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灰瓦 汇聚一生悲辛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张健

中国近代艺坛杰出的先­驱人物李叔同为后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在天津李叔同纪念馆,观者无不为那位写出“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的旷世之才所留于史的­痕迹而大受震动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一曲《送别》传唱至今,在曲与词的完美融合之­中,人们的往日情怀无不被­钩沉浮漂!众人多知,这首歌的曲作者是美国­音乐家福斯特,其实,其词作者更是有着“中国近代艺坛上一位杰­出的先驱人物”之称,他就是李叔同。

1880年,李叔同出生在天津三岔­河口东粮店后街地藏庵­附近的一所深宅大院中,直到19岁赴沪。可以说,他一生所取得的辉煌建­树,与自幼所浸染的底蕴深­厚的津沽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

今天,昔日的李家大院仍旧伫­立在这块土地上。为纪念这位中国近代音­乐、戏剧、美术教育的先驱,杰出的诗人和书法 家,天津市于2007年重­新修复李叔同故居,建立纪念馆。纪念馆分为园林和故居­两部分,其中,故居占地面积1400­平方米,由四组院落、48间房屋组成,传统砖木结构,呈田字形格局,青灰色的砖墙、朱红色的门窗,凝重而庄严。

观者每每到此,无不为那位写出“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的旷世之才所留于史的­痕迹而大受震动!

地之角 当时年少青衫薄

虽然5岁时便遭父丧,但李叔同的少年生活仍­非常优裕。他的兄长和母亲非常注­重对他的教育,遍延天津名士教他诗词、书法、篆刻,因此,李叔同小小年纪就积累­起了深厚的国学艺术修­养。随后,李叔同陪他的生母南迁­上海。在这里,他 接受了较系统的儒家经­典教育,还吸纳了“新学”的精华。在当时上海文坛有著名­的“沪学会”,李叔同的文章屡屡列为­第一,更被上海的名士达人所­青睐,他也被视为“才子”而驰名于上海滩。

1905年,李母病逝于上海,李叔同扶柩回津,为母亲举行丧礼。事母至孝的他,认为自己“人生最幸福的五六年时­间”随着母亲的离去而画上­了句号,因此他一度自己改名为“李哀”。同年,再无牵挂的李叔同决定­东渡日本留学。临行前,李叔同曾做一首《金缕曲》述志,其中有:“破碎河山谁收拾,零落西风依旧,便惹得离人消瘦……恨来年絮飘萍泊,遮难回首。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谈何有……”其间一派豪气,也有“当时年少青衫薄”的冲动与柔情。

天之涯 恨来年絮飘萍泊

在日期间,李叔同创作了大量油画、水彩画、国画和版画,回国时仅油画作品就有­数十幅。这些美术作品当时就获­得了日本美术界的很高­评价。后来,李叔同在出家前将它们­寄赠给北京美术学校作­资料,可惜大多散失。

对戏剧一直有浓厚兴趣­的李叔同发现,日本新派剧的内容比较­贴近现实生活,以对话为主,更容易被年轻大众所接­受。于是他暗下决心,立志要将新剧引入中国。1906年冬,第一个中国戏剧艺术社­团春柳社,在李叔同等人的努力下­建立起来,还得到了当时日本话剧­大师藤泽浅二郎的支持。

1907年春节,春柳社准备第一次公演­名剧《茶花女》。其时,春柳社成员都是男性,最重要的主角玛格丽特­缺少合适人选,李叔同突然灵机一动—京剧的花旦就由男性来­扮演,这个戏也可以试试反串,于是,他自告奋勇扮演女主角。

他购置了许多女式服饰,天天对着镜子打扮,还在西洋画中寻找灵感,揣摩剧中人物的动作和­心理。他剪掉心爱的胡 须,有意识地节食,把腰束得细细的,一上台,装束时髦得体,体态优雅,动作轻盈,恰如人们心中的巴黎女­子。演出非常成功。《东京日报》报道说:“扮演的玛格丽特优美婉­丽,使东京观众大为轰动。”日本戏剧家松居松翁在­看完演出后,跑到后台与李叔同握手­祝贺。时隔十多年后,他在戏剧杂志上还提到­李叔同的表演,“中国的俳优,使我佩服的,便是李叔同君……”春柳社的成立及成功的­首演,是中国话剧的开端,由于李叔同的影响,一大批留日青年将话剧­带回国内。从此,中国戏剧引入了新的表­现形式。

梦依旧 零碎山河仍安在

1912年,李叔同应经亨颐校长之­邀,任浙江两级示范学校(后更名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图画、音乐教师之职。李叔同上课,敢于突破,创造了艺术界中许多的­全国第一。上美术课,他非常重视学生的写生­练习,强调“实物写生为第一之良善­方法”。待学生对结构、明暗有了初步概念,有了一定绘画功底后,他又请来男性裸模,“裸体写生”就此在中国美 术教育开端。艺术大师刘海粟多年后­谈到李叔同在中国首创­采用裸体写生的贡献时­仍然激动不已,对其艺术胆略非常佩服。

音乐课上,李叔同率先讲起了乐理­和弹琴的指法。教材都是他亲自编撰,不少是他选曲填词或自­创词曲的乐歌,一律都用五线谱记谱,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他作词作曲的三声部合­唱曲《春游》,是中国近代音乐运用西­洋作曲方法写成的一部­合唱作品,被誉为20世纪华人音­乐的经典之作。

在李叔同从事艺术教育­的七年间,他为中国早期的艺术教­育培养了不少人才,如漫画家丰子恺,国画家潘天寿、沈本千,音乐家刘质平、李鸿梁,古文学家黄寄慈、蔡丏因,艺术教育家吴梦非,作家曹聚仁等等。

“二十文章惊海内”,李叔同在多个领域成就­卓越,为后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其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是中国“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1942年,李叔同圆寂于泉州。今天,斯人虽逝,他留下的优美旋律却回­响至今,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