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 遇见不朽的文明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杨艳艳 摄影 / 蒋丽田

位于海淀区五塔寺村的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是一座陈列北京地区石刻文物的专题性博物馆,可谓北京石刻的荟萃之地,馆内收藏的千余件石刻瑰宝,镌写了一部北京石刻文化史

火成岩、沉积岩、变质岩等种类的岩石,因其坚固易得、加工便利,早在原始人类的生活中即已得到应用,如从旧石器、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砍砸器、石锤、石砖等。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先人用智慧的双手和一把把铁凿、雕刀又将坚硬的石头艺术美化,这些承载着人类艺术活动的石头,或独立造型或多件组合,构成了人类灿烂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历史文明的不朽见证者。

北京作为辽代以前的北陲重镇和辽 金以来的国家都城,尤其是元、明、清三代皇朝帝都,拥有大量的摩崖、碑碣、石雕、墓志、帖石等。这些历经沧桑的石刻艺术精品,正是北京数千年历史的真实记录者。在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中,就收藏有北京地区出土的石刻藏品2600余件套;不论是珍贵的北魏造像、唐代墓志,还是金元石雕、清代石碑以及名家书法刻石等,对于了解、研究北京历史以及中国书法、建筑、宗教发展史等方面都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皇家寺庙 浴火重生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坐落于明代真觉寺遗址内,是一座以收藏﹑研究﹑展示和保护北京地区石刻文物的专题性博物馆,占地近2万平方米。该馆收藏了大量的石刻藏品,展示了北京从汉唐雄风,辽金元三代民族融合、文化交流,到明清帝都风范的深刻文化底蕴,是一座专题性博物馆。该博物馆的前身即明代真觉寺,早在1961年就被列为首批国家文物保护单位,这是因为这座皇家寺庙有着不寻常的历史。

建于明代的真觉寺,因其寺内的金刚宝座塔,也被俗称为“五塔寺”。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印度高僧班迪达向明成祖进献了五尊金佛像和金刚宝座塔图样,明成祖与他谈经论法十分投机,遂封其为大国师,授予金印,并亲自选址,为他在西关外二里的长河北岸(今西直门附近)建造驻锡之地,赐名真觉寺。成化九年(1473年),寺内的金刚宝座塔用砖、汉白玉石和青白石砌筑竣工。

清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为给其母做寿曾两次重修真觉寺。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第一次重修真觉寺,重修后为避雍正帝胤禛之讳,改名为“正觉寺”。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乾隆为皇太后七十大寿祝寿,将真觉寺作为祈福的主要场所之一,进行了全面修葺,将所有殿顶改用黄琉璃瓦,升格为皇家寺院,并改名“大正觉寺”。祝寿时,上千名喇嘛被请来真觉寺念经,同时吹奏长筒短角,一时鼓铙齐鸣,经声如潮,各国使臣都进贡了寿礼,顶戴花翎的大臣们奔波在殿前塔后,盛况空前。当时热闹繁华的场景都被绘制在《胪欢绘景》彩画之中,至今仍保存在故宫博物院,标志着真觉寺作为皇家寺院的身份得到确定,同时也展现了真觉寺最鼎盛时期的景况。

但花开自有花落,真觉寺也是如此。清朝末年,一场大火使寺庙毁于一旦,只留有金刚宝座塔和它前面的两棵古老的银杏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对其进行了大规模修缮。基于金刚宝座塔本身的精美石刻艺术,1987年在这里成立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使昔日的皇家古庙再次焕发光彩。

镇馆之宝 真觉寺金刚宝座塔

甫入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金刚宝座塔,这也是该馆的镇馆之宝。单从外形上来看,就与常见的中国佛塔不同。其造型是仿古印度佛陀迦耶大菩提大 塔式,主体建筑分为宝座与五座小塔两部分,这种塔在建筑学上称之为金刚宝座塔,我国现存约有十座,真觉寺金刚宝座塔是此种塔中年代较早、雕造最精美的一座,堪称这一类型塔的代表。具体来说,宝座最下层是须弥座,建在一个平面为长方形的台基之上。从须弥座至宝座顶共有五层,每层四周刻有佛龛,每个龛内刻坐佛一尊,共计1561个。五座小塔则建在宝座顶部的台面上,中央为一大塔,四角各建一密檐式小塔。

而金刚宝座及塔身上的雕刻非常精美,整座金刚宝座塔堪称一座大型雕刻艺术品。金刚宝座塔采用了中国传统雕造技法,遍饰宗教题材雕刻,内容丰富,有五方佛坐像,塔身上刻有梵文和藏文,还有菩萨、天王、罗汉等人物形象和五方佛的坐骑,狮子、孔雀、金翅鸟等动物的造型,形成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妙趣横生的神奇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央大塔的塔座南面须弥座正中间,刻有一双凸雕佛足(佛足在佛教里表示慈悲足迹遍天下),足心向外,下面托以盛开的莲花,周围供有佛教八宝和卷草图案。这双凸雕的佛足在北京寺院中仅此一处,其他地方的佛足均为凹刻。

真觉寺金刚宝座塔在造型上虽属印度形式,但在结构上又明显地表现了中国建筑特有的传统风格,如短檐、斗栱和琉璃罩顶等,这也使其成为中国建筑和外来文化互相结合的创造性杰作。

珍贵馆藏 记录北京历史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以巨大精美的古塔为中心,露天陈列着馆内收藏的各种石刻文物。在露天石刻艺术展区,按内容、功用可分为陵墓石刻、寺观碑刻、耶稣会士碑、祠墓碑刻等八个陈列区,每一个陈列区所摆放的石刻作品,都有鲜明的艺术特色。例如按照中国古代礼制,在陵墓的一定部位需放置不同数量和形制的石雕, 以显示死者生前的地位和尊严。在陵墓石刻区就展出了28座陵墓石雕石刻,其中石象生、石翁仲等位于地上,是墓主身份的象征。石享堂、宝座作为墓主的“宫殿”设施陪葬于墓室之内。此处陈列有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康熙帝为和硕显亲王富寿的陵墓建造的石享堂,就是一座由三十余块雕刻组成的石仿木结构建筑,极为精美。

正对五塔身后,是极为珍贵的“汉故幽州书佐秦君神道柱及神道阙”。据《后汉书》载,墓前开道建石柱以为标,谓之神道。汉代,庙宇及坟墓前神道两侧,排列石柱和阙是一种很普遍的形式。它是1964年6月,在石景山区老山北坡出土的,共16件残片,铭文中有“元兴元年”(105年)字样。据统计,全国仅存汉阙十来座,这是整个华北地区唯一的一座。

除露天展区外,在石刻艺术博物馆后还有一栋后罩楼,罩楼内主要是介绍北京地区石刻的分布、特点、历史及现状等。在“石破天惊”展厅中,展出有被誉为“北京第一古石刻”的镇馆之宝之一—幽州书佐秦君神道石刻。石柱上文字清晰,汉隶字体古朴浑厚。从书法艺术角度分析,秦君神道石柱上的题字具有很高的价值:与篆书比较,洒脱随意,具备了隶书的一切特点;与成熟的汉隶比较,没有那么规范的装饰性,尤其是没有汉隶碑刻中那种蚕头雁尾的特点。这在书法艺术发展中,具有阶段性的象征意义。

此外馆内还有不少极具价值的石雕作品。譬如北京地区年代最久,墓主等级最高的石雕—唐代石翼兽,1982年出土于丰台区王佐乡刘太庄,专家推测为史思明墓神道石像生;北京地区迄今发现的带有纪年的道教造像—元代着彩真武像, 1998年于西直门立交桥东南国二招宾馆出土。这些来自不同时期的石雕精品,都反映了北京地区文化宗教等的演变,成为北京历史的缩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