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琉璃镜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一人,一箱,一鼓,一钹,一副数百载未变的说唱腔和那一幕幕的图景,构成了传统民俗技艺“拉洋片”,也烙印下京津冀大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为深刻的文娱留痕

这是20世纪初上演的一幕真实的历史场景。“你就朝里边瞧来朝里边看,西湖的那个美景你就看不个厌,断桥边上青蛇白蛇闹许仙,法海师傅使手段,雷峰塔下镇住蛇妖几千年……”一位身着青袍、头戴黑色小礼帽的艺人,站在一方高约3米、长约1.6米的大木箱旁唱得正起劲,手挥目送、抑扬高低间,浓厚的腔韵声声入耳。而大木箱子前则是满满当当地坐着一排人,他们扒着木箱中间的圆孔,眼睛紧贴着瞭望孔,津津有味地往里看。木箱里面装有数张能够切换的图片,构成完整的故事,再配合艺人的演唱,像一场正在放映的微电影。

围观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说唱的艺人兴致愈发高涨,站在大木箱边儿八仙桌上的他,一边打着锣鼓镲,一边眉飞色舞、有板有眼地说唱着箱子里的故事,间或拉一下手边的绳子,再将绳子挂在木箱一侧的钉子上。

“看了一片又一片,哎,来到了十里洋场上海滩。你看那呜地一声汽车屁股直冒烟,再看那一片杭州景,西湖桃红柳绿三月天……”片刻的停顿后,又一阵说唱声起。此刻,大木箱子前的长凳上换成了另一拨满满当当的客人,箱内图景上的奥秘只有坐在箱子前的他们才知晓。

一人,一箱,一鼓,一钹,一副数百载未变的说唱腔和那一幕幕的图景,构成了传统民俗技艺—拉洋片,也烙印下京津冀大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为深刻的文娱留痕。

喧嚣留痕 西湖十景匠心独运

拉洋片,也叫“西洋景”“拉大画”和“拉大片”。《沧县志》记载:“架读 (柜子)笼光,隔凸镜以窥画片,业歌者十不闲以助兴,名曰西湖景。盖昔年画片尽系西湖风景,因而得名。后则西洋摄影起而夺之,故又名西洋景。”其始于何时,史书未见记载。

作为旧时跑江湖耍玩艺儿的一种,旧时天津的“三不管”、北京的天桥及庙会多有拉洋片这种文艺表演,其有节奏的喧嚣锣鼓,有特色的悠扬唱腔,在文娱匮乏的旧时代中别有一番情趣。

拉洋片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大洋片,一种是小洋片。大洋片的箱子宽1米,高2米,分上下两层,上层镶一面玻璃,洋片拉上去,用以招揽观众;下层有四个茶碗大小的窗口,各安凸透镜一面,可供观众观赏。同时,下层箱的顶部有一暗窗,可通过遮盖使里面光线有不同的变化,反映昼夜阴晴天气,使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加之锣鼓说唱,更增加其艺术效果。小洋片是把12个木匣子固定在一个木架上,每个木匣子前面有一个凸透镜,后面有一道放置洋片的槽,可供12人观看,架子两旁各有一人沿槽推拉换片,循环往复,边拉边唱,二人配合默契。

拥有600多年历史的北京天桥,除聚 集了众多杂耍艺人之外,亦是各种说唱与戏曲的荟萃之地,其中,拉洋片因其生动活泼的艺术魅力,独具特色的表演形式而受到时人的追捧。

清末,河北河间县人焦金池落脚天桥,撂地卖艺,将拉洋片带到北京。因他口内镶有一颗金牙,故人又称他“大金牙”。初来天桥表演时,焦金池手中拉洋片的道具十分简单,箱子用青皮席子围起,上面掏几个圆孔,里面放几张画片,他登在凳子上用长棍指点解说,用锣鼓伴奏,看完一张换一张。而彼时的画片亦比较简陋,或为山水,或为人物,或为亭台楼阁,又称“西湖美景八大片”。观众们趴在席子上,由圆孔向里观看,看得是清清楚楚,听得是真真切切。要论故事内容,题材有的是历史传奇,有的是社会现实,针砭时弊、通俗易懂。经过多年苦苦经营,焦金池的拉洋片逐渐在天桥站住了脚,名声也日渐响亮。彼时,只要说起“大金牙”,天桥无人不晓。

随着时间的推移,设备也“进化”了不少,演变成制作精良的木制箱,箱子上有数个圆形孔,孔中嵌放大镜。箱内装有 图画,用绳索上下拉动替换。木箱旁装有锣、鼓、钹三件打击乐器,艺人每唱完一段唱词后,以打击乐器伴奏。拉大片有“琉镜”“推片”“西湖景”“水箱子”“大洋船”等表现方式与技巧。除了放映画面,有的还镶有立体偶人,与箱外绳索连接,拉动绳索,偶人即舞动起来,做各种动作。表演时,观众坐在箱前的板凳上,透过箱子上的小窗口往里观看,对里边的画片看得清清楚楚,对唱词也听得真真切切。

焦金池的唱段把北京琴书、京韵大鼓、评剧、河北梆子中的精华综合而成,风格质朴自然,京腔京韵听着亲切,音律朴实无华,近似叙述,唱词分上下句,合辙押韵,通俗易懂。观众一边看画面一边欣赏唱段,不知不觉间被画中的故事所打动。

为吸引观众,焦金池开始结合时事编写新词,如编唱了《外国人挖金矿》《八国联军进北京》《炮打西什库》等,不久便成大名。他边唱边敲镲打鼓,独具魅力,有时不拉大片,光是演唱,也能赢得听众喝彩。他的大片、道具也与众不同,一般大片箱子设4个镜头,他的箱子装8个镜头,可供8个人同时观赏。

走过百年 鼓钹声声宛若当初

除在天桥表演之外,焦金池还常常出现在老北京的各大庙会上,进行一种文艺表演。彼时,只见他把拉洋片的大幅彩色图画装在大木箱的后边,箱子有十个圆形透明镜片,镜片外边,赶庙会的男女老幼簇拥着坐在长条板凳上,哈腰对着镜片往里看,边看画片边听焦金池的唱词。每换一次,焦金池就站在洋片箱架左边拉响木架上的扁鼓、锣和钹。乐器分三层,有三条拉杆上下活动,一拉绳子三种乐器都响,非常悦耳。

作为有名的“天桥八怪”之一,焦金池也常常应邀为喜庆会助兴演出,居家妇女也喜欢听他俗不伤雅的演唱。1929年,他演唱的选段曾由胜利公司灌成唱片发行,并由电台播放,名噪一时,被归为北京天桥后期“八大怪”之一。所唱代表曲目有《夸美人》《绣花鞋》等。

焦金池于1943年去世后,他的徒弟“小金牙”罗沛霖继续在天桥演出拉洋片。罗沛霖被称为天桥“小八大怪”之一,大金牙在世时,他们经常在一起演 出。师徒俩经常把现代的时事信口编成即景即情的词和浅白清明的唱段,打着锣鼓,作出种种滑稽动作,吸引过往人。师父去世后,罗沛霖渐渐显现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才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天桥,他的演出风格在继承和发扬了大金牙艺术风格之际,也开始彰显出自己的特色。演出时,他身穿黑大褂,高平头,手拿一根1米多长的竹竿,不时地用竹杆指着片子上的人物画。小金牙说话幽默有趣,非常吸引人,在一丈多长布棚下演出,洋片大木箱前总拥着好些人。他打完锣鼓先不唱,拿起四尺多长的竹杆敲点那镜片中的画儿说:“这是前门楼子九丈九,这个是后门楼子七丈二。”又用竹杆一敲长条凳说:“再坐两位咱就开唱了。”人坐满后,他拉起锣鼓,用微带沙哑的嗓音悠扬、韵味十足地唱起来。

当洋片拉完时,小金牙就停止了唱词,这场一完,看镜内洋片的站起来走了,小金牙从木凳子下来让座,等一拨人坐齐了,小金牙拉起锣鼓又唱了起来: “往里瞧哇!又一篇……”

时过境迁,老天桥“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回家”的喧嚣光景已经随历史逝去,而拉洋片也一度在京城消失了将近30年。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拉洋片才最终得以再现“江湖”。这门在天桥有着百余年表演历史的传统手艺之所以没有被历史尘埃所湮没,还要归功于民间文艺爱好者,他们中有些人从小在天桥学艺,因而对拉洋片记忆很深,在庙会恢复以后,有人按照记忆重新制作了拉洋片的唱段和道具,才使得这门差一点失传的手艺保留了下来。

现在,拉洋片成功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并确定由北京付氏天桥宝三民俗文化艺术团来传承这门艺术,继而形成了第一代焦金池、第二代罗沛霖、第三代王宪臣、第四代北京付氏天桥宝三民俗文化艺术团的传承关系。

作为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拉洋片这门传统艺术的衣钵传人,北京付氏天桥宝三民俗文化艺术团团长付文刚创造性地将拉洋片的箱子改造成了适合携带的、能够随意拆装的分体式箱体,这一改造也更加方便了演出。今天,透过一个个小窗口,老天桥的拉洋片仍旧活灵活现,走过百年,它宛若当初。

铿锵声中 人间复现昔日记忆

天津南门外大街、南马路、和平路一带,在100多年前有一个名字叫“三不管”,犹如昔日北京天桥那般,这里也是历代身怀绝技的各行业的民间艺人施展艺术绝技的容身之所。而河北拉洋片的艺人自清末由河北辗转来到京津后,这里便再也没有断过走街串巷的鼓拔声响。

对今天的年轻人而言,拉洋片只是一个陌生的词语,而在很多耄耋老人的心中,那是他们热泪盈眶的回忆。“咣里格灵光一个灵光—” 在一阵的锣鼓声响后,“来吧您就来看呗,再往里头瞧,再往里边看呐,看完这片又是一片,说的是

有缘千里来相会,白娘子断桥遇许仙。那西湖美景让人醉啊,杭州那个小娇娘似天仙,哎—” 又是一阵“咣里格灵光一个灵光—”,拉洋片带来的美好记忆,就此锁进一代又一代天津人的脑海之中。有人说,60岁以上的天津人,童年时都有过看拉洋片的记忆。这话虽略有夸张,但拉洋片是许多天津人童年时代美好的记忆确是事实。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天津的大街小巷,一响起敲锣打鼓的吆喝声,家家户户就会知道,这是一些民间艺人来招揽生意了。小孩儿们会一股脑儿地跑到胡同里,最喜欢的莫过于“拉洋片”和“故咕丢”。

在时光的流逝中,拉洋片艺人一度几乎绝迹于天津城的大街小巷,只留下一张张窄窄的照片,讲述着这项民间技艺曾经所具有的鲜活生命力。然而,令人感动的是,今天,仍然有着这样的几个人,不肯让这项民间艺术永远留在照片里,72岁的天津人孙振洪就是那几位对拉洋片难以忘怀的人之一。

对于拉洋片箱的制作,孙振洪说,他是在没有现成实物参考的情况下,凭借童年的记忆和老照片中关于拉洋片箱外形的线索,最终制作完成的。20世纪40年代,儿时的孙振洪曾有过在河北看拉洋片表演和老木匠制作的朦胧记忆。退休后,他不甘寂寞,寻师访友下决心把这些传统的民间艺术复原、传承、发扬下去。在不断改进、制作的过程中,孙振洪不仅复原了艺人们曾经使用的拉洋片箱,还与喜欢曲艺的朋友成立了“三五剧社”,为人们再现过去拉洋片艺人的演出,让津门百姓重温了看拉洋片的怀旧时光。

拉洋片箱约有一人高,全部由实木打造,在孙振洪眼中,这个箱子虽然只有上下两个部分,做起来其实有不少学问。首先,所谓“拉洋片”的这个“拉”的动作,就是利用了滑轮原理。一般说来,箱子里有8张图片,换片时,拉动对应的滑 轮上的绳子,图片就会从下层被拉到上层,露出后面的图片。图片和图片之间一定要留足够的间隔,如果间隔不够大,拉绳子时就会拉不上去。拉洋片箱不仅利用了滑轮原理,伴奏的锣鼓更是巧妙地利用了杠杆作用。无需敲打,只要拉动线绳,便可有镲、鼓齐鸣的响声,而这鼓、镲和钹都是现实器物的缩小版,做的时候也并非易事。而为了能将拉洋片箱中的图画清晰地展现在观众眼前,孙振洪尝试过很多种镜片,最后选择了老花镜做镜片,才达到最适合的效果。

孙振洪制作的拉洋片箱不仅外观仿照了旧时之物,其中还透着一种古朴的意味,仿佛就是当年的旧物被尘封在一处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待到某一天被人发现后,拭去上面的尘土,又重见天日。之所以能做到如此逼真的效果,是因为几乎所有的材料孙振洪都选用了曾经用过的旧物,如包裹箱子绸布下面的装饰穗子、铜镲用的铜板……

孙振洪的拉洋片箱中有一套以“天津记忆”为主题的作品,其中有鼓楼老照片、天津老街道、南市“三不管”、娘娘 宫拴“娃娃大哥”、天津过年打灯笼迎春、消失的渡口、民国大水淹天津等几个部分。

当年拉洋片表演时,演员一边“拉”片,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地演唱、解说图片中的内容。仿照那时的情景,孙振洪也把这些故事编成了一段天津快板,绘声绘色地讲给大家听。在他声情并茂的讲解中,听者仿佛穿越回百年前的南市街头,老天津卫的市井百态顿时展现在眼前。

作为一门纯粹的民间艺术,拉洋片以短短几幅画面,几段唱词,便道出一段故事,一段历史。当电影、电视这些现代视听手段让人物、河流、枪战在平面上活动起来时,“三分靠看,七分靠听”的“土电影”拉洋片便进入生命的最后历程。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如今更多只能在曾经参与过这场美妙表演的人的笔触下与博物馆尘封的文物间寻找。

纵然在被渐渐遗忘,然而,拉洋片所特有的魅力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散,它曾在文娱匮乏的时代,为人们所留下的欢声笑语,至今让人难忘!

透过一个个小窗口,热闹有趣的“拉洋片”给很多孩子留下美好的记忆

每说完一幅画面,艺人通过拉动绳线切换下一幅画面

2012年,一部回溯老北京曲艺艺人生活的舞台剧《锅儿挑》在北京上演。图为剧中演员在表演“拉洋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