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柱绿梁 细诉京华往事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在车水马龙的北京珠市口西大街,有一座红柱绿梁、精致典雅的四合院建筑“纪晓岚故居”。200余年的风雨沧桑,给这里留下众多的历史烙印和深厚的文化积淀

在车水马龙的北京珠市口西大街,青砖灰瓦的古建筑总会在不经意的一瞥中落入人们的眼帘。清代著名文学家纪晓岚的居所,往往也是这样进入视野中。走近那扇朱漆圆弧形门洞,赫然在目的“纪晓岚故居”几个大字,提醒着来访的人,200余年的风雨沧桑,留在这里的是众多的历史烙印和深厚的文化积淀。

瓦舍草木 生机悠然

这座红柱绿梁、精致典雅的四合院建筑,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其布局为坐北朝南,前院中的那棵藤萝,因拆除了外墙,成了罕见的临街一景。这株古藤传为纪晓岚手植,至今已200余年,《阅微草堂笔记》中就有“其荫满院,其蔓旁引,藤云垂地,香气袭人”的描写,足见其当时之 茂盛。150多年后,著名作家老舍来此凭吊前贤,曾赋诗曰:“驼峰熊掌岂堪夸,猫耳拨鱼实且华;四座风香春几许,庭前十丈紫藤花。”两位前人都以美好的心态,对紫藤倍加赞赏。今天,这架古藤萝仍枝蔓盘绕,绿叶遮天。

前院正面为明三陪六的大厅,厅后内院两侧,原有纪晓岚所栽海棠两株,今仅存东侧一株。据树下的卧碑记载,纪晓岚年少时曾与婢女文鸾相爱,二人情趣相投,均酷爱海棠,后因良缘化为泡影,文鸾忧郁成疾,香消玉殒。纪晓岚种下两株海棠,以寄托情思,并赋《秋海棠诗》一首:“憔翠幽花剧可怜,斜阳院落晚秋天;词人老大风情减,犹对残红一怅然。”心迹跃然纸上。

故居的南屋是“纪晓岚纪念馆”,屋中陈列着当年他曾用过的文房四宝、旱烟 袋锅之类的物件,其中,两幅纪晓岚像引人注目。一幅是石膏制作的半身像,另一幅则是画在宣纸上的全身像,画像中的纪晓岚面容清癯,双目狭长。故居中随处可见奇思妙想的对联。“浓似春山淡似烟,参差绿到大江边,斜阳流水推篷坐,翠色随人欲上船”,描写的是纪晓岚游富春江、严子陵钓台时的愉悦心情。北屋则是闻名遐迩的“阅微草堂”,历经人间沧桑。分立南北屋门口4根朱红色抱柱题着“和风朗日惬天怀,虚竹幽兰生静契”和“岁月舒长景,光华浩荡春”的词句,笔墨端直洒脱,据说是拓自纪晓岚的墨迹。

浮沉宦海 生死书丛

纪晓岚生于清直隶河间府献县(今河北献县)的一户士大夫家庭。他生活的年

代,正是清朝的鼎盛时期。作为乾隆十九年(1755年)的进士,纪晓岚一生仕途顺利,1768年被提升为翰林院侍读学士,在乾隆皇帝身边作为文学侍从,并最终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少保。生逢盛世,位居显要,个人的天赋加上时代赐予的机遇,使得纪晓岚的雄心抱负得以充分施展,学识才华得以尽可能发挥。特别是乾隆年间《四库全书》和《四库全书总目》的编纂,直接将其人生价值和学术发展推向颠峰。

《四库全书》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丛书,几乎囊括了清代乾隆以前中国历史上的主要典籍,堪称传统文化的总汇,古代典籍的渊薮。无疑,编纂这样一部鸿篇巨制,需要集中全国财力、征访天下书籍,需要专门的组织机构、学者的共同参与,还需要博学多才的“通儒”来总揽全局,以起到“斟酌综核”的作用。1773年,《四库全书》的编纂工作在乾隆帝亲自主持下展开,纪晓岚被任命为总纂官,与陆锡熊、孙士毅一道,负责全书的编幕审核工作。

他们首先根据纂修官初步提出的“应刊刻”“应钞录”“酌存盯”“勿庸存印”等不同意见,检阅原书,决定取舍。经乾 隆帝过目之后,即将应刊各书送至武英殿刻书处予以刊刻,并将所有应刊、应抄各书送至武英殿缮书处,逐一进行抄录。然后,再对各篇书目提要进行认真细致的考订,从作者的生平事迹到著作的内容大旨、长短得失,乃至别本异文、典籍源流,反复修改,就连各篇提要的行文也是字斟句酌,再三润饰。最后,再按照传统目录学经、史、子、集四部分类体例,通盘筹划,排比编次,纂成《四库全书总目》二百卷。

通过这项钩玄提要、提纲挈领的目录工作,《四库全书总目》不仅把《四库全书》著录、存目的上万种书籍统括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且对中国古代典籍和传统文化做了全面的清理和总结。

遗风犹存 芬芳依然

纪晓岚虽因《四库全书》的编纂工作而“誉盖满京华”,成为乾嘉时代学术界的“泰山北斗”,但他并没有就此止步不前。相反,在《四库全书》工作刚一结束,他就投入到《阅微草堂笔记》的写作中。在这部作品中,纪晓岚借狐鬼神怪抒发己见,文章充满隽思妙 语,与蒲松龄“描写委曲”的风格形成对峙。1805年,纪晓岚病逝于阅微草堂,他的居所几易其主,也因此见证了不少名人、学者及爱国人士的活动脉络。

1931年,京剧大师梅兰芳买下故居,与余叔岩、齐如山等创办了国剧学会,下设国剧传习所,专门招收学员传授京剧,短短4年间,培养了众多京剧人才,并出版了风行一时的《戏剧丛刊》和《国剧画报》等刊物。此后,京剧科班富连成也在此扎营。故居北屋门口立着一块白色大理石,碑文上题“中共地下党组织秘密联络点刘公馆旧址”。

20世纪30年代,爱国人士刘少白曾居于此,掩护和帮助了不少共产党员,使故居成为当时中共河北省委与中共中央的秘密联络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里曾作为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址。经历“屡易主人”的变迁后,1959年,山西晋阳饭庄分店迁入,从此格局才算固定下来。

“补缺积德兴国运,阅微见大昭文达。”走出这座红柱绿梁的四合院,回首望去,只见巨株国槐承天,绿阴如盖。一代先人,遗风犹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