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谁把璎珞绣成了山河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刘禹

四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故宫博物院精心呈献“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展览展示了从莫卧儿王朝至今500年间印度的珠宝艺术以及跨越人类漫长历史的瑰宝珍藏,让中国公众得以近距离欣赏270余件珠宝和280余件稀世珍品

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一位地位显赫的卡塔尔皇室成员。很多了解他的人,都被他“收藏家”的身份所折服。依托自身不凡的品位、雄厚的实力,再加上一份执著的收藏精神,阿勒萨尼殿下私人收藏有大量各类艺术珍品,收藏水平出类拔萃。以这些藏品为主体而成立的阿勒萨尼收藏基金会, 是一个以推动文化艺术事业为使命的非营利性机构。

阿勒萨尼殿下收罗了众多顶级印度宝石和珠宝以及灵感源于印度的珠宝,其收藏更囊括了数件从古至今的博物馆级别艺术珍品,特别是那些古代近东地区、古埃及和古希腊的珍贵艺术文物,以及非洲和美洲艺术、伊斯兰手稿和装饰艺术、欧洲 宫廷艺术和皇家珠宝等作品,每一件都足以让人眼红,心跳,久久凝望。

四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怡人的春夏之际,阿勒萨尼收藏与故宫博物院共同精心呈献超凡出众的“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展览共设“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和“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两大部分,分别呈献从莫卧儿王朝

至今500年间印度的珠宝艺术,以及跨越人类漫长历史稀世罕有的瑰宝珍藏,让中国公众得以在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近距离欣赏由阿勒萨尼殿下收藏的270余件珠宝和280余件稀世珍品。

仿佛一扇扇可以穿越时空的窗户,这些珍贵的藏品令现代人看到已经消失在历史深处的人文景观,以包容豁达之心感受馥郁醇厚的文化底蕴,以虚怀若谷之态了解精彩绝伦的世界文明。

瑰丽梵星 绚丽珠宝

从踏进展厅那一刻起,一趟从16世纪至今的印度珠宝奇异之旅即已启程。

从印度河流域的古老文明到当今时代,南亚次大陆向来被视为拥有丰富珍稀宝石矿藏和巧夺天工的精致珠宝传统的地方。产自南亚次大陆的精品宝石不胜枚举,戈尔康达矿区出产极品钻石,巴达赫尚盛产带有红宝石色调的迷人尖晶石,克什米尔以绚烂的蓝宝石而著称,斯里兰卡和缅甸拥有珍贵的红宝石,波斯湾则出产珍珠。经过巧夺天工的设计和制作,这些宝石矿藏或干脆作为一种天然的馈赠,被完整地收藏起来,或制作成戒指、项链、头巾配饰等饰品。

展品展出的莫卧儿王室成员佩戴、收藏的钻石与宝石等各类珍宝,无不超越了阶级和信仰的藩篱,成为日常穿戴的固有组成部分。展览中引人注目的藏品众多,包括带有款识的珠宝,如带有沙·贾汗名款的玉佩,现存世界上最大的蓝色切割钻石—神像之眼,由阿尔乔特地方行政长官赠予英王乔治三世配偶夏洛特王后的梨形钻石“阿尔乔特II”,以及颇具传奇色彩的世界第五大粉钻—阿格拉钻石。

如其名字所示,阿尔乔特II是由阿尔乔特地方行政长官穆罕默德·阿里·瓦拉加(1749~1795年执政)献给英王乔治三世妻子夏洛特王后的两颗钻石之一。18世纪中期的英法战争中,这位统治者是英国 的坚定盟友,最终还把自己的王宫搬到了马德拉斯,他在那里款待东印度公司官员时出手阔绰,因而名噪一时。

夏洛特王后以酷爱钻石而闻名,她因为接受印度统治者的奢侈礼物而受到当时新闻界的讽刺。尽管她将阿尔乔特珠宝遗赠给了自己的四个未婚女儿,但是在她死后却尽归她的儿子摄政王所有。摄政王于1821年即位为乔治四世,他将这些宝石镶嵌到了自己的王冠上。

另一颗著名的粉钻阿格拉钻石第一次出现于1526年,是由莫卧儿王朝首位君王巴布尔大帝攻占阿格拉时获得的,并把钻石戴在了他的头巾上。钻石后于1857年被走私到英国。

如今,阿格拉钻石经过多年转易,来源和历史已无法完全证实。随着时间推移,钻石被多次切割,重量也随之不断减轻,但它仍然以独特细腻的颜色、28.15克拉的重量而卓然耀目。

独特收藏 印度风尚

卡塔尔阿勒萨尼亲王的私人收藏代表着独特的个人视角,体现着他的审美品位、知识修养以及与日俱增的收藏热情。其在收购时还力求呈现自莫卧儿时代至今宫廷珠宝首饰的主要流派,充分展现印度珠宝艺人的独创性及其对更广阔世界的影响。

从展品看,前人对珠宝不仅执迷,甚至产生崇拜之情,这种深情丝丝扣扣渗透进印度文明的细枝末节。人们在博物馆中常见的诸尊神、佛、菩萨均华服璎珞,无比庄严。甚至在梵语文献中,古印度人将钻石、珍珠、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锆石、托帕石等9种珠宝比拟为9颗星球,认为由这“九珍宝”组成了宇宙。与中国传统文化赋予玉石丰富的寓意相似,印度人也同样认为每一颗宝石都寓意深远,或表征寰宇深意,或求庇吉祥星象。

在整个印度珠宝历史中,大名鼎鼎的

莫卧儿帝国时期(1526-1858年)是最为重要的发展阶段,巴布尔的继任者胡马雍酷爱波斯艺术,将大批工匠自喀布尔聘请至印度,为印度艺术注入了新的风格。而之后的阿克巴大帝和沙·贾汗则把莫卧儿帝国对珠宝的迷恋推到顶峰。如今典型印度珠宝风格便产生在莫卧儿时期。

展厅中一条长51.8厘米的皇室尖晶石项链格外炫目。串起的尖晶石为深红色,没有切面,只有自然抛光面,呈现出宝石的自然美。项链所用珍珠光泽熠熠,大小匀称,一颗祖母绿石恰到好处点缀其间,活泼又不失典雅气质。

这条项链上的尖晶石带有许多铭文,其中就包括“荣耀尖晶石”,其所指的是皇帝阿克巴本人。皇室之所以珍视这样的宝石,不仅是因为其物质价值和物理性质,还在于其尊贵的渊源。

莫卧儿帝国名义上在1858年才告消亡,但实际远在此前,欧洲各国已通过通商、殖民,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风尚带进印度,在印度王公和欧洲人的生活中体现出双向的影响。1876年维多利亚女王宣誓成为印度统治者后,印度珠宝则明显地显现出英伦风尚。

展览中一枚约公元1900年的头巾配饰正显示出西方的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这件头巾配饰中的祖母绿镶嵌于采用多面形明亮式切割的钻石框架内,这种镶嵌工艺正是当时欧洲首饰设计的风格。仔细看,配饰所用宝石没有衬箔,也没有为典型的印度封闭式镶嵌工艺所禁锢。设计者赋予了这件装饰品以双重功能,除了免去佩戴头巾时的单调,移去羽毛装饰时还可兼做臂饰之用。

另外一件羽饰也极具特色。它采用孔雀图案,蓝色与绿色结合,这种配色设计在当时的欧洲珠宝中是不同寻常的。黄金、铂金、钻石、珐琅的混搭应用,材质提升了它的品质。1905年,对法国异常崇拜的卡普塔拉王公贾加特吉特·辛格在巴黎购买了 这件羽饰。想必他和他年轻的欧洲妻子阿妮塔·德尔加多都很珍视它。在阿妮塔·德尔加多的一幅肖像画中就有这件羽饰的身影。蓝绿孔雀清新脱俗,即使是现在看来也令人痴迷执迷,目中生光。

其实在印度,拥有大量精美珠宝是王权的一个固有属性。最精美的宝石由男性而并非女性佩戴,装饰品包括头巾配饰、冠冕、项链、耳环、臂饰、手镯、戒指、腰带和脚镯等。虽然从莫卧儿帝国时代起这些珠宝的类型就保持不变,但是其风格和制作技艺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1911年,雅克·卡地亚来到印度,为珠宝设计找寻灵感和客户。此后,卡地亚和多个著名珠宝品牌设计出一系列载入史册的经典作品,显示了印度珠宝持久的魅力与生命力。

展览中一块重达141.13克拉的泰姬陵祖母绿甚是吸睛,它原是镶嵌在白丽莱茜颈饰上一组祖母绿中的一颗。白丽莱茜颈饰是一款由卡地亚设计的富丽堂皇的肩饰,1925年在巴黎举办的国际装饰艺术与现代工业博览会中,它与一件带状头饰、一对祖母绿耳环和一件胸针夹一同展出,它们都是卡地亚在博览会上所展示的核心作品。由于未能售出,这套夸张的珠宝作品被分拆成多件饰品,并重新镶嵌。展览中的这块泰姬陵祖母绿于2012年在卡地亚进行了重新镶嵌,从此兼具冠冕状头饰核心元素之功能。

早期莫卧儿珠宝玉器雅致内敛,19世纪混合设计风格奢华豪气,现代创作的作品时尚别致,阿勒萨尼收藏展为“美”做了专业的诠释。

皇室臻选 珍品汇聚

在故宫博物院西雁翅楼展厅,由阿勒萨尼收藏倾情呈献的“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献出超凡绝伦的视觉盛宴。

从古至今,人类创造的辉煌文明此消彼长,从未停止碰撞交融。考古学家目前 发现的最早文明遗迹位于中东两河流域与尼罗河流域,即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古埃及文明,其他如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华夏文明、希腊-罗马文明、中亚草原文明等,也都是世界上较早出现的成熟文明形态。一些文明覆灭、变迁,另一些文明几乎被遗忘,但有幸留下的文物如同时间代码,拼接出往昔历史,人们得以重见那些蕴藏着触动心灵的古典美。

埃及、希腊、罗马、波斯、中国、非洲乃至美洲的文物,也在阿勒萨尼亲王的收藏范围内,虽然不及印度及印式风格珠宝那般数量繁盛,但它们以小见大,同样蕴含丰富的历史信息,能道出世界文明史上隐含的众多历史细节。环视展厅,一个微缩的古代世界就铺在这里。

为了让公众得以更好地理解数千年来艺术与设计的发展演变,展览按编年时序排列。在“古代世界”部分,陈列着来自古代世界的珍贵艺术文物,它们无一不是由古时备受推崇的材质及精工

印度海得拉巴尼扎姆项链

来自阿拉伯南部的高浮雕石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