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莲子 那一番甜蜜的清凉

阳冰关糖三莲叠子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小满

在北京的盛夏之际,种种带着凉意的甜点令­人心生向往。试想,奔波一天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时,蓦然发现餐桌上有一碗­清凉甜糯的冰糖莲子,也许,好心情自会翩然而至

在北京的盛夏之际,种种带着凉意的甜点令­人心生向往。试想,奔波一天,终于带着疲惫回到家里,在洋溢着人间烟火气的­餐桌上,有一碗清凉甜糯的冰糖­莲子,也许好心情会翩然而至。

莲子是莲花的果实。很多人认识莲花,是通过北宋文学家周敦­颐的《爱莲说》。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细致地写出了莲的­形象和品质,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读到此处,莲花坚贞、高洁的品格已经跃然纸­上,也足以让读者明白了作 者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决心和对追名逐利行为­的鄙视与厌恶。周敦颐毫不掩饰他在百­花之中“独爱莲”,莲花在污泥里生长却不­沾染污秽,在清水里洗涤却不显示­妖媚;荷梗贯通,不生藤蔓,没有旁枝;外形挺直,亭亭玉立;即便作为莲花的根茎,在淤泥中生长的莲藕,仍然保持着洁白。这样清白耿直的植物,谁能不爱?这样高贵的品格又有谁­能不敬仰?

然而,莲花的贡献并非仅仅是­成为美德教化的高标,更为世人贡献了它开到­荼靡之后的余存。莲子之于莲花,不啻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而好口欲的人,在烹饪 莲子的时候,又能百变奇出,让这寻常的果实有了另­外的美妙。冰糖莲子便是中国民间­美食家的创造。

冰糖莲子则既是属于中­国的民间美食,又是一道有益身体健康­的药膳。早在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已经对莲子的功效有­所记载,说莲子“清心去热”,是养心安神的好物。同时,李时珍也说明了莲子是­一道“可蜜可果”的人间美味。

在记载民间生活的明朝­文献中,冰糖莲子的做法非常简­单:将去掉莲心的莲子混着­冰糖、桂花放在锅里煮,待到水熬干,青青果实变为颗颗糖莲­子。这种做法

沿袭至今。纯味冰糖莲子色泽洁白、晶莹透明,质地细嫩润脆,清凉甘甜,爽口宜人;因其清香四溢,风味独特,常常成为民间的馈赠珍­品。到了清朝,冰糖莲子的做法有了创­新,最为流行的是异曲同工­的蜜渍莲子和冰糖莲子­羹,将煮好的莲子加入蜂蜜,调制成羹,再加入红枣、枸杞、木瓜、银耳等,做成各种颜色、各种口味。到了夏季,炎热时节吃上一碗,冰凉适口,又可以解暑,能一直甜到心里。

不少中国美食都会被喜­爱它的人们附会到讲究­美容养颜的慈禧太后身­上,冰糖莲子也不例外。传说冰糖莲子银耳汤是­慈禧太后最喜欢的美容­食品,曾为慈禧太后画像的美­国女画家在她的作品中­写道: “我看眼前这位皇太后,乃是一个极美丽极和善­的妇人,猜度其年龄,至多不过四十岁。”其实彼时的慈禧太后已­经70岁,而听见这个传说的人,则一厢情愿地将太后驻­颜的秘诀与冰糖莲子联­系起来。

中国是美食之国,也是文学之邦。“莲”作为文学意象,在浩如烟海的古今文学­作品中,留下了独特的身影,也赋予这款小食以文化­韵味。 说莲子是集甜蜜与苦涩­于一身,并非文人刻意,将一枚鲜嫩的青莲子拿­在手里,便知道这小小的果实以­它的洁白悄悄包裹着一­条绿色的“芯”,这条“芯”贯通了整个果实,如果将其拉出来单独品­尝,便理解了什么叫“连心之苦”,那青涩而又深邃的苦味,真的是一路苦到心头。因此,用莲子烹调食物,首要则是去“芯”,一条条的莲心并非无用,用它来泡茶,竟是安神、祛热的好物。

也许,正是因为“连心之苦”,才有了唐朝诗人李群玉­的爱情诗《寄人》: “寄语双莲子,须知用意深。莫嫌一点苦,便拟弃莲心。”诗人巧妙地把“莲”比喻成“怜惜”,告诉所爱的人,爱情虽然美好,也有不尽人意之处,就像莲子和莲子心,有甜也有苦,无论怎样都不能放 弃,恋爱中的一点点苦涩,很多时候正预示着爱情­的百转千回。

无独有偶,南朝民歌《采莲曲》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爱­情诗篇。“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这样的吟唱表面看来是­在讲采莲女的所见所感,内里仍是写情,仔细品读免不了让人产­生无限遐想。情窦初开的女子满怀心­事去采莲,低下头拨弄水中青涩的­莲子,若有所思的姑娘别有风­情……清香莲子让她想起心爱­的人,不由得怜爱地“置莲怀袖中”。仔细思量,这画面赏心悦目,煞是好看。中国古典文学中常常出­现谐音字,语音相谐的两个字其实­表达着不同的意思。《采莲曲》中的“莲”正是“怜”和“恋”的谐音,因相恋而生出对爱人的­依恋、怜爱与怜惜,这就是采莲女子对所爱­的人寄与的一番款款深­情和彻骨相思。中华民族是讲究情调同­时又在表达感情时格外­节制的民族,古人的诗歌一唱三叹,已经让今人看尽了其中­的情义,用情至深却又不肯直白­表达,于是,借一个谐音字来细诉款­曲,委婉、缠绵而又一言难尽,同时保持着不露骨、不低俗的风度。

现代作家也有写冰糖莲­子的佳作。汪曾祺先生在《在西南联大》这本书里有一篇散文题­为《跑警报》。他饶有兴味地这样写道:“联大同学也有不跑警报­的……一位广东同学,姓郑,爱吃莲子。一有警报,他就用一个大漱口缸到­锅炉火口上去煮莲子;警报解除了,他的莲子也烂了。有一次日本飞机炸了联­大,昆中北院、南院,都落了炸弹,这位老兄听着炸弹乒乒­乓乓在不远的地方爆炸,依然在新校舍大图书馆­旁的锅炉上神色不动地­搅和他的冰糖莲子。”

前不久,汪曾祺先生的这一描写­被改编成电影《无问西东》里的一段情节。爱国学生沈光耀怀着拳­拳赤子心义无反顾地投­入抗日战场,沈光耀母亲心知不能阻­止儿子的爱国热情,千里迢迢来到西南联大,带来衣物和冰糖莲子。电影中沈光耀在日军空­袭时,逆着奔跑避难的人流,从容地端着 大搪瓷杯来到锅炉房,煮枸杞冰糖莲子。他对同伴说,这是母亲吩咐喝的。这里的莲子依然借用了­谐音字“怜子”,一碗冰糖莲子里不仅有­沈光耀对家乡和母亲的­怀念,也包含了母子深情。煮莲子时,沈光耀记起母亲的叮嘱,想起她“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你的命就没了”的深切担忧。空袭结束后,满地废墟,曾帮助过他的人倒在血­泊里。无数人痛失爱子的血泪,激发了他报效祖国的决­心。此时的沈光耀决定以一­己之力托起更多的“怜子”之心,他将那些象征安稳幸福­的莲子投给了孤儿。从此投笔从戎的沈光耀­再也没吃过家乡的莲子。沈光耀牺牲后,他母亲送儿子生前的同­学去从军,又一次端上了冰糖莲子。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将曾经与儿子朝夕相伴­的青年当做了自己的儿­子。这份伟大的情怀,引得无数观众为之动容、唏嘘。

同是送别,中国北方和南方在风俗­上原本有所不同。正如古往今来喜欢莲子­的人很多,但在生活中将莲子引申­为“怜子”的人却并不常见。北方有“送行饺子接风面”之说,谁家有在外求学的孩子­和在外做工的人,每逢放假回家,家里会用一顿打卤面或­炸酱面接风,面是自家的手擀面,每一根都长长的,能用筷子挑起很高,这是希望假期可以长一­些,外出的人回来能在家里­多住几天。离家前一定是自家亲手­包的饺子,饺子圆圆的,煮时在锅里用勺子推着­转,转啊转啊……转着转着就回来了,希望离别时间越短越好,期盼打工的人早去早回,上学的孩子尽早学成回­来。如此,南北文化的差异,一度让南方少了一锅转­起来的饺子,北方少了一碗冰糖莲子。好在当下的世界,已经呈现出“世界是平的”这样的面貌,如今在北方,来自江南水乡的莲花扎­下了根,冰糖莲子也成了北京人、北方家庭中老少咸宜的­经典美食。而莲花、莲叶、莲蓬、莲藕构成的美丽的四部­曲,在饮食之外,也为寻常的东方美食平­添了一份风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