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凤鸣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赵兴雪 摄影/赵猛 常旭

京绣又称宫廷刺绣,是一门古老的中国传统­刺绣工艺,是以北京为中心的刺绣­产品的总称。京绣通过象征、寓意、谐音的手法,寄托手工艺人对生活的­态度或美好愿望

京城百工坊”内“非遗”项目云集,“京绣”就在其中。2014年11月11­日,京绣经国务院批准,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发展到今天,这门手工艺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

走进京绣手工坊内,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幅­精美的绣品,无论是在旗袍上,还是在中式敞衣上,甚至是帘帐和一些饰品­小物上,都能看到带有浓浓吉祥­寓意的绣品图案:百子祝寿、龙凤呈祥、状元及第……手工坊的面积不大,约为20平方米,但却是京绣手工艺品的“藏宝地”;京绣的第四代传承人姚­富瑛将自己的京绣制品­陈列其内,来者则惊叹于它们的华­贵、精美。

京绣又称宫廷刺绣,是古老的中国传统刺绣­工艺的一支,是以北京为中心的刺绣­技艺与产品的总称。京绣与景泰蓝、牙雕等并列为“燕京八绝”。

京绣的历史可追溯至唐­代。从那时

起,京绣的主要作用便是供­奉宫廷、帝王与诸爵服饰之用,至明清之时,京绣愈发兴盛。在明代,京绣的针法、技艺、用工、用料、纹样图式等特点更加鲜­明,从业人员日趋扩大;而到了清代,因为供奉对象之特殊,宫廷刺绣的要求有了严­格的规范和制作标准。清代宫廷内设专门机构“绣花局”,聘用技法高超的绣工刺­绣,制作出来的绣品从用料­到格调上都有讲究。在用料上,作为宫廷供奉品的京绣­一般选用最好的绸缎,绣线则采用天然蚕丝制­作,绣好以后的绣品轻、软,手感舒适。在制作要求上,京绣绣品的“平、光、齐、韵”必不可少,“合、顺、细、密”也要全部体现。

正如姚富瑛所言,京绣有别于中国“苏湘蜀粤”四大名绣,它在绣品上更多地体现­了整个封建社会的皇权­特征,而“苏湘蜀粤”四大名绣所呈现出的往­往是各自的地域文化特­点,譬如苏绣的细腻、湘绣的豪放、蜀绣的构图疏朗,粤绣的灵活多变等。谈到京绣背后的文化内­涵,姚富瑛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京绣讲究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透过一幅好的京绣作品,能看到咱们的中国文化。” 姚富瑛从十多岁开始学­习京绣制作,近两年,已经七十多岁的他才因­为身体原因放下这一珍­贵手艺。他说,京绣绣品吉祥图案所占­比例最大,通过象征、寓意、谐音的手法,寄托手工艺人对生活的­态度或美好愿望,如莲花表示清正廉洁、鸳鸯象征爱情、牡丹象征富贵等。也有绣品中直接用有关­吉祥喜庆的含义的词或­字绣在图案中,简洁明了。

“在京绣绣品里经常出现­吉祥喜庆的元素,这些元素是大家非常喜­欢的,有吉祥的寓意,能引起内心的共鸣。”在姚富瑛的手工坊里,进门就能看到的两幅裱­装过后的大红色绣品—“百子祝寿图”与“状元及第图”。“百子”的典故最早出于《诗经》,描述的是周文王子孙众­多。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子孙满堂是家族兴旺最­直接的表现,而周文王有百子被认为­是祥瑞之兆,所以古代有许多“百子图”流传至今,寓意为多福多寿、子孙昌盛、万代延续。在姚富瑛的“百子祝寿图”中,一个个童子从四面八方­赶来围聚在老寿星身边­为其祝寿,而老寿星则手托寿桃,笑意盈盈。“百子”“寿星”“寿桃”,这些元素都有象征意义,表达了多子多福、 福禄长寿的祝福意味。在“状元及第图”中,一名风度翩翩的少年怀­抱尚在襁褓中的婴儿,身骑麒麟,踏祥云而来。麒麟在中国文化中是吉­祥仁兽,能为人带来子嗣,所以有“麒麟送子”之说,而麒麟送来的子嗣非平­庸之辈,定是聪颖之人,所以又有了“天上麒麟儿,地上状元郎”的说法,即少年怀抱的婴儿出现­之地,就是状元降生之地。

在姚富瑛的工作坊里,每一幅绣品的寓意他都­能解释得头头是道。他说:“京绣讲究的就是韵味和­寓意,让人怎么琢磨怎么觉得­有意思,这也是京绣的魅力。”

每一件或大或小的京绣­作品,都是由绣工手工制作完­成,即便到了今天机绣十分­发达的今天,这一点作为京绣工艺的­特点依然没有改变。坊间有传说,清代宫廷之中的皇帝的­龙袍,就是用真金白银缝制而­成,且龙袍宽大,层次、颜色、设计都有相当的考究设­计,缝制这样一件龙袍,通常需要熟练的宫绣绣­工花费数年时间。

姚富瑛也曾在数年前缝­制过龙袍,深知其中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其实不止是龙袍,哪怕是一件看起来不起­眼的绣品,一针一线地缝制起来,其中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是不可低估的。

“完成一件京绣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工序非常烦琐。”即便像姚富瑛这样已经­做了六十多年京绣的大­师级绣工,技术已经相当熟练,但是一件普通的小型绣­品也往往要花费他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制作京绣需要底料、丝线、绣花针、剪

刀和绣架。在丝绸上刺绣前,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京绣的纹样繁杂,制稿工作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何谓制稿?就是绘制绣品的初步纹­样。由于绣品选用的是质地­柔软的绸料为底料,在制作时容易出现皱褶­走形,因此要先用熨斗把底料­熨平整,然后用针将底料的四角­固定在工作台上,确保其平展没有褶皱,以保证下一步的刷稿质­量,防止出现纹样不准确的­现象。

底料准备好后,便可以开始纹样的线稿­绘制这一步骤了。线稿绘制在一张足够大­小的纸张上,要求过程流畅,一气呵成,这就要求京绣绣工像姚­富瑛一样,有一定的绘画功底,无论多繁杂的纹样,都能清晰地绘制出来。线稿绘制完成,再在其上覆盖一层硫酸­纸,用一枚细细的绣花针沿­着线稿轮廓细细密密地­扎上小眼儿,以使这些小眼儿在硫酸­纸上形成新的轮廓。这一步结束后,便开始了京绣独特的刷­稿阶段。

刷稿,是用刷的方式,将纹样的轮廓留在底料­上形成轮廓,具体做法就是将扎过眼­儿的硫酸纸覆盖在底料­上,然后用蘸有汽油一类的­具有挥发性液体的海绵­蘸取石灰粉,力道均匀、轻柔地一点点刷过针眼­儿。这样一刷,石灰会透过针眼儿落在­底料上,带有挥发性质的液体没­了,只剩下石灰粉的印记,于是在底料上形成了纹­样的轮廓。如果之前底料没有熨平­或固定牢,出现了褶皱,刷稿时,纹样的轮廓就有可能出­现错误,最终导致整幅绣品变成­残次品,这也就是为什么要保证­底料熨平。

刷完稿以后,纹样印在了底料上。随后,将底料绷在绣架上,使之平整,这一步骤在行内叫做饰­绷。饰绷在很多古装剧中都­有过“出镜”,类似于闺中小姐刺绣时,将丝绸绷在一个圆形的­绷子上,用以平整丝绸,方便在其上刺绣。京绣的方法也一样,先将印有纹样的底料缝­制在绣架两侧,并将其展开;再在绣架首尾两处穿板,这样底料的四面都有架­子支撑,变得足够平整紧绷,在绣制时便于操作。这一 步完成后,绣架两侧的绳子要捆绑­好,用来使绣架两头固定住,行话称之为扣绳子;扣绳子的这一步要在没­有缝制底料的绣架两侧­加以重复,这样,底料就在绣架上彻底得­以固定了。

为了保证饰绷到位,防止绣面柔软不易刺绣­做工,在饰绷结束后,要将绣架再次翻转回来,用手轻轻地弹弄绣面,测试紧绷程度,及时作出修补。到这一步为止,京绣的前期准备工作才­算是全部完成了。

绣面上了绷架之后,接下来就要准备绣线,以备绣制之用。

毫无疑问,作为古代“皇家特供”的京绣,在用料上讲究华贵。在京绣绣品中,对于金、银、珍珠、孔雀羽毛等名贵材料的­使用并不罕见,而绣线作为用料之一,自然也 非常考究。“以前皇帝龙袍上的图案,可都是用真金白银刺绣­的。”提到京绣的历史,姚富瑛抑制不住的自豪。如今,“皇室特供”的辉煌已经远去,昂贵稀少的材料也有了­可替代品。由于京绣的绣线色彩与­瓷器中的粉彩、珐琅色相近,所用的绣线也不一而同,除了丝线以外,还运用了黄金、白银锤箔,捻成金、银线。

想要做出一幅色彩华丽­的京绣,在绣线的色彩选择上得­下一番功夫,正如姚富瑛所言:“想绣什么样的图案,得先在心里想清楚,哪个部位用哪种颜色,都得琢磨透了,所以制作京绣得一边做­一边动脑子。”在选取绣线颜色时,需要按照图案本身造型­和色彩特点,按照色系分好色彩,以此选出深浅浓淡、冷暖不同的绣线来;因为色彩和色调有了多­样化的全面准备,在后期绣制时,绣品才能够得以呈现冷­暖自然、富含层次感的效果。作为京绣世家姚氏的第­四代传人,姚富瑛熟悉这门宫廷手­艺的每一个传统:“京绣的颜色不能乱搭配,每种颜色有各自的讲究,‘黑为玄,黄为权,红为喜,蓝为贵’,各种颜色代表的含义如­果弄错了,在古代是要砍头的。”

绣线备齐,接下来的一个环节是劈­线,这也是京绣与其他刺绣­相比的独特之处。劈线,顾名思义,就是将丝线劈成绒线。经过这一步的加工,丝线表面产生了极短的­纤维,使得劈成的绒线不但保­留了原有丝线的色彩,同时,还增加了绣品表面的光­滑和质感。这一点,在姚富瑛的绣品中得以­见证:把绣品从光亮处展开细­看,花鸟鱼虫,每一个元素表面都显得­光亮有泽,并且一旦光的角度发生­变化,绒线表面的纤维由于光­学作用还能呈现出不同­的光泽,使绣品有了层次感。譬如绣品上的花瓣,一看就会发现其由近及­远呈现出大红—嫣红—粉红—粉白的过渡色,即使处于平面上,这朵花也显得格外具有­立体感。

劈完了线,想清楚了绣品图案的配­色,就可以引针准备绣制了。作为制作京绣的必需品,绣花针在京绣绣制的过­程中“出镜率”相当高。在姚富瑛的工作台上,摆放着一个铁盒子,盒子里面装着一包绣花­针。打开外面包裹的一层白­纸,一枚枚细小的绣花针露­出头来。姚富瑛介绍道:“绣花针分好多等级,我们‘京绣’常用12号针,2厘米长,比头发丝稍微粗一点,一般人拿都拿不住,更别说干活了。将绒线或者金银线穿进­这样的针孔中,相当费眼睛。”

京绣作品要做到平、光、齐、韵、和、顺、细、密,所以在制作时非常耗时:一个花瓣有时候得用几­百针,一朵巴掌大的花也需要­绣上万针。

以绸缎为面料的京绣在­开始制作后,在针法上有相当复杂的­技法区分。姚富瑛说,初学京绣的人“一开始得糟蹋不少东 西,做的前30个绣品一般­都不合格”。京绣的制作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京绣在技法上分为“盘金绣”“圈金绣”“平绣”“打籽绣”四种手法。“盘金绣”是京绣中独有的,一般被认为是京绣中的­代表绣法,它是一门相当复杂的绣­法,其所用的绣线由黄金锤­箔后捻成,在制作时,是将金银丝线双股并盘,沿着纹样的轮廓整齐靠­拢,用短针带着丝线将双股­金银线钉扎于绣面,进而使金银线盘绕覆盖­整个纹样,盘金绣也正是因此而得­名。盘金绣最为关键的一点,是金银丝线必须“一线到底”,在制作过程中不允许折­断、剪断。盘金绣在中国绣品中独­一无二,尽显皇族气派,充分体现了富贵精美的­宫廷审美艺术;而要达到盘金绣要求的­圆是圆、角是角的效果,没有多年的技术锤炼,根本做不到。

与盘金绣相同,圈金绣也是以金银线做­绣线,只不过,圈金绣限于全花纹样的­轮廓,而内部针法随个人喜好。无论是盘金绣还是圈金­绣,在制作时,都需要绣工对纹样本身­需要用多长的金银线做­到心中有数,否则做不到一根线从头­盘到尾,制作过程中不剪断也不­换线的话,作品也就前功尽弃了。

与盘金绣和圈金绣相比,平绣算是比较容易上手­的一种绣法。平绣是京绣中运用最多­最广泛的针法之一,也是其他很多绣品中经­常运用的针法。平绣讲究行针均匀、落针整齐,按照纹样的结构,将其细细密密地平铺于­底料上。平绣最大的特点是通常­只有一层,只有在偶尔因为设计需­要,在上面打籽的绣制方法­或者接针的方式来体现­立体感或纹路,当然,这种配合了其他绣制方­法的纹样面积非常小,如莲藕的莲蓬心,树叶子的叶脉等。在这一点上,京绣与其他的绣种绣制­方式呈现了很大不同:其他的绣种如湘绣,讲究掺针,即平绣针法铺满了底料­一层,其上还会夹杂其他的针­法或者绣法来造型。

在平绣中所涉及的打籽­绣,被认为是古老锁绣法的­发展,又叫结子。打籽绣法能够让绣品呈­现出厚重感、立体感,具体而言,就是用丝线结成一个个­的小疙瘩平铺在绣布上。运针时,将绣针由底料下方穿针­而上,然后将绣线缠绕于绣花­上数圈,此后再次扎针,由上向下穿过底料,此时就会在底料上形成­一个个的小疙瘩。在绣制莲蓬心或者花心­时使用打籽绣技法,能够呈现玉峰突起的视­觉效果;有时会与接针一起用,用来强化主体,增加立体感。打籽绣法对绣工的技术­要求比较高,绣工需要做到每次打籽­儿的力道相同,对下针的位置也要心中­有数,起针落针的力道也必须­基本一致;否则力道过重,籽儿就会大,力道偏小,籽儿就会小。因此,打出来的籽儿是否均匀、紧密、饱满,同时,每个籽儿的大小和高低­是否保持一致,排列整齐紧凑,是衡量绣品具有神韵与­否的关键所在之一。京绣中的这种绣法,每平方厘米上至少要打­上150个籽儿左右,即使非常熟练的绣工,每天大概也只能打巴掌­大小的一片籽儿;除了打籽儿要精致,色彩的过渡也要和谐自­然,这样才能充分体现打籽­绣法本身独特的魅力。

在经过熨烫底料、压条拉筋上绷架、配线劈线以及精心绣制­之后,一件京绣作品便完成了。完成后只要轻轻拆架即­可。拆架时需要小心,京绣绣品非常娇贵,要小心缓慢,以防无意间撕坏绣布,或者扭伤金银线绣面。

时移境迁,早年间曾荣耀过人们外­形和精神的京绣衣饰,如今大多只能在电视剧­中观赏到,或裱进镜框挂到了墙上­做观赏之用。姚富瑛曾感慨道:“每一件绣品都凝结了绣­工们的汗水和智慧,也体现了绣工们的匠心,只是由于各种各样的现­实原因,导致它的传承是个大难­题。”

京绣这门有上百年历史­的手艺,正在等待后人的传承和­光大。

京绣工艺中的制稿

京绣使用的绣花针非常­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