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舞台 话剧绽放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这个夏天,既有备受关注的国产优秀话剧与观众见面,又有引进的国外优质剧目亮相。首都剧场、国家大剧院、天桥剧场、保利剧院等知名剧院轮番上演众多好戏,相信足以满足剧迷的心头所好

话剧的魅力,在于能让观众亲身体味到一个角色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这个夏天,既有备受关注的国产优秀话剧与观众见面,又有引进的国外优质剧目登陆北京,首都剧场、国家大剧院、天桥剧场、保利剧院等知名剧院,将成为这些优秀作品展示自身的舞台。轮番上演的众多好戏,相信足以满足口味不同的剧迷的心头所好。

诗仙太白的大唐风骨《李白》

公元八世纪,唐王朝的巍巍大厦在安史乱军的马蹄声中坍塌。诗人李白满怀爱国热忱进入永王幕府,壮志凌云却未能洞烛其奸。不久,永王谋败身亡,李白获罪被执,诏判长流夜郎。到了白帝城时,因 天下兵马大元帅郭子仪作保,李白遇赦,轻舟直放当涂。平乱最后一战的召唤,再次鼓荡起李白的报国激情,他决定在垂暮之年,请缨从军。

《李白》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经典作品之一,首演于1991年,由郭启宏担任编剧,选取了李白人生的后期阶段,讲述他怀抱一腔报国的热情却深陷政治权谋后的无奈和“出世”与“入世”的两难抉择。全剧将古典诗文中的名篇名句自然巧妙地融入剧情,从《老子》、庄子的《逍遥游》、屈原的《离骚》到李白的名篇《将进酒》《蜀道难》《早发白帝城》,每一首都诠释着李白当时的心情,也让观众自发地跟随剧中的人物吟诵诗句,成为《李白》的一个独特场面。作为编剧郭启宏的“文人三部曲”之一,剧中的李白一反往日人们心目中李白浪漫 洒脱的诗仙形象,通过观众并不太熟悉的视角,负载了作者对于当代知识分子命运的思考。《李白》的导演之一唐烨认为,郭启宏编剧的《李白》不只是在说历史。“他(郭启宏)的高明之处在于在历史中融合了很多现代的东西,看似在讲历史人物,实际也是讨论现代人的心理状态,让观众特别有共鸣。”

百老汇的另类佳作《飞越疯人院》

为了逃避农场劳改,麦克·墨菲假装神经异常住进了精神病院。他的到来给死气沉沉的精神病院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给病友们带来了自由和欢快。他甚至包下一辆大巴,带着几个病人逃出医院出海钓鱼,并把两个女人带进戒备森严的医院,

闹得天翻地覆。他不断惹是生非,最终惹怒了医院。医生给麦克·墨菲做了前额叶切除手术,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飞越疯人院》从闯入者的眼光看向城市中不为人知的孤独人群的隐秘心理,用全新的视角去定义人们眼中的疯癫与正常,深层剖析人性,为观众带来一部极具话题性的另类佳作。

1963年,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飞越疯人院》在美国百老汇首演,1971年该剧在外百老汇开启了驻演,三年半共演出了1025场。12年后,同名电影在第48届奥斯卡颁奖礼上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5项奖项,被认为是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2001年,这部戏剧又回到百老汇,并获得了当年托尼奖最佳复排话剧奖。

此次与北京观众见面的《飞越疯人院》,由青年导演佟欣雨翻译并执导,制作人洛奇豆子鼎力加盟,被称为创造了小剧场票房奇迹的《燃烧的疯人院》的“姊妹篇”。自5月30日起,《飞越疯人院》在北京海淀剧院上演,希望一睹精彩的观众千万不要错过。

英伦风味的推理巨作《捕鼠器》

1948年冬天,在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伦敦西二区鸽子街24号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这天傍晚,在刚刚开业的蒙克斯威尔旅馆里,年轻的雷斯顿夫妇迎来了五位奇怪的客人。第二天下午,警官屈洛特来到这里,他带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蒙克斯威尔旅馆,正是凶手复仇的下一个目标……

《捕鼠器》是曾著有《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等经典推理小说的“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最著名的舞台剧之一,自1952年11月25日首演以来,连续60余年上演不衰,甚至早在1974年便已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意味着如今每演一场都在刷新着这一纪录。 2012年,在《捕鼠器》公演60周年之际,伦敦举办了盛大的庆贺活动,并邀请全球60个国家的60家剧团推出同步演出纪念活动,上海现代人剧社应邀在伦敦圣马丁剧院上演了中文版《捕鼠器》,现场座无虚席,引起轰动。此次与北京观众见面的《捕鼠器》,正是由上海现代人剧社制作,该社还力邀有丰富舞台经验的英国导演丹尼斯·西尔维亲赴上海执导演出,舞台设计方面也与伦敦圣马丁剧院演出版本保持一致。这个纯正的英伦风味的经典话剧,相信会成为这个夏天最受话剧迷们最关注的作品之一。

浪漫梦幻的迷离夏夜《仲夏夜之梦》

四个年轻人的爱情风波,连接起现实的雅典城与梦幻的森林。精灵蒲克错点“鸳鸯谱”,在月升之时的一次误操作引发了一场混乱的多角恋。创作于16世纪90年代的《仲夏夜之梦》是莎士比亚的喜剧代表作之一,讲述了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从严肃有序到无拘无束, 再到皆大欢喜,《仲夏夜之梦》将一个看似无解的爱情困境,演变为一出浪漫梦幻的夏夜喜剧。

虽然《仲夏夜之梦》中的故事发生在古希腊时代,但人物的思想感情、道德标准却完全以当时英国现实生活为依据。女主角赫米娅深情专一,为追求自由恋爱敢于向世俗抗争,这种超越时代的精神令《仲夏夜之梦》上演数百年依然经久不衰。而在2016年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之际,国家大剧院特别邀请到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导演克里斯·怀特倾情打造了一版《仲夏夜之梦》,探索莎翁的艺术真谛,致敬这位伟大的文坛巨匠。

作为一名有着丰富莎剧排演经验的导演,怀特以回归经典的方式解读莎翁喜剧,并兼顾演员自身的特点,努力达成经典文本与当下语境的呼应,让观众产生了耳目一新的感觉。他表示:“莎士比亚的经典性不仅超越了时间,同样也超越了国界。他所表达的现代性在400年前和400年后的今天毫无二致,而他笔下的故事同样适应于不同的文化场域。”

悲欢离合的民国往事《风雪夜归人》

出身贫寒的京剧男旦魏莲生与法院院长苏弘基的四姨太玉春因学戏相识,两人因过去的遭遇相近,由怜生爱,商定私奔。莲生从窗口摘下一枝海棠花送给了玉春,不料这一切都被由莲生推荐给苏家当管事的王新贵看在眼中,并将此事禀报了苏弘基。当玉春按约出走之际,王新贵带领几名打手把玉春抓回,莲生则被驱逐出境,二人从此天各一方。20年后,莲生拖着过早衰老的病体重回故土,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风雪夜归人》剧名出自唐诗《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编剧吴祖光化用了唐诗苍茫、悠远的意境,讲述了在风雨飘摇的大时代背景下,围绕在名伶魏莲生周围数个人物的悲欢离合。这部剧创作于1942年,当时中国正在反抗日寇侵略的战争当中,而在那个时代下创作出这样一部乍看上去有些“脱离时代”的爱情故事,不由令人啧啧称奇。事实上,《风雪夜归人》中的爱情不过是表 面,抗争和启蒙的主题才是其真正内涵。《风雪夜归人》首演于1944年的重庆, 1948年被搬上电影银幕,由吴祖光亲自担任导演。随后数十年的时间里,评剧、粤剧与芭蕾舞剧等各种版本的《风雪夜归人》问世,用不同的形式探索着这部作品的无限魅力,受到众多好评。

2012年12月,国家大剧院制作、任鸣导演的话剧《风雪夜归人》,将这个凄美故事搬上了国家大剧院舞台,每一轮演出都是一次精益求精的打磨和令人充满期待的再亮相。正如导演所称: “对于作品就是要不断地‘收拾’,每一次排练都要产生新的东西,台词演绎更下功夫、人物挖掘更加深刻、戏的味道更要醇厚。”

传世名作的原版话剧《巴黎圣母院》

吉普赛少女爱斯梅拉达爱上了轻薄之徒弗比斯,而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孚洛德迷恋爱斯梅拉达的美色,行刺跟爱斯梅拉达约会的弗比斯。爱斯梅拉达被当作杀人犯判处死刑,被面貌奇丑但心地善良的敲钟 人卡西莫多搭救,躲进巴黎圣母院。在巴黎圣母院中,孚洛德觊觎爱斯梅拉达的美色,遭到拒绝后恼羞成怒,害死爱斯梅拉达。卡西莫多认清了孚洛德的真面目,愤然把他从顶楼推下,自己则在爱斯梅拉达的尸体旁自尽。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所著浪漫主义小说,写于法国风云变幻、阶级斗争激烈的年代,再现了法国国王路易十一统治时期,人民群众同宫廷与教会两股势力做英勇斗争的故事。丰富的想象、怪诞的情节、奇特的结构,就成为这部小说的重要特色,也赋予了将这部小说改编成为舞台剧的一大优势。此次来到北京与观众见面的《巴黎圣母院》是英国TNT剧院制作的原版话剧,风格张扬,视觉效果强烈,法文对白经典优雅且清晰易懂,标志性的原创音乐更成为作品重要的有机部分。TNT剧院艺术总监、导演保罗·斯特宾认为,和雨果所处的时代相比,《巴黎圣母院》所探索的主题如宗教与道德、性与爱等,在今天有更大的现实意义。

莫里哀的喜剧“遗珠”《德·浦尔叟雅克先生》

来自利摩日的浦尔叟雅克先生准备迎娶年轻的朱莉小姐,但他刚到巴黎就遇上了斯布里加尼和纳里妮。这两位受朱莉情人的聘请,特意前来破坏这场“媒妁之约”。在众人的轮流摆布之下,浦尔叟雅克迷失在巴黎街头,不得不伪装成女人逃离这座城市……1669年10月6日,莫里哀剧团在香波城堡为“国王之娱”创作了这部《德·浦尔叟雅克先生》,采用纯喜剧的形式,加以音乐和舞蹈,首演便大获成功。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可谓是莫里哀最忧郁和残酷的剧作之一。浦尔叟雅克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悲剧结局,而这样的结局却又为埃拉斯特和朱莉的幸福婚姻所冲抵。此次来到北京的《德·浦尔叟

雅克先生》由巴黎北方剧团制作,导演克莱芒·埃尔维厄-莱热将这部作品置于20世纪50年代的背景下并进行了改编,融合了声乐、表演和舞蹈,灵活多变,引人注目。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其表现形式可谓依旧新颖。在威廉姆·克里斯蒂指挥的“热情艺术”乐团的配合下,吉勒·普利瓦精彩地演绎出浦尔索雅克这一角色古怪、悲剧的特征。由于初次演出后,这部戏剧很少上演,因此能在北京看到这部《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可谓十分难得。

惊悚恐怖的悬疑话剧《无人生还》

十个社会身份不同、互不相干的人受邀前往一座孤岛,而当他们陆续到达岛上后却发现主人并未出现。晚餐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一个声音从别墅中传出,大声控诉十个人各自犯下的罪行。紧接着,十人开始一个接一个被谋杀,而每个人都是按照一首英国童谣《十个印第安小男孩》的情节被杀。一时之间人人自危,众人都希望能找出 一个办法拯救自己的生命,可是海上起了大风浪,无法寻求救援,唯一的求生办法就是找出凶手。

在推理类文学或影视作品中,有一种“暴风雪山庄”模式,指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内遇到离奇事件,需要侦探在极度有限的条件下找到凶手。《无人生还》便是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话剧《无人生还》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同名小说,人物对白紧凑,暗藏玄机且逻辑缜密,舞美带有强烈的英式风格,在音效和灯光的默契配合下层层堆积悬念,并将这个惊悚的故事不断推向高潮,又被称为“最恐怖的悬疑话剧”。

由于小说《无人生还》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本人“最满意的一部作品”,因此她还亲自改编了话剧剧本,自1943年首演以来收获了大量推理迷的喜爱。不过,阿加莎·克里斯蒂改编的话剧结局与小说中有所出入,因此“小说结局版”的话剧《无人生还》一直备受期待。此次在北京上演的《无人生还》,正是按照小说中的原有结局而来,可谓一大看点。

一票难求的“剧王”《西贡》

《西贡》的故事围绕一间名为“西贡”的越南餐厅展开,选取了1956年和1996年两个标志性年份,以历史上大量越南逃亡者逃往法国、40年后被允许回归故土的历史事件为故事背景,讲述了一个寻找“文化和身份认同”的故事。这段故事源自法籍越南裔女导演卡洛琳·古伊拉·阮的亲身经历,带有“自传”性质的话剧,通过在1956年前后越南与法国的“对话”,搭建了一个横跨40年、有着不同人生场景和时空背景变幻的舞台。

为了创作《西贡》,导演到法国、越南的餐厅听人们聊天、讲故事,然后回到排练厅进行编排,同时加入了演员的即兴创作。或许正是如此,大量实地调研素材的积累使得剧中的情感和事例都非常贴近真实生活。在2017阿维尼翁戏剧节上,《西贡》一经上演便一票难求,被称为“剧王”,至今已在全球十多所殿堂级剧院巡演,引起空前反响和轰动。此番来到北京,相信将能满足众多等候多时的剧迷们的期待。

话剧《仲夏夜之梦》剧照

话剧《风雪夜归人》剧照

话剧《无人生还》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