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韵中国 POEM

Beijing (Chinese) - - POEM -

古代夫妻离别,一个闺中独守,思念期盼,一个远在天涯,死生未卜。在断了联系的时空中,他们用炽热真挚的情感演绎着一首又一首执着而悲伤的爱情恋歌。“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断肠白蘋洲”的悲吟如是,“自伯之东,首如飞蓬”的呓语亦如是。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作为诗三百经典名篇之一,《伯兮》出自《诗经·卫风》。它记载了一位妻子深切思念其出征丈夫,因而悲伤呓语,诉说着分别后自己内心的艰苦。

夫君英武真魁伟,邦国之中是英雄。手执丈二竹兵器,护卫君王当先锋。

自从夫君向东征,头发零乱如飞蓬。膏脂哪样还缺少,为谁修饰我颜容!

低头暗自祈雨降,不料日出亮堂堂。心中想念我夫君,想得头痛也无怨。

何处可采忘忧草?拿来种在北堂前。心中想念我夫君,想得心里真忧伤。

《卫风》是春秋时代卫国的民间歌谣。卫国在今河北的磁县、濮阳和河南的安阳、淇县、开封一带,淇县是卫国当时的首都“朝歌”。由于受到北方狄人的入侵和南方齐、晋争霸的威胁,卫风富有反对非正义战争和渴望和平生活的内涵。《伯兮》正是在如此历史背景下,书写完毕。

战争残酷,会破坏掉很多东西,伤亡惨重,生民流离,但它首先破坏的就是军人的家庭生活。《毛诗序》曾释解《伯兮》:“刺时也。言君子行役,为王前驱,过时而不返焉。”意思是说:理想的政治不应该使国人行役无度,以致破坏了他们的家庭生活。而军人出征,还没有走到战场,他们的妻子就被抛置,成为弃妇,处于孤独与恐惧之中。

“弃妇”是《诗经》众多诗篇书写的对象,不过,相较于其他诗篇描述弃妇心理的琐碎记叙, 《伯兮》中的一句“自伯之东,首如飞蓬”最简练亦最形象。其意为,自从丈夫出征之后,我的头发就如飞蓬一样乱糟糟,并不是我没有时间打理,而是我懒得去收拾,即使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又给谁看?一语道破“女为悦己者容”的意念。

《伯兮》中,失去了悦己者的妻子虽“首如飞蓬”,却满怀期待,她期盼着心目中那个威武健壮的夫君归来。战场上,短兵相接,朝不保夕,自己在日日夜夜不安之中,肝肠寸断。天下女子所希望的也就是那现世安稳与岁月静好,有爱人,还可以被爱,长相厮守,到生命的尽头,这就是人生的完满。往往,天意弄人,连这仅有的一点美好都不成全,道不尽的离合,唱不完的悲欢。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确实,离别有时候就如一把钩,那一瞬间,整个人的心好像被钩子钩碎,更痛心的是斯人已去,你就只能抱着那已经随他远去的不再完整的心,默默承受着这苦痛。翘首企盼,不知道能否等到那个人的回来,怕是要等到飞蓬凋谢、生命尾声。然而思念的日子实在不好过,想他想得头也痛心也病,真想得到一棵忘忧草把他忘却。但是尽管痛苦难忍,还是有点想念的好,想着他,也许生活还有些盼头与希望,心甘情愿地想念着,承受着煎熬,“愿言思伯,甘心首疾”,必要的时候甚至连性命都可以交付。

一句“自伯之东,首飞如蓬”曾让无数读者观之泪落。作为乡野间俯首皆是的一种荒草,飞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它们的根甚浅,叶落枝枯后,极易从近根处折断,飘摇不定,遇风则四处飘落,这也是它得名的一个原因。这样一种微不足道的植物,出现在《伯兮》里,就有着别的意味。“首如飞蓬”,不过是一种表象,弃妇的思念,才真正的如风中飞蓬,早随夫君上前线走天涯。而她的夫君,又何尝不是一棵飞蓬,他的生命飘摇在战争这场“大风”中,意味着一去难复返。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诗仙李白曾这样对杜甫说,明知道世事难料,二人都似飞蓬在空中旋转飘落,不知道是否还会相见,且干尽了这杯中酒!尽管《伯兮》中的女子没有诵诗饮酒,但她自此不妆容的行为比起二位大诗人更多了几丝悲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