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垣大地 定格历史映像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拥有近600年历史的堡子里是河北张家口的一个标志性符号。中规中矩的街道、气势犹存的豪宅、精美的砖雕木饰……不仅折射出堡子里昔日的繁华,也是张垣大地曾经辉煌的历史映像的一次定格

犹 如北京的四合院与上海的石库门,拥有近600年历史的堡子里已然成为张家口的一个标志性符号。

今天,穿梭在这座古军堡的街道中,仿佛徜徉在一座建筑博物馆里。京都式四合院、山西风格单出檐四合院、徽式高码头单挑墙、欧式建筑、东洋建筑……每一座建筑都个性张扬,尽显盛世独有的繁华之姿。

追根溯源,张家口堡的盛世之路,开启于一场由军堡化身商业重镇的历史巨变。这场历史巨变,则起始于一场历史盛典。

隆庆议和盛世辉煌降临城下

明隆庆五年(1571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大同镇得胜堡外的晾马台,一场受 封仪式正在举行。据《万历武功录》卷八记载,为了准备这场受封仪式,明廷在得胜堡外九里,搭建了宽约三丈的棚厂,并准备了“蓝帛五十匹,红布二十匹,青绿羊绒三梭二十匹,手帕汗巾四十方,席五十领,麻绳一百,彩亭四个,彩旗二十对”。这场受封仪式的主角,就是袭扰明朝边境数十年的蒙古首领俺答汗。

在这场受封仪式进行的前一年,一直与明廷对峙的北方蒙古部落突然发生了分裂。俺答汗的爱孙把汉那吉,因不满爷爷把自己的媳妇赐给了别人,愤而出走。正巧那时,宣大总督王崇古在边境招纳蒙古降人,把汉那吉遂叩关请降。

听到把汉那吉投明的消息,俺答汗点起数万铁骑,直扑大同镇下。不想,在这里他看到的却是爱孙备受明廷优待 的温馨画面。冷静下来的俺答汗,回想多年与大明征战带给自己部族的创伤,他终于坐了下来,并与明朝谈成了封贡互市的协议。

经济贸易最终化解了战争愈结愈深的仇怨。昔日刀光剑影的一座座雄关,如今成了商贾云集的处处集市。明蒙无数次的对峙和厮杀后,终于迎来了和平与安宁。“隆庆议和”因此成为明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代风云的突变,让张家口堡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机遇。史书记载,隆庆议和后,长城沿线上一共有11个关口进行着“用内地的农产品和手工业产品换蒙古民族的马匹和其他畜产品”的贸易,其中,张家口堡凭着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明蒙双方进行大规模贸易的场所。

蒙尘岁月武城之誉雄冠北疆

历经百余年后,张家口终于迎来了城史辉煌的顶点,边贸重镇就此成为其标志符号。它让人们一度忘却,这座城市的开篇其实是以“武城”而初落笔墨。史书记载,明朝初建之际,退居漠北的旧元统治者恢复元气,威胁万全、宣府(宣化)。为巩固边防,明廷在北部边疆地区修建长城,筑起驻军城堡。《明太宗实录》记载: “敕边将于长安岭、野狐岭及兴和迤西,至洗马林,凡关外险要之地,皆崇石垣,深濠堑,以防虏寇。”这些军堡中,张家口堡始建于宣德四年(1429年)。

这一年,指挥使张文领命建城筑堡,方四里,城高三丈二尺,东门曰“永镇”,南门曰“承恩”,成为长城防线宣府镇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张家口堡构造十分坚固,城堡四角各有一戍楼,东南门楼和西城墙上有御敌功能的重檐阁楼,堡内有协镖署、中营署、守备署,常年驻扎着为数不少的军队,因此有“武城”之称。在其建成的近600年间,虽偶有惊扰,却从未失守,以“武城”之誉雄冠北疆。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为方便互市,在边墙上修筑了专门进行马市的城堡,称为来远堡。来远堡周长二里十三步,城墙高三丈五尺,下以条石为基。环堡四隅各建一座戍楼。堡内建有公署二处,营房300间,祠庙二座,八角亭一座,还建有供管理官员办公的抚赏厅、观市厅、司税房等。来远堡建成后,使已延续数十年的蒙汉贸易更为规范,来远堡逐渐成为以边境贸易为主的城堡,张家口堡亦由此成为今天张家口市区的发源地和“原点”。现在,位于张家口市桥西区最繁华的商街,还沿用着它最初的名字— “武城街”。

百年回眸如烟繁华终随风逝

由“武城”演变为“商城”后,大批中外商贾开始涌入张家口,大批的商号、钱庄、银行以及商人们兴建的深宅大院也渐渐在这片富饶的沃土上驻扎生根,此时的张家口迎来了盛世下的辉煌,后人纷纷赞誉其为“华北第二商埠”。

历经600年风雨沧桑依然屹立的文昌 阁,是城堡辉煌历史的象征性建筑,与之遥相呼应的玉皇阁曾是整座城的制高点,登高俯瞰,眼前的这座城堡再也不是历史笔触下的繁华景象,显得沧桑而安详。

走下玉皇阁,在紧邻东门大街东口的路南,一座二层楼阁在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洗礼后,其屋顶长满了蒿草,青瓦间长满了青苔,整座建筑一片破败景象。但是,那气势如虹的飞檐和图案精美的窗棂,仍能让人感受到当年的辉煌。这里便是清中后期有名的大玉川茶庄。当时,张库大道从张家口堡直通蒙古草原腹地城市库伦(今乌兰巴托),中原大批的茶、丝绸、食盐、瓷器等物资,都是从这里源源不断运往蒙古大草原的,而蒙古的皮、毛、蘑菇等也通过这里销往中原各地。

今天,堡子里曾经的喧嚣虽早已随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而云烟消散,但行走在其中的大街小巷,眼前的呈现,依旧会让历史的时空凝滞。一条条中规中矩的街道、一座座气势犹存的豪宅、一间间颓败的商铺票号、一件件精美的砖雕木饰……它们不仅折射出了堡子昔日的繁华,也是张垣大地曾经辉煌的历史映像的一次定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