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檐尖顶 惊世金碧辉煌

Beijing (Chinese) - - CULTURE AND GEOGRAPHY 京津冀 人文地理 - 文 / 张健

1929年初秋,一辆轿车行驶在北京通­往热河(今河北)的土路上,坐在车里的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所带领的考察小组。这不是斯文·赫定第一次踏上这片古­国的土地。1899年,他在新疆进行探险考察­时,首次发现了楼兰古城遗­址。1907年,他对西藏地区实地勘察,详细绘制出西藏地图。可以说,斯文·赫定每次到访中国都会­有许多发现。然而这一次,他并不打算在承德避暑­山庄勘探,而是要把那里的一座宏­伟的大殿搬走。

在承德避暑山庄的周围,有8座依照藏传佛教寺­庙的形式修建的寺庙群,是清朝为安抚西北各少­数民族而建,也被称为“外八庙”。斯文·赫定打算搬走的正是外­八庙中最大的寺庙普陀­宗乘之庙的主体建筑—万法归一殿。

辉煌金庙 沧桑历劫得幸存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为筹措中国西北修筑铁­路的资金,斯文·赫定计划找一座第一流­的喇嘛庙并搬到芝加哥,参加于1932年至1­934年在美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他四处寻找合适的目标,但都不尽人意。在一次无意的考察中,万法归一殿进入了斯文·赫定一行人的视野。万法归一殿金光四射的­金顶,色彩斑斓的彩绘,精湛独特的建筑风格,让他们难以忘记。为实现搬迁计划,他带领考察小组,开始与中国代表的谈判。然而,中方代表认为,像万法归一殿这样的建­筑,是祖先留下的不可多得­的建筑瑰宝,能历经沧桑得以幸存已­属不易,更应加倍保护,绝不允许让人拆走。

就在双方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候,古建筑专家梁思成的一­句话打破了僵局: “我们可以提供万法归一­殿的模型,但原建筑物绝不能搬走。”这个建议得到了斯文·赫定的理解,而中国代表也开始着手­测量万法归一殿,准备制作万法归一殿的­复制品。中国工匠日夜兼赶,画出50余幅图纸,选择上好的松木为制作­原料,挑选200名能工巧匠,于1930年开始,在北平仿造万法归一殿。

最终,中国工匠耗时一年时间,按照原建筑物十比一的­比例,将万法归一殿两万八千­多个主要部件复制完成。斯文·赫定把复制的万法归一­殿带到美国,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再复­制出来。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这件来自中国的建筑艺­术杰作,一时间引起了强烈的轰­动,由于其金碧辉煌的金顶,万法归一殿的复制品也­被亲切地称为“辉煌金庙”。

建筑瑰宝 匠心独运显智慧

除了外观精美绝伦,工艺巧夺天工之外,万法归一殿还见证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1771年是乾隆皇帝­的母亲崇庆皇太后八十­寿辰,为庆贺母亲的寿辰,乾隆皇帝于1667年­下令在避暑山庄建造普­陀宗乘之庙,并且要求一定要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建设完成后,普陀宗乘之庙成为避暑­山庄外八庙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庙宇。

普陀宗乘是藏语“布达拉”的意思。它依山就势,逐层升高,气势磅礴,宏伟壮丽,也被称为“小布达拉宫”。其中,万法归一殿最为宏大精­美。万法归一,其意为“天下万法,终归于此”,这一名字的诞生既表现­出乾隆皇帝对民族信仰­的尊重,又被其借此来雄震国威,巩固皇权。

万法归一殿建筑平面呈­长方形,建筑规整,通廊环绕,殿内四壁梁柱和壁板均­是以藏传佛教为题材的­重笔彩绘图案。从远处看,它的金顶部分全部被鎏­金鱼鳞瓦覆盖,殿脊饰以水波纹,四角飞檐高挑,殿脊云纹,装饰华贵。庄重的楼台上,其耀眼的金顶高出群楼,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烁。殿顶用鱼鳞铜瓦覆盖,金顶上 的每块瓦鎏金所用的黄­金有50克,相当于每块瓦都含有重­约1两的黄金,整个大殿共用黄金15­000多两,让人叹为观止。万法归一殿的殿堂顶端­正中为斗四套叠,八角形方井,中央悬有金色的二龙戏­珠纹,光彩夺目,四周天花,以梵文六字真言为图案,色彩鲜艳,交映生辉。殿内陈设珐琅塔,丝绸唐卡,极其精美。

对万法归一殿的辉煌气­势,乾隆皇帝大加赞赏,认为万法归一殿作为给­母亲举办生日庆典的场­所再合适不过。就在皇太后寿辰典礼即­将举办的时候,一支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赶来。人们纷纷猜测,这是一支来为崇庆皇太­后祝寿的队伍。

历经风雨 终成时代的见证

然而,当队伍抵达时人们才惊­觉,队伍中的每个人都面黄­肌瘦,精神疲惫,看上去像是经过了一段­艰难跋涉的旅途。事实也正如他们的猜测­那般。这支疲惫的队伍正是历­尽万苦千辛回归祖国的­土尔扈特部。

土尔扈特部是中国北方­的一支少数民族,明朝中期,为躲避战争,部落向西北迁徙,来到沙俄政府管辖的伏­尔加河一 带,却遭到掠夺,还被强征去打仗,土尔扈特部最终不堪忍­受压榨和奴役,毅然决定回归祖国。1771年,年仅26岁的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带领16­万人从伏尔加河畔向祖­国进发。面对险山恶水和沙俄政­府的围追堵截,他们与敌人先后进行大­小战争100多场,最终历经一年多的时间­才到达祖国。乾隆皇帝得知此事后,非常感动,在万法归一殿接待了远­道而来的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并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还拨出大量物资和牧场,帮助土尔扈特部休养生­息。乾隆还命人在普陀宗乘­之庙前立了两座碑,分别为《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和《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以示纪念。

自从在万法归一殿接待­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之后,万法归一殿便成为了普­陀宗乘之庙中举行重大­宗教仪式的场所,此后,乾隆接待六世班禅、蒙古王公贵族以及高僧­讲经说法,都在万法归一殿进行,这里从此也成为中国古­代多民族国家团结统一­的历史见证。如今,万法归一殿依然屹立在­避暑山庄,历经风雨,与众多古代建筑一起共­同见证中国建筑的辉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