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耀臻翠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刘禹 摄影 / 赵猛

今夏,中国园林博物馆与四川遂宁市博物馆联合主办“南宋窑藏瓷器精品展”,100件套宋代瓷器精品展现了中国宋代陶瓷烧造工艺的巅峰水平,彰显了雅宋风韵

1991年,四川省遂宁市金鱼村村民在地里劳作,一锄头挖下去,好像锄到了什么东西?震惊中国田野考古学领域和古陶瓷界的神秘宝藏—南宋窑藏,就此被发现。

茫然间落下的一锄头,凿掉了龙泉窑青釉龙耳簋式炉的一耳。包括它在内,此处南宋窑藏共出土瓷器985件,其中青瓷357件、青白瓷598件、白瓷28件、黑瓷2件,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价值最高的宋瓷窑藏。今夏,中国园林博物馆与遂宁市博物馆联合主办“南宋窑藏瓷器精品展”,展出的遂宁市博物馆馆藏的100件(套)宋代瓷器精品,均出自此窑。

宋代文化走向繁荣,以皇族为代表的士族审美达到了相当纯粹的高度,对山水 自然之美的追求催生出如碧如玉的宋瓷。数百年后,这些古老的宋瓷用一如往昔的釉色、形制,彰显雅宋风韵,展现中国宋代陶瓷烧造工艺的巅峰水平,反映宋代文人士大夫特有的通脱气质和审美情趣。此展在中国园林博物馆的展期至9月9日结束。

宋代记忆

窑藏是一种特殊的遗存,不同于墓葬、遗址中的陪葬品、遗留物,窑藏的出现,大多与战争、疫病等突发事件有关,体现着当时的经济和人文环境。商周时期多青铜器窑藏,唐代多见金银器窑藏,到了辽宋金元,就是以瓷器窑藏为主。

商贾、显贵者、官府或者平民,都可能是窑藏的埋藏者。遂宁金鱼村窑藏出土 的瓷器以龙泉窑、景德镇窑瓷器为主,品质优良,器型丰富,有的器型甚至藏收数十件,而当地人使用更多的是本土邛窑、磁峰窑、琉璃厂窑制品。掩埋数百年后,这些几乎没有使用痕迹的瓷器崭新依旧,其中一件写有类似商号的文字。人们由此推测这批精品窑藏瓷器为未售商品,藏物者多为商贾和显贵者。

此次展出的文物也以龙泉窑和景德镇窑居多,两窑皆是宋代名窑。龙泉窑因位于浙江省龙泉市而得名,历经1600余年,是中国制瓷历史最长的一个窑系,影响可谓深远。据记载,宋代陶瓷工艺已炉火纯青,龙泉地区有窑址300多处,可以预见当时的发展何其鼎盛。

南宋龙泉青瓷器型多传承古代青铜

器,周身带着官窑的影子。此窑以烧制青瓷著名,釉色苍翠。南宋时,工匠为增强青瓷釉的质感,发明了石灰碱釉,烧制出的釉色幻化出青葱色,如此烧出的瓷器瓷釉厚润,有真玉般质感,明丽且不失温雅。到了北宋时期,粉青色的器物多起来。

景德镇窑烧出的青白釉,釉色介于青、白两色之间。北宋时期,景德镇陶瓷工匠在当地白瓷生产的基础上,成功烧制出色质如玉的青白釉瓷器,就连瓷的胎质也细密。因为铁元素含量极低,所以釉底清澈,釉色青莹,达到了“至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如春”的艺术境界,把青瓷之美发挥到了极致。上品呈色如天青稍淡,釉薄处泛白,积釉处水绿色。景德镇的这项发明,很快影响到当时的福建、浙江、广东、广西、安徽、湖北、湖南、四川等省区,多处建起了可以烧制出青白釉瓷器的窑场。一个庞大的青白窑系就此形成。

展览中青翠欲滴的龙泉青瓷与如冰似玉的景德镇青白瓷,如宋瓷中的佼佼代表,向今人传递着前人留下的制瓷密码。

蜀地遗珍

梅瓶形体修长,造型端庄,素来给人沉静素雅之感。它原不是专门用来插梅的器物,却在插梅时最显优雅,约定俗成,便有了“梅瓶”的称谓。

展览起始部分,人们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件南宋时期的景德镇窑青白釉刻划缠枝花卉纹带盖梅瓶,釉色淡雅,有晶莹质感,纹饰清晰,花苞枝蔓自然缠络在整个瓶身,无论在出土瓷器还是国内外传世作品中,都属罕见。更难得的是,此瓶口扣盖着配套的瓶盖。其实早在宋朝时,“梅瓶”被叫做“经瓶”,用做酒瓶。后世出土多没了盖,才往往用作花瓶。与它犹如孪生姐妹的另外一件景德镇窑青白釉刻划卷草纹梅瓶,体例稍小,但魅力不减。

宋人也并非一味喜欢素净之物,景德 镇窑青白釉八棱鼎式炉就是极为肆意的华美。此炉呈八棱形,有兽足及腹部环耳。能在仅仅15厘米高、11.5厘米大小的腹径、9.4厘米口径的小小身材上,精心装饰,又不显余缀,前人的技艺和审美水平可见一斑。

纹饰也崇尚“自然意境”之美,崇尚素雅。景德镇窑青白釉侈口扁骨腹长颈小瓶就充分展现出青白瓷“如冰似玉”的特质。再加上它造型优雅,线条流畅,既可以用作书桌摆件,也可以用来插花,可以说是一件南宋陈设精品。

不管器型如何,宋瓷向来以单色釉著称,色调优雅。制作时选料精细,保证烧制时可以呈现出“瓷如玉”的状态。

涂山窑黑釉弁口茶盏是本次展览少有的黑釉器物,外壁下部和足部未施釉,口沿处釉色为黄褐色泛青,黑釉均漆黑光亮。没有施釉的地方,呈褐色。足底粘连着窑沙。这一切颜色和质感,毫无冲突地汇聚成盈盈手握的一只茶盏。

宋代茶盏产量很大,这是为了迎合当时盛行的“斗茶”风俗。宋代人饮茶是 把半发酵的茶饼碾成碎末,置于碗内,沏沸水,看茶末的沉浮判定茶的好坏。好茶泛起的茶末会凝在茶盏壁上,称为“咬盏”。不好的茶泛起的茶末则产生茶水游离现象,茶末会粘在茶盏壁上形成白色水痕。由于“斗茶”要验水痕,而黑釉茶盏与白色水痕反差最大,看得清楚,所以黑釉茶盏在宋代广为流行。

宋瓷的实用性极强,展览展示了多件宋代文房用品。文芳用具中的水盂可以盛水,可以为砚池添水,也是把玩小物、格柜上的陈设,造型多小巧雅致,体现着主人的审美情趣。遂宁金鱼村出土了两件蟾蜍形三足水盂。蟾宫折桂,常比喻考中进士。摆在案台,每日耕读,与此造型水盂相对,是一种激励,一种期待,更是祈愿。

如果说蟾蜍形三足水盂是考前必备品,那景德镇窑青白釉刻划夔龙纹梨形腹研滴则更受飞黄腾达后的有成人士偏爱。这件研滴有着实用的梨形腹,其上装饰着饱满圆润的印花龙纹,龙体呈弯曲状,四爪舞动,龙须飞扬。东西虽小,腹径8.1厘米,高8 . 3厘米,但放在书桌一畔,心中或许能

激发出几分豪气冲冠的精气。若是配合整套文房雅物,整日挥毫或许都难生烦腻,只觉得有无尽可写可书可画之人、事、情。

宋代生产力水平发展迅速,使得寻常百姓家也可以大量使用这般美好、质量上乘的瓷器。许多书画作品中,常有梅瓶点缀在案台,人们喝茶的茶具、吃饭的深碗浅碟,文房用品,香炉等等,都可用瓷打造。

销量的上升也催生了许多举世闻名的名窑和名瓷。现今发现的古代陶瓷遗址分布于中国170个县,其中有宋代窑址的就有130个,这些宋窑包括具有代表性的五大名窑定窑、汝窑、官窑、哥窑、钧窑,以及磁州窑、吉州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等名窑。

花色怡人

这些弥足珍贵的窑藏有如时间胶囊,将数百年前的精致,展示给今人欣赏。宋人生活中有爱花、养花的习惯,这批窑藏展品不乏花饰灵动的器物。

北宋时期的景德镇窑青白釉剔刻折枝荷叶莲花纹鼎式炉,仿周商时青铜鼎造型,肩部所刻莲花荷纹时代气息浓郁,兽足鼎的造型古意盎然。两种风格,被宋代陶瓷制作者卓绝的技艺和丰富的想象力自然交融在一起。

到了南宋时期,对花的运用更为自然酣畅。从展柜走过,很难忽略一只南宋时期的景德镇窑青白釉印花双凤纹芒口浅腹碗,碗上出现了宋瓷中少见的盆花和瓶花装饰。碗壁的盆花与瓶花交错分布,与碗底的双凤交相辉映,整个器物纹饰繁缛但不显繁乱,近看细部刻画只觉神韵飘逸。

莲瓣纹装饰在宋瓷中算普遍,莲瓣纹碗尤其在南宋时期的龙泉窑产品中更是常见。前人技艺精湛,器物上的莲瓣可以丰满凸起,中间细致刻画棱背,烧成后深浅不一,层次分明。清浅的莲瓣纹与真实花卉一般,纹路隐露在釉色下,含蓄动人。

凸雕莲纹奁式炉可谓是南宋景德镇窑的青白釉佳品。此炉釉色光洁,器壁刻荷 叶、莲花,纹饰清晰流畅,大方生动。此类瓷尊仅见于遂宁金鱼村南宋窑藏和日本出光美术馆。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印画“犀牛望月”纹铜扣盘中,七星纹与莲花纹相配,简洁的手法轻松勾勒出博大的天地宇宙。这种构图在宋瓷装饰中十分少见,宋代的民间信仰和审美观念的一角,就悄然呈现在一盘之中。

萱草又叫“宜男草”,代表着古人追求子嗣的良好愿望,是常见的装饰图案,要想“脱俗”,制作时就要有独到之处。展览展示了一件南宋的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萱草纹芒口碟,碟的内底以双线勾画的方式装饰着造型清新的萱草纹,舒朗自然的布局,精细流畅的线条刻画,展示了工匠高超的刻划技艺。在青白釉色衬托下,萱草纹背后所象征的民生俗事,也有了典雅韵味。

为了更清楚地展示器物纹饰,展览为多件展品配加了白底黑线的纹饰平面图。容易忽略的细微特征经描绘变得一目了然,再对照平面图欣赏藏品,便能看见更多自行欣赏时漏掉的细节。即便用纤细线条描绘都略显繁密的图案,在工匠手中幻化做瓷质纹路,技艺难度可想而知。

延续变换

中国古代有玉璧祭天、玉琮祭地的礼制,其中玉琮是一种内圆外方的筒形玉器。出土的玉琮大多线条刻划清晰,比例恰当,呈大气之态。展览展示了一件南宋时期的龙泉窑青釉琮式瓶,此瓶把玉琮的端庄古朴造型与龙泉瓷特有的含蓄釉色合二为一,使器物同时拥有了典雅高贵气质与冰清玉洁性格,不失古韵,又添了几分瓷器的秀丽。在南宋窑藏中,琮式瓶目前仅见于遂宁,这件藏品此前收藏于遂宁市博物馆。

耀州窑青釉篦划花水波纹盘大概制造于金朝(1115~1234年),盘内采用篦子划花的装饰技巧,制作时用篦状工具划刻

复线纹,构成水波纹状装饰效果。这种装饰技巧并非耀州窑瓷器装饰的主要形式,它始创于定窑,但在磁州窑得到进一步发展,此次又在耀州窑中出现此类制作。

遥想,又有多少被巧加借鉴的技巧,在宋代各瓷窑间相互流传影响,幻化出更为经典的器物。其实,像这样的窑间模仿并不罕见。好在这种模仿并非盲目而为,而是经过调整后的形似,这种有迹可循的形变,丰富了瓷器的器型,也没有叛离总体的风格。

展览中一件南宋时期的龙泉窑青釉模印菱形瓜棱式瓶就是仿官窑器制作而成的,瓶腹由凹凸的弧线组成反棱的形体,釉色明亮且温润,造型贴近民间趣味,又融合了文人情趣,雅俗共赏。另外一件龙泉窑青釉缠枝花卉纹三足炉,仿的是汉代铜尊造型,朴素简洁的纹饰清晰流畅,使布满青釉的炉外壁产生了留白的艺术效果。与铜不同,釉色雅致的瓷赋予器型稳 重的三足炉轻巧可人的新感觉。鬲式炉也是宋代较为常见的仿古器型,拥有古拙典雅的造型,再加上工匠将其烧得釉质柔和,釉色如玉,使得艺术性便和实用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展览还展出了斗笠瓷器碗,南宋时期被用作饮茶用具,龙泉窑、定窑、景德镇窑都有生产。斗笠碗最大的特点是胎薄。薄胎瓷受金银器的影响才出现,为了追求这种轻薄之感,中国的手艺人从唐代开始不断尝试,逐渐变薄胎壁,使瓷器有了不同以往的质感。

遥想宋朝人日日与这般高品质瓷器相伴,即使是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朴素日子,也能摇曳出温润如玉的情调。而王公贵族奢华多彩的生活,也因有了这些典雅器物,显得收敛起来。赏一遍厅中宋瓷,集得千峰翠色。展览尾声,几幅用宋元名窑瓷片贴拼成的画作可以一看,尤其是那幅主要用 定窑、钧窑老瓷片创作的《白玉兰》,牙白色的饱满花瓣叠聚成花,老树枝串起玉兰花朵,使得画作底色呈现丰富层次,素雅且不单调。瓷片浅浅一弯,就是花朵欣然一瓣。另外一幅瓷片画仿荷兰画家文森特·梵高的《鸢尾花》局部,着色后,一眼便能看出所仿何画。颜色虽改变,但瓷胎状态仍有所体现。光滑细密的胎质与柔腻的花瓣,确实有几分相像。

展览还特别陈列了多个名窑古瓷的瓷片供参观者识辨,使人得以窥见古瓷器具内侧模样。一些瓷片上还清晰可见一花半叶,令人不禁脑补出它们完整时的俊丽,它们放在宋人屋内的妥帖,出现在画中的不争不抢,暗暗生辉。

“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初春。”回首展馆,展柜底色上白下青,有如浅洗后的天空,衬托着展览中的古瓷清雅。前人的一次精心窑藏,延续了后人对宋代无尽的遐想。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凸雕莲荷纹奁式炉

南宋龙泉窑青釉三足鬲式炉

南宋龙泉窑青釉五管瓷瓶

南宋龙泉窑青釉琮式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