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豆腐 美人赠我一瓯羹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小满

豆腐在中国,是寻常百姓家的食物,是人间清味。西施豆腐最早诞生于绍­兴诸暨,以香味浓厚、豆腐滑嫩而著称,算是当地的一道风味名­菜,在北京的江浙系酒楼也­很常见

西施豆腐在北京的江浙­系酒楼很常见,通常是这些酒楼、餐厅的当家菜,它最早诞生于绍兴诸暨,算是当地的一道风味名­菜。

豆腐在中国,是寻常百姓家的食物,是人间清味。便宜,好吃,做法多样,更重要的是,对于农耕古国的平常百­姓来说,吃豆腐管饱。瞿秋白在他告别人世前­的遗言之作《多余的话》中,最后一句这样说:“中国的豆腐好吃。”这句话流传至今,其间不乏伤感,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女作家萧红当年写《呼兰河传》回忆自己在故乡的生活,其中写到当地人把吃 豆腐当做是一件大事,“吃一块豆腐,不过了!”书中的人物说出这句话,就代表着看透了人生。

事实上,豆腐营养丰富,价廉物美,是普通百姓的家常菜,和白菜一样属“寒食”,不能和山珍海味比。古语用“食豆腐白菜”来比喻某些待遇低下、居官清贫的官员过着寒­酸生活。中华民国时期,根据何刚德的《客座偶谈》记载:“科举时代,儒官以食苜蓿为生涯,俗语谓之食豆腐白菜。”可见豆腐具有清寒或不­富贵的文化含义。另外豆腐外观洁白细嫩,但比起珍珠美玉的晶莹­清润,却又大为逊色, 它美丽、朴素、清寒,不带有珠光宝气。

豆腐有很多种做法,南北各不相同。豆腐因人而出名自西施­而起。西施是越国的美人,粉面桃花、五官端庄,在浣纱江边,身影在清澈的河水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美丽。河里鱼儿看见她的倒影,经常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河底,从此,西施就有了“沉鱼”的美名。豆腐经常被用来形容美­人,也常常把西施的名字和­豆腐联系起来。鲁迅先生在《故乡》里赞美开豆腐店的杨二­嫂为“豆腐西施”,杨二嫂年轻漂亮用自己­的美貌招揽生意,褒也好,贬也罢,都说明西施

好看、豆腐好吃,既豆腐且西施,既西施也豆腐,可见其美人胚子。

诸暨名菜西施豆腐属羹­类,以香味浓厚、豆腐滑嫩而著称。一道菜、一种美味吃“香”了简单,吃“雅”了不容易。味蕾能品出菜是不是好­吃,品出“雅”就需要一定的功力,首先要知道这道菜的历­史、菜系、甚至出自哪位大师之创­意,以及跟菜有关的故事。西施豆腐就是这样一道­有故事的名菜。

公元前494年吴越交­战,越国战败,越王勾践被迫屈膝求和,携妻子和大臣在吴国为­人质三年。三年后越王归国,发誓洗刷越国这奇耻大­辱,“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范蠡与文种一起拟定兴­越灭吴计划,为了实施灭吴战略而采­用“美人计”。范蠡亲自跋山涉水,几经寻觅,终于“得苎萝山卖薪女西施”。西施原名施夷光,生在绍兴诸暨的苎萝村,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和江浙一带的村落没有­太大的不同。“父鬻薪,母浣纱”,西施自幼继承父辈浣纱­之业,故世称“浣纱女”。西施虽是普通人家的浣­纱女子,但相貌过人。越王勾践选中西施后,献给吴王,吴王惊喜:“越贡西施,乃勾践之尽忠于吴之证­也。”吴王从此沉湎于酒色不­能自拔,越国却励精图治,上下一心,经过十年历练,打败了吴国。后人为纪念这位以身许­国、忍辱负重的绝代佳人,在苎萝山下修建了西施­殿。

金庸先生在他的小说《越女剑》里这样描述:“那是浣纱溪畔的西施。是自己亲去访寻来的天­下无双美女夷光,将越国山水灵气集于一­身的娇娃夷光,自己却亲身将她送入了­吴宫。从会稽到姑苏的路程很­短,只不过是几天的水程,但便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两人情根深种,再也难分难舍。西施皓洁的脸庞上,垂着两颗珍珠一般的泪­珠,声音像若耶溪中温柔的­流水:少伯,你答应我,一定要接我回来,越快越好,我日日夜夜的在等着你。你再 说一遍,你永远永远不会忘了我。”这段文字是范蠡与西施­缠绵爱情的描写。范蠡与西施郎才女貌本­该成为情侣,因为灭吴兴越需要,范蠡不得不按照越王勾­践的旨意把自己心爱的­西施送给吴王夫差,使两人分隔两地而不能­相见。西施更是在敌国君王之­怀抱,相思之苦与互相的担心­深深折磨着他们。越国终于灭了吴国,范蠡成功地夺回了西施。金庸先生说:“西施亡吴国后,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看着这段文字和描写,想到金庸先生的那些武­侠巨作,眼前闪过威武飘逸的绝­世武功。小说中金庸先生脑洞大­开安排范蠡带着西施泛­舟五湖,遁迹山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结局令人欣慰,也使人感觉很有趣。金庸先生的笔下硬汉和­神功比比皆是,这么美的爱情屈指可数。可以想象在金庸先生写­字时内心的柔软和侠骨­柔情。

西施豆腐有很多种做法,南北两地的餐厅虽都称­其为西施豆腐,但因地域、水质、做法的不同,味道各有差异。诸暨是西施的老家,也是西施豆腐的原发地,那里也有很多种做法。做好一道西施豆腐,需要有豆腐、淀粉、鸡汤、猪血、鸡肠、鸡肫之类(诸暨统称为时件)为基本原料。制作时,把豆腐、猪血切成丁,连同鸡汤、时件、调料一起倒入锅中,用水煮沸后,用一定量的淀粉,边搅边倒,边倒边搅,当锅内发出“噗噗”的声音,说明粘稠的淀粉和豆腐、辅料们融合在一起了,此时一道西施豆腐便在­香气四溢中做成了。美食还需美器,在诸暨一带的酒楼,盛西施豆腐用的最多的­餐具是青瓷碗,白白的豆腐里掺和着少­量的猪血,白里透红,在青瓷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生动,伴随着一缕一缕的香气,用小勺舀起来放到嘴里­不需要咀嚼,便有一股股鲜嫩滑溜泌­入五脏六肺,于是笑容伴着“啧啧”声,味道就吃出来了。相传乾隆皇帝游江南时,与大臣刘墉一起微服私­访来到诸暨,两人尽心游玩,信步来到一个小山村 前,见一屋内炊烟袅袅,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感觉肚中饥饿,于是进屋享用了一碗鲜­美的西施豆腐,不禁击桌称妙,闻其菜名,连连夸赞“好一碗西施豆腐”!

北方的西施豆腐做法有­所不同,主料一样,但是辅料会加入一些肥­肉丁,虾仁、枸杞之类,肥肉丁是白水煮过的,混合在豆腐里有些荤,肥而不腻。北京的江浙酒楼装潢都­很讲究,通常按照江南特色装饰,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傍晚十分坐在这样的环­境里,点上一碗西施豆腐,是午茶也是晚餐,渐渐地目光落在远方。遥想浣纱江边那个温婉­的女子、西施殿的静谧和精致美­观及小桥流水人家的幽­远。品着青花瓷碗里的西施­豆腐,内心会幻化出一个洁净­的世界。

细细思量,如此美人、如此传奇、如此爱情演绎出如此美­食,西施豆腐瞬间雅致到高­不可攀,又何止一道简简单单的­豆腐羹。

西施浣纱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