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瓶如花

文 / 张健 摄影 / 李晓尹 乔·麦克纳利(美国)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景泰蓝是集青铜、绘画、雕刻等技艺为一体的华­美之作,曾备受皇家的青睐。繁复的制作工艺,色彩缤纷的烈火洗礼,它的故事,演绎着600余年的沧­桑历史

它是集青铜、绘画、雕刻等技艺为一体的华­美之作,曾备受皇家的青睐。繁复的制作工艺,色彩缤纷的烈火洗礼,它的故事,演绎着六百余年的沧桑­历史。它,就是景泰蓝。制胎、掐丝、烧焊、点蓝、烧蓝、磨光和镀金,600余年间,这个又被称为“铜胎掐丝珐琅”的工艺制作,其中的每一步都在“精雕细琢”“丝丝入扣”之中,才就此诞生一件件华丽­璀璨的器物。

瑰丽的背后,饱含的是传统工艺制造­者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工艺传承的坚守。

历史溯源 不受水浸石磨苦

清雍正六年(1728年)造办处档案《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五月初五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本月四日,怡亲王郎中海望呈进活­计内,奉旨:……珐琅葫芦式马褂瓶花纹­群仙祝寿,花篮春盛亦俗

气。今年珐琅海棠式盆再小,孔雀翎不好,另做。其仿景泰蓝珐琅瓶花不­好。钦此。”这一记载,把仿景泰时期的珐琅制­品称作“景泰蓝珐琅”。亦因此,清宫造办处档案中出现­的“景泰蓝”成为这一称谓的最早文­字记录。然而,景泰蓝工艺在中国的流­传,却要比其称谓的出现早­出数百年。

史书记载,景泰蓝工艺在中国的出­现始于元朝。元代大汗们在率领军队­横跨欧亚大陆进行远征­之际,往往都会在军内推行一­条特别的法令:“惟匠得免”,那些征战中带回的工匠,往往会在大元继续从事­自身所精通的各种行业。13世纪,元世祖忽必烈再次进行­远征,这一次他带回的却是元­人从未见过的“大食窑器”。据载,由于当时西亚波斯一带­掐丝珐琅工艺的技术很­发达,从事这行的工匠在战时­有不少人被征入伍,他们带来了烧造珐琅器­的工艺甚至原料。是时,珐琅尚被元人称作“大食窑器”“鬼国窑器”和“佛郎嵌”。“大食窑出于大食国。以铜作身,用药烧成五色花者,与佛郎嵌相似。尝见香炉、花瓶、盒子、盏子之类,但在妇人闺阁之中用,非士大夫文房清玩。世又谓之鬼国窑,今云南人在京多作酒盏,俗称曰鬼国嵌,内府作者,温润可爱。”从《新增格古要论·古窑器论·大食窑》中的文字记载来看,元代的工匠们不仅很快­便掌握了这一来自异域­的工艺的制作技艺,还展开自己的想象力,将“大食窑”的制作技艺与本土的传­统工艺技法相结合,几经改良,最终制作出了具有民族­特色的崭新的金属胎掐­丝珐琅器。

有关专家根据史料分析,“铜胎掐丝珐琅”的制作工艺在明代宣德­年间到达鼎盛。史载,早在明朝景泰年间,景泰帝朱祁钰的父亲明­宣宗宣德皇帝就极其重­视铜器以及铸冶铜质。景泰帝幼年期间对此耳­濡目染,认识极详,且嗜之极深。然而对于铜器铸炼技艺,宣德已到达绝顶,没有能力再求突破,于是,景泰便决定在颜 色方面另辟蹊径,以图出奇制胜,终于有“景泰蓝”的创制。因为曾对颜色的筹谋极­费苦心,所以景泰帝对成功铸治­的景泰蓝也极为钟爱,所有御用陈饰无不用景­泰蓝制作,种类之多不可屈数,凡瓷料所能制器无不尽­有。

而当今景泰蓝见于实物,也的确是以明宣德年间(1426~1435年)为最多。这个时期,工艺的风格特点已经形­成,技艺精湛,接近成熟时期。品种有瓶、盘、碗、炉、圆盒、香熏等,制作胎型的物质材料有­金、铜两种,纹样多为蕉叶、饕餮,狮戏球、西番莲和大明莲,釉色多为天蓝(淡蓝)、宝石蓝(青金石色)、浅绿(草绿)、深绿(菜玉绿)、红色(鸡血石色)、白色(车渠色)和黄色。故宫所藏宣德年间的番­莲大碗,花形饱满、色调鲜艳、釉质坚实,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

自万历之后,明代景泰蓝的出品逐渐­减少。直到清乾隆时期,景泰蓝制作技艺才再次­焕发生机。这一时期,景泰蓝制品在清宫内比­比皆是,小到床上使用的帐钩,大到屏风,甚至高与楼齐的佛塔,以及日用品,桌椅、床榻、酒具、砚、笔 架、建筑装饰、宗教用品等等,无所不备。因为这一时期镀金的技­术已经远胜明代,所以烧制出的景泰蓝成­品镀金厚重,愈现“圆润结实,金光灿烂”。在风格上,乾隆时期的景泰蓝工艺­品不仅继承了明代景泰­蓝的豪华、古典、雅致,而且也开始呈现出纤巧­而绮丽的风格特征。

清代景泰蓝工艺品鲜明­的民族风格也渐渐引起­西方人的注意,并得到了他们的青睐,景泰蓝工艺品开始作为­重要的外销商品出口。在对外贸易的刺激下,除了官营珐琅作坊外,民间也纷纷开设了许多­经营景泰蓝器物的商号­和店堂,如老天利、宝华生、静远堂、志远堂等。1904年,老天利制作的景泰蓝器­物“宝鼎炉”在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获得一等奖,后来又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再­次获得一等奖。自此,中国的景泰蓝在国际上­声誉大振。

斑斓色彩 全凭巧手把花栽

作为持续了几百年的宫­廷艺术,华贵富丽的掐丝珐琅曾­是国家繁荣昌盛的见证。相反,在帝国没落的时代,这项工艺

也逐渐失去了生命供给。晚清时期,珐琅技艺开始和宫廷艺­人一起散落民间,虽然尚能延续往昔的一­些光辉,但产品质量和艺术水平­已与前代不可同日而语。而此后在充满动荡、战乱和萧条的历史阶段,珐琅工艺更加迅速地衰­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这项工艺已奄奄一息。

然而,就是在存亡一线之间,景泰蓝工艺的命运却迎­来了转折。谈起这次复兴的契机,人们至今仍津津乐道于­林徽因与景泰蓝结下的­缘分。据说,当年林徽因在北京海王­村古玩市场买一只景泰­蓝花瓶时,老摊主告诉她:“这是正宗的景泰蓝,别处你见不到了。北京的景泰蓝热闹了几­百年,到这会儿算绝根儿了。” 林徽因听后,不禁为这门传统工艺的­命运担忧起来。在一番思来想去后,林徽因与梁思成决定一­起在清华大学营建系成­立抢救特种工艺景泰蓝­的工艺美术小组。景泰蓝研究小组的成员,除了梁、林,还有建筑历史学家莫宗­江、油画家李宗津,以及刚从美国回国的敦­煌学者常书鸿之女常莎­娜等人,著名工艺美术大师钱美­华、孙君莲当年也是成员之­一。

林徽因第一次组织小组­成员开会时,拿出一件在海王村古文­化市场买到的景泰蓝花­瓶给大家看,这只花瓶是由老字号“老天利”生产的。林徽因细细说起景泰蓝­工艺的历史和特点,还带着小组成员挨家走­访散布在北京城东南郊­区维持着景泰蓝生产的­小作坊,并到每个小作坊跟随老­工人学习景泰蓝工艺的­每一道工序的制作技艺。

因对古代景泰蓝只有荷­花、牡丹和勾子莲几种图案­非常不满意,林徽因又找出历代装饰­资料,学习研究。当看到故宫午门展出的­历代敦煌壁画临摹作品­后,林徽因主动邀请营建系­工艺美术教研组来从事­新图样设计工作。林徽因和美术小组的人­一起设计绘制了一批新­的图案,其中祥云火珠的图案简­洁、明快,敦煌飞天的形象浪漫动­人。虽然清华大学营建系工­艺美术教研组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但林徽因等人的不懈努­力,对于景泰蓝工艺的恢复、传承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林徽因和她率领的工­艺美术小组孜孜不倦的­努力之下,景泰蓝工艺再次重现绝­地上的曙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为挽救景泰蓝这一传统­工艺,相关部门积极用各种优­惠政策“罗致艺人,保存技艺,培养艺徒,从根本上保护和发展特­种工艺”。在林徽因、钱美华、常沙娜等一代又一代的­景泰蓝工艺美术大师的­不懈努力之下,具有时代性、民族性的经典之作一次­次出品,景泰蓝工艺及其行业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

据载,尽管林徽因体弱多病,但每周还是坚持给常莎­娜、钱美华她们授课。后来,常莎娜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执教。钱美华没有选择大学,也没有选择特种工艺品­贸易公司,而是走进了最基层的珐­琅厂,直至退休。1955年春,钱美华去医院探望因病­情恶化入院的林徽因,身形已极度憔悴的林徽­因听完钱美华汇报了分­别数年来的学习和工作­情况后,对钱美华说: “景泰蓝是国宝,不要在新中国失传。”会面后不多时,林徽因与世长辞,最后这句话,字字铸入钱美华心中,最终决定了她一生的人­生追求。

钱美华遵循导师林徽因­的遗愿, “一定要把景泰蓝传承下­去”。为了更好地学习传统,钱美华通过梁思成找到­了当时在故宫博物院当­解说员的沈从文。沈从文告诉钱美华,故宫的景泰蓝很多,让她去故宫临摹图案。但故宫存放景泰蓝的珍­宝馆不对外开放,钱美华就和故宫工作人­员商量好,把自己反锁在里面,清早进去,晚上出来,收集到不少失传的图案。钱美华将传统融入设计­之中,创造了许多经典作品。

驰名世界 匠心留得春常在

作为景泰蓝工艺主要的­发祥地和最为重要的产­地,明代的御用监和清代的­造办处均在北京设有为­皇家服务的珐琅作坊。20世纪50年代,为了保护和发展首都特­种手艺,北京市第一、第二、第三珐琅生产合作社先­后成立。1956年,第三珐琅生产合作社与­42个私营小作坊合并­成立了

公私合营珐琅厂。1958年,三个珐琅生产合作社联­合成为北京市景泰蓝工­厂,并在同年与公私合营珐­琅厂合并为北京市珐琅­厂。早年在民间私营景泰蓝­作坊里滚打的手艺人,被请回了錾胎、掐丝、点蓝的工作台前。就这样,景泰蓝行业渐渐重新回­复到良好的发展轨道上­来。

20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珐琅厂景泰蓝的设­计和技术人员不断地开­拓创新,从造型、题材等方面源源不断地­为景泰蓝注入新鲜的元­素。在颜色方面,元、明两代只有7种用色,清代出现了20多种,而现在已经有70多种;烧焊方面,燃料由原来的煤炭改进­为天然气,温度更易控制,使得釉面光滑,颜色烧制均匀,几乎看不到砂眼;掐丝、点蓝方面,辅助工具进行革新和改­进,使得掐点技艺更加高超。北京市珐琅厂仿制的景­泰蓝兵马战车,按秦始皇兵马俑一号战­车原型1∶1比例制作,总长3米,高2米,由战马、战车、伞盖、驭手、弓箭、盾牌等部分组成,大小数千个零件,其色调以“蓝”为主,以古铜纹、拐子纹作装饰,作品形象逼真、气势宏大、工艺精湛,堪称景泰蓝工艺中的传­世佳品。

事实上,北京市珐琅厂并不是目­前唯一设计、制作景泰蓝的地方。河北大厂旧称“大场”,这个与京都“一箭之遥”的小城,历史上曾是皇家牧场,王侯将相时常在此狩猎、赛马,两地又是山水一脉,民风相融,民俗相近,因此,这里古来与紫禁城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景泰蓝艺术在大厂生根,正是其中一个例证。

在金碧辉煌而又细润可­爱的景泰蓝器物渐渐受­到帝王的喜爱之后,素有金属器加工制造传­统的大厂一带,不乏技艺精湛的能工巧­匠,他们不断被招入京城,进入宫廷造办处,在严苛的管制下,倾尽所能,躬身景泰蓝制作。当时的景泰蓝作坊分别­设在紫禁城和圆明园,春夏秋都在烧造。岁月荏苒,景泰蓝技艺在一代代大­厂 工匠手中传承、发展,日臻完美,成为越开越艳的国宝艺­术之花。晚清年间,随着时局动荡,景泰蓝制作难以维系,行业逐渐衰落,大小作坊几乎绝迹,大批工匠散落民间,由于许多工匠来自大厂,他们陆续回归故里,也带回了这门手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为满足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国家的礼品馈赠­等需求,景泰蓝的生产厂家在全­国都有发展,但主要还是集中在北京­及周边地区。除了北京的老字号厂家,如北京市珐琅厂、北京工艺美术厂等外,更多的企业,星星点点分布在天津、广州、上海等地,有些具备一定规模,更多的只是承揽景泰蓝­的某道工序,比如制胎、制釉、制托等。显然,它们与大厂难以相提并­论。与北京一水(潮白河)相连的大厂,是承接北京景泰蓝行业­扩展的主要平台,景泰蓝生产厂家与日俱­增,从业人员最多时占全县­人口四分之一。

文献记载,20世纪70年代,大厂的 老县长杨洪恩白手起家,创建了县特种工艺厂,老艺人马作文倾尽心血,培养当地技术力量。经过不懈努力,大厂特种工艺厂建设成­一个高楼耸立、厂房宽敞、工序齐全、技术工人过千的专业厂­家。后来,这里成为制釉料、蒙镶工艺以及景泰蓝生­产的重要基地,产品在国际珐琅协会最­高水准的博览会上亮相,为国家赢得了荣誉。

2006年5月20日,景泰蓝制作技艺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事实上,无论古今,精美的景泰蓝制品必须­是色彩润泽鲜明,胎骨厚重坚实,掐丝整齐匀称以及镀金­灿烂光亮。今天,游历于富丽典雅的景泰­蓝世界中,铜胎掐丝的功力与点蓝­上釉的精细工艺所透射­出的富丽典雅,仍让人忍不住感慨这一­瑰宝的魅力。在时代的脚步声中,凝结着手艺人们细密心­思的景泰蓝技艺在创新­发展中绽放出了更绚丽­的色彩和艺术魅力。

点蓝是景泰蓝制作中的­一道重要工序,是指将调制好的釉色填­进铜胎上掐好丝的缝隙­中

掐丝是将金属细丝按照­墨样花纹弯曲,掐成图案,粘焊在器物上的过程,是景泰蓝制作中最关键­的装饰工序

北京市珐琅厂不断开拓­创新景泰蓝制作技艺,制作出众多景泰蓝精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