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真东渡》 长明灯上渺渺梵音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2016年,江苏省演艺集团创排的史诗歌剧《鉴真东渡》,将这个流传了1200多年的故事搬上了舞台,展开了一幅恢宏大气的中日文化交流的历史画卷,用弦索铿锵的西洋歌剧全新演绎了一部东方史诗

在唐代,有两位高僧为人们所熟知,一位是唐太宗时期西天取经的玄奘大师,另一位是唐玄宗时期东渡日本的鉴真法师,他们都为传扬佛法做出了巨大贡献。玄奘历尽艰辛,最终取得真经,而鉴真不惜生命,前后六次出海,终于到达日本,并带去了中国的医药、音乐、建筑等,促进了文化的传播与交流。因此,他被日本人尊称为“过海大师”“文化之父”。

鉴真东渡的故事流传了1200多年。终于,在2016年,江苏省演艺集团创排了史诗歌剧《鉴真东渡》,作曲家唐建平,编剧冯柏铭、冯必烈父子携手导演邢时苗,把这段历史搬上了歌剧舞台,展开了一幅恢宏大气的中日文化交流的历史画卷,用那弦索铿锵的西洋歌剧全新演绎了一部东方史诗,可称得上是“用世界语言,讲中国故事”。

舍生为法 普度众生

1980年,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将供奉于日本奈良市唐招提寺的鉴真大师像运回中国巡展。当时,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为了表示欢迎,写下了《鉴真大师像回国展·欢迎礼赞》,其中写道: “番番往事回思再,历艰难,舍生为法,初心不改。”正如赵朴初先生所说,鉴真大师历尽艰难,舍生为法,前往日本传授佛法,从而留下了鉴真东渡的传奇故事。

鉴真原姓淳于,唐睿宗垂拱四年(688年)出生于扬州,14岁于扬州大明寺出家,曾巡游长安﹑洛阳。回扬州后,修建崇福寺﹑奉法寺等大殿,造塔塑像,宣讲律藏。他刻苦好学,中年以后就成为远近闻名的高僧。四十余年间,为俗人剃度,传授戒律,被人们尊称为授戒大师。

当时,日本佛教戒律尚不完备,僧人不能按照律仪受戒。唐开元二十一年(733年),日本僧人荣睿、普照随遣唐使入唐,想要邀请高僧去日本传授戒律。他们访求十年,最终到达扬州,恳请鉴真东渡日本传授佛法,为日本信徒授戒。当时,大明寺众僧“默然无应”,只有鉴真表示“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他不顾弟子劝阻,决意东渡。这年冬季,鉴真及弟子二十多人,连同四名日本僧人,在扬州准备东渡。不料,鉴真的弟子道航嫌另一名弟子如海年轻,反对他随鉴真同往日本,惹怒了如海,他便诬告鉴真一行造船是与海 盗勾结,准备攻打扬州。淮南采访使闻讯大惊,派人拘禁了所有僧众,查明真相后,虽将他们释放,但是勒令日本僧人立刻回国,第一次东渡就此夭折。

两年后,鉴真开始了第二次东渡。在作了周密筹备后,鉴真等十七位僧人,连同雇佣的工匠八十多人再次出发。结果还没出海,便在长江口遇风浪沉船。船修好后刚一出海,又遭大风,飘至舟山群岛一小岛,五日后众人方被救起,转送到了浙江的阿育王寺。开春之后,越州(今浙江绍兴地区)、杭州、湖州各地寺院皆邀请鉴真前去讲法,第二次东渡宣告结束。

结束了巡回讲法之后,鉴真回到了阿育王寺,准备第三次东渡。不料,此事被越州僧人得知,为挽留鉴真,他们向官府控告日本僧人潜藏中国,目的是“引诱”鉴真去日本。于是官府将荣睿投入大牢,遣送杭州。荣睿途中装作“病死”,方能逃离,第三次东渡便就此作罢。

第四次东渡时,鉴于江浙一代既然不便出海,鉴真于是决定从福州买船出海,率三十余人从阿育王寺出发。可刚走到温州便被截住,原来鉴真留在扬州大明寺的弟子灵佑担心师父安危,苦求扬州官府阻拦,淮南采访使遂派人将鉴真一行截回扬州。

唐天宝七年(748年),荣睿、普照再次来到大明寺恳请鉴真东渡。鉴真即率僧人和工匠水手等数十余人从崇福寺出发,开始第五次东渡,这一年他已经60岁了。在东海上,他们遭到大风吹袭,连续漂流十余日才看到陆地,登岸后发现已经漂流到了海南岛。鉴真在海南停留一年,为当地带去了许多中原文化和医药知识。他在去广州讲途中,荣睿病逝。普照与他临别之时,鉴真发誓“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此时,鉴真由于水土不服加之旅途劳顿,又为庸医所误,导致双目失明。不久,他的大弟子祥彦又在吉州去世,鉴真十分悲痛。第五次东渡结束。

由于鉴真的游历遍于半个中国,因此声名大噪。唐天宝十二年(753年),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吉备真备、阿倍仲麻吕(汉名晁衡)等人来到扬州,再次恳请鉴真同他们一道东渡。当时唐玄宗崇信道教,意欲派道士去日本,被日本婉拒,但他们也收回了请派鉴真赴日的请求。但鉴真仍对日本使节表示,他愿东渡传法。鉴真秘密乘船至苏州渡口黄泗浦,转搭遣唐使大船,历尽艰险到达日本,第六次东渡终于成功了。

鉴真到达日本后,受到孝谦天皇和圣武太上皇的隆重礼遇,重臣藤原仲麻吕亲自迎接。鉴真带去很多佛经和医书,他主持重要佛教仪式,系统讲授佛经,成为日本佛学界的一代宗师。他还指导日本医生鉴定药物,传播唐朝的建筑技术和雕塑艺术,设计和主持修建了唐招提寺。这座以唐代佛殿为蓝本建造的寺庙是世界建筑史上的一颗明珠,保存至今。

鉴真留居日本十年,辛勤不懈地传播唐朝多方面的文化成就,为日本带去佛法和来自中国的先进文明。他去世后,弟子为他制作的坐像至今仍供奉在唐招提寺中,被视为“国宝”。

史诗歌剧 日本首演

鉴真东渡的故事距今已经有1200多年了。2016年,来自鉴真故乡江苏省的艺术家把鉴真东渡的故事改编成史诗歌剧搬上舞台,并选择在日本东京举行首演。该剧由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邢时苗执导,唐建平作曲,冯柏铭、冯必烈父子联手撰写剧本。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出演鉴真,青年歌唱演员薛皓垠饰演日本遣唐僧荣睿,女高音歌唱家柯绿娃饰演鉴真的女弟子静海,殷桂兰等艺术家一并出演。

谈到这部歌剧的音乐特色,唐建平表示:“与一般的歌剧戏剧结构方式有所不同,这部歌剧有着不拘泥情节、意 识流般的戏剧铺陈,通过多元的音乐并列和抽象的舞台写意呈现,着力渲染表达鉴真内心的情感波涛和人生理念。在音乐上,该剧交融了一些地域特色。”

巧合的是,2016年12月20日首演之日,正是1200多年前鉴真抵达日本之日。演出当晚,导演邢时苗表示:“我们选定在日本首演,但是日期是上天给的,我们是撞上的,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12月20日是鉴真踏上鹿儿岛的第一天。这是1200多年后偶然的机会碰上的。”这一巧合也为这部歌剧增添了一丝传奇。

《鉴真东渡》是江苏省演艺集团继《运之河》《郑和》后打造的第三部反映中华文化的歌剧作品。为创作出这台剧,邢时苗和其他主创多次拜访了鉴真在扬州与日本奈良生活并传道授业的地方。终于,经过三年打磨、六易其稿,将跨越十多年的东渡历史浓缩在六个颇具禅意的篇章中。在剧情上,歌剧刻意淡化故事情节,偏重于人性、心理的刻画,放弃世俗之爱,将鉴真东渡上升为世间大爱的高度。在音乐 表现上,剧中融入了大量佛教音乐元素,并借鉴了江苏民歌。特别是在歌剧中穿插的东方古典器乐演奏,无论是日本古筝与中国现代古筝的协奏,还是日本元素的使用,都起到了贯通古今、连接中日的作用,为西洋歌剧增添了东方色彩。

全剧借用了西方的歌剧艺术形式,通过一渡幻海、二渡愿海、三渡迷海、四渡觉海、五渡心海、六渡慧海六个部分,以真实的人物和虚幻的场景,歌颂了鉴真慈悲普渡的悲悯情怀、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以及坚韧不拔的精神意志。

一渡幻海时,是在东海海域,风浪滔天,长明灯摇曳黯淡,鉴真师徒陡遭海难,困陷岛礁上。鉴真朗朗诵经声安伏乱境,众僧重拾信心,共度劫难。法灯长明,破开虚苦幻海。

二渡愿海时,扬州大明寺日本留学僧荣睿恳请鉴真东渡日本,传律宗戒法。静空、静海及众弟子争辩不已,鉴真力排众议:“我为法事,何惜身命。”于是发弘愿东渡。起行之时,官府以勾结海盗之名

扣押僧人船只,静空质问众僧究竟何人诬陷告密。当出演鉴真的田浩江唱出“一束光,一点火,一盏长明灯穿越银河天宇”时,鉴真对弘法的渴望,对东渡的向往,一下子扑面而来。

之后,经历了三渡迷海、四渡觉海,鉴真于唐朝天宝七年漂流至海南岛,当时海南岛瘟疫肆虐,岛主冯夫人和巫师认定是漂流至此的僧人作祟,欲施火刑。鉴真临危不惧,反用草药解救众生,播下觉海慈航菩提心。

五渡心海时,荣睿客死他乡,静空辞行告退。弟子离散,希望渺茫,鉴真更遭受双目失明的打击。长明灯常在不灭,鉴真大彻大悟。静海等弟子始终追随,心海澄澈。在鉴真六渡大海中,最深不可测、最难以逾越的就是人之“心海”。友人不幸亡故,门徒背道而驰,大师本人双目失明,最初的承诺是否还要兑现?从“无奈无望无情在吞噬我的信念”到“初衷宏愿、百难不悔”,这几句唱词,耐人寻味。

终于,六渡慧海,功德圆满。鉴真东渡成功,登岸扶桑,让大唐之风,佛音戒法闻于奈良城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奈良唐招提寺和扬州大明寺长明灯千年不灭,光耀慧海,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世代友好。

樱花树下 宣扬佛法

2001年,江苏省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成立,这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文艺团体之一。自成立以来,集团先后排演了一系列优秀剧目,如京剧《骆驼祥子》、昆剧《牡丹亭》、大型民间歌舞《好一朵茉莉花》、扬剧《王昭君》、话剧《世纪彩虹》《枫树林》等。近年来,集团不断推动跨地区、跨领域合作,创排了昆剧《南柯梦》、音乐剧《锦绣过云楼》、京剧《镜海魂》、歌剧《运之河》《郑和》等,取得极大成功。

歌剧《鉴真东渡》是继《运之河》 《郑和》之后,江苏省演艺集团歌剧舞剧院的第三部原创歌剧。2016年在日本首演后,2017年2月,开始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进行公演,引起首都文艺界高度关注,艺术家们倾情演绎的中日文化交流传奇深深震撼了所有人。虽然该剧在日本首演大获成功,但回到国内上演,导演坦言心中更为忐忑。邢时苗说,为了满足国内观众的欣赏偏好,剧组对舞美、灯光甚至台词做了十多处调整。调整后的艺术效果极佳,整场演出气氛跌宕起伏。观众时而被荡气回肠的歌声感染,时而为恢弘的管弦乐所震撼,时而在中日特有的民族乐器弹奏唱中陶醉。

歌剧是一门特别能够表现“人”的艺术,主创人员用歌剧讲述鉴真东渡的故事,起到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演出现场,北京观众对唱歌剧的大和尚鉴真感到既新奇又信服。除了演员精湛的艺术表演令观众叹服外,该剧的许多艺术探索也颇具创新意义。

这出歌剧的另一大看点就是来自扬州大明寺的仁如法师,法师全程坐在舞台一侧的莲花座上吟诵《四智赞》《心经》等佛经法典。袅袅梵音,强化了东渡弘法的剧情。歌剧最后一幕《慧海》行至结尾,莲花座上的仁如法师用梵语颂出《心经》,此时,舞台上的鉴真终于成功渡过慧海,登陆日本,实现了在樱花树下普法传教的宏愿,全剧在合唱《心经》的高潮中落幕。

与一般的歌剧戏剧结构方式有所不同,这部歌剧有着不拘泥情节意识流般的戏剧铺陈,通过多元的音乐并列和抽象的舞台写意呈现,着力渲染表达鉴真内心的情感波涛和人生理念。为了契合鉴真的思乡之情,扬州元素不断凸显在舞台上,为这部庄严感人的歌剧增添了别样的精彩。该剧第二幕中,舞台的背景隐约出现了瘦西湖、五亭桥、大明寺等具有标志性的扬州元素。

在音乐方面,为配合剧情,舞台上所有合唱队歌者每人手执木鱼随音乐节奏演奏。在视觉空间设计构思和视觉形象方面,全剧追求简约和抽象。当薛皓垠饰演的日本遣唐僧荣睿穿着木屐亮相,舞台右侧,一位身穿日本服饰的演员演奏的正是日本古筝,而伴随唐代僧人出现的中国古筝则在左侧出现,巧妙上演中日音乐对话。该剧在音乐上借鉴了江苏省民歌元素和佛教音乐的特点,无论是在作曲、戏剧结构、导演手法还是舞美设计等方面,都大胆创新、构思精巧、匠心独运。

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歌剧《鉴真东渡》于2017年7月6日至12日再度赴日本东京、大阪等地巡演。二度来日演出,无论在编排、舞美还是演员的演技方面,都较上次有了进一步提升,特别是主演、著名歌剧演唱家田浩江在演出中用情至深,几度泪流满面。演出可以说座无虚席,日本观众对中国艺术家精彩的演出不时报以热烈掌声。

歌剧尾声,当鉴真终于成功渡海,在樱花树下说法弘教,观众席中爆发出长达数分钟的热烈掌声。现场观众表示,鉴真和尚的故事在日本家喻户晓,这次演出以歌剧形式讲述鉴真的故事,非常精彩,令人感动,希望以后在日本有更多机会欣赏优秀的中国文艺作品。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表示:“2017年是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45周年,鉴真故事是中日两国人民都非常熟悉的题材。鉴真传播佛教,传播文明,也是中日交往的一个使者,鉴真精神值得我们发扬。”

“即为法事,何惜身命”,歌剧《鉴真东渡》歌颂了鉴真初心不改,誓死传教的信念。他带去了大量书籍、文物和能工巧匠,将大唐的文明成就在日本传扬。时至今日,中国扬州大明寺和日本奈良唐招提寺的长明灯,彼此依然遥相辉映,映照出鉴真东渡传法的感人画面。

2018年6月18日,由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的史诗歌剧《鉴真东渡》在台湾新北上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