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穴幽歌 演绎波诡云谲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1974年,北京市丰台区堡台村意外发现的汉代墓葬,不仅让后人一窥燕蓟地区2000多年前的历史,也让“黄肠题凑”这种曾在西汉盛极一时的葬制首次展现在世人眼前

1974年,为寻找适合深层埋藏储油罐的地方,北京东方红石油化工厂选中了丰台区葆台村的两个高大土坡。然而,当他们请来北京市地质勘测处进行钻探勘测时,意外发现了土坡深处的土层里有许多木炭、白膏泥和古钱币。

经过北京市文物管理处的判定,这里是两座大型木椁墓葬。在对两座古墓进行考古发掘后,考古人员确认,这两座规模宏大的地下建筑的主人,正是西汉时期的广阳顷王刘建及其王后。它们的出现,为后人一窥燕蓟地区2000多年前的历史真实提供了实物资料。

承载使命 还原历史真实

地宫主人身份的最终确定,颇费了一番周折。地宫中一件出土的漆器上铭刻 着“二十四年五月丙辰丞”字样,而根据史书记载,西汉共有12位燕王,其中在位24年以上的有4人:燕康王刘嘉、燕王刘定国、燕剌王刘旦和广阳顷王刘建。但是,这四人中到底哪一位才是这座地宫的主人?就在考古学家困惑不已之际,地宫出土的诸多五铢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据史载,五铢钱始铸于西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而刘嘉和刘定国死于这之前,所以他俩不可能是墓主人;刘旦之墓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不可能葬在大葆台。排除了上述3人,墓主人的身份也最终揭晓:广阳顷王刘建。

关于刘建其人,史籍只留下短短的文字记载。《汉书·武五子传》载:“天子加恩,赦王太子建为庶人……后六年,宣帝即位……又立故太子建,是为广阳顷 王,二十九年薨。”《汉书·地理志下》载: “广阳国。高帝燕国,昭帝元凤元年为广阳郡,宣帝本始元年更为国。广阳国,辖有蓟、方城、广阳、阴乡这四县。”

这些简略的文献记载只是告诉今人刘建的简单政治经历以及广阳国的行政区划和建置。至于他的形象和生平等更为详尽的内容,文献上没有记载。

史书的缺载,让考古学家们意识到,这两座大墓承载着极其重要的使命,湮没在墓中的每一件文物,纵然再过微小,都有可能还原2000多年前的历史往事,见证大汉王朝的一段历史真实!

黄肠题凑 一展天子之制

古人的宫室制度是前为庭堂,后为寝室。这种前堂后室的宫室制度,从周代

一直流行到明清。西汉广阳顷王刘建的墓室,坐北朝南,南北长23.2米,东西宽18米,距地表4.7米,墓穴的面积达417.6平方米,甚至比清乾隆皇帝的墓穴还要大!其仿照人间宫殿制度,设置有前堂,南北宽7米,东西长约9米,复原高度约4米,四周无墙壁,东西两侧各有2根立柱,顶上有南北向木梁3根,形成了“三梁四柱”式的敞亮厅堂。前堂中摆放的家具有漆床、石案等,出土文物有漆器等生活用品以及白玉螭虎、鎏金铜豹等物。

据《汉书》记载,当时的诸侯王国“宫室百官同制京师”,因此,诸侯王也可以享用天子的葬制。基于此,刘建的地宫使用的是“天子之制”,即西汉皇帝御用的最高级葬具体系,史称“梓宫、便房、黄肠题凑”。

在大葆台汉墓考古发掘中,最为珍贵的发现便是“黄肠题凑”。所谓“黄肠题凑”,就是用黄心柏木,按向心方式积累而成的厚木墙。大葆台汉墓的“黄肠题凑”是中国首次出土,填补了汉代葬制研究的一项空白。它由1.4万余根柏木叠成,木墙高3米,厚0.9米,总 长42米。排列方式上,南北两端为南北向纵垒,东西两侧为东西向横垒,四角连接处南北壁黄肠木两头直接顶靠在东西壁黄肠木上,这样从内侧看,则四壁均为木头,即题凑。

“题凑”一词最早见于《吕氏春秋·孟冬纪·孟冬篇》,说春秋时楚怀王的女儿滕玉墓用“题凑”。另据《礼记·丧服大记》郑玄注云:“天子之殡,居棺以龙,木题凑象椁。”“题”指的是木的根部为头,“凑”指头皆内向中心。这种葬制在西汉盛极一时。但是,“黄肠题凑”加工的难度很大,而且,和坚硬的石头相比,柏木并不能做到不朽不腐。因此,东汉以后“黄肠题凑”这种葬制逐渐走向衰落,并最终消逝在历史长河中。

悠悠时光 仿若昨天之事

大葆台西汉墓葬的结构和形式,是西汉中后期燕蓟地区诸侯王生活状态的真实反映。从最外层的“黄肠题凑”往里走,就是前室,也叫“便房”,象征帝王生前起居玩乐的地方。便房北面是后室,是放置墓主棺椁的地方。上古时期往往用梓木 为帝王制作棺椁,所以后来帝王的棺椁也叫“梓宫”。

从文献记载来看,刘建历经汉昭帝、汉宣帝和汉元帝三位皇帝的统治。汉昭帝时期,刘建因其父刘旦“谋反”之罪名,被贬为庶人,燕国也“降”为汉郡。而汉宣帝即位后,复任刘建为广阳顷王,确立广阳国诸侯王国之地位。从此,刘建及其后代沿袭广阳王,直到王莽篡汉而结束。这在当时诸侯王的政治生涯中并不多见。

据大葆台西汉墓所展示出来的信息,史学家曾推测,史书上默默无闻的刘建,是一个善于韬光养晦之人。由于他对汉宣帝有很深的了解,因此他在位期间较为安分守己,遵循西汉中后期政治体制,最终得以享受汉代高规格的葬制。

纵然2000多年的历史是一段悠悠时光,但曾在这片土地上上演的历史大戏却仿若昨天之事。今天,伫立在北京市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这方空间中,眼前的鎏金青铜兽面铺首、透雕双面刻墨玉舞人饰件、透雕螭虎纹玉佩和鎏金嵌玉龙头枕,让人们可在瞬间穿越2000多年的时光,寄身于遥远的大汉王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