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广》是《诗经·周南》中一首为人熟知的情诗篇章。

Beijing (Chinese) - - POEM 诗韵中国 -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自汉代以来,对于《汉广》主题的阐释,多赋予了教化与美刺的色彩。《毛诗·汉广》篇《小序》就曾说道:“《汉广》,德广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国,美化行乎江汉之域,无思犯错礼,求而不得也。”它的意思是说,江汉一带受了周礼与道德的教化,“游女”遵守礼法,德行高洁,所以不可求。然而这样的释读却很难被后人接受,更是被现代学者认为过于牵强附会。他们认为,涵咏《汉广》的情味,实与伦理道德无关,而是一份真实人性的抒写,其热烈情愫的流溢,烛照了千古的心灵,百世的人生。

于是,《汉广》在今人的心中便拥有了这样一幅感人至深的画面:3000多年前,一位青年樵夫在水边思慕隔岸的一位美丽的姑娘,然可见而不可求,这位多情樵夫情思缠绕,无以诉说,就面对浩淼的江水,倾吐了惆怅满怀的心绪。

南有大树枝叶高,树下行人休憩少。汉江有个漫游女,想要追求只徒劳。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杂树丛生长得高,砍柴就要砍荆条。那个女子如嫁我,快将辕马喂个饱。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杂草丛生乱纵横,割下蒌蒿作柴薪。那个女子如嫁我,快饲马驹驾车迎。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在文学艺术尚未发展完备的诗经时代,简单选 取第一段句子中词汇作为诗名的《周南·汉广》,并非仅是一个单纯的指代符号。在这里,它传达的更是在上古时代就已萌发的一条普世真理:距离产生美。

遥望着汉水彼岸,那里有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女子,让他思慕至深。事实上,这份深刻,正是距离带给他的。事实上,《汉广》中的女子,未尝不是因为有了两人之间难以消弭的距离感,才愈发令人感觉难以企及。在爱慕者的眼中,那女子不仅是人,还是神;如果要丈量这爱与被爱之间的距离,那就如同是凡人与天神之间的距离。亦因此,汉代传习《诗经》的齐、鲁、韩三家解释《汉广》时,都将“汉有游女”解释为汉水的女神。

视距离之外的女子为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始终都有传承。魏晋时期,《汉广》中那对于汉神的遐想和寄托,终于丰满成了一位艳冠古今,出没于水边的完美女神,她就来自曹植所写的《洛神赋》。史书记载,曹植曾在一次从京师返回驻地的路上,恍惚间看到一位洛水女神,而这位女神,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甄宓。于是,在记录这一梦幻场景的《洛神赋》里,他写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能配上这样风华绝代的形容词的,不是人间女子,是世外仙姝,但即使是仙神的形象也无法如此准确而细腻。所以,那只能是曹植的一个梦,与其说是在写对方的美好,不如说是在写他的期盼。

自古以来,距离曾让无数文人士子心中的女子升华为女神,“她们”存在的意义,不仅是一个纯美的梦,更是他们对一个理想世界的美好向往。然而,如果“距离”太过悬殊,那理想即使得以实现,往往也会很快破灭。唐初名臣房玄龄就深谙这个道理。当唐太宗李世民把自己宠爱的高阳公主嫁给房玄龄之子房遗爱时,房玄龄反而表示不敢接受皇家抬爱。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两千多年来,在这一遍遍回绕反复的吟诵声中,诞生在上古的《汉广》,就这样诉说着上古先人们的智慧与他们信仰的爱情真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