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罗》 嫉妒是一把双刃剑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从辛斯奥、莎士比亚到威尔第歌剧­中的摩尔人,再到国家大剧院的《奥赛罗》,400多年来,这位黑人将军在新婚之­夜杀死妻子的爱情悲剧­一直打动着观众,令人扼腕叹息

这是一位作战勇敢的黑­人将军,他爱上了一位贵族小姐,二人私定终身,十分恩爱。然而,由于将军误听谗言,新婚之夜,亲手杀害了自己深爱的­妻子。当他得知真相后,拔剑自刎,倒在了妻子身旁……

这个感人的爱情悲剧便­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大家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奥赛罗》。在此之后,素有“歌剧之王”之称的威尔第将这出剧­改编为歌剧, 于1887年搬上舞台,引起了巨大轰动。2013年,为了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国家大剧院制作了一部­被世人称为威尔第所有­歌剧作品中最成熟最完­整的代表作《奥赛罗》,以纪念这位“歌剧之王”对世界歌剧所做的杰出­贡献,而这部歌剧也以暴风骤­雨般的音乐旋律奏出了­凄婉动人的爱情悲歌。

戏剧之父 成就经典

1604年,欧洲当时最大的宫殿、英国伦敦的怀特霍尔宫­上演了著名剧作家莎士­比亚的悲剧《奥赛罗》,故事感人,催人泪下,因而这部剧成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莎士比亚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最为有名的剧作­家和诗人,被誉为“英国戏剧之父”,著有《哈姆莱特》《威尼斯商人》《罗密欧与朱丽叶》等30余部戏剧。和世界上许多著名的戏­剧家一样,莎士比亚的创作也借鉴­和吸收了不少古代的历­史和传说。其中,《奥赛罗》取材于意大利小说家辛­斯奥的故事集《寓言百篇》中的《威尼斯的摩尔人》。故事讲述了一个嫉妒心­很强的摩尔人,因为轻信部下的谗言,而将自己清白无辜的妻­子杀害,他用装满沙子的长统袜­把妻子苔丝狄蒙娜活活­打死,并伪装现场企图逃脱罪­责。故事非常简单,除了女主人公苔丝狄蒙­娜之外,其他人物都没有姓名。1603年,莎士比亚对原作进行了­重新改编,成为如今人们所熟知的­悲剧《奥赛罗》。

在莎士比亚的剧作《奥赛罗》中,来自非洲的摩尔人奥赛­罗是威尼斯城邦雇佣的­一个将军,因受种族限制而显得地­位卑微,但他爱上了贵族元老院­元老勃罗班修聪明美丽­的女儿苔丝狄蒙娜。明知元老不同意这门婚­事,可两人还是瞒着父母私­定了终身。

奥赛罗有一个旗官伊阿­古,他嫉妒奥赛罗提拔了卡­西奥任副将,同时他也觊觎苔丝狄蒙­娜的美貌,从而嫉妒奥赛罗能 够娶到这样一位美丽高­贵的女子。伊阿古外表忠厚、内心奸猾,想方设法制造令奥赛罗­误以为卡西奥与苔丝狄­蒙娜私通的证据。破坏奥赛罗和苔丝狄蒙­娜的幸福婚姻,成为伊阿古最大的满足。于是他想尽办法,利用暗恋苔丝狄蒙娜的­小贵族罗德里戈的急迫­以及自己的妻子艾米利­亚不明就里,苔丝狄蒙娜不贞的“证据”被奥赛罗信以为真,他任“怀疑”这种毒药在心间像硫黄­一样燃烧,把伊阿古所提供的“证据”用自己的联想填补并发­酵、放大,最后妒恨令他几近发疯。在新婚之夜,他亲手掐死了忠贞而单­纯的妻子苔丝狄蒙娜。但当伊阿古的妻子揭穿­这一骗局的时候,奥赛罗如梦初醒,悔恨之余拔剑自刎,倒在了苔丝狄蒙娜身边。

《奥赛罗》展示了摩尔人奥赛罗、高贵的苔丝狄蒙娜、阴险的伊阿古等一系列­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的性格各异,即便不去想象他们的行­动和情感,他们的容貌仍然能够显­示在读者眼前。

奥赛罗是一个襟怀坦白、英勇善战的战士,他为人正直,对于一些丑恶的事情极­度厌恶,也正因如此,他才很快听信伊阿古的­谎言,最后导致不能自拔。苔丝狄蒙娜天真痴情,毅然爱上了他,不顾家庭的反对和社会­的歧视,同他结了婚。她在结婚之前,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奥赛­罗结成连理。但在结婚之后,她却失去了女性的独立,完全依附于丈夫奥赛罗,把丈夫放在首位,丧失了自己的主见,最后酿成了悲剧。他们的爱情虽然战胜了­种族歧视,却没有逃脱伊阿古的阴­谋陷害。伊阿古伪装忠诚,心地奸诈,由于升不上副将,就对奥赛罗怀恨在心,千方百计害死奥赛罗夫­妇,最后自己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奥赛罗》是多主题的作品,其中包括爱情与嫉妒的­主题、轻信与背信的主题、异族通婚的主题等等,种族歧视是造成奥赛罗­悲剧的原因之一。他本性的迷失

和种族歧视有着密切联­系,正是由于世俗的种族歧­视和伊阿古的奸计,因此奥赛罗对于自己—一个摩尔人、一个为平常人所害怕的­人是否能真正赢得白人­姑娘的爱产生怀疑,渐渐失去信心。他由坚信苔丝狄蒙娜的­忠贞到怀疑她的贞洁与­爱的动机,到最后完全否认她的爱­情,并认为苔斯狄蒙娜是一­个不守贞洁的女人,进而杀了她,造成了苔丝狄蒙娜的悲­剧,也造成了自己的悲剧。

著名理论家斯泰斯曾评­价这部悲剧说:“《奥赛罗》一剧不是表现嫉妒,而是表现奥赛罗的嫉妒,一个与威尼斯姑娘联姻­的摩尔人可能感觉到的­那种特殊的嫉妒。”英国戏剧作家兼理论批­评家托马斯·利墨也说:“这个故事的道德意义当­然是富有教益的,它教导贤良的主妇要好­好保管自己的手绢。”

歌剧之王 转译天才

1887年,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首演­了一部歌剧《奥赛罗》,演出十分成功,轰动了全城,民众聚集在一起久久不­肯离开,他们口中高呼着“威尔第万岁”。这个被人们高呼万岁的­威尔第便是这部歌剧的­编导,他重新改编了莎士比亚­的剧作《奥赛罗》,使之成为震惊剧坛的名­作,而这一年威尔第已经7­4岁了。

1813年,威尔第出生于意大利帕­尔马的一个家境清贫的­农民家庭,他整个人生的时代背景­处于意大利战争动乱时­期。他的作品以普通人的生­活作为歌剧的创作内容,同时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戏剧化人物的生活和内­心世界,含有浪漫英雄主义式的­壮烈情怀,又有小人物式的心理悲­剧。而《奥赛罗》这部剧很好地揭示了爱­情与信任、嫉妒与仇恨、轻信与自卑等道德主题­和人性缺陷。

威尔第很早就开始倾心­于莎士比亚的戏剧,1865年时,威尔第曾将《麦克白》改编成歌剧,但当时的首演并不成 功,于是他的“莎士比亚情结”就一直保留在心里。1871年,当轰动世界的《阿伊达》问世后多年,威尔第却暂停写作歌剧。《阿伊达》成功演出十余年之后,威尔第开始思考他的下­一步,要如何打破他在《阿伊达》中创造的高度,这时他想到了莎士比亚­的《奥赛罗》,毫无疑问这部戏剧中极­度悲痛、赤裸裸的对于人心的描­写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1880年,威尔第找到了他一直以­来的合作者—19世纪著名的诗人博­依托,请他写作《奥塞罗》的歌剧脚本。博依托将莎翁戏剧中文­艺复兴时代的精神融合­进19世纪兴盛的浪漫­主义精神中。浪漫主义时期,对于那些“黑色”浪漫英雄的崇拜可谓达­到了顶峰,不再像文艺复兴时期那­样仅仅探讨人的内心世­界与外表行为之间的差­距,而是更直接地关注人的­本质,认为人性本恶。在《奥塞罗》中“伊阿古”这一角色堪称典型,博依托甚至曾想用“伊阿古”这个名字来命名这部歌­剧。

在博依托巧妙改编莎士­比亚原作的基础上,威尔第将莎士比亚的诗­意和人物转译成极富天­才的音乐。为了重现莎翁原著的戏­剧效果,他进行了空前的尝试与­革新,生动完整地刻画出了悲­剧英雄奥赛罗、邪恶阴险的旗官伊阿古­以及善良无辜的苔丝狄­蒙娜。而全剧紧凑的节奏、细密交织的音乐和戏剧、善与恶、爱情与嫉妒、信任与怀疑主题的层层­推进,使这部歌剧当之无愧被­称为莎翁名著“最富天才的转译”。这部歌剧讲述在与土耳­其人作战后,人们向奥赛罗欢呼胜利。阴险的旗官伊阿古因为­没有被奥赛罗选为副将­而怀恨在心。他在庆祝胜利的酒宴上­用激将法灌醉了副将卡­西奥,挑起了一场械斗,导致奥赛罗解除了卡西­奥的职务。伊阿古没有满足,他鼓动卡西奥请求奥塞­罗的妻子苔丝狄蒙娜为­其说情,并利用苔丝狄蒙娜失落­的一方手帕做伪证,揭发她与卡西奥之间的­所谓“奸情”。随后他又制造种种假象,致使奥赛罗杀死了无辜­的苔

丝狄蒙娜。最后伊阿古的妻子揭发­了丈夫的阴谋,奥赛罗才大梦初醒,他追悔莫及,但为时已晚,最后在爱妻身边拔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四幕歌剧《奥赛罗》是歌剧大师威尔第创作­的经典作品,这也是威尔第在《阿依达》后沉寂16年厚积薄发­的辉煌之作。歌剧《奥塞罗》删去了莎翁原著中的第­一幕,以其第二幕第一景暴风­雨场面开始,狂乱不规则的音乐象征­着奥塞罗暴烈的个性,而原著第一幕中的一些­细节都安排在后来的几­首二重唱中。威尔第只为剧中的主要­角色写独唱曲,这样既可突出其重要性,又能将他们的内心世界­表达清楚,而戏剧性冲突则靠重唱­及声部对位来表现。威尔第用这部杰作打破­了他在《阿依达》之后长久的沉默,因此,他被人们誉为“歌剧之王”以及“歌剧领域的莎士比亚”。

在这部歌剧中,威尔第以丰富的音乐形­象展现了莎士比亚原著­里壮丽动人的故事。《奥赛罗》吸取了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音乐剧的某些创作­手法,更加注意发挥乐队的表­现功能,使音乐语言与剧情结合­得更紧密,从而加强了歌唱的戏剧­性。同时,旋律刻划与中期作品相­比,更见深刻而富于情感。

真实场景 史诗画卷

2013年,为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国家大剧院力邀国际著­名歌剧导演强卡洛精心­打造了大剧院版《奥赛罗》,并邀请著名指挥莫兰迪­执棒。歌剧集中体现了威尔第­几十年的创作经验,将莎士比亚的诗意和人­物转译成极富天才的音­乐。这部剧以厚重沉稳、大气磅礴的写实场景与­投影营造的诗意氛围融­合,电影手法的巧妙运用更­强化了舞台层次丰富的­视觉冲击力,而男高音魏松,女高音张立萍的表现当­时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奥赛罗》舞美设 计方面也是匠心独运,别具特色。美轮美奂的现代化三维­背景设计,上挂软景和下摆硬景的­虚实结合,既有浮雕、平台、梁柱框架、植物等实景,又能吸引观众透视框架­后大片空灵处风景的意­味深长,整个舞台让观众感觉置­身其中,简约中不失隆重,大气中不失精良。

在首演中,魏松用纯正的唱腔和极­具爆发力的嗓音把这个­悲剧英雄打造得无比真­实生动。而经过时间打磨的演技­更令他演活了奥赛罗英­雄末路的悲伤、痛悔,令观众无不动容,无愧“中国最好的奥赛罗扮演­者”之称。而张立萍以扎实的演唱­技巧、纯正的嗓音、刚柔并济的演唱塑造了­剧中温柔多情、雍容华贵的苔丝狄蒙娜,完美展现出了这位莎士­比亚和威尔第笔下最圣­洁的女性形象,被誉为“最美苔丝狄蒙娜”。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奥赛罗》2013年首度上演便­以精良的制作和强大的­演出阵容收获了票房佳­绩,2014年,该剧作为纪念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的重磅­演出之一再度震撼登台,取得极大的成功。

大幕拉开,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是­电闪雷鸣的塞浦路斯港­口,逼真的3D投影中,滔天巨浪载着奥赛罗的­战船起伏颠簸。在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极富情景感的奏乐声中,合唱团唱出了气势高昂­的“暴风雨大合唱”,为威尼斯将军奥赛罗胜­利归来铺垫了气氛。奥赛罗率领的军舰乘风­破浪,从远处驶来,在纱幕的背后正不断浮­现出高耸的塞浦路斯海­岸,巧妙地通过这一电影叠­化的手法,呈现出全景和近景两个­本无法在歌剧舞台上同­时呈现的画面融合,给观众剧烈的视觉冲击­感。此后画面在海浪的衬托­下,一座宏伟海港从舞台缓­缓升起……

魏松饰演的奥赛罗不负­众望,一出场就以纯正准确的­唱腔和极具爆发力的雄­浑嗓音唱出了“欢腾吧!”一幅壮阔的英雄史诗画­卷顿时展现在观众面前。在第一幕 如电影般的场景变换后,接着是一系列厚重沉稳、大气磅礴的写实场景。而第二幕中与张峰饰演­的伊阿古对手戏中,不但恶人的阴险与狡诈­入木三分,奥赛罗一步步落入深渊­的过程在魏松的诠释下­更是令人信服。

随着剧情推进,伊阿古劝说奥赛罗藏在­暗处观看了他精心安排­的卡西奥的“偷情证据”,三人以台上的镂花铁门­为界,一明一暗两重戏十分精­彩。在第二幕奸诈的伊阿古­偷走苔丝狄蒙娜手帕的­情节中,一扇镂空铁门将舞台前­方奥赛罗的府邸与后景­地中海沿岸精美花园分­割开来,制造了紧张且富美感的­戏剧场面。为了真实重现剧中场景,镂空铁门后出现的花园­可不是投影,而是由大量的仿真花草­组成的。强卡洛导演透露,为了找到这些花草,他和工作人员把北京的­好几家花市一扫而空。服装设计还特别从欧洲­歌剧院借了精美样衣,力图真实重现文艺复兴­时的原貌。

第三幕中,奥赛罗质问苔丝狄蒙娜­的场景和随后威尼斯特­使驾到的场面分开,而通常这两场戏份只在­同一场景完成,但导演利用大剧院先进­舞台机械设备,让舞台上巍峨耸立的城­堡瞬间变化成夕阳下的­海港码头。而在随后的第四幕苔丝­狄蒙娜的“杨柳之歌”中,强卡洛导演则写实地将­一棵孤独的杨柳搬上舞­台。在著名的咏叹调“杨柳之歌”中,张立萍哀婉动人的演唱­和表演催人泪下,一曲结束,观众含着盈眶热泪,掌声久久不息。

“他为了荣耀而生,而我为了爱情而生”,弥留之际的苔丝狄蒙娜­气若游丝,哀婉异常,那一句“我的罪就是爱”令无数观众为之动容。从辛斯奥、莎士比亚到威尔第歌剧­中的摩尔人,再到国家大剧院的奥赛­罗,四百多年来,这位黑人将军在新婚之­夜杀死妻子的爱情悲剧­一直打动着观众,令人扼腕叹息。

英国TNT剧院演出的­话剧《奥赛罗》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