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植物 扮靓美丽北京

大规模的生态建设,为北京的园林绿化行业带来了新的契机。而乡土植物的人工繁育,对于园林绿化、保护珍稀树种,都有着尤为重要的意义

Beijing (Chinese) - - IN THE NEW ERA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 文 / 田喃 摄影 / 常旭 图片提供 /北京市怀柔区园林绿化局

“真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郁郁葱葱的,绿意盎然。”让人不禁慨叹的,是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城南公园,说来这座公园的位置还真是有些特别。它位于国家级生态示范区、首都北京的生态涵养发展区—怀柔的中心地段,却恰好在迎宾南路与京密高速路的相夹三角地带,真可谓别有一番天地。

在城南公园的西南门,赫然可以见到一块写有“乡土植物科普园”的招牌。乡土植物?还没搞明白它的意思,入得园内顿觉清凉幽静,但见满目苍翠。在这样的炎炎夏日穿行于城南公园中,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人们,有的在打太极拳,有的在悠然地散着步,还有的带着孩子在一片绿色中惬意地纳凉。据了解,怀柔的城南公园以植物种植为主,通过常绿和落叶植物,赏花与观叶植物的搭配,体现出一年四季色彩的丰富变化。这样的一个绿色公园,不仅可以改善国道路口的景观效果,还可以为市民提供一处休闲场所。此外,对于植物的科学知识普及,也不失为一个独特的所在。

“这是刺楸,北京市一级保护植物,村里人把它叫做‘老爷子树’。你再看它边上那棵,那是‘老马子树’,这是村民的俗称,其实就是漆树。”兴致勃勃地向《北京》周刊介绍着的,是怀柔区园林绿化局的高级工程师李贵友。

除了一级保护植物刺楸,在这占地面积近五万平方米的城南公园里可还真见到了不少的珍稀植物。短梗五加、省沽油、崖椒、齿叶白鹃梅、禾叶山麦冬……而在公园深处,竟然还有一座别致的温室大棚呢,不消说,里面更是各式珍稀植物的宝藏。

城南公园里这些名目繁多的珍稀植物,到底来自何处?它们真的是“得天独厚”吗?

珍稀树种 带之下山

“怀柔为邑,崇岗叠嶂,绵亘千里”,明代弘治年间的大学士谢迁曾经这样说道。怀柔境内多山,山区面积占到怀柔区总面积的89%。苍茫的群山绵延起伏,堪称首都北京的绿色长城和天然屏障。这里不仅山地广大,河泉更是众多,水源甚为丰富,日夜奔流不息。“仁者乐 山,智者乐水。”如此这般山清水秀的怀柔,素有“京郊明珠”“首都后花园”的美誉。也正是这样的自然条件,使得怀柔区的植被尤为丰茂。

据了解,自21世纪初始,怀柔区园林绿化局每年都会普查地区内的古树名木,并记录在案。经过几番普查和多年的积累,他们已经找到了不少珍稀树种的群落,并先后对一些珍稀树种及百年古树实施了相应的保护措施。尤其可喜可贺的是,目前他们已经在汤河口镇后安岭村、琉璃庙镇白河北村以及宝山镇超梁子村三处地方发现了树龄百年以上的北京市二级保护植物流苏树的身影,而之前北京市在册的流苏树古树仅有两株。然而还有一些散落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的古树名木未被发现,与此同时更令人遗憾和无奈的是,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再去古树发现地探访时,却发现一些古树已经被拦腰砍断,而野生的可以食用的保护植物更是难觅踪影,“像是蕨菜之类的,现在在山里已不易见到了”。原来,当地不少民俗户发现了这些“可以吃”的植物后,便大规模地采摘回来,用来烹饪农家菜而创收。过度的采摘食用和移植,对于这些珍稀物种实在是一种灾难。

正是为了保留住这些“山林里的奇珍异宝”,保护这些怀柔土生土长的珍稀乡土植物,自2007年起,怀柔区园林绿化局开始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珍稀树种人工繁育工作。怀柔区园林绿化局下大力气,专门拿出一块约五亩的地方,将藏身于深山老林之中的省沽油、刺楸、短梗五加、崖椒等珍稀树种引下山来,大胆尝试,加以人工培育。

“像我们这些做林业工作的,说到对这些珍稀树种最好的保护,就是对它们进行繁育。”李贵友不仅用脚步丈量着怀柔山区的每一处地方,几乎踏遍寻遍这些大山,更积极地尝试着将这些珍稀的树种带下山来,进行繁殖和抚育。

另辟蹊径 开花结果

一路驱车,向着怀柔北部的深山区行进,绿荫遮蔽,植被茂盛,虽叫不上名字来,却辨得出这满山的树木种类真可谓繁多。而当一行人来到位于汤河口镇的小梁前村时,老远就被浓密的绿荫中甚是醒目的白色花朵夺去了目光。

一簇簇雪白绽放的花朵,开满在高大茂密的绿树上,真像是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来到树下定睛细看,一朵朵聚伞状的小花轻盈纤巧,还散发着阵阵淡淡的香气,格外淡雅清丽。“你看,这流苏树的名字正是得自于它的外观。”原来,这就是流苏树,站在树下仔细观望,还真是贴近呢。可别小看了这种树,“它可是一种珍稀的可做茶叶的树,它的嫩叶和花序蒸完晒干后还可以用来做茶,村民们叫它‘白花茶’,沏出来的茶颜色特别漂亮,不逊色于龙井茶。它的木材坚重细致,还可以用作器具。”李贵友师傅解释道。流苏树也因其含苞待放时形似糯米,而得名糯米花、糯米茶。

这里的1500余株流苏树,绽放着绚烂的白色花朵。在这大山深处,为什么会种了这么多的流苏树呢?原来这里是个推广示范基地,而这里的流苏树可是由人工繁育成功的,它们如今首次绽放花朵。

这一切,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当时,怀柔区园林绿化局开始了珍稀树种的人工繁育工作。高级工程师李贵友责无旁贷,带着技术员们开始满山转悠。“找某种植物,有时候还真的需要运气,无功而返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没找到这种树,却发现了别的树种。”流苏树本来就比较稀少,又是雌雄异株,要想收集到它的种子必须得找到一定数量的野生群落,“单单找树,我们就花了两三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李贵友和同事们终于在喇叭沟门乡上台子村的大山里的干旱阳坡上找到了几株野生结果的流苏树。“我们大概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开花,这样就相对容 易找到。”流苏树喜光,也耐寒、耐旱,适应性比较强,也因而寿命比较长,但是生长速度却慢得很。“野生的流苏树落种1年后才能发芽,从出苗到开花至少需要8年时间。如果通过嫁接,4到5年就可以开花。”

这颇费周折、得来不易的流苏树种子,可得精心培育。然而在繁育过程中,又遇到了困难。“种子挺大的,又很完整,看上去应该很容易出苗,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野生的树种进了实验室后“水土不服”,按照常规的温度、湿度、光照条件来培育,却一直不发芽。各处查找资料、拜访园林专家,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尝试,改变温度、湿度、光照等条件,李贵友这才发现,流苏树的种子具有上下胚轴双重休眠的特性,要在8月到10月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使其持续地处于20多度的温度,完成下胚轴休眠,流苏树的根“差不多就可以在地下长出十多公分来了”。种子在5~6摄氏度的温度下,大概需要70~80天,完成上胚轴休眠,待 到来年的3月初,差不多就可以出苗了。而这样的一个过程,如果是在野外的话,则大概需要2年的时间才可以完成。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如今,经过李贵友和同事们多年的精心栽培,人工繁育的流苏树已经傲然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了,这怎么能不让人高兴呢?

“流苏树就来自于怀柔的山野,它最终还是应该回归到自然中,这样也有利于提高整个种群的数量。”三年前,1500株人工繁育的流苏树小苗被栽种到了怀柔深山区的小梁前村,尽管在这三亩地的范围内种得满满当当,李贵友心里仍旧有些嘀咕:“能不能度过深山里的寒冬和旱季,谁也说不好。”而令人欣喜的是,这些重返自然的流苏树对大山里的环境竟适应良好,“经过三年的生长,今年第一次集体开出了小白花。”李贵友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据了解,对于像流苏树这样在怀柔的山林里土生土长的树种,其人工繁育后重回自然、移植野外的适应性还是比较强的,“毕竟这种乡土植物,原本

就是长在怀柔的山上的,原生态的生长环境就是这样”。当然,适应也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还得再观察一下,看看它们是不是能够独自繁衍。要是能成功,就陆续地把它们移植到野山里,让它们在自然的生态环境中茁壮生长。”李贵友摸着流苏树纤细的枝干,微笑着说道。

移步园林 装点城市

先前在城南公园的那座温室大棚里看到的那一盆盆绿色的、整整齐齐排成一溜溜的小苗,不正是人工繁育的流苏树吗?原来,在能够稳定地出苗之后,珍稀的流苏树还先后被移植到了怀柔区的城南公园、滨湖公园和滨河森林公园等地,成为城市绿化的一部分。

“怀柔区园林绿化局对这项工作特别重视,在方方面面给了我们很大的支 持。”怀柔区园林绿化服务中心的贾明财主任在说到“珍稀树种人工繁育”这项工作时,不无感慨。怀柔区园林绿化局下属的园林绿化服务中心,主要负责怀柔城区整体的园林绿化工作。“我们给予了李贵友师傅和他的团队不遗余力的支持。”花开胜雪,还带有茶叶的清香,人工繁育的流苏树如今装点着城市,为怀柔更添姿色。

“目前,我们已经成功繁育了1000多盆刺楸了”,李贵友师傅自豪地说着。记者在城南公园的温室大棚中,眼见一盆盆正茁壮生长的刺楸,五角形的绿色叶子层层叠叠,悦目之余,尤为赏心。“这物种可金贵,在北京的分布极少,现在看着它们稳定出苗了,真是高兴。”

为了保护怀柔当地更多珍稀的乡土植物,在怀柔区园林绿化局的领导和支 持下,原本藏身于深山的短梗五加、省沽油、崖椒等珍稀树种也都已经开始了人工繁育,这条路同样充满着艰辛和不懈的尝试。出苗、育成、开花、落种,这些都还不够,为了尽最大努力地保留下这些珍稀树种的原始野生植株,下一步,怀柔区园林绿化局还准备将培育好的植株无偿地送给民俗户,并且教会他们如何培养、繁殖。

“你说‘短梗五加’,村民们可不认得,他们管它叫‘棍儿菜’。”为了让可以食用的短梗五加能够得到更多的保护, “我们和民俗户开展了初步的合作”,李贵友介绍道。简言之,就是让村民们也来种短梗五加,李贵友和他的同事们为其提供技术支持,“比如告诉他们怎么能种出更多的短梗五加”,村民们在房前屋后都栽种一些,这样一来,“村民有了效益,

就会相信你”,间接地可以起到保护短梗五加的作用。后来,老乡们再见到李师傅时,又多了一句话:“老李又给我们带好东西来啦。”

“古树名木,是一个地区源远流长文明史的见证,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保护好它们,让它们在更好的生态环境中自由地生长。”怀柔区园林绿化局的相关负责人这样说道。

“现在怀柔迎宾环岛上种的就是短梗五加,它比别的树管理起来更加粗放。”同样大规模地应用到园林绿化中的还有省沽油,“前一段时间雁栖湖生态示范区进行绿化提升的时候,我们就在那儿栽了一大片省沽油。”雁栖湖生态示范区作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理念、国际一流水平的会议会展区和生态发展示范区,更是一个接待大型国际会议和开展大型高端商务会展活动的综合性国际会都。借助生态示范区和国际会展中心的影响力,这些名贵的乡土花木不仅装点着举世瞩目的国际会都,还很好地做了集中的展示。据了解,还有5000余棵省沽油被应用到怀柔区的园林绿化中。

感恩回馈 送树归山

“这些都离不开领导们的支持。没有园林绿化局的大力支持,我和我的同事们也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李贵友质朴的话语中,满是感恩。而对于自己这些年的辛勤耕耘和无私奉献,他却说得很少。“李师傅时常背着一个大包,带上一盒卷尺就进山了。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时你看吧,满脸的土,满脚的泥,头发上还粘着草。”听到旁人这样描述,李师傅连忙摆摆手,十分谦逊。

多年的山林调查,让李贵友师傅不仅练就了好身手和好眼力,还和村民们建立起了感情。有时候,李师傅就住在这些村民的家里。“以前,和他们说这说那,他们都不信。后来慢慢时间长了,他们也发现教给他们的种植方法的确有用,渐渐地也就相信你了。”有时候,村民们发现不认识的树时,还会指给李师傅,“你去瞅瞅吧,那边的山根那儿还有一棵特别大的色树。”这倒给李师傅提供了线索。穿过玉米地,顺着田埂,李师傅便看到了村民口中的“色树”,那其实是一棵五角枫。“那边的山梁上还有一棵呢”,根据村民 们的描述,李师傅爬上山头,发现背阴处果然还有一棵,树围虽然稍小,但长势更好。“五角枫生长很缓慢,三四十年的树,胸径才能长到10厘米左右,像这么粗壮的树干,至少也得有500多岁了,说不定还更古老。”像这样新发现的古树还真是不少呢。

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李贵友无数次地深入大山,探查寻觅,不知疲倦。手脚被划伤,顶着烈日,冒着寒风,还和野猪等野生动物打过照面儿……实验失败,他也不灰心气馁,重头再来。是什么支撑着已逾“知天命”之年的他多年来勇挑重担、坚韧不拔、矢志不渝呢?“我对这些植物是真的感兴趣,觉得这就是一种乐趣。对植物持续的热情,让我能够一直坚持下来。”热衷于乡土植物的研究,爱着他的这一份事业,李贵友却轻描淡写。

1981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学校果林专业的李贵友,先在喇叭沟门的北京造纸用材林基地做了8年的天然次生林抚育和落叶松及杨树造林工作。那时候,他作为基地唯一的一名技术人员,深入到每块林地,并在落叶松及杨树造林的工作中,进行从育苗到栽植全过程的指导和监督服务。1989年他开始从事园林工作,至今近30年,一直严谨地工作在一线。无论在苗圃还是在公园,他对工作范围的每棵树木、每片花草都悉心观察,哪棵树的叶子非季节性地黄了,哪片草枯了,哪种花谢了,他都能做到第一时间发现,并认真分析原因,重点做好养护记录,反复试验,解决问题。面对失败,李贵友有着自己的理解,“失败也不是坏事。再查资料也好,再去实践也好,你老得尝试,这样才能无限地去接近成功的方法。”为了突破相关难题,李贵友废寝忘食地翻阅相关的专业书籍,并大胆试验,凭借着多年的工作实践和扎实的业务基础,和同事们一起开发研究了多种可引种驯化并适合城市绿化的乡土植物。

在满是绿意的城南公园里,还生长着大片大片的绿色植物,其上淡紫色的小花,更是成为公园里一道独特而亮丽的风景。“这是麦冬草,一年四季常绿。”原来为了解决北方绿地冬季枯黄的问题,李贵友在怀柔的浅山区找到了这种常绿的麦冬草,李师傅和他的同事们已经解决了其种子繁殖的技术难题,种源基数也在不断增加。目前这种耐寒抗旱的常绿麦冬草已经通过农业部做了北方城市的区域适应性试验,被命名为“怀柔禾叶山麦冬”,并颁发了证书,怀柔乡土的常绿草品种将应用推广于更多的园林绿地中,填补北京没有乡土常绿草的空白。“对乡土植物的引种驯化,在城市景观发展的过程中,是一种捷径。城市绿化需要多样性的发展,这也离不开实验性的尝试和积极的探索。”怀柔区园林绿化服务中心的贾明财主任如是说。刺楸、短梗五加、齿叶白鹃梅、怀柔禾叶山麦冬……在城南公园的温室大棚里,待到这些尝试人工培育的物种能够稳定地繁殖后,这些幼苗就会一起移植到南房公园的乡土植物试验田中,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培育。未来,这些“引下山”的珍稀树种的原始野生植株都将“送上山”,使之逐步重归山林,自然生长。

美丽中国 指日可待

在2018年这个生机勃勃的春天,北京市启动实施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建设正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生动实践,是推进新时代首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举措。在过去的几年间,百万亩造林工程不断植树增绿,勾勒出北京城市公园镶嵌、近郊森林掩映、远郊青山连绵的生态新格局。

“今年是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实施的第一年,北京将新增造林绿化面积23万亩、改造提升6.7万亩,新增城市 绿地600公顷。市、区各级政府正在积极开展造林绿化工作。”在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的开局之年,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局长邓乃平这样介绍道。根据规划,从2018年至2022年,北京市力争新增森林、绿地、湿地面积100万亩,全市森林覆盖率将达到45%以上,平原地区森林覆盖率将达到32%,建成区公园绿地500米服务半径,覆盖率有望达87%,人均公共绿地面积将增加到16.6平方米,首都的生态承载能力将得到全面提升。

平原地区、城市核心区、中心城区、新城区以及浅山区……据了解,新增项目地块要突出在平原地区,要围绕城市副中心、新机场、绿化隔离地区、城乡结合部、冬奥会-世园会周边及沿线重要道路等重点区域、主要节点,地块造林绿化要实现集中连片、填平补齐、加宽加厚,推进大尺度生态建设。怀柔区园林绿化局介绍,怀柔区新一轮百万亩造林工程也已经全面启动,2018年将新增造林绿化面积2.26万亩。

大规模的生态建设,为北京的园林绿化行业带来了新的契机。而优质的、 规格适中的乡土树种,则成为对于苗木的具体要求。据了解,在此次造林工程中,树种的选择将以乡土植物为主,努力构建近自然地带性植物群落,形成稳定的森林生态系统。植物配置不仅要考虑景观和生态效益,还要种植食源、蜜源植物等,为动物、鸟类取食栖息营造环境,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问题。与此同时,工程还将试点推广怀柔区繁育的木本经济植物,如短梗五加、流苏树、省沽油、青榨槭等。

“我们正在建立怀柔乡土植物示范园,乔木、灌木、草本植物都有,这得益于怀柔区政府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乡土植物的人工繁育,对于园林绿化、保护珍稀树种,都有着尤为重要的意义。”怀柔区园林绿化局的相关负责人这样说道。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园林绿化也越来越得到政府的重视和百姓的关注。园林绿化事业正在不断发展,园林科技也谱写着新的篇章。天蓝、水清、森林环绕的美丽北京、美丽中国,指日可待。

李贵友介绍起自己培育的植物来如数家珍

高大茂密的流苏树上开满一簇簇雪白的花朵

齿叶白鹃梅幼苗

省沽油花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