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王金戈越王剑》 吴戈越剑霸春秋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千百年来,卧薪尝胆的故事被人们广为传诵。1981年,著名剧作家白桦根据春秋时期吴越争霸的历史,创作了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以新的角度重新审视了这段脍炙人口的故事

春秋时期,诸侯争霸,以致战争连年,民不聊生。当时,地处东南沿海的吴国和越国就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年的争霸战争,双方互有胜负,军士伤亡惨重。最终,越王勾践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挥师北上,剑指东吴,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1981年,著名剧作家白桦以现实的批判精神及诗意隽永的艺术风格,吸纳传 统,打造出一部历史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该剧以全新的角度重新审视了吴越争霸的历史,不同于勾践灭吴的传统叙事,而以一种更为接近历史的手段,将视角转向了战争背后,于细微处着笔,将百姓的疾苦与深邃的人性描绘得淋漓尽致。1983年,这部历史剧首演时,受到了中央领导习仲勋同志的极大称赞。

卧薪尝胆 越甲吞吴

1959年,中国考古工作者在安徽淮南蔡家岗蔡侯墓中发掘出一件吴王夫差戈,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到了1965年,考古工作者又在湖北江陵望山墓群中发掘出一把剑,近剑格处有两行鸟篆铭文: “越王鸠浅(勾践)自乍(作)用剑”八字,证明此剑就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剑。虽历经两千多年,依然锋利无比。在场考古工作者回忆,一名工作人员拿剑时一不留神就将手指割破,血流不止。有人想试其锋芒,稍一用力,便划破了十六层白纸。越王勾践剑制作精美,寒气逼人,纹饰清晰精美,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吴王戈和越王剑的相继发现,震惊了考古界,也见证了吴越两国长达二十余年的争霸战争。

春秋时期,在齐桓公首霸之后,晋楚两国相继崛起,逐鹿中原。春秋中期以后,出现晋楚并霸的局面。那时,偏居东南沿海地区的吴国和越国十分落后,被中原列国视为蛮夷之邦。晋景公采纳申公巫臣的意见,扶植吴国,唆使吴国背叛楚国,不断攻伐吴楚之间依附楚国的小国,使得楚国疲于奔命。楚王吃尽苦头,为解除吴国对楚国的威胁,他采取联越制吴的策略。这样,吴越两国先后在晋楚两大国扶植下迅速发展起来,并成为一对仇敌。

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去世,其子勾践继位。吴王阖闾趁机攻打越国,却被越军所败,阖闾的脚趾还被越军砍伤。吴军败退,阖闾死于途中,其子夫差继位, 阖闾临终时告诉夫差一定要为他报仇。

吴王夫差返国后,每日操练军队。两年多过去了,勾践听说夫差日夜练兵准备报仇,想先下手为强,讨伐吴国。大夫范蠡极力劝谏,可勾践不听。于是越国兴师讨吴,夫差闻讯,调动全部精兵迎战。吴越两军在夫椒(今江苏吴县)遭遇,结果,越军大败。勾践逃到会稽山上,仅剩五千人。吴军穷追不舍,团团包围会稽山。大夫文种、范蠡说服越王勾践忍辱图存,并厚赂夫差的宠臣伯嚭,向吴王求和。吴相国伍子胥表示反对,劝告吴王杀了勾践。而伯嚭既贪图勾践的钱财,又嫉妒相国伍子胥的功劳,便极力怂恿夫差答应越国的请求。吴王夫差最终允许越国求和,但条件是越国必须臣服于吴国,并要勾践到吴国当三年奴隶。

勾践带着范蠡来到吴国当马夫,他每天早上喂马擦车,以备吴王田猎,晚上栖身于石屋,守在阖闾的坟旁,期待三年一到,重返越国。三年之后,他终于回国,卧薪尝胆,借以牢记会稽之耻。范蠡为勾践制订了一套保民、富国、强兵的方针,勾践亲自耕田,夫人亲自织布,礼贤下士,赈贫恤死,深得民心,越国日益富强。

公元前482年,吴国开凿的人工运河竣工,北接沂水,西联济水,会于黄池(今河南封丘)。夫差通知中原诸侯到黄池聚会,会上,吴 、晋争当盟主,结果歃血时,先吴后晋,吴占上风。黄池会盟使吴国达到北上称霸的目的,但也标志着吴国霸业的终结。

就在夫差参加黄池会盟的时候,勾践率领大军直捣吴国都城,生擒吴国太子。夫差闻讯,急忙从北方撤兵回国。但吴军长途跋渉,疲惫不堪,无力抵抗越军的进攻。夫差只得派伯嚭携带丰厚的礼物去越国求和。越王勾践看到吴国还有一定实力,估计眼下还不能灭掉吴国,就答应同吴国讲和,从吴国退兵。

过了四年,越国再次进攻吴国,越军三战三捷,给予吴国沉重打击。公元前475年,越国再次征伐吴国,攻入吴国都城,包围王宫姑苏台。越军围困吴国整整三年,吴军不战自溃,吴王夫差拔剑自刎。越王勾践灭掉吴国,成为春秋时代最后一位霸主。

吴越争霸的故事家喻户晓,历来为人们所喜爱。1981年,著名剧作家白桦根据这段历史,创作了一部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该剧以新的角度重新审视了这段脍炙人口的故事。1983年该剧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演,取得极大成功,成为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典型戏剧样本。白桦曾说:“我写这个戏,着力想写一个真实的勾践,历史上的勾践。国破之后,他要么死,要么忍辱求生而徐图起复。被释回国后,非其身之所种则不食,非其夫人之所织则不衣。这是他不得已而为之,他一直活在克己的痛苦中。我写最后两场戏里的勾践那样快就恢复了君主的本来面目……是历史真实,又是命题使然。”

得胜归来 鸟尽弓藏

1983年4月4日这天,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同志前来观看这出新编历史剧。中场休息时,他来到休息室,接见了白桦,习仲勋很高兴地对他说: “这个戏写得很好,应该鼓励!”演出结束后习仲勋还上台看望演员,并说: “这个戏是符合历史真实的,最重要的是保持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风格,不要搞那些亮晶晶的东西。现在有些戏搞得不中不洋。你们这个戏好!这么大一个历史戏,很简练,很有气魄!很有现实意义。”

白桦创作的七场历史剧《吴王金戈越王剑》以盎然不绝的诗意,令观众大为赞叹。白桦是著名的剧作家、诗人,原名陈佑华,从中学时期,就开始学写诗歌、散文、小说。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 宣传员,先后担任宣传干事、教育干事等职务。1952年曾在贺龙身边工作,此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61年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剧, 1964年调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他的代表作有《妈妈呀,妈妈!》《爱,凝固在心里》等。《吴王金戈越王剑》是他创作的一部富有新意的历史话剧,由著名话剧演员蓝天野执导,这也是他从演员转行做导演的首部作品,吕齐、郑榕、修宗迪、童弟、郭家庆等主演。此剧重在呈现民心向背与国家兴旺的关系,洋溢着诗性的光辉和浓郁的民族风格。

在剧中,吴王夫差为报越王勾践杀其父阖闾之仇,率兵伐越,大败越兵。勾践向吴王请降,吴王在太宰伯嚭怂恿下接受越人投降,于是勾践率王后及谋臣范蠡入吴为奴,为吴王养马,获取了吴王的信任。三年后,吴王不顾伍子胥的谏阻,将勾践君臣三人放回越国。

越王归国后,矢志报仇雪耻。他采纳谋臣文种及范蠡的建议,制定了复国之策。勾践布衣粗食,去民间体察民情,因此,深受越国百姓的拥戴。举国上下,敌忾同仇。此外,大夫文种更向越王进献了灭吴之策:对外重金贿赂佞臣伯嚭,离间吴王与谏臣伍子胥的关系,对内则秣马厉兵,伺机灭吴,并向夫差进贡美女以乱其政事。

于是,大夫范蠡亲至苎(zhù)萝村(今浙江诸暨市)访美,遇到了浣纱美女西施。范蠡向西施晓以国家大事,西施以雪国耻为重,愿做复仇之剑。越王勾践为西施之美所慑动,范蠡觉察到勾践的心意,当机立断,将西施送往吴宫,并以复国大业警示越王,越王醒悟,遂又专心致力于富国强兵之道。数年后,勾践誓师出征,举兵伐吴,百姓拥至江边送别越王及三军。村民父老将儿子送入队伍,并献酒为王师祝捷。勾践将酒洒入江中,与三军将士掬江水共饮,旋即渡江东进。

经过三年的鏖战,越国终于攻破了姑苏,夫差用金戈自刎于姑苏台上。范蠡深知勾践的为人,并鉴于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历史教训,便与西施驾舟遁去。勾践取胜后,大兴土木,横征暴敛。金碧辉煌的越王宫里,仪仗林立,美女如云,勾践沉溺于霸主的威仪中。不久,放逐了王后,赐死文种,并把曾与之共患难的老百姓阻隔于宫门之外……

这出剧曾引起了于是之的极大关注,于是之惊叹白桦的才气,把一个卧薪尝胆的老故事翻出了新意。这出剧的点睛之笔在第七场,也就是破吴归来后勾践的“突变”。这时,勾践说:“鲜花在一朵朵地开放!你们很有福气,能够进宫陪伴君王。我并非只是能够卧薪尝胆的怪物,我也能分辨甘苦炎凉;多学会些舞蹈,多学会些歌唱;苍天怜悯我忍受的苦难太多了,正在加倍地补偿。美人们!跳起来吧!”白桦曾说:“我写这个戏,着力想写一个真实的勾践。历史上的勾践,他在复国之后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变’,用‘变’来看勾践是现代人的目光。”

《吴王金戈越王剑》这出剧以虚化而写意的笔法完成,如诗般流利洗练,鲜明精简,象征主义色彩浓厚。瑞士的库科森教授看完演出后说:“我虽不懂中文,但完全能感受到舞台语言的节奏和音乐性,完全是一种诗的语言,这种语言在莎士比亚的作品里都可以遇到。”

蓝白组合 艺术不老

2014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对《吴王金戈越王剑》进行重排,由88岁高龄的蓝天野再度担任导演,与青年导演刘小蓉携手重排。从2011年蓝天野以84岁高龄“复出”起,他先后参演了北京人艺重排作品《家》和原创新戏《甲子园》两部大戏,虽然两度出山,但他笑言自己的戏瘾一直没过够,所以当了演员后还想回归导演舞台。他表示自己对这部戏有了新的 想法,对于作品风格的探索将会体现在其中,“保留长处外,要再创作,不会重复”。演出之后,蓝天野称,这次的演出他邀请了著名作曲家王立平为本剧作曲,弥补了1983年版本音乐上的缺憾。

这次重排的话剧有一个最值得纪念的要素,那就是它是88岁高龄的导演蓝天野和85岁高龄的编剧白桦“蓝白组合”的再度合作。在2013年北京复排时,蓝天野就亲临上海探望了白桦,虽然因身体原因不能出席建组会,但白桦表示,北京首演时他希望能现场观戏,而且白桦先生后来也兑现了这一愿望,他不顾病体专门从上海赶来,并在谢幕时出现在了舞台上。白桦称:“我至今都记得三十一年前,北京观众热烈支持鼓励的情景。感念至此,屡屡老泪纵横。三十一年过去,少年皓首,艺术不老!”

在阵容方面,《吴王金戈越王剑》采用了全新配置,濮存昕、卢芳、邹健、鲍大志、黄薇等众多中青年实力派演员加盟。勾践由北京人艺青年演员邹健饰演,近年来在多部大戏中挑大梁的他,对于这一角色有更多自己的理解,他给观众展示的不再是传统历史认知中忍辱负重、励精图治,终于雪耻复国的一代名君,而是一个口是心非、精通权谋的狡狯君王。而实力派演员濮存昕与鲍大志饰演的历史名臣范蠡、文种,也同样更为突出人性化的一面。值得一提的是,该剧舞美再现了恢宏的历史和浪漫的情调。虚实结合,经典之处不乏现代化处理。

1983年这出剧首演时,当时的濮存昕还是一位学员,在首都剧场看完了这台震撼人心的话剧作品。三十一年后,85岁的白桦虽然思路清晰但腿脚不便,需要坐轮椅出行,而也已62岁的濮存昕则成为这台戏中扮演范蠡的主演。濮存昕不禁回忆起观看首演的情形:“我当时还不是人艺的演员,只是一名小学员。看首演,我在台下,看完全身发抖。我还清晰地记得吕齐老师 饰演勾践一角色时所展现的复杂内心。正如白桦老师之前所说,勾践在最后背离了人民,是全剧非常戏剧化的一个转折。”

2015年10月23日,北京人艺重排的吴越史诗大戏《吴王金戈越王剑》作为第十七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话剧扛鼎之作,出现在上海观众的眼前。时隔三十二年,这部戏终于回到了白桦的故乡上海。对此,他非常欣慰地说:“能再一次看到这部戏,说明《吴王金戈越王剑》还是有一些纪念意义的。但纪念,不是指我个人,而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概念上的纪念。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白桦举例称,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此举伟大,令人震动,但复国后,反而和他的子民分道扬镳。“他心里惦记的是王座,而非他的子民,所以最终失败。”

在白桦诗意盎然的作品长廊中,《吴王金戈越王剑》无疑是精美的篇章。在这部作品中,他最喜欢的是西施的一段台词:“我厌烦车水马龙的喧嚣,我怕听含冤受屈的哭声。高高在上,我会眼花头昏。我没有任何奢望,只爱水秀山清,茅屋竹林,绿草铺满小径,案头常有花香,窗外常有鸟鸣。蔬菜淡饭,清泉当酒随意饮;看不见官吏,听不见杀声;前山是友好,后山是睦邻;嫁一个会种田的男子汉,最好会弹唱,又会做诗文;他在田头插秧,我在茅屋里织罗裙;我在窗口可以看见他,他也能听见我的歌声。”白桦说,这也是他对幸福的理解。

吴王和越王的霸业已在刀光剑影中消逝,可千百年来,吴越争霸的故事依然被人们广泛传诵,勾践卧薪尝胆的魄力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而北京人艺创排的《吴王金戈越王剑》却为人们展现了一个全新的勾践,功成名就后的他也开始腐化堕落,这样的结局令人深思。经过三十多年的打磨和沉淀,这部别出心裁的历史剧最终成为北京人艺的优秀剧目。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