这幅半身像所呈现出的俊美的面容和举止表明,画家受到洛伦佐·洛托艺术风格的影响。

贾科博·内格莱蒂是威尼斯画派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展览中展示了一幅由他绘制的女子肖像。画中女子身着长裙,发型为威尼斯人的典型发式。

缤纷展品也让参观者直观地看出,繁荣的商业为意大利城市积累了大量财富,使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变化,物质生活逐渐由简朴向精致过渡,甚至奢华的消费风气也滋长起来,城市中的显贵们不仅通过修建宏伟的宅邸、别墅,还通过精美的珠宝、服饰、甲胄和奢华的宴会来彰显荣耀和地位。

一座切雷托·圭迪别墅模型,正是当时奢华之风的盘旋之地。这套别墅由著名建筑师内纳尔多·鲍塔伦蒂在1556年为佛罗伦萨公爵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修建。别墅坐落在佛罗伦萨郊区,建在一座城堡的遗址上,被当做狩猎行宫。当时,贵族们热衷于狩猎,狩猎完毕后,常会在

舒适的乡村小屋或官邸内歇息。这样的房屋配备着大型厨房,满足人们大快朵颐的需求。周边要有美丽的花园,环境赏心悦目,幽静怡人。展览中的模型尽管是微缩迷你的,但仍然展现出别墅本来的恢宏,甚至可以遥想当年一众人雀跃舒心地在此度过几日清闲。

展览通过绘画作品和建筑模型展现了美第奇家族成员的风采、婚礼场景和别墅,让观众走近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重要推动者之一—美第奇家族。展览所展示的服装是用文艺复兴时期布料的复制品缝制的,所表现的场景是曼托瓦公爵文琴佐·贡扎伽一世与托斯卡纳大公的女儿埃莱奥诺拉·德·美第奇的婚礼。

见证艺术与信仰

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缓慢但稳定地朝着世俗化的方向发展。宗教在城市生活中虽居于重要地位,但并不妨碍文艺复兴时期人位于宇宙中心的观念。圣人们被给予人性化的表现,上帝和人类之间的新平衡 在艺术中得到新诠释。宗教主题的绘画不只是用于教堂,富有的市民阶级也用它们装饰宅邸里的私人礼拜堂和走廊。

艺术家将现实生活引入到这些宗教绘画中,对宗教题材进行人性化的阐释。他们还常常直接根据真实的人物或动物画素描。圣母子题材的绘画变成了对母性的一种自然和真切的描绘,死去基督的躯体更像是一个年轻男人的真实身份,有时看上去像一尊古典时代的雕像。画作中的圣徒可以具有普通男女的面容和神情。在教堂主祭坛上的画作中,神圣人物通常被描绘在气派的室内空间里或风景中。

此时的房屋设计和室内装饰风格明显开始古典化。尤里乌斯别墅模型证明了当时的古典化趋势。这座庄园是为教皇尤里乌斯三世而建,坐落于罗马城墙外的弗拉米尼亚大道附近,由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中部最重要的建筑师雅各布·维尼奥拉、巴托洛米奥·阿曼纳蒂、乔尔乔·瓦萨里和塔代奥·祖卡里设计,它着意模仿古代富丽雅致的别墅,室内摆放的艺术品,室 外的花园和喷泉,处处体现出对古罗马消遣方式的沿袭。

到了此时,绘画中的神圣人物被表现得更具人情味。艺术家们借用古典艺术形式来表现宗教题材。展览中特意选取了几件古罗马雕塑来说明这一现象。

展示中的一尊男子雕像是在意大利古城赫库兰尼姆考古挖掘中发现的数件雕塑中的一件。它痛苦的神情和年迈的面容很像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但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有趣的是,在文艺复兴时期,许多画家都将其临摹到他们的画作中。

摆放在它身边的另外一件男子头部雕塑刻画的是一位雅典英雄,胡须和发带表现出他的身份。这位男子头上雕刻着浓密的卷发,上面钻孔的痕迹仍清晰可见,仿佛可以看见当时创作者敲凿大理石时四溢的灵感。

“文艺复兴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在展览中,这种感受无时无刻不出现。这些展品,正是最鲜活的证明。

雅各布·基门蒂作《埃莱奥诺拉·德·美第奇与文琴佐·贡扎伽的婚礼》

佚名画家作《圣母子》

切雷托·圭迪别墅模型 提香·韦切利奥及其工作室作《戎装的查理五世》

相传为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的男子雕像 观众拍照记录下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的珍贵画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