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共皮黄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田喃 摄影 / 李晓尹

戏曲作为中国的传统艺术之一,剧种繁多,表演形式多样,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它以极富艺术魅力的表演形式,为历代人民所喜闻乐见,也为世界戏曲文化谱写了绚丽多彩的篇章

千百年来,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繁盛的艺术之花,其中中华戏曲之苑就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戏曲作为中国的传统艺术之一,剧种繁多,表演形式多样,或载歌载舞,或 有说有唱,或能文能武。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戏曲以极富艺术魅力的表演形式,成为了历代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无论程式、行当,还是流派、唱腔,异彩纷呈,且融会贯通。

无论是“国粹”京剧这一跻身世界 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国家文化符号,还是与之互为借鉴的河北梆子、评剧这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们都凝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思想精髓,以其独特的表现形式,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在中国戏曲的舞台

上闪耀着独特的艺术光辉,还作为宝贵的艺术遗产走向世界,为世界戏曲文化谱写了绚丽多彩的篇章。

京剧 国粹雅韵

梨园雅韵,国粹精华。台前幕后,浓缩着百味人生的京剧,至今已有着二百余年的悠久历史。“徽班进京”,说的便是它的源起。公元1790年,也就是清乾隆五十五年,继享有盛名的安徽戏班“三庆班”进京以来, “四喜”“和春”“春台”诸班随后,史称“徽班进京”。

优雅动听的唱腔,卓绝多姿的表演,在徽戏和楚调汉戏的基础上, 它日益受到观众喜爱,此后又吸收了昆曲、秦腔等戏曲的特长,最终在北京形成了京剧,于戏曲历史的长河中蹁跹而来;合流之后现成熟,历经多年变迁,京剧始终位列中国戏曲三鼎甲榜首,成为了中国的“国粹”。

“墨彩如生,吹气欲活”。工笔重彩戏画像《同光名伶十三绝》可谓名作,这幅由晚清民间画师沈蓉圃绘制的名伶彩色剧装画,精选了清同治、光绪年间京剧舞台上享有盛名的十三位演员,程长庚、卢胜奎、杨月楼、谭鑫培、徐小香、梅巧玲等一众名角跃然纸上,栩栩如生。此后在波澜壮阔的京剧史上,名家荟萃、流派纷呈,京剧表演艺术空前繁盛。

说到京剧中的流派,大都以演员的名字命名的,原因何在?简单说来,京剧是以主演为中心的演员艺术。“集百家之大成”,演员广泛学习,继承前辈的表演技艺,再结合自身的性格爱好、艺术修养等形成不同的艺术见解,“自成一派”,创造的独具特色的表演方式和手段,进而经过频繁的演出实践,得到观众的认可和欢迎,才逐渐在京剧舞台上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和流派。

端庄华贵的梅派,矫健流畅的尚派,深沉含蓄的程派,自然质朴的荀派……作 为四大名旦的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就是在继承陈德霖、孙怡云、王瑶卿等前辈艺术的同时,结合自己的条件各成一派,流传于世。再好比四大须生的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那则是在继承谭、孙、汪等前辈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特长,逐渐形成了简约明快的余派,委婉俏丽的言派,高亢挺拔的高派,潇洒飘逸的马派。

京剧真可谓韵味醇厚。作为一种高度综合性的舞台艺术,它在文学、表演、唱腔、音乐、脸谱等方面,通过长期的舞台实践,构成了一套相得益彰的“程式”,格律且规范化。它作为舞台上的表演艺术,手段丰富而又严谨。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唱、念、做、打,说的是京剧表演的四项基本功。唱腔、念白相辅相成,而舞蹈化的形体动作和武打以及翻跌等技艺,又互相融合。舞台上,只有基本功过硬,才能充分发挥京剧的艺术特色。

而生、旦、净、丑,说的就是京剧的行当了。这四大行当里,可还都有着更为 细致的分工呢,纷繁复杂,足以传神地表达着不同的主题和各色人物了。

红脸,代表着忠勇;黑脸,代表着猛智;蓝脸和绿脸,一般作草莽英雄;黄脸和白脸,那自是凶诈险恶了;赶上金脸或是银脸,那便是神妖之类了。缤纷五彩,各有蕴意,京剧的脸谱,实在是一种夸张的写意。

西皮二黄之腔,胡琴和锣鼓相伴,看那舞台之上,《宇宙锋》《玉堂春》《群英会》《打渔杀家》《拾玉镯》《四进士》《秦香莲》《野猪林》《空城计》《霸王别姬》,甭管是文戏、武戏,还是本戏、折子戏,各色人物悉数登场,演绎着经久不变的传奇。

“以形传神,形神兼备”,表演上精致细腻,声情并茂;京剧表达着传统中国社会的戏剧美学理想和价值观念,堪称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

河北梆子 入乡随俗

“长安之梨园……所好唯秦声、罗、弋。厌听吴骚,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人们听到昆曲

时,竟哄然散去?这“秦声、罗、弋”所指的究竟是什么呢?

秦腔,或称作乱弹、西部、弋阳梆子,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山陕梆子;到了清乾隆年间,已日渐盛行,对昆曲形成的压倒之势,在乾隆九年的《梦中缘传奇》序中便有记载。此后,到了清嘉庆年间, “盛尚秦腔,尽系桑间濮上之音”,这桑间濮上可是男女幽会之所。

事实上,追本溯源,早在生于清顺治五年的刘献廷所著的《广阳杂记》中就有“秦优新声,有名乱弹者,其声甚散而哀”这样的记载,说明在十七世纪末的京畿地区,就已有“秦声”或“乱弹”在流行了,并从康乾盛世一路发展下去。

“商路即戏路”,这话不假。这山陕梆子的蜕变,还得从其流入河北说起:它之所以能够流入河北,还得说是拜山陕商业的移师所赐。想当年,山陕的商业几乎遍布这些地方的主要城镇,尤其是名声在外的山西商人经营的钱庄、典当、酿造业更是兴盛一时,随之而来的,自然便是取悦顾主和壮其声势的来自家乡的山陕梆子了。这般演变,也使得山陕梆子后来摇身一变成为“河北梆子”。

入乡随俗。不仅在名称上随了地域特色,为了迎合当地群众的喜爱,流入河北后的“河北梆子”,无论是从语言习惯上,还是从表演方式上,都不断地革新和发展变化;从业的人中当地人所占的比例逐渐增多,这无疑也是其越来越“河北”的重要因素。而据史料记载,道光年间,河北就已经有了直隶的梆子科班,这正是被看作河北梆子诞生的重要标志。

与皮簧戏争妍斗盛、分庭抗礼?是的,成于道光,兴于光绪的河北梆子“当仁不让”地做到了,更不要说其在广大农村地区的无可匹敌了。鼎盛之时,河北梆子甚至还曾向北流行至现如 今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乌兰巴托呢,南到广州,东到今俄罗斯的部分地区,西至新疆的广大区域,都可闻其声。

植根于深厚的历史文化,来自山陕梆子的河北梆子有五百余出剧目,可谓丰富多彩,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是移植自京剧、高腔、丝弦腔等的剧目。《蝴蝶杯》《秦香莲》《辕门斩子》《打金枝》《杜十娘》《乌玉带》《辛安驿》《花田错》《喜荣归》……这些剧目多取材于殷周、春秋战国、两汉、三国、隋唐、宋元明清至民初的历史故事的传统剧目,通俗易懂,再融合了河北地方上的土语,农民生活的“草根”气息甚为浓郁。

说到河北梆子的行当,那也是生、旦、净、丑样样俱全。在高亢激越的唱腔中,多演绎着慷慨悲愤的情感。从板式上来说,善于表现剧中人物抑郁、愁烦、沉思等情绪的大慢板可谓是河北梆子中曲调性最强、演唱速度最慢的了,在各行当里很少出现;而相比较而言,或抒情或叙事的小慢板则运用起来更为广泛,生、旦、净、丑各行则都有运用。

河北梆子在历史上曾名家辈出。无论 是清同治年间就负盛名的、唱腔中掺有北京话的“京梆子”童子红,还是聪颖过人、突破成规,冶青衣须生腔调于一炉,尚柔媚之音的老生名家魏连升;亦或是魏连升之弟子,师徒同台时珠联璧合,嗓音高亮且有“铁嗓铜喉”之誉的小香水;还有念工、做工均颇讲究,落音后善加“咽嗽音”,富男子阳刚之气的筱翠云……一众名家荟萃,其精湛的表演技艺,对于河北梆子这门艺术的传承,实在是意义非凡。

甭管是由来自山陕的艺人形成的山陕派,还是直隶老派,还有之后产生的直隶新派,每一种流派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河北梆子的发展起过巨大的推动作用。

别看老派的河北梆子颇具苍凉凄楚之风,几经沿革变化后,在以板胡为主,笛子为辅的文场和有板鼓、大锣、铙钹、碰钟等的武场组成的乐队的伴奏下,它的音乐也逐渐树立起新的风格来。刚劲、豪爽、热烈、有力,与早年相比更具有活力和震撼力。而独特的演奏风格,更是被京剧等北方地区传统剧种借鉴了去,好比说京剧中的“马腿”“流水”“双飞燕”就是再好不过的例证了。

评剧 民间之声

“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

“我的爹在区上已经把亲退呀,这一回我可要自己找婆家呀!”

熟悉的唱词,熟悉的旋律,这正是红遍大江南北的评剧《刘巧儿》中的一段。

这出脍炙人口的新编评戏,不仅反映了青年男女对自由恋爱和幸福婚姻的大胆追求,更加深了人们对于评剧这一经典戏曲剧种的理解。

评剧,闻名全国的剧种,就其名称还险些引起了事端呢。据传,早年间还是小剧种的评剧进城之时,与被誉为“国粹”的京剧都称为“平剧”,引得业内人的不满。后来有人提出,京剧是国家大戏,代表北平,叫平剧;评剧是民间小戏,反映社会现实,形式简单,通俗易懂,把“平”字加上一个“言”字,就叫“评”剧吧,评剧就此幸得解围。

而说到这“民间小戏”的走红,还真不是平白无故。然而这“民间小戏”原先怎么又被称为“平剧”呢?

19世纪末,在河北唐山一带贫苦的农民农闲时,多以唱莲花落谋生。何为莲花落?其实就是一种长期流行在民间的说唱艺术,俗称“落子”。当有人把它演变成“唐山落子”的时候,又吸收了河北梆子些许特点的它,作为“京东第一平腔梆子戏”,简称“平剧”。事实上,这一时期的平剧也在吸收皮影、乐亭大鼓、京剧等的唱腔、过门和身段特点,提高着自己的艺术表现力;而后,又杂糅进“入关”的东北民间歌舞“蹦蹦”,深受当地农民喜爱。然而,平剧成为完整的戏曲艺术则是在辛亥革命前后。

组了班社的成兆才受新时代思潮影响,在艺术上颇具有革新精神。在他的带领下,平剧逐渐发展到了天津等地,定名为评剧乃是寓“评古论今”之意。

1919年,成兆才编写的经典剧目《杨三姐告状》横空出世,借由为姐姐报了血海深仇的杨三姐的故事,评剧的影响日益深广。由此可见,善于表现现实生活是评剧的一个传统。依据当地的时事新闻创作和改编的《枪毙骆龙》等剧,逐渐奠定了评剧以演现代剧目为主的特长。

在各种艺术手段的运用上,评剧尤以唱工见长。唱词浅显易懂,形式活泼自由之外,这种“民间小戏”还最善于表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因此生活气息极为浓厚,也颇受群众喜爱。

20世纪30年代以后,日趋成熟的评剧表演开始南下。主演过《海棠红》的白玉霜被誉为“评剧皇后”,她大胆运用低腔,发展了评剧的中音唱法,形成“白派”。同一时期,刘翠霞创造了高亢脆亮的“刘派”唱法;爱莲君创造了“爱派”的疙瘩腔唱法。此外,还有在北京与白玉霜相对峙的喜彩莲,被称为“时代艺人”的她创造了华丽而清新的“喜派”唱法,在上海演出之时,还得到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等的支持和称赞……伴随着早期的李金顺、以及后来 的这些“角儿”的声名鹊起,评剧流派异彩纷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伴随着中国评剧院、沈阳评剧院等评剧院团的建立,评剧迎来了新的繁荣,出现了一批群众喜闻乐见的现代戏,像是小白玉霜和韩少云主演的《小女婿》,新凤霞主演的《祥林嫂》《小二黑结婚》《野火春风斗古城》等。而在《刘巧儿》这出戏中,新凤霞不仅成功地塑造了刘巧儿的经典艺术形象,还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疙瘩腔”唱法,人称“新派”。新派艺术在众多的评剧流派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成为了评剧革新的代表。一时间,全国上下掀起了学唱《刘巧儿》的热潮,人们正是通过《刘巧儿》了解了评剧,知道了新凤霞。传统评剧《花为媒》,也成为新派艺术的经典之作。

生、旦、净、丑,评剧可谓行当齐全的大剧种,青衣、花旦、老旦、彩旦、小生、老生、花脸……样样儿有。但你或许不知道的是,在早期,评剧只有男角、女角之分,受到京剧和梆子的影响,后来才逐渐发展出生、旦、丑,增添了行当,这才“全活儿”了。

北京正乙祠戏楼

河北梆子《王宝钏》

评剧《花为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